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50章 文争第一,武无第二
    圣院入学考核定在了一个月后,华清府为苏道醒,徐志雄,方雪琴,唐国强,魏珂,王超,孔妃萱办了结业,把七人在华清府的档案移交给了政籍部。

    唐先生办了一个宴会,欢送七人前往圣院,晚上,华清府的唐先生,穆总教习,学府的一些教习,各大社团的骨干社员都应邀参加了宴会。

    宴会在学府的食宴楼的顶楼举行。

    宴会厅摆放着三张圆桌,上面摆满了各色佳肴,特别是一些灵果,灵肉之类的珍稀食物让人食指大动。

    学子们齐聚一堂。

    唐先生代表聂院长说了祝酒词,然后宴会开始。

    连一向不胜酒力的苏道醒都喝得微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一个文王教习说道:“徐志雄是学府文王的代表,特别是他的画作,已经做到了乱真的境界,以后再难以见到徐志雄作画了,不如这样,徐志雄现场为我们作一副画助兴。”

    “作画助兴!”学子们附和道。

    徐志雄醉眼朦胧,起身,说道:“好!我现场为大家作一副鸿鹄图,希望大家都有鸿鹄之志。”

    有学生拿来了宣纸,画板,画笔,各种颜色的颜料,墨汁。

    徐志雄提起笔,在画纸上画了一只鸿鹄,鸿鹄下方是一座山,鸿鹄在山巅振翅飞翔。

    “点晴之笔!”

    徐志雄一气呵成的作完了画,心情畅快,张口饮了一口酒,喷在了画纸上。

    画纸上的鸿鹄顿时振翅飞出了画纸,在空中盘旋了片刻,才化作了真气消散在空中。

    “徐志雄的画境又有所提高,他做出的鸿鹄竟然振翅飞出画纸,他的画境赶上了权衡。”

    众人惊呼。

    徐志雄没想到自己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画境有所提升,高声说道:“我的画境竟然达到了以气凝物的境界,看来,此来我进入圣院的机会又多了几分。”

    “恭喜!恭喜!”众人纷纷恭贺徐志雄。

    画师作画时,画出的动物会凝聚画师的真气,一旦动物能从画作走出,就说明画师的水平已经达到了很高的境界。

    传说远古的一位画圣作出了一幅亡故妻子的画作,他亡故的妻子竟然从画中走出,与画圣生活了一年的时间才化作了一团圣气消散。

    “文王作出了一幅高水平的画,武王也不能落后,请第一武王苏道醒为大家展示一下他的武技如何。”一个武王教习高声说道。

    “好!”学子们轰然叫好。

    苏道醒是赶鸭子上架,无奈的苦笑一声,神色一正,张口发音。

    那一刹那,万巍山上的圣庙内的神像与他融为一体,苏道醒发出的圣音有种净化武王和文王心灵上的污垢的作用。

    这一次,他竟然发出了圣音。

    发出的圣音竟然不是攻击类的圣音,是净化人的心灵的圣音,苏道醒不禁对圣碑上的二十个古字充满了好奇,有的古字可以用来攻击,有的古字可以用来净化人的心灵,其他的古字肯定每个都有自己的妙用,只是自己未发现而已。

    “是言出法随武技吗?”

    穆总教习刚才觉得自己的心灵被净化了,感觉与传说中的言出法随武技有异曲同工之妙,故有此一问。

    苏道醒不能对穆总教习说自己发出的圣音的来历,只好点头应道:“是的。”

    “竟然是言出法随武技,传说这是一种厉害的武技,修到高深处,武王发出的言语直接影响对手的举动,没想到苏公子掌握了这么高深的武技。”学子们纷纷赞叹不已。

    苏道醒苦笑一声。

    宴会上,每个文王,武王都拿出自己擅长的技艺,为宴会助兴。

    一直到了深夜,这场宴会才结束。

    苏道醒回到了神月社,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随时准备着离开华清府,前往圣院。

    说实话,他对华清府非常有感情,平常在华清府内没有这种感觉,现在马上要离开华清府了,顿时多愁善感起来。

    这一日,在上万学子的欢送下,方雪琴和孔妃萱骑着金凤,唐国强,徐志雄,王超,魏珂骑着麒麟兽,苏道醒骑着独角兽朝帝都边缘的一个传送法阵奔去。

    一路上,学子们放声欢笑。

    数日的风餐露宿,苏道醒一行七人来到了帝都边缘的一座军事小镇边。

    远处的帝都宛若匍匐在大地上的一条巨龙一般,四座卫星城拱卫着帝都。

    军事小镇内到处是巡逻的军士,每队军士带队的都是宗师级的强者,时不时的有修真境的强者出现在巡逻队伍中。

    “这座军事小镇中央就是东土皇朝的传送法阵,可以把我们传送到圣院。”唐国强手指向了戒备森严的军事小镇。

    “圣院到底在哪里?竟然需要传送法阵才能把我们传送到那里。”方雪琴疑惑的眼神望向了唐国强。

    唐国强苦笑一声,道:“圣院是东土皇朝培养核心人才的地方,皇朝的历代守护神都出自圣院,就算皇帝陛下也未必知道圣院在哪里,只知道传送法阵可以把人传送到圣院。”

