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44章 琴画通神
    当~当~当~

    燕圖苑的燕殿响起了悠扬的钟声。

    燕圖苑的学生纷纷前往燕殿,今日是燕圖苑和华清府的两院的比试,是一场盛会,当然要去参观了。

    燕殿内聚集数千名学生,围在燕殿的四周。

    燕殿的中央是一个演武场,演武场的上面屋顶画着星辰图,地面上画着阴阳八卦图。

    唐先生带着华清府的学生走进了燕殿中央。

    “郑师!”

    唐先生看到燕圖苑的一位老人迎了出来,立即走上前躬身行礼。

    郑师正是文坛的泰斗人物,前太子的太子太师,德高望重,连皇帝见了都要主动打招呼。

    东土皇朝的前太子前往北疆时,遭遇敌国重军包围,太子,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当场毙命,苏道醒的爷爷也是在那场大战中丧命。

    郑师是太子的文师,没有跟随太子前往边疆才幸免一难,自从太子亡后,东土皇朝十来年没有再立太子,无所事事的郑师前往燕圖苑当了一院之长。

    “唐先生。”郑师和唐先生是旧识,他拉着唐先生的胳膊在燕殿一侧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郑师和唐先生落座,两院比试的学生纷纷来到了燕殿。

    这次比试的裁判是燕圖苑的朱总教习,他来到了燕殿中央演武场上,高声的宣布此次大比正式开始,宣讲了比试的规则。

    “五场比试,两场文比,三场武比。”朱总教习目光扫遍了燕殿,“第一场文比是权衡和徐志雄的文比。”

    “权衡是燕圖苑的骄傲,在百艺大会上夺得魁首,为学院争了光。他在百艺上画了一幅燕雀图,引来了一群燕子,一幅画已经做到了乱真的地步.....”

    朱总教习把权衡夸得如花一般,一点不提徐志雄。

    唐先生冰冷的目光扫向了正在高谈阔论的朱总教习。

    朱总教习感应到了唐先生的目光,语气一顿,说道:“权衡是百年一出的文王,但是徐志雄也不弱。徐家在文坛的地位举足轻重,历史上出了数届的文坛领袖。徐志雄出身徐家,作画功夫自然上乘,曾经作了一副猛虎图悬挂在一位好友的家中,生生吓死了来偷盗的小贼,可见徐志雄画的猛虎足以以假乱真。”

    朱总教习最后说道:“第一场文比就比作画,权衡和徐志雄分别作一副燕雀图,然后由郑师评判谁的画作更胜一筹。”

    在朱总教习说话的功夫,学生们已经把作画的器具,画纸,各种颜色的画笔准备好。

    权衡一出场,立即引起了一群少女的欢呼,他是燕圖苑的第一文王,年纪轻轻已经名满东土皇朝,特别是在百艺大会上夺魁后,他在东土的名望远远超过了唐乾和月天舞。

    权衡气质出尘,如下凡的仙人一般提起画笔作画。

    他作画的那一刻,所有的光都朝他涌去,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一种韵味。

    众人完全忽略了一旁在作画的徐志雄,就连华清府的学生都在注意着权衡作画,谁都想见一下名人权衡的作画的场面。

    唧唧!

    权衡的画还未完笔,就引来空中的数十只燕子在他的画作上空盘旋,发出唧唧的鸟鸣声。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数十只燕子竟然做出膜拜的动作,像是对画作中的那一只燕子进行膜拜。

    莫非画中的燕子就是传说中的燕后?

    外面传的权衡作画神乎其神,看来传言非虚。

    权衡完成最后一笔。

    更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画纸中的燕后竟然飞出了画纸,带着一群燕子飞上了高空。

    原来那只燕后是权衡的真气凝成,从画纸上飞出,在高空中飞了片刻才消散。

    跟随燕后的数十只燕子看到燕后化作了一股气消散,都一脸懵逼的对视着,纷纷飞回到了画纸上空,再也寻不到燕后的踪影。

    燕殿静得落针可闻,今日能见到如此神奇的画作,简直是三生有幸。

    “权衡不愧为百艺大会的第一,光画作一项,无人能及,作画水平隐隐朝着画圣那样的水准发展。”

    “权衡不愧为东土皇朝第一才子,我服!”

