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47章 圣文
    华清府院长别院内,聂先生站在荷花池边的一块岩石上,凝望着夜空,看着繁星点点,思绪仿佛回到了以前。

    神游天外的聂先生看上去身体有点驼背,双鬓间都有白发生,但是谁能想到他就是东土皇朝的二贤之一。

    在东土皇朝开国的时候,开国皇帝称呼那些开国圣人为贤者,贤者之称一直沿用至今,只是如今,很多人都忘记了贤者的意义。

    当朝皇帝称呼聂先生为贤者,那是因为聂先生足以成为贤者,就算显圣境界的超级强者见了他都会躬身行礼。

    圣院的院长是另一位贤者,他也是东土皇朝的六大显圣境界的强者之一,他曾经说过实力不如聂先生,可见聂先生的实力多么的强,只是聂先生的事迹不为人所知。

    “小唐来了。”聂先生转身朝远处望去。

    唐先生小步走来,朝聂先生一礼,道:“先生。小唐特来向你禀报一件事情。”

    “说吧。”聂先生说道。

    唐先生把两院的学生比试的过程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详细的说了一下苏道醒身后显现的那座圣庙及圣庙内的那尊神像。

    聂先生面色微动,缓缓说道:“苏道醒真是个奇才,竟然把鬼圣的鬼神学说修成了。”

    “此子确实是天资聪慧,禀赋远超徐志雄,方雪琴他们。”唐先生说出自己中肯的评价。

    聂先生沉思良久,朝唐先生吩咐道:“你把藏书阁内存放的历代圣人留下的文献整理一下,交给苏道醒,给他一个月的时间,看看他能领悟出什么。”

    “是!”

    唐先生告退,前往藏书阁整理圣人文献去了。

    苏道醒一回到神月社,就开始研究魂,他在和唐乾的对决中见识了龙魂的可怕之处,前往云书斋看一些关于魂方面的书籍。

    数日的时间,他看遍了关于魂方面的书,才知道魂存在于人体内,并不是只有修者才有魂。

    修者的魂可以与身体脱离,神游万里,武王的魂,只是存在体内,用血气滋养着。

    苏道醒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道藏》第一篇正是关于魂的秘法,立即开始修炼《道藏》第一篇,废寝忘食的研究,修炼。

    轰!

    苏道醒只觉得自己的天地二窍如一扇窗户打开了,他可以感知到自己的魂。

    他的魂在他的身体内,如一尊佛像一般不动如山,他的感知进入了魂的内部,发现魂的腹部有一个浩瀚如海的空间,那就是《道藏》上所说的气海,感知继续探索,看到了魂的眉心处的位置有一片小世界,那片小世界正是《道藏》中所说的识海。

    气海是修者才能开辟的神奇之地,武王只能用经脉和脉穴储存真气,但是储存的量非常的有限,而气海可以存大海般的灵气,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识海是修者储存精神力的地方,修者的精神力如气,如液在识海中,强大的修者甚至可以把识海开辟出一片真实的小世界,可以在识海中储存东西。

    苏道醒提前接触到了气海和识海,如此,他现在就可以炼自己的魂,使得魂无比强大,等他一旦踏入修真境,魂会无比的强大,就算他处在武王境界,魂无比的强大,也有诸多妙用。

    正当苏道醒在炼魂的时候,唐先生带着一大箱子文献来拜访他。

    苏道醒立即迎了出去,朝唐先生躬身行礼:“见过唐先生。”

    唐先生温和的一笑,把一个大箱子放在了苏道醒脚下,说道:“这是聂院长让我整理的圣人的文献,里面还有一些圣人的真迹,非常的珍贵。按照院长的吩咐,把这些圣人的物品借给你研究一个月,一个月后,你把领悟出来的东西写出来,到时我来取走这些物品和你领悟出来的东西。”

    苏道醒面色激动起来,随手翻看箱子里一本云圣的书,上面竟然记载了云圣的身法,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魏珂修炼的云圣身法正是从这本文献上得来。

    这一箱子圣书简直就是最宝贵的宝库。

    苏道醒已经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唐先生,随手翻看着一本本圣人文献,拿着一张苏玄圣人亲手书写的字激动的泪水盈眶。

    唐先生悄悄的离去了。

    苏道醒一直到了深夜,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这里数个时辰,,而唐先生早已经离去,苦笑一声,把大箱子搬回自己的住所,回到住所,点上油灯,继续的研读。

