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48章 邪王伏击
    苏道醒气定神闲的站在演武台上,他的魂现在无比的强大,凝目一望,就可以看到魏珂的身影。

    云圣身法只是高明的障眼法而已,魂比较强大的宗师级武王就可以看穿障眼法,苏道醒虽然不是宗师级强者,他提前了解到了魂的奥秘,魂无比的强大,自然可以看透障眼法。

    魏珂还自以为苏道醒无法发现他的身影,得意洋洋的立在演武台上,随时准备一击必杀。

    魏珂施展云圣身法,不敢散发出自己的意,出击的时候怕引起对手的警觉也不敢积蓄力量,自然无法用最强大的力量出击。

    轰!

    魏珂动了,身影如惊鸿一般,瞬间出现在了苏道醒的一侧,一拳轰去。

    苏道醒假装没有看到魏珂,待魏珂挥拳过来,他早就积蓄好了力量,蓄势已久的一拳轰了过去。

    苏道醒恐怖的拳力直接崩伤了魏珂的拳头。

    “好痛!”魏珂发出了一声惨叫,“他不可能看到我的身影,估计是瞎蒙的,才和我对了一拳。”

    魏珂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利剑,再一次的掠到了苏道醒身前,腾身而起,一剑刺向苏道醒的眉心。

    苏道醒腾身而起,避过魏珂那一剑,肩膀如山撞进了魏珂的怀中。

    啪!

    魏珂胸膛上的肋骨被撞碎了一半,他张口喷出带着骨头茬子的淤血,面色苍白如纸,瞬间虚弱的朝一侧倒去。

    魏珂明白了,自己才是那个大傻瓜,苏道醒明明能看到自己的身影,他大声道:“苏道醒,你真是阴险,竟然假装没有看穿我的云圣身法,其实你能看到我的身影。”

    “唐乾的走狗,滚!”苏道醒毫不客气,散发出的强大的意如一股风暴一般把魏珂生生推出了演武台。

    魏珂灰溜溜的带着云起社的社员们离去。

    围观的人群中,一个身穿黑袍的青年蓦然双眸射出了一道凌厉的光芒射向苏道醒。

    苏道醒只觉得眼前的景物一晃,差点晕倒过去,他知道有人对自己的魂进行了精神力攻击,他稳住魂,射出了阳鱼梭和阴鱼梭,朝那股精神力射来的路线飞射而去。

    噗!

    那个黑袍青年出手击飞了阳鱼梭,却被阴鱼梭刺中了肩头,顿时肩头血肉模糊。

    刷!

    黑袍青年身影一动,朝远处飞掠而去。

    “他是一名修炼精神攻击秘法的邪王。”虽然只是匆匆一瞥,苏道醒还是认出了那个黑袍青年的邪王身份。

    围观的学生们立即散去,刚才竟然让一个杀手混进了他们之中,想想都后怕。

    苏道醒收起了阴阳梭和阳鱼梭,对社员们说自己没事,掠回了房间,先稳定住自己的魂,刚才被黑袍青年一攻击,魂还真有点不稳。

    魂不稳,人自身就会无比的虚弱,很多人体虚就是魂不稳,在民间,有的人会说某个人影子斜了才导致体虚,其实就是魂不稳,导致体虚而已。

    苏道醒立即盘膝而坐,通过灵符汲取天地灵力,滋养自己的魂,直到夜晚,魂才稳定住。

    突然,苏道醒身体一紧,他通过魂已经感应到了别院内那个黑衣青年去而复返。

    “修炼精神类攻击秘法的邪王,他又来了,看来他不杀我不罢休。”苏道醒心中想到,悄悄的起身,准备应付接下来的刺杀。

    明显,那个黑衣青年还未达到宗师级的境界,否则他的到来绝不会引起苏道醒的警觉。

    噌!

    一道刺目的光芒亮起,一柄奇形怪状的锥子破空而来,穿过窗户的窗纸射向苏道醒的头颅。

    来势快,准,疾!

    苏道醒侧身闪过了那柄锥子。

    砰!

    锥子爆开,竟然是一股精神力所凝成,精神力直接刺在了苏道醒的魂上。

    猝不及防下,苏道醒的魂一阵刺痛,他强忍着没有发出惨叫,随手射出了阳鱼梭袭击向别院中的那个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随手掷出了一根带着铁索的短棍,一棍击在了阳鱼梭上,击飞了阳鱼梭,短棍轰进了房间。

    轰隆!

