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53章 修者伏击战(第二更)
    五个宗师相互搀扶着,朝着云澜城奔去。

    “唐将军给的情报有误吧,不是说那个少年只是百脉宗师吗?我们五六个百脉宗师怎么就不是他的三合之敌?”使枪的宗师疑惑的望向了其他五位宗师。

    “那个少年来自圣院,传闻是得罪了乾王,乾王拜托云麾将军打残那个少年宗师,云麾将军给唐华丰将军下了密令,唐将军才命我们打残那个少年宗师。”使鬼头刀的宗师低声说道。

    “这下我们栽了,六个百脉宗师连一个少年宗师都打不过,还在北疆混了十来年了,我们竟然这样的弱。”使环刃的宗师长叹一声,脸上满是屈辱之色。

    六个宗师搀扶着,一边走,一边聊着天。

    .....

    苏道醒拍拍身上的尘土,朝远处还未走的月天舞说道:“月天舞,你怎么不走呢?速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月天舞一拢秀发,笑道:“我改主意了,我要陪着你。”

    “你不是要回月族吗?”苏道醒没想到月天舞竟然想跟着他,他一个大男人让一个绝色美女跟着,万一别人误会了,怎么办?

    “你不乐意?”月天舞假装发怒的瞪着苏道醒。

    “哪有?”苏道醒有点心虚,他立即转移话题道:“刚才来的那支骑兵只是投石问路的石子而已。投石问路的石子都是六个百脉宗师,再来对付我的恐怕就是修者了,而且可能不止一个。军队中的久经沙场的修者可不是上一个被我打败的皇朝供奉能比的。”

    顿时,两人沉默下来。

    乾王唐乾的能量非常的大,他既然让军部对付苏道醒,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百脉宗师无法对付苏道醒,军部就派修者,修者无法对付苏道醒,军部甚至可能会派来修士,甚至修师。

    苏道醒和月天舞在云澜城外的一座酒楼居住了下来。

    酒楼的掌柜在黄昏时分请走了除了苏道醒和月天舞之外的所有的客人,到了深夜时辰,整座酒楼只有苏道醒,月天舞,连掌柜,客人都没有。

    “今夜是场硬战。”苏道醒在房间内穿上了一层轻铠,再套上了长衫,在床上盘膝打坐。

    夜凉如水!

    月华顺着窗户流进了房间。

    苏道醒突然动了,他飞扑向了月天舞的房间。

    月天舞正在床上盘坐,看到苏道醒扑了过来,脸色绯红,还不等她反抗,苏道醒直接抱着她朝窗户外飞出。

    轰!

    就在苏道醒抱着月天舞飞出酒楼的那一刻,一柄长枪刺入了酒楼苏道醒居住的房间,一下轰碎了整层楼。

    好可怕的一枪!

    苏道醒落在了酒楼下方的草地上,放开了脸色绯红,心如鹿撞的月天舞,神色凝重的望着虚空中悬浮着的一个黑衣蒙面的修者。

    “本来就不指望一枪轰杀了你。”黑衣修者冰冷的声音传来。

    “唐乾派来的?”苏道醒御风而起。

    “将死之人,何必问的那么多。”黑衣修者不露丝毫的口风,他散发出意,意在他的身后凝出了两柄长枪。

    两柄长枪渐渐凝实,散发出银色的光芒。

    “银闪枪!北疆云澜守将唐华丰的成名灵兵。”远处的月天舞惊呼出声,她没有想到连北疆赫赫有名,一代名将唐华丰都甘愿成为唐乾的走狗,太出人意料了。

    “既然认出了本将军,那就一起杀了吧。”唐华丰冷漠的扫了苏道醒和月天舞一眼,眸中满是杀意。

    一对吴钩无声无息的钩住了苏道醒的双脚,企图钩穿苏道醒的双脚,可惜,苏道醒的银身防御很强,那对吴钩虽然出其不意的钩住了苏道醒的脚面,但是无法钩进脚面一丝一毫。

    “好强的防御。”虚空中一道阴影一闪而逝。

    “使用了隐身身法。”苏道醒感知不到掷出吴钩的修者的位置,只好眼开五瞳。

    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的接近苏道醒,一钩钩向了苏道醒的后脑,一钩钩向了苏道醒的脊椎骨。

    苏道醒从识海中抽出一丝修君意志,凝聚在手上,看到那个修者从背后攻击自己,转身把那丝修君意志打入了那个使用吴钩的修者的体内。

    那个使用吴钩的修者全身如触电一般,颤抖着,无法移动分毫。

    生死往往就在那一秒钟的时间。

    苏道醒看到修君意志定住了那个使用吴钩的修者,施展出撼山式,招式连绵不绝,直到把那个修者连带他的吴钩崩成了碎片。

    “同西!”唐华丰怒喝一声,操控着意凝成的一枪化作了闪电直刺苏道醒的眉心,另一柄意凝成的枪如一道阴影潜行,刺向了苏道醒的气海。

    唐华丰射出的两枪,目的很明显,一枪刺碎苏道醒的识海,一枪刺碎苏道醒的气海。

    苏道醒不敢大意,直接抽出了两丝修君意志,虽然心疼,性命攸关的时刻万万不能小气,抓住两柄意枪,打入了两丝修君意志。

    砰砰!

    两柄意凝成的长枪崩碎。

    唐华丰喉头一甜,他忍住了涌向咽喉的鲜血,望着苏道醒:“你施展的到底是什么手段,可以灭杀了修者,可以灭杀修者的意凝实的意体。”

    回应唐华丰的是苏道醒射出的阴阳鱼梭。

    唐华丰面色一沉,随手挥动着长枪一击,击飞了阴阳鱼梭。

    他的意凝成的长枪已经崩碎,他只好手持灵枪刺向苏道醒的头颅。

    砰!

    苏道醒直接头颅朝灵枪撞去,撞碎了灵枪头,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唐华丰的头顶,随手打出了一丝修君意志贯入了唐华丰的头颅。

    “啊!”唐华丰发出了一道惊恐的叫声。

    那丝修君意志太强大了,直接压住了唐华丰的意志,使得唐华丰刹那间无法动弹。

    苏道醒要的就是那一刻间,他施展撼天式,一招招突破唐华丰的防御,轰在了唐华丰的身体上,轰碎了唐华丰的身体和魂体。

    堂堂的修真境强者,一代名将,皇朝四品将军,竟然没有死在战场上,陨落在了一座酒楼,令人唏嘘!

    “你杀了唐将军,我杀了你的女人,一命抵一命!”一道阴影无声无息的接近月天舞,一对吴钩钩住了月天舞雪白的如同白天鹅的脖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