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77章 庙像之争
    申十品宛若化作了一尊大妖,他的身上散发出滔天的妖气,双目通红若血,念动着妖咒,一点点的吸收苏道醒的魂。

    苏道醒尝试离开断碑空间,无功而返,自语道:“看来只能借助圣庙的圣力了。”

    苏道醒闭目,身体与万佛寺禁地的圣庙内的神像融合在一起,这一刻,他的身体就是一尊神像。

    “咦!你怎么化成了神像?”申十品发现自己念动咒语无法从苏道醒身上吸取魂了,才举目一望,看到苏道醒化作了一尊神像。

    苏道醒只是对着申十品冷笑一声。

    意散发出来,在苏道醒的身后凝出了一座圣庙,那是万佛寺禁区的那座圣庙。

    圣庙出现,圣音一道道的涌向了申十品。

    申十品惊骇欲绝,他就是魂体,发觉自己的魂一点点的涌入苏道醒的体内。

    “这是怎么回事?”申十品盯着苏道醒,问道。

    “申十品,你想炼化我,我也想炼化你。告诉你,我是鬼圣的传人。鬼圣在名望上弱于妖圣,但是在手段上一点不比妖圣弱。”苏道醒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苏道醒发现申十品的魂都进入了自己的识海中,在浩瀚的识海中,申十品的魂一点点凝聚。

    “请圣像镇压那座圣庙。”申十品露出阴森恐怖的面容,发动妖术。

    妖圣岛上的妖圣像发出滔天的威压,威压朝断碑空间的那座圣庙压去,压得圣庙一点点崩碎。

    “哈哈!”申十品得意的狂笑圣传遍了断碑空间。

    苏道醒面色着急起来,他没有想到申十品还有请圣像施压这一手段,眼看着万佛寺禁区的圣庙一点点崩碎,心如滴血。

    “万巍山上的圣庙请显现。”苏道醒意念朝万巍山上的圣庙蔓延。

    轰!

    万巍山上的圣庙在断碑空间显现,虽然只是以意的形式显现,但是庞大的圣力如滔天洪水一般。

    两大圣庙对抗圣像,使得圣像节节败退,最后圣像的威压退出了断碑空间。

    “连圣像都退走了。天要亡我申十品。可恨啊,我申十品还未出世,还未在花花世界走一遭,就要被人炼化了。”申十品满脸的惊惧之色,他现在是真的害怕,害怕到了极限。

    苏道醒借助圣庙的力量,一点点炼化申十品,最后,他的识海中凝出了申十品的魂体,现在的申十品的魂体已经不具有任何的意识,只是一件可供使用的魂体而已。

    苏道醒随手一点眉心,射出了阴阳鱼梭,然后把阴阳鱼梭放入识海,靠近申十品的魂。

    丝!

    申十品的魂包裹住阴阳鱼梭,在滋养阴阳鱼梭。

    苏道醒能感受到阴阳鱼梭在一丁点一丁点的变强,喜出望外。

    以后,他把灵兵收入识海内,申十品的魂就可以帮他滋养灵兵。

    苏道醒在断碑空间修习了一个月的时间,才从申十品的魂中找到秘法,修习后,从断碑空间走出。

    “我是该叫你苏道醒,还是叫你申十品?”白发老者张老咄咄逼人的目光盯着苏道醒,额头青筋直露,显然他很愤怒,他以为苏道醒被申十品夺舍成功了,才如此的愤怒。

    “随便。”苏道醒淡淡的回了一句,“苏道醒就是申十品,申十品就是苏道醒。”

    他是故意误导张老,希望自己能误导整个妖圣院,否则申七品他们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就算有通天彻地之能,估计也不是尊者申七品的对手哦。

    “出来即出世,妖圣好手段,他离开妖圣院无数载的时光,他的十三道意志还是牢牢的把握着妖圣院的大权。”张老感叹。

    “张老,学生告辞!”苏道醒朝张老深深一礼,转身离开了断碑所处的小院。

    “主人,小猴怎么从刚才那个学生身上感受到一种令人惊惧的气息。”妖猿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张老低声道:“那个学生是妖圣的第十品意志所化,百年内可以成为尊者。你说他的气息可怕不可怕?”

    妖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目送苏道醒离开了碑林。

    “申十品出世了!”

    妖圣岛的申院长的住所,申七品长叹一声。

    远处一片竹林中,申九品恨得一拳击在了竹子上,竹子立即崩碎。

    妖圣岛的一片浓雾笼罩的地方,通天神猿肩膀上的妖师喃喃自语:“上万年来,申家和妖家的争斗,妖家都没有占过上风,现在申十品出世,以后妖家想和申家抗衡,更是难上加难。”

    一处密林中,妖无量长叹一声,他的眼前又浮现苏道醒的身影,自语道:“以后再见到那个少年,他已非那个少年了。”

    正在训练一只螳螂妖兽的杨洪刚得知申十品出世的消息,只是笑骂一句:“申十品这个天煞的,等我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一定让他不好受。那个讨人喜欢的少年真是短命,才来妖圣岛就殒命在岛上。”

    申十品出世的消息,惹得妖圣岛四方云动。

    苏道醒可不敢宣扬自己炼化了申十品,出世的不是申十品,而是他苏道醒。

    苏道醒缓缓走到了那座黄碑前。

    妖圣院除了极少数的人知道申十品出世的前因后果,其他学生都不知道申十品相关的事情。

    “滚开,没有看到唐小姐正在黄碑前悟法吗?”一个少年对着缓缓走近的苏道醒大吼。

    苏道醒抬头望向了那个少年,望向了唐灿,戏谑道:“公主在黄碑前悟圣法恐怕有数月了吧,还悟不出圣法,不正说明黄碑上的圣法和公主无缘。”

    “放肆!”连唐灿都被激怒了,她冰冷的目光扫了苏道醒一下,“本公主天资有限,无法在黄碑前悟出圣法。想必你天资出众,可以在黄碑前悟出圣法。”

    “公主,别听那个小子胡说,他的天资怎么能与公主比?公主是天上的太阳,他就是地上的向日葵。”爱大吼的少年低眉顺眼的朝唐灿低声说道。

    “一试既知。”唐灿朝黄碑前的少年们一摆手,那九个少年立即离开了黄碑,满眸的笑意朝苏道醒说道:“请苏公子在黄碑前悟法,如果在一个月内你悟不出圣法,你得给本公主一个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