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46章 败乾王
    唐乾身后的烈日正是他的意和真气相结合凝出的异象,他凭借着意已经战胜了很多对手,博得了一个同境界无敌手的美名。

    唐乾得意的笑着,他等着苏道醒被他的意压垮,他要的就是不战就打垮对手,让对手深深的畏惧他。

    “又一个傻蛋!”苏道临看到唐乾企图在意上战胜苏道醒,心中暗骂了一句,他可是见识过苏道醒的意的强大。

    “苏道醒,可否承受的住?”唐乾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嘲笑苏道醒。

    苏道醒一想起唐乾派一个宗师级的护道人威胁他离月天舞远一些的事情就恨得咬牙切齿,他决定阴唐乾一把。

    唐乾,阴死你!

    你是皇子,你了不起?

    不阴你,誓不为人!

    苏道醒外放自己的意,散发出的意并不是很强大,他假装自己的意在唐乾的意之下,不堪一击,连他的身体都在瑟瑟发抖,像是害怕唐乾的意。

    唐乾加大自己的意,要一举击垮对手。

    苏道醒同样加强自己的意,抵抗住唐乾的意,既不能让唐乾知道他的意的强大,也不能被唐乾的意一下击溃,就这样吊着唐乾。

    唐乾的意加大一分,苏道醒把意加大一分。

    就这样,唐乾一直看不到自己的意压垮苏道醒的那一幕,不断的加大自己的意,精气神已经与意相连,全副身心都在用意压垮对手上面。

    苏道醒一直维持着苦苦支撑的假象。

    看台上,唐先生蹙着眉头,朝郑师说道:“郑师,乾王这可是明摆着要用意压垮苏道醒,一旦他成功,苏道醒很可能会变的痴傻,甚至有生命危险。”

    郑师脸色阴晴不定,他曾经是太子太师,知道皇家的子弟都是一些睚眦必报的主,沉思良久,他决定不管唐乾皇子的事,万一惹怒了唐乾,对他以后的仕途有不好的影响。

    唐先生看着郑师不言不语,知道郑师这是准备作壁上观了,叹息一声。

    “这么强大的意竟然压不跨你,看样,你有点本事。如此,本皇子就陪你玩玩。”唐乾露出了一丝不耐烦之色,他一点眉心,身体内飞出了一道龙魂。

    “唐乾竟然修出了一道龙魂,这可是修真境修者才能掌握的手段,他竟然掌握了,看来,皇家的确深不可测,连这样的手段都有。”

    唐乾祭出自己的龙魂的时候,让人叹为观止。

    龙魂一出,发出了一声震天响的龙啸,使得燕殿抖上三抖。

    苏道醒面色凝重,他散发出的意更加的强大,他的身后出现了万巍山上的那座圣庙。

    “咦!你的意竟然是一座圣庙,小子,你隐藏的够深啊。”唐乾大为意外的望着苏道醒。

    “乾王不是也藏着龙魂这样的手段,我岂会不留一手。”苏道醒倒是颇为忌惮唐乾的那道龙魂,他感应到了龙魂的强大。

    “能死在龙魂的龙息下,你死得值了。”唐乾随手一指,指向了对手。

    龙魂喷出的龙息如一张丝网罩向苏道醒。

    苏道醒身后的意和灵气凝成的圣庙发出了一道圣音,音波浩瀚如海,轰在了龙息凝成的那张丝网上,轰得丝网粉碎。

    “什么!我的龙魂的龙息竟然奈何不了你的意。”唐乾大惊失色,这才察觉到苏道醒的意的强大。

    唐乾直接操控着意和真气凝成的烈日砸向圣庙。

    烈日如苍穹砸下,砸到圣庙上,如鸡蛋撞在石头上,烈日粉碎,圣庙完好无损。

    唐乾心中慌乱起来,他操控着龙魂轰向圣庙。

    嗡!

    圣庙内伸出了一个手掌直接把龙魂拉进了圣庙。

    唐乾发现自己与龙魂断了联系,大为惊慌,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倒地。

    “这样的机会不可错过。”苏道醒直接掠到了唐乾的身体前,发动了凌厉的攻击。

    砰砰砰!

    唐乾一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竟然被苏道醒趁机偷袭,气得五窍生烟,运转真气进行防御。

    苏道醒专门击打在唐乾的死穴上,打出的灵气如小蛇一般钻进唐乾的死。

    唐乾发出了一声声惨叫,他的防御无法防住灵气的入侵,感觉如针刺入死穴一般。

    这一刻,什么皇家的礼仪,什么皇家的脸面,唐乾通通不顾了,发出吼叫声,实在是痛得不得不叫。

    “成何体统!”郑师面色发寒,呵斥一声。

    朱总教习立即一记龙抓手抓住了苏道醒的身体,随手扔在了一侧,再出手游走在唐乾身上的死穴上面,抽出一道道如小蛇般的灵气,捏碎。

    唐乾发现体内的疼痛消失,经脉中被注入一股鲜活的气,立即起身,扑向苏道醒,吼叫道:“苏道醒,本皇子今日弄死你。”

    噗!

