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59章 第三境画师
    “道醒的画境已经达到了第二境以气凝物了。”席梦震惊的无以复加,她可是知道自己的长子在画画上没有天赋,反而自己的女儿在画画上天赋異稟,年纪轻轻就被燕圖苑招进了文王班。

    “这幅画不仅达到了第二境那么简单。”苏道醒淡淡的一笑,点下最后一笔。

    刷!

    画作仿佛活了一般,活灵活现,那只麻雀在吞食天地灵气,然后吐出灵气。

    房间内的月天舞,席梦,苏红妆顿时感觉到灵气逼人,他们竟然可以吸收一丝丝天地灵气进入体内,淬炼身体,经脉,五脏六腑。

    “太神妙了。”月天舞赞道“画中的麻雀能吸纳天地灵气,化为灵力,然后再喷出可供武王吸收的灵气。这样,武王可以用变异的灵气淬炼身体,内脏,经脉。”

    闻言,苏道醒解释道“麻雀吞食的天地灵气非常的稀少,吐出的灵气对武王的用处很大,对宗师来说就比较鸡肋了。”

    “以后这些画作可以卖给武王。”苏红妆双目直放光。

    苏道醒看到了苏红妆眸中的渴望之色,笑道“我既然悟出了作画之法,作起这样的画来得心应手,以后云泽庄园的四位师傅人人都有一幅画,可以用灵气淬炼己身。”

    月天舞望了苏道醒的画作一眼,说道“大师的画作都要题一首词,这样吧,道醒,你作画,我题词,如何?”

    “那好!”苏道醒开始作画,画百鸟朝凤图,猛虎下山图,牧童戏水图,孟母教子图,三圣教化图,蒙学图。

    别的画师都是在有灵感的时候作出一幅画,苏道醒倒好,随手就画,他一个时辰做的画抵得上一般的画师一年的画作了。

    席梦细细的品着苏道醒的画作,惊奇道“道醒,要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相信你这样的年纪能画出这样的画作。这些画作,看上去都是老画师所作,画师没有几十年的画画经历,绝做不出这样的惊世的画作。只能说你天赋異稟,在作画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苏道醒被娘亲夸的脸红,他其实只是传承了妖圣作画的经历,才画出了这些画作。

    刹那间,房间内灵气逼人,一幅幅画作在吸纳天地灵气,转化为精纯的灵气,从画上溢出。

    “好浓郁的灵气。”苏红妆长吸了一口灵气,就在一旁盘膝打坐,引导灵气淬炼己身。

    “如此浓郁的灵气,浪费了可惜了。”席梦面现一丝羞色,在一旁也盘坐下来,吸灵气到体内,淬炼己身。

    月天舞尴尬的一笑,她长吸了一口灵气,顿时神清气爽,忍不住吸了一口又一口灵气。

    看到三女在吸纳灵气修炼,苏道醒苦笑一声,这一点灵气对他来说太过稀薄了,他继续作画。

    一天的时间,苏道醒作出了一百幅画,如此高产的画师,他当之无愧的画作高产第一人。

    “娘亲,我作的画,你可以放在一楼画厅进行售卖。一天只售卖一幅,贴补一下家用。二妹道婉是二枷文王,三弟道华是一枷武王,正是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修炼的时候,万万不能少了他们修炼所需的资源。”苏道醒望着席梦,正色道。

    席梦闻言,点头道“就按照道醒说的,我立即安排一楼画厅的三位画师售卖道醒的画。”

    月天舞结束了修炼,说道“我在每幅画上题写应景的词,画作能卖上好价钱。”

    她开始在百幅画作上题词,累得她脖颈上,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苏道醒的画作开始在席家画馆的一楼画厅售卖。

    画作刚挂出一个时辰,一个进店的文王就看出了苏道醒画作的玄妙之处,二话不说立即买下。

    这个文王买下画作,悬挂在家里,开始吸纳画中溢出的灵气,发现有淬炼身体,淬炼经脉的神效,大肆宣扬。

    经过这位文王的宣扬,一些文王,武王纷纷前往席家画馆求购苏道醒的画作,听说一天才售卖一幅,文王和武王们排起了长队,有的为的买到一幅画,彻夜不眠的排队。

    渐渐,整座席城的文王和武王都知道席家画馆售卖的“醒舞”大师的画作能溢出灵气,有助于武王和文王淬炼身体和经脉。

    醒舞大师的画作一下轰动了全城。

    其实,醒舞只是苏道醒和月天舞起的一个名号,如果席城的画师知道醒舞大师就是一个少年,一个少女的话,估计震惊得眼珠子都要跌出来。

    醒舞大师的画作收益非常的客观,一幅画的收益抵得上席家画馆半个月的收益了。

    席家画馆很快闻名席城,成为席城数一数二的名画馆。

    一些画作大师坐镇的画馆自然对席家画馆眼红不已,但是他们可不敢招惹席家画馆,毕竟席家是席城的两大势力之一,招惹不得。

    一晃,十天的时间过去了。

    苏道醒和月天舞完成的醒舞大师的画作多达千幅,这些画作足够席家画馆售卖三年的了。

    “道醒,你三弟在席家学堂席堂学习武技,吃住都在学堂,一个月不见得能回来一次。”席梦看到苏道醒不再作画,有点闲,决定让苏道醒前往席堂看望一下苏道华,“明天正是家长前往席堂看望学生的日子,这一次,你代表娘亲前往席堂一趟,给道华送过去一幅画,有助于他吸纳灵气淬炼己身。”

    “好的。我上一次在苏家见到三弟的时候,他还是流鼻涕的小孩,现在都十岁了,恐怕我都认不出他了。”苏道醒露出追忆之色,一口应承下来明日看望三弟的事情。

    傍晚,席梦准备了一些必用品放进了一个木蓝中,让苏道醒给苏道华带到学堂去。

    第二天清晨,苏道醒掂着木蓝,离开了席家画馆,前往席城一角的席堂。

    席堂坐落在一片幽静的地方,四周种满了绿竹,微风吹来,竹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席堂的正门口,已经有家长排起了队来。

    苏道醒排在了一位风姿绰约的少妇身后,一点不为少妇那曼妙的身躯,淡淡的体香所动,闭目养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