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58章 好在你未老
    “席城到了!”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商铺连绵不绝的商业巨城。

    席城是北疆的商业巨城,有千年的历史。

    千年前,北部军的元帅席元帅建立了此城,并把一家老小迁移到了席城中,自此,席元帅的子孙就在席城开枝散叶,经过千年的发展,此城成为了商业巨城。

    席城两大世家,席家和华家,席家是千年前席元帅的家族,华家是现在北部军副元帅华元帅的家族,两大世家一个是千年世家,一个是当朝新贵世家。

    苏道醒的娘亲席梦正是席家的子弟,她曾经是席城远近闻名的才女,文王,画艺远近闻名。

    席梦在席城拥有一座房产,她就在房产那建立了一座画馆,画馆售卖一些名画,古画,她的画作也在自家的画馆内售卖。

    苏道醒一行人进了席城,路过繁华的街道,来到了一条有点冷静的街道。

    席梦的画馆就在这条冷清的街道一角。

    苏红妆前面指路,一行人来到了一座画馆。

    画馆是一座二层楼阁,下面三间门面正是画馆售卖一般画作的地方,二层楼阁是售卖珍贵画作的地方。

    “红妆来了。”

    画馆内的两个男画师,一个女画师看到苏红妆,忙打招呼。

    苏红妆和三个画师打了一声招呼。

    “席画师在上面呢。”一个画师知道苏红妆来找席梦,就朝上面指了指,低声道:“华宗师在上面品画,你们最好等他走了再找席画师。”

    苏道醒让车夫把礼品卸到了画馆内,就给了车夫们赏钱,打发他们走了。

    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缓缓走到了一楼通往二楼的楼梯处。

    楼梯处,两个武王卫士森寒的目光盯着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警告道:“华宗师在上面品画,闲杂人等不得登楼。”

    “好大的口气。”苏红妆不满的扫了两个武王一眼,“画馆又不是为华宗师一个人开的,他能上二楼,我们也能上二楼。”

    “滚!”一个武王卫士朝苏红妆怒吼。

    苏道醒见到卫士呵斥红妆师傅,随手弹出了两团灵力定住了两个卫士。

    两个卫士只能眼珠子转,手脚无法动弹分毫,惊恐的望着苏道醒。

    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登上了二楼。

    二楼,一位端庄的妇人正在为一位中年男子介绍一幅画作。

    那位妇人就是席梦,岁月在她的脸上刻下了痕迹,但是依然高贵美丽,举手抬足间有一种文王的韵味。

    那个中年男子正是卫士口中的华宗师。

    “谁让你们上来的?”华宗师感应到了苏道醒一行人登上了二楼,面露愠色,“本宗师不是吩咐卫士不能让闲杂人等登楼的吗?”

    苏道醒朝前踏一步,身上强大的宗师气势蔓延向了华宗师。

    “新晋的宗师。”华宗师不甘示弱,身上的宗师气势蔓延向了苏道醒。

    两人在用宗师气势较量。

    苏道醒风淡云轻的朝前一步,华宗师被逼后退一步,就这样,苏道醒一步步向前,华宗师一步步往后。

    两人的高下立分。

    华宗师羞红着老脸,不满的冷哼一声,立即离开了二楼。

    “少年宗师,烦请解除我的两个侍卫身上的禁制。”华宗师看到自己的两个卫士被定住了,尝试解除两个卫士身上的禁制,失败告终,无奈之下只好请求苏道醒出手。

    苏道醒随手弹出了两团灵气,解除了两个卫士身上的禁制。

    “红妆,这位公子和这位小姐是来买画的吗?”席梦朝苏红妆询问道。

    苏红妆看了苏道醒一眼。

    苏道醒朝席梦躬身一礼,说道:“孩儿苏道醒见过娘亲大人。”

    “道醒!”一脸肃容的席梦顿时泪水模糊了双眼,“我儿道醒。”

    “是我,娘亲。”苏道醒眼眶湿润的望着席梦。

    苏道醒八岁的时候,娘亲带着妹妹和弟弟回到了席城,自此,两人再未见过一面,一晃数年,两人对彼此的容颜都有点陌生,但是那种血脉相连的亲情却一点不陌生。

    席梦上前双手摸着苏道醒的脸颊,边流泪边说着歉意的话,她这一生觉得最亏欠的人就是她的这个长子了。

    苏道醒以前对娘亲还有一些怨言,现在一见面,怨言烟消云散,他只是希望能多一些时日陪在娘亲身边,不做什么,只要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时光静好就行。

    月天舞,苏红妆皆被苏道醒和席梦的母子情感动不已,悄悄的抹眼泪。

    席梦和苏道醒坐下来,开始聊这些年来彼此的经历,浑然不觉日已西斜。

    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就在画馆后面的一所别院中居住了下来。

    第二天清晨,席梦早起为三人做好了早餐。

    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都感受到了家的温馨。

    月天舞从小被月族的族人围着,当成宝一样对待,她倒是没有体验到人情冷暖,苏道醒从小寄人篱下,自然体验到了人情冷暖,苏红妆更不用说,她从小就是孤儿,经历的人情冷暖最为深刻。

    席梦每日的工作就是在二楼绘画。

    苏道醒,月天舞,苏红妆看着席梦作画。

    席梦沉浸在画作中二十载,画功炉火纯青,只是碍于她只是武王的境界,在绘画上无法达到高深的境界。

    “可惜了。要是席姨成为了宗师,在画境上一定能突破虚实境。”月天舞低语。

    席梦目前已经达到了以气凝物的画境第二境,离画境第三境虚实境只差一步。

    一般的画师能达到画境第一境乱真境就可以开画馆,能自卖自销,画境达到第二境的画师就可以小有名气,至于达到第三境的画师那就是国宝级的画师了。

    席梦的名气仅限于席城,在北疆都名不见经传,画馆的生意也仅仅能养家糊口。

    苏道醒看了一会娘亲作画,脑际灵光一闪,拿起了画笔,在一张画纸上,用灵气结合着简单的阵法画了一幅画。

    画很简单,一只常见的麻雀趴在了一株红梅上。

    风吹来,树上的红梅随风吹动,散发出淡淡的梅香,枝丫上的麻雀一会低头,一会抬头,眼睛灵动的转动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