    众学子这才明白,圣院的神秘犹在他们的想象之上。

    唐国强,苏道醒他们向军事小镇的守卫出示了圣令,待守卫的军官验证了圣令的真伪,他们才得以踏入小镇内,来到了中央的传送法阵。

    传送法阵是一个巨大的法阵,圆形法阵的四周有上千个凹槽,凹槽内摆放着一件件散发出灵气的灵物,光那一件灵物都价值连城,何况上千件灵物。

    法阵的中央刻着一枚枚玄妙的符文,每一个符文都是修者刻的符文,符文的每一笔每一划都蕴含着氤氲的灵气。

    法阵的四周盘坐着六个修者,他们正是传送法阵的六大守护神,也是皇朝的六大供奉。

    “见过供奉!”

    苏道醒一行人朝六大守护供奉深深一礼。

    六大供奉中的一个白袍供奉睁开眼睛,扫了苏道醒一行人一眼,说道:“平常使用传送法阵的都是军部,政界的要员和皇族的核心弟子,今日,竟然来一群年轻人,你们莫非是参加圣院入学考核的学生?”

    “他们是,我们也是。”一群武王朝传送法阵所在地走来。

    “他们正是军部选送的参加圣院入学考核的军部将军,当中的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正是圣院的特招生孙证道。”唐国强见多识广,道出了那一行人的来历。

    “你们就是华清府的学生吧,据说你们学府今年出了一位特招生苏道醒,不知道是哪一位?”那群将军中的一个颇具威严的将军出言问道。

    “苏道醒。”苏道醒朝那位将军一拱手。

    那位将军扫了苏道醒一眼,道:“不过如此。”

    唐国强,王超他们看到那个将军嚣张的模样,心中窝火,冷笑道:“皇朝一年花费万亿养活的军队也只出了一个特招生而已。”

    那群将军中走出了一个背着一杆长枪的少年将军,他冰冷的目光望着出言不逊的唐国强:“你敢接我一招吗?”

    嚣张,简直太嚣张了。

    唐国强走上前去,手中一抖,抖出了一条软鞭,一甩软鞭,软鞭如蛇一般的缠向了少年将军。

    少年将军一挥长枪,长枪刺穿了软鞭,直接在唐国强的眉心处一点。

    唐国强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知道要不是刚才少年手下留情,他的眉心处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自己已经一命呜呼了。

    少年将军嚣张,有嚣张的本钱。

    一招就能败唐国强的,恐怕只有宗师级的人物才能做得到,难道那名少年将军已经是一位宗师级武王?

    少年将军收枪,说道:“我就是孙证道。”

    孙证道?

    他就是孙证道,怪不得能一枪击败唐国强。

    “孙将军,请指教。”魏珂走了出来,盯着孙证道,一拱手。

    孙证道同样朝魏珂一拱手。

    “请!”

    “请!”

    魏珂施展云圣身法,身影消失了。

    孙证道神色一正,挥动着长枪,舞得密不透风,在他的身体四周形成了一个枪域,枪气纵横。

    魏珂虽然能隐身,但是无法接近孙证道,最后,只好现出身影,朝孙证道一拱手,结束了两人间的对决。

    “苏道醒,可有兴趣一战?”年少轻狂的孙证道眸中满是厉芒,盯着苏道醒,挑衅道。

    “没兴趣!”苏道醒一口回绝。

    孙证道没想到苏道醒竟然一口回绝自己的邀战,嘲讽道:“懦夫!”

    “无聊!”苏道醒只有两个字的回应。

    “华清府的第一武王,圣院的特招生苏道醒,竟然不敢和孙将军一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原来四大学府之一华清府培养出的学生都是窝囊废。”一个将军大声的嘲笑着。

    “你才是窝囊废,你全家都是窝囊废!”

    华清府的学生们立即反击。

    噌!

    孙证道出枪了,他一枪刺出了千枪,枪影把华清府的学生全部笼罩在内。

    孙证道竟然以一人之力挑战华清府的七位武王和文王,这是对自己的实力何等的自信才敢如此做。

    那一枪,气势如虹,看着是攻击华清府的七个学生,实际上凌厉的枪影都朝苏道醒身上的重要部位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