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78章 撼天,撼地,撼山
    唐灿冰冷的眼神盯着苏道醒,她不相信苏道醒能从黄碑中悟出妖圣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

    妖圣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名流古今,乃是大陆最广泛流传的战法之一。

    岂是一个毛头小子能轻易领悟的?

    苏道醒缓缓走近黄碑,在碑前盘坐下来,闭目。

    “识海中的申十品,现在是用你的时候了。”苏道醒沟通识海,吸走申十品的魂力,布满全身。

    识海中的申十品魂体现在已经是苏道醒的傀儡,苏道醒的命令对申十品来说就是圣旨,申十品会不折不扣的去执行。

    黄碑上散发出的一股气息扫向了苏道醒,扫到的却是申十品的气息,射出一股吸力把苏道醒的魂拉进了黄碑中。

    苏道醒出现在黄碑空间中,举目一望,一个和申十品眉目很像的男子立在黄碑空间中央,四周有山,有天,有地,别的景物一无所有。

    他望着那光秃秃的地,没有楞的山,没有白云的天,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

    “传法!”

    那个男子就是妖圣投下的虚影,他开始演示撼山式,撼地式,撼天式,每一招施展出来都是惊天动地。

    撼山式,撼山如撼土,此式一出,四周的山宛若泥做的一般,妖圣一拳轰去,群山崩碎。

    妖圣施展撼地式,一拳轰在地上,散发出的力量波动直接崩碎了大地,崩得四周的一切化为了虚无。

    妖圣施展撼天式,那一式最震撼人心,一式把苍穹打碎,一片虚空崩碎的场景让人看了终生难忘。

    苏道醒深深的陶醉在妖圣施展的三式上面,当然,他知道,就算自己学会了三式,也只能发挥出三式的一点威力。

    战法分为十三品,一般的宗师修习战法,先是不入品,再一步步的入一品,二品,能入五品就是绝世战法了,至于战法的巅峰十三品,也只有那些传说中的人物才能把战法修到十三品。

    妖圣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在东土皇朝乃至整个大陆都流传广泛,但是想要掌握圣法的精髓,必须得到那三式的口诀。

    别人想得到那三式的口诀难如登天,但是苏道醒有申十品的魂体在识海,他一个命令下去,申十品的魂体立即就把完整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的口诀传给了他。

    撼天式的口诀是恨天无门口诀,撼地式的口诀是恨地无环口诀,撼山式的口诀是恨山无痕口诀。

    苏道醒读了一遍三式的口诀,再观看妖圣施展那三式,视角,感觉,能领悟出的东西完全不同。

    他读五遍口诀,再观看妖圣施展那三式,观感又不同,随着他读的口诀的次数越多,对口诀的理解越深,他越能掌握那三式。

    苏道醒忘却了时间,忘我的研究口诀,重复观看妖圣施展撼天,撼地,撼山三式,待掌握了口诀,开始出手,他施展撼山式,一拳出击,如一股风暴轰出,轰得四周的山剧烈的晃动。

    他施展撼地式,一爪抓向了地面,宛若抓住了地龙一般,一动,使得地面出现一条条裂纹,崩碎。

    他施展撼天式,一掌拍向了苍穹,拍得苍穹出现玻璃崩碎般的场面。

    “好强悍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我一直没有掌握强大的战法,今日修成此战法,以后再和人动手,战法方面的劣势就弥补上了。”苏道醒狂喜,异常兴奋,开始不断的练习起来。

    撼天,撼地,撼山三式,想修到入品,非常的困难。

    苏道醒也没有打算在黄碑空间修成入品级的撼天,撼地,撼山,他觉得到了黄昏的时间了,立即魂出了黄碑。

    “苏道醒,出来了。”

    “你修成了妖圣的撼天,撼地,撼山三式中的哪一式?”

    “你到底修出一式没有?”

    外面已经是黄昏时分,一群宗师围着魂出黄碑的苏道醒。

    苏道醒抬头望了一下天,叹道:“我进入黄碑的时候还是上午,没想到在里面才一会的功夫,外面已经到了黄昏时分。”

    “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在黄碑内待了七天七夜。”一个宗师学生说道。

    苏道醒不好意思的说道:“原来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废话少说,你到底在黄碑里悟出了几式?”一群宗师学生急切的问道。

    “悟出了...”苏道醒先是伸出了一根手指。

    “悟出了一式,一个新入妖圣院的学生竟然悟出了一式,这让我们情何以堪。我们十年如一日,才悟出了一式,他才七天的时间就悟出了一式。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不要抱怨了,修行靠天赋和后天的努力,他只是天赋超过我们而已,论修行的刻苦,他连我们的十分之一都赶不上。勤能补拙,我们将来的修为定比他高。”

    宗师们这才顺了一口气。

    有眼尖的宗师看到苏道醒伸出了第二根手指,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说道:“不可能!苏道醒竟然领悟出了两式。连唐灿才领悟出两式,他竟然天赋可以与唐灿媲美。”

    远处的唐灿闻言,面色一寒,朝苏道醒说道:“你真的领悟出了两式?不会领悟的只是花架子而已吧。”

    她朝身边的宗师级学生使了一个眼色。

    九个宗师级学生立即围住了苏道醒。

    “请赐教!”

    九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其他学生闻言纷纷远离了苏道醒和九个少年,为双方留下了足够的对决场地。

    “请!”

    看到那九人以礼数来比试,苏道醒也以礼数来。

    唐灿满意的直点头,她可不想在圣院落个仗势欺人的恶名,这些时日,已经警告了跟随自己的那帮宗师,以后干事要依着礼数,规矩来,省的在圣院惹得人厌鬼憎的。

    九人中当先一位宗师踏前一步,他身上散发出强大的土黄色的意,厚重如山。

    他修的竟然是厚土意,以防御为主的意,往那一站,如一座厚土壁垒一般,防御不是一般的强悍。

    “撼山式!”

    苏道醒随手一拳轰出。

    那个宗师只觉得一道道气劲如山的楞一般涌来,他生出一种无可抵御的感觉,如果说自己是一张布的话,那股气劲就是最锋利的刀刃,刀刃一碰布,布就被划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