    燕圖苑的学生们议论纷纷,望向权衡的目光带着崇敬。

    徐志雄的燕雀图作好了,只是引来了数只燕子在画作上空盘旋,也算是一副佳作,可惜,与权衡的画作一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徐志雄自己非常的苦闷,他今日完全成为了权衡的陪衬,心中无比的窝火,直接收起了画笔,朝一侧走去。

    郑师说道:“第一场比试不用老夫评判了,高下立判,权衡胜出。”

    权衡朝郑师微微一礼,朝四周的学生一抱拳,收起画笔,飘然离去。

    权衡就是这样的不通人情世故,作完画,立即走人,要不是郑师派人一请二请,他今日都不会参加这场比试。

    权衡一走,燕殿内的一群权衡的拥护者立即随之离开,原来他们来此只是为了看权衡作画,权衡一走,他们自然离去。

    朱总教习尴尬的一笑,高声道:“第二场文比是琴比。华清府的方雪琴,大家都熟知,琴院的第一女琴师,东土第一琴师音先生的高徒,一曲祝寿曲让皇太后惊为仙人,当场收为义女。燕圖苑的唐玉琴师,十一岁就成为了宫廷的御用琴师,现在已经是满朝勋贵的琴法老师,皇朝的数位公主都是她的学生。”

    学生们看到姿色无双的方雪琴和唐玉已经在燕殿准备好了,纷纷发出欢呼。

    方雪琴如冰雪女神,一股高冷的气质,让人心醉,同时生出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感觉。

    唐玉如邻家碧玉,如暖玉一般,让人怜惜,恨不得拥入怀中好好的疼惜。

    “琴比,唐玉和方雪琴同时抚琴,谁的琴声引下的燕子的数量多,谁就获胜。一刻钟的时间为限,同时抚琴曲《百鸟朝凤》。”朱总教习宣布完,目光在两女身上移来移去,连他这种级数的强者都为两女的气质所折服。

    容颜赏心悦目,琴声,声声入耳,如高山流水,意境深远。

    燕殿内的大部分学生都陷入了琴声的意境中,只觉得自己站在了鸟语花香的地方,望着远处的瀑布,嗅着花香,看着百鸟在空中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着一只彩凤翩翩起舞。

    方雪琴的琴声引下了二十多只燕子在她头顶上空盘旋。

    唐玉的琴声也引下十来只燕子盘旋在她头顶上方。

    一声声凤鸣响起。

    高空中的两只金凤正在载着两位少女飞行,听到琴声,突然朝燕殿飞来,最后不顾两个少女的呵斥,盘旋在燕殿方雪琴的上空。

    “方雪琴的琴声竟然能引下两只金凤,不愧为帝都第一女琴师,不愧为音先生的高徒,不愧为连皇太后都盛赞的琴师。”

    “听方雪琴弹琴,余音绕梁,不绝于耳。”

    郑师高声说道:“方雪琴的琴声能引下两只金凤,琴法在唐玉之上。”

    闻言,唐玉停止了抚琴,她头顶上的十来只燕子飞了出去。

    方雪琴停止抚琴,她头顶的燕子和两只金凤盘旋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依依不舍的飞出了燕殿。

    苏道醒第一次见到文王间的对决,觉得大长见识,他没有想到文王竟然如此的厉害,权衡的画中鸟可以飞出画纸,如同活物,方雪琴的琴声竟然能引下金凤,玄妙的很。

    大陆上,文王的地位犹在武王之上,尊文王已经成风,但是对于文王的神奇,并没有多少民众熟知,只知道朝堂上文王出谋划策,只知道军队里文王们运筹帷幄,却不知文王在琴棋书画上简直通神,技能神乎其神,令人叹为观止。

    燕圖苑和华清府的两场比试,两个学院各胜一场,文王间的对决以平局收场。

    至于武王之间的对决,燕圖苑的学生有必胜的信心,燕圖苑出场的三位武王,唐乾,月天舞,苏道临,哪个不是名满东土的天才,哪个不是名入名人册的名人,岂是华清府的魏珂,苏道醒,孔妃萱可比。

    “武王间的对决,我们燕圖苑很可能三战三胜,到时打得华清府的学生哭着回华清府。”

    “华清府的学生太弱了,出场的三个武王名不见经传,没有一个名入名人册,除了孔妃萱还有一点名望外,其余两人简直就是素人。”

    “华清府百年前可是圣人辈出的学府,现在竟然落魄到了如此地步,再过百年,华清府估计会彻底从四大学府中除名。”

    燕圖苑的学生们蔑视的望着华清府的学生,他们那种轻视的态度连唐先生都差点发飙。

    “不得喧哗!”郑师听到燕圖苑的学生们的言语越来越不堪,立即呵斥一声。

    燕圖苑的学生这才安静下来,静等着武王间的比试开始。

    一道阴毒的目光扫向了苏道醒,苏道醒朝那道阴毒的目光望去,看到了苏道临,淡淡的一笑,如今,他已经完全不把苏道临放在心上,他和苏道临的差距会越来越大,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把苏道临甩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唐乾望向苏道醒的目光满是蔑视,他正等着虐一下苏道醒,他可是同等境界无敌手的人物,与低他一个境界的苏道醒对决,还不是完全压制住对手,狠狠的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