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49章 圣院特招生
    一夜之间,圣院发布的圣令贴遍了东土皇朝百座名城的告示栏,一时间,整个东土皇朝的民众都被震动了。

    圣院是东土皇朝的最高学府,传闻,凡是能进入圣院的学生,出来都是修者以上的强者,就连圣院一个扫地的老者都是宗师级的人物,可见圣院的强大。

    圣院三年招收一届学生,一届只招收二十四位学生,从圣院出来的学生是政部,军部争着要的人才。

    “圣院的圣令贴出来了,快点去城门口的告示栏里看吧。”

    “圣院要招生了,快点看看有没有你们家族的弟子?”

    一时间,无论何种职业的民众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前往城门的告示栏。

    圣令先公布的是免考核直接进入圣院的六名特招学生的名字。

    第一个圣院特招,免考核进入圣院的是权衡。

    权衡是百艺大会的魁首,早已经被民众熟知,民众一看到权衡的名字排在了第一位,缓缓鼓掌欢庆。

    圣院特招的第二个学生是孔月。

    孔月是玉华学府的天才学生,是孔圣人的后裔,风华绝代,年纪轻轻就成为了宗师级的强者,并且文武双修,成为第二个特招生自然服众。

    圣院特招的第三个学生是月天舞。

    月族圣女月天舞,名满东土皇朝,乃是燕圖苑的天才学生,成为学院的第三个特招生,合情合理。

    圣院特招的前三甲一出现,立即引起了热议,权衡,孔月,月天舞的名字这一刻被整个东土皇朝的民众所熟知,比入名人册获得的名望还要多。

    权衡,孔月,月天舞所在的势力立即鸣鼓欢庆,大摆宴席。

    圣院特招的第四位是“乾王”唐乾。

    唐乾本来有望成为特招的前三甲,只是在两院的比试中他和苏道醒平手,并且龙魂崩碎,他在特招生的排位在月天舞之下。

    唐乾自然恨苏道醒入骨,恨不得把苏道醒挫骨扬灰。

    圣院特招的第五位学生是孙证道。

    孙证道是军部的奇才,年幼从军,曾经在一场大战中,率领三百兵士在十万敌军中纵横三个来回,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

    孙证道可以说是军部的代表,成为圣院的第五个特招生自然有其独到之处。

    圣院特招的第六位学生,也是特招的最后一位学生,苏道醒。

    “刚入名人册的苏道醒竟然成为了圣院特招的第六位学生。”一些看过名人册的武王,文王们这才记起苏道醒这个名字。

    圣院特招的第六个学生立即引起了争议。

    民众们纷纷购买名人册,看看名人册上关于苏道醒的介绍,刹那间,苏道醒成为整个东土皇朝关注的人物。

    圣院特招的六位学生,还未入圣院,已经名动东土皇朝。

    圣令先公布的是六位特招生的名字,下面公布的是拥有圣令,能参加圣院入学考核的一百个名字。

    一百个名字排在第一位的是容耀,舜臣学府的第一武王。

    那一百个学生都是名动东土的学生,苏道临,唐国强,魏珂,都是名入名人册的人物,孔妃萱,王超,方雪琴,徐志雄,唐玉,个个都是出身不凡的学生。

    圣令一出,东土动。

    “苏道醒竟然是圣院特招的第六个学生,连苏道临都无法入围,苏道醒竟然入围了。”消息传到苏家,苏家的人皆感叹不已,也许苏老已经后悔当初把苏道醒从苏家除名,把苏道醒的名字从苏家族谱上划掉。

    圣令的特招生名单传到华清府,华清府的学子们沸腾了,已经九年了,华清府从未有学生被圣院特招,苏道醒是九年来华清府第一个被圣院特招的学生。

    “鬼才苏道醒为学府争光了。”

    “苏道醒不愧为华清府第一武王,竟然比徐志雄还要厉害,被圣院特招了。”

    学子们从早议论到晚,他们提起苏道醒的时候觉得无比的自豪。

    圣令的风波并未影响到苏道醒。

    苏道醒这些时日一直在神月社的后院独自一人修炼发圣音,时常发出“嗒~,咯~,咪,哞,咕”之类的奇怪的音。

    神月社的社员们都怀疑苏道醒是不是疯癫了,整天无所事事,就是在不断的发出古怪的音,可就是这样古怪的苏社长被圣院特招了,真是运气好到爆棚。

    苏道醒在尝试发圣音,自从他用圣音轰杀了那个黑衣青年邪王后,他认识到了圣音的强大,才不断的练习圣碑上那二十个古字的音,期望能随口发出声音。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苏道醒自从那一次后,再也没有发出过圣音。

