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89章 琴画符三馨
    画堂的学生被雷得内外都是一片焦糊,他们从画十几年,还是第一次见这样作画的,再看苏道醒拿画笔的姿势,差点晕倒,连最基础的拿画笔的姿势都不对,还敢作画,这是要作死的吧。

    琴堂的学生早就见识到苏道醒弹琴的姿势,看苏道醒拿画笔的姿势,只是笑了一声,连琴堂的没有学过画的学生都知道如何拿画笔,苏道醒竟然不会。

    苏道醒对学生们的讥笑充耳不闻,全心的作画。

    连随手画出倒悬丝的聂双华看了苏道醒作画的画面,画面太美,他不忍再看,别过了头去。

    琴堂的学生不忍直视苏道醒作画的场面。

    画堂的学生好奇的打量着苏道醒做的那副画,苏道醒竟然把一只妖兽画的面目全非,缺胳膊少腿的,能把画做到如此的地步,也是一个奇葩。

    “成了!”

    苏道醒画完最后点睛一笔。

    “那只妖兽看起来怎么那么眼熟?”

    “好好想想,那只妖兽是什么妖兽来着?”

    “对了,能吐倒悬丝的倒悬妖兽。”

    聂双华画笔一引,操控着倒悬丝卷向了苏道醒的那副不堪入目的画。

    呼!

    倒悬妖兽从画纸中跃出,虽然它缺胳膊少腿,但是身上的气势震慑住了琴院的学生,震慑住了聂双华。

    接下来的一幕更让人惊讶,倒悬妖兽张口吞了聂双华的那根倒悬丝,吸面条一般的把倒悬丝吸进口中。

    聂双华作出了一幅幅画,操控着倒悬丝进攻倒悬妖兽,都被倒悬妖兽吞了倒悬丝。

    “聂双华败了?”琴院的学生低声问了一句。

    聂双华叹息一声,道:“苏道醒不愧为苏道醒,一入妖圣院就名动妖圣院,来到艺圣院琴堂,更是一鸣惊人,在琴艺上败雷彪,在画艺上败我聂双华。我服了!”

    画堂的学生开始把画架,画笔等器物收起。

    苏道醒不好意思的朝聂双华问道:“作画的器具可否送给我一套?”

    聂双华一愣,说道:“可以。”

    苏道醒今日一战注定要出名了,一个连画具都没有的琴堂学生在画艺上败了画堂学生聂双华。

    画堂的学生离开了琴堂。

    “没想到你还是一位作画天才,佩服!”雷彪朝苏道醒一拱手,离开了琴院。

    “佩服!”琴院的学生纷纷朝苏道醒一拱手,离开了琴院。

    苏道醒苦笑一声,离开了琴院,朝自己的住所走去。

    艺圣院百堂之间的挑战在热火朝天的进行着,画堂和琴堂一战的结果传了出去。

    百堂挑战日的第四日。

    琴棋书画符书茶......

    在百堂名望比较高的符堂对琴堂发起了挑战。

    符堂学生董福兴领着一帮宗师学生来到了琴堂。

    董福兴可是百堂赫赫有名的人物,他在圣名册排名五十七,一身制符术出神入化。

    一般的宗师是无法制作符的,因为制符需要动用灵力,像董福兴这样的在宗师级别就能动用灵力制作符的,符堂才有九人,他是其中的一个。

    正因为符堂的特殊性,百堂挑战日的时候,很少有学生前往符堂挑战,并且,符堂人才济济,去挑战也只有被虐的份,何必自找苦吃。

    符堂学生竟然主动来琴堂挑战,而且来的人还是符堂的第一人,圣名册排名五十七的董福兴,这耐人寻味。

    董福兴一来到琴堂,指名挑战苏道醒。

    琴堂的学生去苏道醒的住所通知苏道醒的时候,吃了闭门羹,苏道醒让董福兴等他,他在闭关。

    去通知的学生听到苏道醒的话,惊讶的目瞪口呆,苏道醒竟然让圣名册排名五十七位的董福兴等他。

    等那个琴堂学生把苏道醒的原话传给董福兴的时候,董福兴竟然愿意等。

    圣名册排名第五十七的人物就在琴院盘膝打坐,他的眼前摆放着十枚灵光闪闪的符。

    “此次挑战,我只使用十枚符,以此决胜负。”董福兴放话。

    琴堂的学生望了那十枚符一眼,看出了十枚符的不凡,随便一枚符都可以轻易击败一名宗师,甚至要了一名宗师的命。

    “董福兴不会是来寻仇的吧,看那十枚符,足以灭杀一位百脉宗师了,确定他不是来杀苏道醒的?”

    “光那十枚符的价值都可以让一个宗师破产了,董福兴这是大手笔,拿这样的符来比试,简直是在烧钱。”

    琴堂的学生们议论纷纷。

    在住所中的苏道醒此刻正在用意识触发识海中妖圣意志留下的一枚符字圣符,可惜,尝试了很多次,都无法触发那枚圣符,只好让符堂的人等他,现在他出去,必败无疑,只有他掌握了妖圣的制符之法,才能战胜符堂的董福兴。

    “该死的圣符,关键时刻掉链子。”苏道醒骂了一句,他也是无奈,只能不断的用意识触发识海中的符字圣符,“实在不行,我就出去认输算了。”

    就算苏道醒败给董福兴,也理所当然,毕竟董福兴可是符堂的第一人,是圣名册排名五十七位的猛人。

    如果苏道醒不比,认输,会被七圣院的全体师生鄙视的。

    苏道醒显然认识到了认输丢人,还在努力的用意识触发圣符,在黄昏时分,他终于用意识触发了那枚符字圣符,传承了妖圣关于制符的一切经历,才走出了住所,朝琴院走去。

    琴院内的符堂的宗师们早就炸开了锅了,说难听话,指责的,怒骂的,多不胜数,唯独董福兴宛如局外人一般,在盘膝打坐,直到苏道醒在黄昏时分来到琴院。

    董福兴起身,朝苏道醒一拱手,道:“符堂董福兴。”

    “琴堂苏道醒。”苏道醒朝董福兴一拱手,道;“让符堂第一人久等了,抱歉。”

    “无妨!”董福兴神色淡然,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

    苏道醒对董福兴的涵养功夫倒是佩服。

    “请!”

    “请!”

    董福兴一指面前的十枚符,道:“我已经把比试的符制作好,就比试十枚符。”

    “好!”苏道醒面色有点尴尬的朝符堂的学生问道:“请问你们身上带有制作符的笔,纸没有,我借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