    唐乾撞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上。

    唐先生出手了,随手布下了一道灵气屏障拦住了唐乾,说道:“乾王,这场比试的胜负已分,你败了,何必撕破脸皮,像无赖一样斗殴。”

    “你!唐先生,你是唐家出身,竟然帮着外人欺辱本皇子。”唐乾没想到唐先生竟然如此对自己说话,满眸的怒焰。

    唐先生风淡云轻的说道:“唐某效忠的可是他老人家,不是你,等你走到他老人家那一步,唐某任你刀刮。”

    唐乾知道唐先生是皇帝安插在华清府的人,不敢过分得罪唐先生,不得不放弃追击苏道醒的打算。

    苏道醒刚才被朱总教习封住了穴位,一时间失去了行动的力量,看到唐先生劝退唐乾,才松了一口气,否则自己不被唐乾揍成猪头才怪。

    郑师开口道:“这场对决,唐乾和苏道醒平手!”

    平手?

    华清府的学生们惊讶了,这场对决的胜负很明显了,苏道醒胜了,怎么到了郑师口中变成了平手?

    郑师可是东土皇朝文坛的泰斗级人物,曾是太子太师,三朝元老,竟然如此无耻的袒护唐乾,昧良心的宣布这场对决以平手收场。

    唐先生目光冰寒起来,沉思良久,森寒的目光盯着郑师,道:“平手就平手,华清府本来就没有打算要燕圖苑的一枚圣令。”

    朱总教习尴尬的一笑,高声宣布道:“第五场对决,唐乾和苏道醒平手收场。自此,燕圖苑和华清府的五场对决,二胜二败一平,平手收局。”

    燕圖苑的学生都羞愧的离开了燕殿。

    “走!”唐先生随手解开了苏道醒身上的封禁,朝华清府的学生们命令道。

    华清府的学生随着唐先生离开了燕圖苑,离开了国学城。

    一离开国学城,苏道醒就感应到了四道气机锁定了自己,心神一动,望了唐先生一眼,装着没有发现那四道气机,心想:“跟踪我们的人很可能就是唐乾的那四位宗师级的护道人。”

    一行人风餐露宿,远离了国学城。

    “滚!”唐先生感应到了那四道气机,一直没有发飙,等远离国学城,才发飙。

    “唐先生,我们无意冒犯你,你把苏道醒交出来,我们了结了恩怨,立即就走。”远处传来了唐乾的一个护道人的声音。

    “滚!”唐先生回应的只有一个字。

    “唐先生,你曾经可是唐家的供奉,流淌着的是皇家的血脉,你不能胳膊肘往外拐。”唐乾的那个护道人劝说唐先生。

    唐先生面色一沉:“用不了你们四个奴才教训老夫,既然请不走,那就送你们一程。”

    唐先生随手射出了四柄青莹莹的飞剑。

    一剑射向了一棵树木的顶端,轰下了一个宗师级护道人。

    一剑射在了一块岩石上,崩碎了那块岩石,崩出了一个宗师级的护道人。

    一剑射在了地下,崩出了一个隐藏在地里的宗师级护道人。

    一剑射向了虚空,射杀了隐身在虚空中的一只苍鹰,使得苍鹰上的一个宗师级的护道人朝远处落去。

    “滚!”唐先生只发出了一个字。

    四个宗师级的护道人立即退走,一刻也不敢停留,更不敢发一言,生怕唐先生一剑要了他们的小命。

    “走!”唐先生骑着独角兽继续前行。

    华清府的学生们望向唐先生的目光不同了,心想唐先生真是个牛叉的人物,竟然连乾王的护道人都说打就打,连皇家的面子都不给,这可是连郑师都做不到的事情。

    在皇权面前,竟是趋炎附势之辈,哪有什么清流?

    文坛泰斗级人物郑师都难以免俗,何况一些无权无势之辈。

    唐先生一行人一路上风尘仆仆,回到了华清府。

    华清府两侧学生们夹道欢迎。

    两院的比试,华清府竟然能与燕圖苑打成平手,这已经是近百年以来唯一的一次不输给燕圖苑的比试,自然让学生们兴奋,喜悦。

    徐志雄,方学琴,孔妃萱,王超他们心中更是憋屈,都怪郑师无耻,这场比试明明是华清府赢了燕圖苑,最后却被判定以平手结局。

    “方雪琴!方雪琴!方雪琴!”

    “魏珂!魏珂!魏珂!”

    学生们高喊着在两院比试中赢得胜利的两个人的名字,一时间,方雪琴,魏珂,名望达到了顶峰。

    苏道醒,孔妃萱,王超,唐国强,罗松涛,徐志雄他们只好苦笑,都怨自己没法战胜对手,为华清府赢得荣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