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88章 杀气震苍穹
    “画堂聂双华,他竟然带队画堂学生来挑战琴堂学生。”

    “聂双华可是圣名册排名第一百名的强者,能压制住他的只有赵怡。这下麻烦了。”

    琴堂的学生们一看画堂带队的是聂双华,立即阴沉下了脸。

    圣名册是七圣院的宗师级强者排行榜,只有一百人的排行榜,上面的每一个人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特别是排名前二十的强者都是百脉以上的宗师,随时可能成为修者。

    乾王唐乾排在了圣名册第八十三位,他可是一位百脉宗师,也是这一届新生中唯一一个上榜的人物。

    聂双华排在了最末,他也一直自诩为“圣名册老末聂双华”,但是他的实力不容小觑。

    苏道醒见过的妖无量进入了前二十,唐灿,杨洪刚都在五十以下的排名,琴堂只有赵怡一人上了圣名册,排在了九十七位,她的实力要比聂双华强。

    琴堂的雷彪无法入圣名册,实力还不够,就算新生中出色的孔月,权衡,月天舞,都无法入圣名册。

    苏道醒最近声名鹊起,但是由于只是四十脉宗师,圣名册是不把五十脉以下级别的宗师列入圣名册排行榜的。

    圣名册老末聂双华朝琴堂的雷彪说道:“雷兄,既然赵怡不在,那你我就对决一番。”

    “好!”雷彪一口应了下来。

    双方开始准备。

    雷彪在一座琴台上落座,双手抚琴。

    聂双华让随行的宗师把画架摆好,画纸摊好,画笔,颜料准备就绪。

    “请!”

    “请!”

    雷彪弹起了《将军行》,琴声一起,空中出现了一个个手持长剑的将军。

    苏道醒此刻就在人群中观战,看到雷彪弹奏的《将军行》,这才明白,雷彪在和他的比试中并没有使出杀手锏。

    杀手锏都是一位文王在要逆风翻盘的时候才施展出来的,雷彪身为琴杀艺的代表人物,他有自己的骄傲,在和苏道醒进行意气之争的时候,他在处于劣势的时候,忍住了,没有施展出杀手锏,但是今日可是琴堂和画堂的名誉之争,他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杀手锏。

    苏道醒对雷彪的印象有了好转,算是对雷彪有了一丝好感。

    雷彪全身心的投入了弹琴中,那些凭空出现的将军们活灵活现,宛若来自亡灵世界的亡灵大军,手持长剑,剑指聂双华。

    聂双华气定神闲,随手画出了一幅画,画很简单,一条线在画纸上来回的游走。

    “成了!”聂双华画笔一引,把画中的那条线引了出来。

    “倒悬丝!”

    “画圣曾经力战强敌的倒悬丝,这可是一大杀器啊。”

    “聂双华修成了倒悬丝,他再排在圣名册老末就不合适了,最起码也能排在前七十内,说不定能进前五十名。”

    琴堂的学生都震惊了,唯独雷彪目光淡然,他盯着倒悬丝,开始琴声操控将军们发动攻击。

    数百名将军举剑攻击的场面非常的震撼人心。

    聂双华操控着倒悬丝唰的一下,割掉数百名将军的头颅的场面简直就是残酷的场面。

    “别以为将军没了头颅就没有战力。”雷彪继续琴声操控着无头将军们攻击。

    聂双华操控着倒悬丝把将军们的身体割断。

    一时间,残碎的尸体堆满了琴院。

    “终究不敌倒悬丝。”雷彪的极限就是用琴声控制数百名将军,眼看一个个将军身死,长叹一声,琴声一变,一具具残尸化作了真气消散在空中。

    “一曲《将军行》,杀气震苍穹。不错。”聂双华赞了一声,心想如果他没有修成倒悬丝,估计今日不能如此轻易胜了雷彪。

    “不愧为圣名册上的人物,雷彪败得心服口服。”雷彪起身,面色黯然,他先是败给了苏道醒,又败给了聂双华,自信心大受打击。

    “苏道醒,别躲了,出来一战吧。你应该明白,我今日来琴堂,主要是和你一战。”聂双华咄咄逼人的眸子盯着人群中的苏道醒,“不要做缩头乌龟。”

    “聂双华,你为了和我一战,连激战法都使上了。”苏道醒从人群中走出,立即用意识触发识海中的那枚画字圣符,妖圣有关画的经历如潮水般涌向他的脑海。

    片刻的功夫,苏道醒已经传承了妖圣有关画的一切圣法。

    苏道醒和聂双华不是第一次见,聂双华和彭山亭的关系莫逆,曾经有一次聂双华和苏道醒错身而过的时候,聂双华出言打击苏道醒,自此,苏道醒就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和聂双华有一战,只是没想到这一战在琴堂这里进行。

    “我们武斗?”苏道醒征询的目光望向了聂双华。

    琴院的所有学生面色一沉,苏道醒打的如意算盘,如果武斗的话,聂双华不占优势。

    聂双华正色,道:“我作画,你弹琴,进行一场琴画大战。”

    “琴画大战,我看算了吧。”苏道醒一幅缺乏兴趣的模样,打了一个哈欠。

    聂双华面色阴沉如墨,冷声道:“你身为琴堂弟子,竟然避战,连琴堂数百年的声誉都不要了?”

    苏道醒哈哈一笑,道:“琴堂既然是艺圣院的一院,在琴艺上胜你不在话下。我就算用琴艺胜你,你未必心服口服。这样吧,我和你在画艺上进行一场比拼。”

    “什么?”

    琴院的学生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道醒只是琴堂的学生,竟然要在画艺上和画堂的天才学生聂双华一比高下,简直就是班门弄斧。

    “苏道醒是不是脑抽风了,竟然口出狂言,要在画艺上胜画堂学生聂双华。”

    “聂双华可是圣名册的人物,一心用在画艺上,就连新生天才人物权衡也不敢和他在画艺上一较高下,苏道醒竟然敢。”

    学生们都感觉世界凌乱了。

    “请帮我准备画架,画笔,颜料等物。”苏道醒朝画堂的学生一拱手。

    学生们再一次的被苏道醒雷到了,苏道醒连画师的工具都没有,竟然就大言不惭的要挑战画师聂双华。

    画堂的学生憋着笑,为苏道醒准备好了作画的器具。

    聂双华换了一张画纸,朝苏道醒说道:“请!”

    “请!”苏道醒随手拿起了一枝画笔。

    那枝画笔是描细笔,一头细,一头粗,细头才是作画的,粗头就是用来涂色的。

    苏道醒倒好,拿起粗头就开始作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