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立庙成圣 第163章 画地为牢
    苏道醒领略到了自己的大舅席努多么的奇葩,被这个奇葩一阵亲情攻势,他不得不答应再给大舅二十幅醒舞大师的画作。

    “二十幅醒舞大师的画作到手。”席努脸上满是和煦的春风,望着苏道醒宛若在望着一个往外吐钱的钱罐。

    “城主府到了。”席正义提醒道。

    席努立即换上一幅严肃的面孔,与刚才的那个和善的面孔完全不一样了,看来他是久经训练,变脸比翻书都快。

    席城城主府并没有高大的建筑,而是如乡村的园林一般,小桥流水,红砖绿瓦。

    “席家主,里面请。城守大人正在演武场等待你们。”城主府的一位侍卫统领把席正义一行人迎进了城主府。

    “王统领,华家的人来了吗?”席正义朝走在前面的侍卫统领询问道。

    “华家的人提前一刻钟来了,正在演武场。”王统领客气的说道。

    一会的功夫,王统领已经引着席正义一行人来到了城主府后院的一座演武场。

    城主府的演武场非常的广大,特别是中央的演武台,上面有阵法师布下的法阵,就算修者在演武台上大战也无法破坏演武台和城主府的一砖一瓦。

    华家的家主正在和城守大人谈着事情。

    “席家主来了。”王统领朝远处的城守大人和华家的人说了一声。

    “席正义来了。”城守大人停止了和华家家主的谈话,望了席正义一眼。

    “见过城守大人。”席正义朝城守大人一拱手。

    “见过城守大人。”席家的一行人纷纷行礼。

    “不必多礼!”城守大人目光不经意间从苏道醒身上扫过,他正是当日和唐华丰,张同西看云麾将军的秘文的四位将军中的一个,他知道眼前的苏道醒正是击杀唐华丰和张同西的少年宗师。

    他满脑子的疑问,一个少年宗师如何击杀了两个修者的,宗师与修者相隔一个大的境界,两者之间的鸿沟不是那么容易跨越的。

    华家和席家的人纷纷拱手打招呼,虽然两家在暗地里势如水火,明争暗斗,但是在人前还是要营造出一团和气的场面的。

    “席城五座矿山开采权的归属,以华,席两家的五场比试结果定。赢一场即可赢得一座矿山的开采权。规矩很简单,两家先出强者进行对决,再出弱者。”城守大人扫了华,席两家的人。

    “明白!”两家的家主纷纷出言。

    华家参与比试的强者的出场顺序定了下来,第一场出场的是华家的一位供奉张供奉,第二个出场的是华家的家主,第三个出场的是华家的修者华中军,第四,第五出场的是来自军部的两个宗师。

    席家第一个出场的是席正义,第二个出场的是李供奉,第三个出场的是苏道醒,第四个出场的是席正军,第五个出场的是席努。

    两家的家主对对方出战的顺序都表示认可。

    “好了,第一场比试,席家主和张供奉,请两位登台。”城守大人望了一下席正义和张供奉。

    席正义和张供奉掠上了演武台。

    一登台,席正义就拿出自己的灵兵笔,一股强大的气势笼罩演武场。

    张供奉嘿嘿一笑,他从一个储物手镯中拿出了一柄大锤,在席正义面前晃了晃。

    张供奉这是故意气席正义,大锤正是灵笔的克星,正所谓重锤克灵笔。

    嗖!

    张供奉掷出一柄重锤,虽然不是灵兵重锤,但是势大力猛,如流星一般撞向了席正义。

    席正义早就蓄势待发,挥动着灵笔点在了重锤上面,连连出击,击碎了重锤。

    “再来一锤!”

    张供奉又掷出了一柄重锤。

    席正义不满的冷喝一声,挥动着灵笔朝重锤点去,点了数十次,才碎了重锤。

    “席家主,我这还有几柄重锤呢,你可要保留着灵力防御,不要被我的重锤砸伤了。”张供奉实力不如席正义,但是他上场的目的就是羞辱席家主,自然不会对席正义好言好语。

    “可恶!张供奉,你总有一日会离开华家,等你离开的那一日,你就不怕树敌太多,不得善终吗?”席正义对着张供奉冷笑不已。

    “不劳席家主操心了。张某已经在北部军谋得了职位,有一日离开华家的时候,张某会去军部任职。”张供奉随手掷出了三柄重锤。

    三柄重锤呈品字形轰向了席正义。

    “画地为牢!”席正义施展出了自己的绝招,灵笔一画,在虚空中画出了一座牢笼。

    轰!

    一柄重锤轰在了牢笼上面,被牢笼罩住,无法动弹。

    两柄重锤击向了席正义,砰的一声,两柄重锤击碎的只是席正义的虚影而已,他早就移动到了演武台的另一侧。

    “老家伙的缩地成寸的功夫已经炉火纯青了,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会被一柄重锤砸中,受重伤。”张供奉心中暗道一声可惜。

    “画地为牢!”席正义挥动着灵笔一画,画出了牢笼罩住了一柄重锤,身体一动,闪过了另一柄重锤的袭击,再画出一牢笼,罩住了另一柄重锤。

    张供奉散发出自己庞大的意,意在身后凝成了一柄散发出灵光的重锤,锤分三棱,三棱锤。

    三棱锤一出,整个演武台都被震得四处摇晃,要不是法阵护住了演武台,整座演武台已经崩碎了。

    席正义不敢大意,立即外放出自己的意,意在他的身后凝出了文圣苏玄的虚影,虚影渐渐凝实。

    席家是文王一脉,虽然祖上是皇朝的元帅,但是无法改变家族尊文弱武的局面,历代家主都是走的文王路线,凝出的意都是文圣苏玄。

    文圣苏玄一凝实,散发出一股书香气息。

    “区区文圣而已,三棱锤,给我破!”张供奉大喝一声,操控着三棱锤如一座巨山压向了文圣苏玄。

    文圣苏玄双手向天,举住了三棱锤,使得三棱锤无法压下寸毫。

    嗡!

    张供奉操控着三棱锤直接震碎了文圣苏玄的一只胳臂,击向了席正义的头颅。

    文圣苏玄仅剩下的一只手抓住了席正义掷来的灵笔,手握灵笔,画地为牢,罩住了三棱锤。

    张供奉操控着三棱锤要飞出牢笼,却发现三棱锤牢牢的被禁锢在了牢笼中,无法挣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