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03章 庖丁解牛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苏道醒起来开始练拳,他现在已经是五十脉宗师,离百脉宗师只差五十条灵脉而已,他开始施展自己修过的武技,等热了身,开始施展出撼山式。

    妖圣的撼山式着重震,他施展出撼山式,朝别院的一座假山震去,巨大的劲力直接震得假山崩碎。

    苏道醒假想自己眼前的树为山,一记撼山式袭去,整棵树崩碎。

    “撼山式着重震,撼地式着重抓。”苏道醒根据自己的领悟施展出撼地式,手掌朝地上一抓,如抓住了一条地龙一般,一扯,一片土地带着上面的碎石一起被扯起。

    他一脚朝地上跺去,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崩碎四周的土地。

    “撼天式着重破!”苏道醒施展撼天式,朝苍穹轰去一拳,一拳轰得百丈高的飞鸟崩成了碎片。

    他发现撼山式,撼地式,撼天式,越练自己的领悟越深,越练自己施展出招式的威力越强。

    练习了撼天,撼地,撼山三式一个时辰,苏道醒满身的汗水,洗漱了一下,顿时神清气爽。

    苏道醒这样的五十脉宗师在七圣院并不算是很强的人物,但是在七圣院外,在大陆上,五十脉宗师已经是开宗立派,广收门徒的强者。

    “苏道醒,孙师让我喊你参加医堂上午的医课。”一清早,温红梅就来到了苏道醒的住所的门口,高声喊道。

    “好!我马上来。”苏道醒走出别院,推开房门,朝温红梅一拱手,“孙圣手今日的医课准备讲什么?”

    “听说过庖丁解牛吗?”温红梅朝苏道醒问道。

    “听说过,是远古的一位厨艺强者展示高超的切割技术,刀解一只妖牛的故事。”苏道醒应道。

    温红梅说道“妖兽和人一样,都有血管,都有经脉,都有脉穴,都有筋,皮,肉,骨,髓,五脏六腑,医师就要熟练的把这些部位从整体上分离出来,而不伤了整体。”

    苏道醒听得有点晕,笑道“到时孙圣手会给我们示范一下吧。”

    “会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医堂的一处学堂。

    学堂的别院内摆放着一张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妖兽的尸体,人类的尸体,有武王的尸体,文王的尸体,甚至还有邪王的尸体。

    孙圣手和一干医堂学生已经在学堂。

    “温红梅,苏道醒,赶快过来。”医堂的一个学生朝走来的苏道醒和温红梅喊道“孙师马上就要开始刀解身体结构最复杂的妖兽了。”

    闻言,苏道醒和温红梅飞快的来到了孙圣手一旁。

    孙圣手手握着一柄指长的刀,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妖兽的身体,用刀先在妖兽身体上画出一些线,然后开始剥皮割肉,去骨,剔血管,把妖兽的五脏六腑,一件件部位摆放在桌子上。

    “孙师能把妖兽的每一根血管都剔出来,此等技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医堂的学生赞叹一句。

    “不知道何年何月,我才能达到孙师这样的境界,庖丁解牛也不过如此。”医堂的另一个学生也赞道。

    “这有什么难的?”苏道醒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孙圣手的听觉何等的敏锐,他瞪了苏道醒一眼,说道“苏道醒,你是少年圣手,给大家示范一下庖丁解牛般的刀割技艺。”

    苏道醒淡淡的一笑,从孙圣手手中接过了刀子,径直来到了一张桌子前,手握着刀。

    “苏道醒,你不画线,万一你切歪了怎么办?”医堂的一个学生质问道。

    “庖丁解牛的时候,庖丁在妖牛身上画线了?”苏道醒反问一句。

    医堂的那个少年哑口无言,对他们来说,刀解妖兽身体前先在妖兽身上画线已经成为了习惯。

    苏道醒挥刀一划,一刀划开了妖兽的皮,非常的平整,一条直线,没有一丝一毫的歪斜。

    苏道醒熟练的把那只妖兽刀解了。

    一上午的时间,孙圣手都在指点医堂的学生如何的刀解妖兽。

    医堂的上课规矩是每天的上午学生上课,下午学生在医堂内实践。

    一晃,十日的时间过去了!

    苏道醒每日上午都和医堂的学生一起上课,倒是涨了不少的见识。

    妖圣岛淘宝街每三个月一家皮店都会进行一场收妖兽皮,给宗师灵脉的活动。

    苏道醒从寒冰深渊得到了一百张妖兽皮,一直留意着那家皮店收妖兽皮的日子。

    到了那个店收妖兽皮的日子,苏道醒邀了温红梅,一起前往妖圣岛的淘宝街,把他们手中的妖兽皮换成灵脉。

    艺圣岛的一处码头边泊着一条条小船。

    苏道醒和温红梅登上了一条小船,船家操控着小船朝妖圣岛划去。

    两人途径妖圣岛中央的广场时,远处一位宗师直接把另一个宗师击飞出去,飞出去的宗师正好落在了苏道醒脚下。

    “容耀!”苏道醒看到倒在自己脚下的正是当初一起进圣院的瞬臣的第一武王容耀,大为吃惊。

    “这就是所谓新生中的强者,太弱了。唐乾,孔月,月天舞,苏道醒,他们连给我提鞋都不配。”那个击飞容耀的宗师张狂的说道。

    苏道醒神色如常,打量着那个宗师,道“你是五十脉宗师,我正好也是五十脉宗师,如果你打败我,算你厉害。容耀只是三十五脉宗师,你堂堂的一个五十脉宗师击败了一个三十五脉宗师,还说人家实力弱,你要点脸不?”

    “你”那个五十脉宗师怒火中烧,盯着苏道醒的眼神恨不得生吞了苏道醒。

    “出手,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那个宗师趾高气扬,双臂前伸,一幅随时可以战斗的模样。

    苏道醒一记撼山式轰了过去,巨大的劲力直接把那个宗师轰倒在地,使得那个宗师胸前的肋骨断了数根。

    那个宗师挣扎着要站起来。

    苏道醒冷冷的一笑,一跺脚,施展出了撼地式,巨大的劲力直接崩得那个宗师双腿骨折,再也无法站起。

    “你”那个宗师倒在地上,阴毒的目光望着苏道醒。

    “走吧,我们去淘宝街。”苏道醒知会温红梅一声,朝容耀打了一声招呼,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那个五十脉宗师,直接走了。

    容耀望着苏道醒渐渐消失在远方的背影,只觉得那道背影就是一座高山,自己今生都无法逾越的高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