    苏道醒听说了自己被圣院特招的事情,只是喜悦的呵呵直笑一阵,就如往常一样的练习圣音。

    圣令一公布特招生的名单,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些没有被圣院特招的学生很多出言要挑战那些被特招的学生,看看那些学生到底有何本事被特招。

    燕圖苑内,一天的时间,权衡和十一位挑战者对决百艺,挤压对手。

    连月天舞,唐乾,孔月一天都忙于应付那些挑战者。

    神秘的军部奇才孙证道在军队中连续接受了数十场挑战者的挑战。

    苏道醒拒绝了上百个挑战者对他发起的挑战,被人骂做懦夫,他无动于衷,我行我素,正是鬼才以前的风格。

    华清府的大门出现了一个英武的少年,他背后背着一柄玄锋枪,一身的兽皮,给人一种狂野的感觉,一看,他就是来自边疆。

    少年一路打听,来到了神月社。

    杨虎威看到那个少年走进神月社,走上前,道:“你是来挑战苏社长的吧,请回吧,苏社长不接受任何人的挑战。”

    “让开!”

    少年语气冰冷,如猎豹般的眸光盯得杨虎威心中发毛。

    噌!

    少年抽出背后的玄锋枪,一枪轰飞了杨虎威。

    杨虎威可是小宗师级的武王,实力不弱,竟然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那个少年一枪轰飞,那个少年的强大可见一斑。

    “告诉苏道醒,容耀前来挑战他,在演武台等他。”那个少年竟然是名入名人册的舜臣学府的第一武王容耀,怪不得一枪能轰飞杨虎威。

    容耀握着玄锋枪,登上了别院的演武台,立在演武台上不动如山,等着苏道醒前来一战。

    神月社的社员们纷纷远离演武台,生怕惹怒了容耀那个杀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容耀依然如一杆枪立在演武台上,他面色一变,掠下演武台,抓住一个社员的衣领,冷声问道:“苏道醒在哪里?”

    那个社员面露畏惧之色,立即手指向了后院。

    容耀放了那个社员,身影如箭一般,射向了后院,他握着玄锋枪,一枪刺向了后院。

    轰!

    苏道醒所处的后院的一棵古树被一枪刺倒。

    好霸道的一枪!

    好惊人的力量!

    正在练习圣音的苏道醒被那一枪惊动,转身望向了正飞掠而来的容耀,他的口中正在念圣音“呔~”。

    一股恐怖的力量如山岳倒塌一般涌向了容耀。

    容耀手握玄锋枪,挥动着玄锋枪连刺那股恐怖的力量。

    砰!

    容耀手中玄锋枪的枪头被那股恐怖的力量崩碎。

    “去!”

    容耀射出了失去枪头的玄锋枪,巨大的力量轰在了那股恐怖的力量上面,以卵击石,玄锋枪身碎裂成一片片。

    “好可怕的力量!宛若圣人发出的一击,那一击带着神圣的力量。”容耀使尽浑身解数抵抗那股扑面而来的力量。

    轰隆!

    那股力量轰在了容耀身上,轰碎了他的兽皮衣裳,轰得他全身浴血,轰得他倒飞出去三丈。

    逃!

    这是容耀唯一的念头,他转身朝神月社外逃去,不顾惊世骇俗,不顾路人投来的一道道惊异的目光,他只有一个念头,逃离这里。

    舜臣学府的第一武王容耀见到苏道醒,被苏道醒瞪了一眼,吓得屁滚尿流,立即逃出了华清府,这件事传遍了华清府。

    苏道醒知道刚才自己无意中对容耀发动了圣音,惊走了容耀,他心想活该容耀倒霉。

    “听说了吗?圣院特招生,学府第一武王苏道醒光一个眼神就崩碎了容耀的玄锋枪,吓得容耀落荒而逃。”

    “太夸张了吧,苏道醒一个眼神就如此厉害,他岂不是和圣人一样厉害,传说只有圣人才能一眼崩碎一杆枪吧。”

    “苏道醒不愧为鬼才啊,的确很鬼。”

    华清府掀起了一波热议。

    苏道醒惊退容耀的事情传的神乎其神,已经失真了,导致学子们把苏道醒当做了神一般的人物,纷纷来拜访苏道醒,有的甚至求着加入神月社,一时间,神月社人满为患。

    连唐先生和穆总教习都被传闻惊动了,纷纷来找苏道醒求证,被苏道醒糊弄了过去。

    “当名人真累啊。”苏道醒数日的时间都疲于应付来询问他惊退容耀这件事的人,一直不得清静。

    一直到十日后,苏道醒才不被那些好奇心很重的学子骚扰,过上了平静的生活,他利用圣院召集前的这段时间一边练习圣音,一边壮大自己的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