    短棍砸碎房间内的一件件物品,苏道醒在狭小的房间内施展身法,身体若一片落叶一般挪腾移跃,避过了短棍的一次次袭击。

    苏道醒望向别院中的黑衣青年,目光一与那个青年的眼神接触,被那道眼神深深的吸引住了。

    “不好!邪法!”苏道醒发现自己的双眼再也无法从对方的眼睛上移开,自己中了邪一般,连身体都失去了挪动的力量。

    “死吧。”黑衣青年嘲弄的喝道,满面的得意之色,他的精神控制术从未失过手,今天也不例外。

    “杀了你,为义父报仇。”黑衣青年口中的义父就是皇朝邪王供奉米冬生,原来他是米冬生的义子。

    苏道醒眼前蓦然浮现了圣碑上的二十个文字,他陷入了险境,眼看那根短棍就要把自己的头颅轰个稀碎,蓦然开口,发出了声音:“嗒~”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一道圣音轰在了黑衣青年身上,黑衣青年宛若被烈日照耀的白雪一般,在恐怖的圣音的轰击下,化作了碎片。

    连苏道醒都懵圈了,他发出的一个字竟然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直接让一个邪王化作了碎片。

    “嗒~”

    苏道醒尝试再发出一句,发现圣音并没有出现,看来,刚才在万分危急之下,他才发出了圣音。

    黑衣青年至少是十五枷以上境界的邪王,修炼有精神类攻击的秘术,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他死不瞑目。

    苏道醒收起了黑衣青年留下的带着铁索的短棍,挥动了两下,发现挺顺手,别在腰间,以后可以用来对敌。

    “刚才一战,魂又被攻击了,看来今夜还得滋养魂。”苏道醒在房间里收拾一番,继续盘膝打坐,滋养自己的魂。

    日上三竿!

    苏道醒还在房间内修炼。

    含笑生竟然来拜访苏道醒,真是罕见。

    苏道醒出了房间,把含笑生迎进了宴客厅,分宾主坐下。

    含笑生朝苏道醒歉意的一抱拳,说道:“上次名人册的事情,是含笑生对不住公子。最后定册的时候迫于外界的压力,删除了公子的名字,使得公子未能入上一次的名人册。今天特意来道歉。”

    鬼才相信含笑生的话,苏道醒只是一个小人物,含笑生岂会因为一个道歉就亲自拜访一个小人物,他此次来,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杨虎威为含笑生和苏道醒奉上茗茶。

    含笑生饮了一口茶,说道:“笑生此次来,准备在新的名人册上写上公子的名字和经历,为公子积攒名望。”

    苏道醒大为惊异,问道:“为何含先生会如此做?”

    含笑生压低声音,道:“公子难道不知道,圣院的一位宿老曾经拜访过含某,说圣院准备招收公子入圣院,可惜公子的名望不够,才拜托含某在新的名人册写上公子的名字。”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苏道醒思来想去,猜不出何人会主动帮他。

    含笑生看出苏道醒的表情不像作伪,笑道:“含某此次来和公子冰释前嫌,通知公子一声下期的名人册将有公子的名字。含某不打搅公子修炼了,告辞。”

    苏道醒起身把含笑生送出了神月社,看到含笑生的背影消失在远方,他返回神月社。

    “不知道含笑生说的是真是假,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竟然落在了我的头上。”苏道醒自然喜悦,静等着三日后的名人册的发行。

    一晃,名人册发行的时间到了。

    学生们纷纷去排队购买名人册。

    “社长名列名人册第三页,为学府争光喽。”杨虎威拿着一本名人册,朝神月社跑来。

    苏道醒闻言,来到杨虎威面前,接过名人册一看,果然,名人册的第三页是关于他的介绍,竟然都是赞美之词。

    名人册上写了苏道醒在华清府百社大会上的杰出表现,写了他在两院大比中以十五枷的武王境界与十六枷武王境界的“乾王”唐乾战成平手的事情,甚至写了他在苏家家族大比战胜苏道临的事情,最后一句竟然是“圣院有意邀请苏道醒入圣院学习”。

    苏道醒看到名人册关于自己的介绍的最后一句,苦笑着摇摇头。

    名人册上的名人都是万人瞩目的人物,除了苏道醒上榜,玉华学府的孔月,舜臣学府的容耀都入了名人册。

    “东华清,西燕圖,南玉华,北舜臣”,燕圖苑的唐乾,月天舞,权衡,苏道临都入过名人册,华清府的唐国强曾经入名人册,玉华和舜臣两大学府一直无人入名人册,这次,玉华的孔月和舜臣的容耀入名人册更是引起了轰动。

    玉华学府是南方的第一大学府,曾是文圣孔圣人就读的学府,人才辈出。

    孔月就是玉华学府百年内最杰出的弟子,文武双修,即是文王,又是武王,更恐怖的是名人册上记载了她踏入宗师级境界的事情,如此年少,竟然成为了宗师级人物,连权衡,唐乾这样的天才都赶不上。

    舜臣学府的容耀在名人册的最后一页,只有寥寥几句的记载,舜臣学府的第一武王,曾经在北疆的万兽山斩杀宗师级的妖兽,十七枷武王境界,有望在圣院入学考核前踏入宗师境界。

    名人册一出,震惊东土皇朝,唐乾,权衡,月天舞,苏道醒,苏道临,魏珂,孔月,容耀,这真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