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57章 站着让你打
    “请接招!排云掌!”

    云涛待自己的气势达到了巅峰,看着苏道醒连意都没有外放,怕落人口舌,出言提醒一下,立即出手。

    轰!

    云涛一掌印在了苏道醒的胸膛。

    自始至终,苏道醒都没有动一下。

    云涛都觉得不可思议,他这一掌竟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直接印在了苏道醒的胸膛上。

    连云山石都露出疑惑的表情,更不用其他人了。

    苏憨,苏断,苏六指看到苏道醒竟然连拦击都不拦击,吓得面色发白,他们要为苏道醒拦下那一掌,可惜他们来不及了。

    “这就是排云掌,不过如此,连我的肉身防御都没有击破。”苏道醒不屑的弹了弹衣服上的尘土。

    “你受了我一掌,竟然一点损伤都没有,这不可能!”云涛凌乱了。

    “力道不足,再打几掌试试。”苏道醒朝云涛说道。

    云涛被刺激了,他差点发狂,随手打出了一记记排云掌,一掌比一掌的威力大。

    砰砰砰!

    排云掌的声势浩大,可是击打在苏道醒身上,只是击碎了苏道醒的衣服而已,在苏道醒身上连一道白印都没有击出来。

    “云涛退下。”云山石算是看出了问题所在,“苏道醒修炼了妖圣的银身,连我都不能击破的肉身防御,你岂能击破?”

    “什么!”

    在场的人都惊呼出声,苏道醒的银身竟然是连云山石都无法击破的肉身防御,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强的肉身防御,云山石不是逗着他们玩的吧。

    “我不信邪!”云涛施展排云掌一掌拍向了苏道醒的头颅。

    “住手!”云山石大喝。

    苏道醒不待云涛的一掌拍到自己的头颅,一拳击出,巨大的劲力直接轰飞了云涛。

    砰!

    云涛被击飞,撞碎了楼阁外的一堵石墙。

    “苏公子,云涛失礼了,云某向你赔不是。”云山石眸中光芒闪动,起身朝苏道醒一拱手,他身上的威压如潮水一般压向了苏道醒。

    “小小的宗师,今日让你知道修者的厉害。看老夫不压死你,压得你跪在我的面前。”云山石心中想到,意志威压一道比一道强,蔓延向了苏道醒。

    “迫不及待了吗?连打声招呼都不打,就开打了?”苏道醒对云山石嘲笑不已。

    云山石老脸一红。

    苏道醒抽出识海中的一丝修君意志,融入到了自己的魂体内。

    在场的众人这才知道云山石已经在释放威压对付苏道醒。

    轰!

    苏道醒魂体内的修君意志一爆发,云山石立即瘫软下来,跪在了地上。

    云山石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望着苏道醒,他被修君意志压得差点崩溃。

    苏道醒一步步的走到跪在地上的云山石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云山石,说道:“念在云供奉没有出手对付云泽庄园内的人的份上,今日我饶了你,若是让我发现你暗中对付我的人,下一次,我亲手碎了你的肉身,灭了你的魂体。”

    云山石满面的惊惧之色,他听到了,但是被修君意志压得不能开口说话,甚至连点点头都不能。

    不待身上的修君意志消失,苏道醒离开了楼阁,带着三位师傅离开了云庄。

    直到苏道醒远去,云山石才恢复了原状,他朝房间内的弟子们说道:“今日之事,谁要是说出去,杀无赦!”

    “遵命!”众弟子应道。

    “从今往后,云庄有关的所有人见了云泽庄园的人躲着走,谁敢招惹云泽庄园的人,我活剥了他。”云山石阴气森森的说道。

    “是!”众弟子噤若寒蝉。

    笑话,他们见识到了苏道醒的恐怖,连云山石都战胜不了的人,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去招惹。

    “公子竟然让云山石跪在地上,公子真是牛气。”

    “云山石可是远近闻名的第一强者,公子比云山石还厉害,那公子岂不是附近百座庄园的第一人。”

    “以后看谁还敢嘲笑云泽庄园没有宗师坐镇,公子可是比修者还厉害的人物。”

    一路上,三位师傅吐沫横飞,显得非常的兴奋,比他们自己战胜云山石还要兴奋。

    苏道醒闻言只是淡淡的一笑,他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借助修君意志才能击败云山石,并不是他的本事,只是他借助的外物太过厉害而已。

    三位师傅望着走在前面的苏道醒的背影,觉得苏道醒的背影非常的高大,曾经他们需要小心守护的少年如今已经变成能守护他们的强者了,顿时有种时光荏苒,物是人非的感觉。

    一回到庄园,苏道醒抓紧时间修炼,对于他来说,修炼已经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每一天那一点点的进步都能让他兴奋不已。

    一晃,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再无人敢来云泽庄园捣乱,苏道醒的威名传遍了四方,附近百座庄园的人都知道云泽庄园的主人是连云山石都能击败的强者。

    最近一则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北疆的每一个角落。

    云澜城城守唐华丰,云澜军统军将军张同西阵亡,为国捐躯。

    民众议论纷纷,因为最近两国并未出现大战,两个重要人物阵亡,其中肯定有蹊跷。

    苏道醒听到了消息,决定离开云泽庄园,前往席城见过娘亲席梦再前往北疆的前线见过父亲苏清尚。

    苏道醒让苏憨师傅购买了五大车的礼品,租了两辆马车,租了一群车夫,前往席城。

    苏红妆和月天舞在一辆马车上,车内时不时的传来两人的欢声笑语。

    苏道醒在另一辆马车上,他在盘膝打坐,修炼。

    车夫们赶着两辆马车,五辆礼品车缓缓行驶。

    “听说了嘛,云澜城已经全城戒严了,城守,统军将军阵亡,这可是大事,不查个水落石出,军部无法向皇朝交待。”

    “云澜城的破事就是那几件。席城就不一样了,席城是北疆的商业大城,人口高达百万,而云澜这样的军事重城只有十万民众。”

    “到了席城,好好前往那烟花巷转转,里面的头牌红姑让人见了如猫挠心一样痒痒的。”

    车夫们一路上欢声大笑,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欢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