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54章 面纱一摘倾人城
    正当学子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从七圣岛御空飞出了七名青年,七名青年穿着的服饰不同,一看就是七圣岛的圣院学生。

    顿时,学子们纷纷朝演武台四周聚集,不再发出喧嚣声。

    演武台的一侧,摆放着十三个红木椅子。

    七名圣院学生来到了演武台边,端坐在了椅子上。

    权衡,孔月,月天舞,唐乾,孙证道,苏道醒以次在椅子上端坐下来。

    七名圣院的学生一阵商议,其中一个手持笛子的学生起身,说道:“我是圣院的学生音迪。”

    “是音先生的得意弟子音迪,是方雪琴的师兄。”

    立即有学生认出了音迪的身份。

    音迪接着说道:“每一届圣院特招生都会接受所有的参加入学考核的同境界的学生的挑战,全胜者才有资格正式成为圣院的学生。”

    音迪望向了权衡,微微点头,道:“权衡第一个登台接受同境界学生的挑战,第一个挑战的是方雪琴。权衡和方雪琴分别弹奏一曲,方雪琴要让听者悲伤落泪,权衡弹奏一曲,要让听者高兴的落泪,最后谁让听者落泪多的获胜。”

    “什么?”台下炸开锅了,学生们都没有想到此次挑战对权衡如此的不利。

    权衡神色淡然,朝台下的学生一示意,立即有学生为他拿上琴和琴台。

    “请!”权衡示意方雪琴先弹奏。

    方雪琴端坐在琴台前,开始抚琴。

    琴声起,学子们纷纷陷入了幻境中。

    琴声传入耳中,苏道醒眼前一晃,他回到了八岁时的那个寒冷的冬天,他孤苦无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在圣元节的晚上思念远在北疆的父母。

    整个别院只有福伯一人没日没夜的絮叨着。

    苏道醒就这样从八岁一直到进入华清府,每个圣元节都在寒风中默默的思念远在北疆的亲人。

    琴声止,一半以上的学子都流下悲伤的泪水,尽管他们的悲伤各自不同,但是悲伤的程度惊人的相似,让人思之落泪。

    音迪默默查了一下落泪的学生的数量。

    方雪琴停止了抚琴,仰慕的目光望向了对面的权衡。

    权衡朝方雪琴微微一笑,他开始抚琴。

    琴声起,众学子陷入琴声的幻境,权衡弹奏的竟然是一首比方雪琴弹的曲子还悲伤的曲子。

    权衡的目的很简单,让人悲伤过度,在悲伤中发出悲伤的笑声,随之泪流满面。

    苏道醒听着权衡的琴声,渐渐陷入了幻境,他回到了八岁那年的冬天,自己生病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福伯从外面跑回了屋里,大声喊着:“公子,我把药买回来了,这就给你煎药。”

    苏道醒睁开惺忪的眼睛,看到药草包上写着“打胎药”三个字,大声的笑起来,笑得泪流满面。

    福伯看到苏道醒笑了,他也跟着笑了起来,看到公子流泪,他也跟着流泪。

    琴声止,众学子才从幻境中走出来。

    音迪一看,八成的学子都笑得流出了眼泪,连赞权衡的琴声真是奇妙,恐怕都赶上一代琴师音先生了。

    方雪琴起身,朝权衡一礼,走下了演武台。

    音迪扫了一下上百位学生,高声道:“可有人挑战权衡?”

    “郭响愿登台挑战权衡,挑战棋道。”一个浓眉大眼的学生起身,朝音迪一拱手,轻身登台。

    学生们撤去演武台上的琴,琴台,摆下了棋盘,棋子,两个蒲团。

    权衡和郭响在蒲团上盘坐下来。

    一盘棋下了半个时辰,一脸大汗的郭响最后认输,离去。

    音迪大声的询问三声,无人再挑战权衡,他望向了孔月,道:“孔月请登台。”

    权衡掠到台下。

    孔月一身儒服,手持着一柄戒尺,登上了演武台。

    “冯屠愿登台挑战孔月。”一个身材高大的学生起身,朝演武台掠去。

    台上的孔月神色如常,散发出自己的意,她的身后出现了一柄圣尺,恐怖的意蔓延向了台上的冯屠。

    蹭蹭蹭!

    冯屠可是十七枷武王,竟然直接被孔月的意轰得连退下演武台。

    “好强大的意!”

    “光凭借着自身的意就逼退十七枷武王,孔月不愧为圣院特招生第二名。”

    学子们纷纷震惊不已。

    孔月凭借着意战胜一人,她秀眉微蹙,朗声道:“宗师级以下的武王不用登台了,自取其辱,请愿意登台的宗师级武王来一战。”

    顿时,台下一阵喧嚣。

    孔月是宗师级武王,自然不想和还未踏入宗师境界的武王浪费时间战斗。

    良久,在一个角落,一个英俊的武王缓缓起身,他朝孔月说道:“宗师级武王唐礼愿登台与孔月一战。”

    唐礼掠上了演武台。

    “唐礼竟然出手了,他可是名将之后,现在是皇帝禁卫军的一个头领。”

    “唐礼曾经入过名人册,也曾经名满东土皇朝。”

    名人唐礼一登台,立即引起了一阵热议。

    孔月苦笑着朝唐礼说道:“唐礼,何必如此?”