    随着苏道醒对那些圣人文献的理解越来越深,他惊奇的发现,万佛寺禁区的那座圣庙前的一座圣碑上出现了一个个古文字。

    数日后,苏道醒把所有的圣人文献研读数遍,意识与万佛寺圣庙内的神像融为一体,他透过神像的双眼举目望去,看到那座圣碑上出现了二十个古文字。

    他把这些古文字记了下来,书写了一遍,自语道:“这些古文字估计就是这些圣人文献的精华,可惜圣人的文献不够多,圣碑并不能书写出完整的一篇文字。如果这一篇文字成形,会不会像《道藏》一样,成为绝世功法。”

    他越想越兴奋,不知不觉中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静静的等着唐先生的到来。

    唐先生如期到来。

    苏道醒把一箱子文献和自己书写的二十个古字给了唐先生。

    唐先生拿着一箱子文献和一张书写二十个古字的纸见聂院长。

    聂院长接过那一张纸,惊叹道:“苏道醒此子绝对是惊天之才,竟然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领悟出了圣言中的二十个字。圣院的那批老学究一生的时间也才研究出了十七个字,一个苏道醒比得上一批老学究,传出去,绝对轰动整个大陆。小唐,你传信给圣院的那个老家伙,让他无论如何把苏道醒招进圣院,让苏道醒研究一下圣院的那些圣人文献,看看苏道醒能不能研究出一篇堪比《道藏》,《佛说》之类的圣文。”

    “我立即传信。”唐先生压下心中的震惊,立即传信去了。

    苏道醒不知道自己书写的二十个古文字震撼了二贤者之一的聂先生,只是听说了一件让他吐血的事情。

    苏道醒在燕圖苑崩碎唐乾龙魂的事情让唐乾的生母,宫中的一位贵妃娘娘大怒,她给皇帝吹枕边风,使得皇帝下令给苏家,把苏道醒驱逐出了苏家,甚至命苏老在苏家的族谱上划去苏道醒的名字。

    苏老迫于皇室的压力,照做了,他让人传信给苏道醒,大概意思就是他也是迫于无奈,否则苏家将大祸临头,所以,他把苏道醒的名字从族谱上划去,但是保留了苏清尚的名字。

    看完苏老的书信,苏道醒气得张口喷出了一口血,满眸的怒焰,他恨不得现在就杀进皇宫找皇帝理论一番,但是他随即平复了一下心情,心想:“我彻底得罪了唐乾,唐乾肯定会用各种手段打压我。把我的名字从苏家族谱上划去,只是唐乾打压我的一种手段,肯定还会有其他手段。”

    神月社别院内传出了吵闹声。

    听到了吵闹声,苏道醒立即掠出了房间,来到了别院内。

    “社长,云起社团的魏珂来踢馆来了。”杨虎威看到苏道醒,立即说明情况。

    魏珂带着一干云起社的社员和一些学生正在别院内嚣张的说着狠话。

    “魏珂!”苏道醒怒吼一声。

    “苏社长!”魏珂面色阴寒的盯着苏道醒,“今日魏某前来是来踢馆的。”

    民间的武馆流行踢馆,华清府的社团沿用民间的踢馆的规矩,故,魏珂才有踢馆一说。

    踢馆就是一个社团向另一个社团发起挑战。

    苏道醒蹙起了眉头,疑惑的说道:“我和魏社长无冤无仇,魏社长突然来踢馆,莫非是受人指使不成。”

    “废话少说,苏道醒,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魏珂有点心虚,立即叫嚣着要和苏道醒对决。

    苏道醒一想,就明白过来,肯定是唐乾通过一些大人物找到了魏珂,让魏珂来找他的麻烦。

    “既然你甘愿当唐乾的狗腿子,那我就不会对你客气。”苏道醒心中想到,朝魏珂说道:“既然魏社长来踢馆,那就请上演武台一战。”

    “请!”

    “请!”

    苏道醒和魏珂登上了别院中的一座演武台。

    魏珂蔑视的目光望着苏道醒,他自从修成了云圣身法,打败了苏道临后,自觉除非遇到宗师级武王,自己绝不会败。

    魏珂有强大的自信。

    苏道醒心中冷笑,他从云圣的文献上找到了破解云圣身法的方法,魏珂在他面前施展云圣身法,简直就是找死。

    魏珂施展云圣身法,他的身影突兀的消失了。

    演武台下的学生们第一次见到魏珂施展云圣身法,看到魏珂消失在演武台上,惊呼连连。

    “云圣身法竟然如此的玄妙,可以让一个武王凭空消失,简直是神乎其神。”

    “魏珂不是真正的消失了,只是我们无法看到他的身影而已,无法感知他的移动而已,真是一种高明的隐身身法。”

    学生们赞叹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