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75章 妖圣的第八座碑
    传说中的妖碑林就在眼前。

    妖碑林共有七座碑,分别是天,亲,君,师,玄,地,黄七碑,每一座碑都有一段故事。

    黄碑前,十个宗师级的少年围着碑盘坐一圈。

    “都给我滚!”

    一群嚣张的少年来到了黄碑前,朝着那十个原本端坐在那里的少年吼道。

    让苏道醒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原本盘坐在碑前的十个少年连吭都不吭一声的离开。

    “新来的十个少年来历很大啊。”苏道醒打量起那十个少年,发现其中一个少年竟然是女扮男装。

    “公主,请!”刚才大吼的少年朝女扮男装的宗师女子说道。

    “以后不要那么大吼,说一个请字未尝不可。这里可不是东土皇朝,我父皇管不到这里。”宗师女子朝那个大吼的少年吩咐道。

    那个少年谄媚的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圣院也在东土皇朝的领土上,应该受皇朝管辖。”

    公主和九个少年盘坐在碑前。

    “唐灿,东土皇朝的公主,唐乾的姐姐,真是嚣张啊。”

    “唐灿的人只所以嚣张,还因为唐灿是妖圣院的三大宗师之一,也只有妖无量和杨洪刚可以和她相提并论。”

    “总之,她,我们惹不起,何必为了争一时长短,为了一口气大打出手。我们来妖圣院的目的是传承妖圣的圣法,不是来惹事的。”

    “明白,公子。”

    刚才的十个少年离开了碑林。

    苏道醒在打量着七个碑,他隐隐觉得这七座碑都不是妖圣真正传承圣法的碑文,只是一种直觉,他仔细观察四周,细细思量。

    七座碑如历史的丰碑一般,见证着妖圣曾经的辉煌,它与妖圣岛上的妖圣像遥遥相望。

    苏道醒朝妖圣高耸入云的圣像望去,一股巨大的威压如浩瀚的海洋一般压向了他,压的他身体一寸寸陷进地下,片刻的功夫,他的双腿已经没入土中。

    “可恶!眼睛辣疼辣疼的。”苏道醒运转灵力到双眼中,才勉力能继续望着圣像。

    “圣像上的妖圣的双眼望的不是七座碑,而是在望着第八座碑。”苏道醒宛若与远古的妖圣冥冥中建立了一丝联系,他了解了妖圣的意思,望向了碑林边缘的那座小院。

    那座小院里有一座断碑,断碑上满是苔癣,非常的破旧,只是一件古物,如果妖圣院允许弟子把这段碑当做古董售卖,倒还值些钱。

    这样的断碑在妖圣岛有上千座,都是一些师生把功法刻入碑中失败后留下的断碑。

    为何妖圣的双眼在望着那座断碑?

    为何那座断碑在一所小院内?

    为何妖圣院的天才学生都不去探索那座断碑的秘密?

    苏道醒带着疑惑缓步走进了别院。

    “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闯张老的别院。”

    “这个学生是新来的吧,面生的很,不知道妖圣院的一些禁地吗?张老的别院就是禁地之一。”

    在碑林的学生们看到苏道醒缓步走进别院,露出讥笑之色。

    苏道醒进到了院子中,朝别院内的一位白发老者和一只妖猿深深一礼。

    “主人,就是他,他打了我和小虎。”那只妖猿看到苏道醒走进别院,双眸直冒凶光,挥动着手中的棍指着苏道醒,向那位白发老者告状。

    白发老者目光相当的深邃,他扫了苏道醒一眼,对身旁的妖猿说道:“小猴,你不是他的对手。这样吧,看在你这些年来尽心看守妖圣岛的入岛口的功劳上,我传你一招,敲山式。”

    “敲山式,好嘞!”那只妖猿兴奋的挥动着棍子。

    白发老者张老现场传授那只妖猿敲山式。

    妖圣曾经传下三式,撼天式,撼地式,撼山式,三式玄妙无比,一直在大陆流传,真正学会的凤毛麟角。

    妖圣三式要配合着妖圣的秘法才能发挥出应有的威力,可惜,妖圣的秘法一直在妖圣院存放着,只有妖圣院的师生才有资格修习。

    张老传授给那只妖猿的敲山式正是从撼山式那招演化出的一招。

    妖猿笨拙的施展出敲山式,它的面前宛若有一只妖虎,它一招一式都是要震死那只妖虎。

    敲山震虎!

    敲山式是对付虎类妖兽的秘法,对付一个人类宗师绰绰有余。

    “去吧!”白发老者朝那只妖猿吩咐道。

    “是!”

    妖猿挥动着棍子朝苏道醒走去,施展出了敲山式,一棍化作万千棍,发出震动的波纹,要粉碎波纹所到之处的一切物体。

    嗖嗖!

    苏道醒射出阴阳鱼梭射了出去。

    噗噗!

    阴阳鱼梭射在了波纹上,宛若射在了铜墙上,竟然被那堵无形的墙阻拦了下来,无法寸进分毫。

    “敲!”

    那只妖猿再挥棍一击,巨大的力量直接震退了阴阳鱼梭。

    苏道醒收起了阴阳鱼梭,朝白发老者说道:“学生是妖圣院的学生,身份玉佩为证,来此别院不是为了和先生的妖猿一争长短的,而是想在别院的那座断碑处悟妖圣传下的圣法。”

    “骗子,你悟妖圣的功法不在七座碑处悟,来此断碑处悟,你能悟出什么?碑林中只有那七座碑才是妖圣传下功法的圣碑,至于这断碑,只是一件古物而已。”妖猿面色不善的盯着苏道醒。

    “先生,我需要向一只妖兽征询能否在断碑处修炼吗?”苏道醒轻蔑的扫了妖猿一眼,望向白发老者,征询白发老者的意思。

    “你....你....”那只妖猿愤怒的上蹿下跳,恨不得一棍子敲死苏道醒。

    “妖圣传法,有教无类。既然你寻到了断碑,就是与断碑有缘,你可以在断碑处修炼。”白发老者闭上了双眸,仿佛人世间的一切与他隔绝了一般。

    苏道醒有种感觉,白发老者明明端坐在别院中,但是他却感知不到白发老者的存在。

    白发老者竟然是一位连苏道醒这样的宗师武王都感知不到的存在,可见,白发老者的修为绝对在修者之上,也可能是一位修师,甚至更强大的存在。

    白发老者肯定是一位大有来历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