    显然,两人是认识的,而且关系不一般。

    唐礼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能与孔月小姐一战,是唐礼的荣幸。即使唐礼明知道自己会败,而且会败得很惨,还是渴望一战。”

    唐礼目光灼灼的望着孔月,有无尽的思念想要倾诉。

    众学子这才明白,原来唐礼倾慕孔月。

    孔月虽然不是那种倾城美人,但也是一等一的美人,特别是身上的一股英气,别有一番动人之处。

    窈窕才女,君子好逑!

    孔月郑重的说道:“我只出一招,你要是毫发无损的接下来,我们再继续战斗,否则你立即离开演武台,不能逞强。”

    “好!”从孔月的话语中听出她对他的关切,唐礼一阵激动,风采更加动人。

    学子们纷纷惊醒,心想以后谁要是想追求孔月,恐怕先要过唐礼这一关。

    唐礼从腰间抽出了两柄短剑,护在了胸前,身上散发出厚重的剑意。

    孔月身上的意突然一升,她的身后出现了圣人的虚影,圣人伸手抓住了圣尺。

    “原来刚才孔月并未显现出她完整的意。”

    “圣人持尺的意比刚才的意强大了何止十倍。”

    学生们惊叹不已。

    “接我一尺!”孔月娇喝一声,手中的尺子与圣尺的意融合,朝前一劈。

    虚空宛若海水,被尺子劈成了两半,发出噼啪的虚空爆裂的声音。

    一尺碎空!

    一尺子可以击得虚空崩碎,那是多么恐怖,多么强大的一击啊!

    唐礼神色一变,举着双剑拦击那一尺。

    孔月的一尺落下,巨大的力量压碎了拦截的双剑,蜻蜓点水一般的点在了唐礼的眉心处。

    唐礼只觉得眉心处一凉,眉心处出现了一滴血。

    唐礼这才知道离孔月的差距多么的大!

    唐礼生出了一丝绝望,他想追求的女人那么的强大,自己怎么才能追赶上她的步伐。

    孔月欲言又止。

    唐礼掠下演武台,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绝望处。

    “还有人挑战孔月吗?”音迪连喊三声,见无人挑战,他望向了月天舞,“月天舞请登台,按照圣院规矩,你登台得摘下脸上的面纱,让学子们验证你的身份。”

    “嗯!”显然月天舞早知道圣院的规矩,早知道了自己登台后要摘下面纱。

    孔月掠下演武台,月天舞登台。

    “月圣女要摘下自己的面纱?天啊,没想到参加圣院的入学考核还有这样的福利,就算没有通过圣院的考核,这一趟来的也值了。”学生们激动的起身。

    月风臣激动的掠到了演武台下,连他拦住了方雪琴的视线都浑然未觉。

    月天舞登上了演武台。

    光月天舞的身姿都绝世无双,让人遐想。

    月天舞轻轻的摘下自己的面纱,那一刻,仿佛时间都凝固了一般。

    “仙子!”

    “仙女!”

    “仙女下凡尘!”

    学生们一个个石化了,他们看到了这一生看到的最美的一位美女,她就是他们梦中时常梦到的仙子。

    望了月天舞的面容一眼,方雪琴,孔妃萱诸女纷纷黯然形伤,她们对自己的容颜无比的自信,可和月天舞一比,简直就是.......

    所有的学子足足发呆了一刻钟,有的甚至闭上了眼睛,想要在自己的脑海中留下月天舞的仙容。

    “怪不得月风臣对月圣女如此的痴迷,此女果然是祸国殃民级的女子。”苏道醒低声自语。

    音迪高声说道:“可有人挑战月天舞?”

    演武台下,学生们还在回味看到月天舞仙容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谁会傻到与梦中的仙子对决。

    音迪连喊三声,台下死一般的静寂。

    月天舞掠下演武台,学生们惊为天人,目光被月天舞吸走了。

    音迪望向了犹自在发呆的唐乾,说道:“请乾王登台。”

    唐乾神色一动,起身,登上了演武台。

    唐乾朝台下的学生一拱手。

    所有的学生起身,朝唐乾一礼。

    音迪连喊三声,都无人登台挑战唐乾。

    唐乾可是皇子,有可能是东土皇朝未来的君王,谁会傻到登台挑战未来的九五之尊,那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唐乾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掠下了演武台。

    音迪望向了孙证道,说道:“孙证道登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