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刺客俊首席〕〔因为有你才有光〕〔殿下万福〕〔太古剑尊〕〔宋医生,谈个恋爱〕〔快穿:大佬你人设〕〔逢珠〕〔盛世嫡女:医品特〕〔首富悍妻有空间〕〔仙道长青〕〔末世女的古代生活〕〔重生种田:首辅家〕〔报告爹地,妈咪非〕〔我陪你去寻一池的〕〔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都市巅峰高手〕〔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门悍女巧当家〕〔霜舞天下〕〔混在帝国当王爷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第九十三章 他跟以前不一样了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赵元家的也赶紧把声音压得低低的:“可是,你不觉得,她跟以前不一样了吗?现在的她,厉害得不像话!”

    “不要再了,她没有害咱们,还给咱们这么些好处。”

    赵元家的是聪明人,立刻明白了赵元的意思,若是这些话从她这里传了出去,现在拥有的这些,就都将化为泡影。

    “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不可思议。白弟妹人好,又有本事,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

    赵元家的如是着,“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吃饭了没有,我还是去给他们做两碗面吧。”

    “多卧俩鸡蛋。”

    “知道了,还用你。”

    杨凌检视过曲白身上没有新的伤口出现,还给她把了脉,确定也没有新增什么内伤,这才放心让她进水中沐浴。

    但她身上有些明伤,不适宜久泡,将身上的脏污气洗干净了,便赶紧出来了,杨凌又扯了块新的丝绸给她把身上的水珠擦干净了,曲白心疼道:“这些丝绸都好贵的,傻子,你给我悠着点使!”

    杨凌左耳进右耳出,又扯了一块,把她头上的纱布也换掉了。

    曲白就彻底不了。

    还不如不呢。

    换好了衣裳,杨凌顺手把洗澡水给提了出去,赵元站在院子里,也不好过来搭手,搭言道:“白弟妹怎么会搞成这样?杨兴茂又作什么妖呢?”

    杨凌道:“没什么,都过去了,叨扰了,我们这就走。”

    赵元忙道:“家里的已经煮了面,折腾到这么晚了,吃了再走吧。”

    曲白方才就闻到杨凌身上有酒气,只是还没来得及问是怎么回事,她怕他是去借酒浇愁了,光喝酒不吃饭,会对身体不好,忙道:“正好,我也饿了,杨凌,咱们就吃点儿再走吧。”

    杨凌只好依她。

    赵元家的做好了面,满满的两大碗,每个碗里两个荷包蛋,还有绿油油的青菜,一股香气扑面而来,“哇,好香,谢谢嫂子。”

    赵元家的把面往屋里端,热情地道:“快进来吃,大晚上的,也没有什么好的招待你们,就煮了两碗面。”

    杨凌淡淡地道了一声:“客气了,谢谢。”

    曲白也不拿他两口子当外人,进屋就坐下来,拿了筷子,先夹了个荷包蛋给杨凌,“我怕胖,你多吃点。”

    “弟妹对杨凌兄弟可真好。我瞧着,兄弟这病,像是已经大好了呢。”赵元家的道。

    曲白笑得很开心:“是啊,大元哥,嫂子,杨凌的病,已经彻底好了呢。”

    “老天,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弟妹,杨凌兄弟,这可真是太好了!天啊,简直不敢相信!”赵元家的高兴得已经语无伦次。

    曲白也跟着高兴。虽然打从她来那一天,杨凌就已经恢复了正常,但看见赵元家的手舞足蹈的样子,她有种错觉,好像的确是她治好了杨凌的病一般,心中油然而生自豪。

    看见她笑,杨凌心里也无比熨帖。

    她笑就好。那些恼人的、与她有关的与她无关的事情,何妨暂时都抛诸脑后。

    “多谢二位之前对我们夫妻的照顾。”杨凌这句话的语气虽然仍是淡淡的,但已经是他对曲白之外的人最温和的语气了。

    曲白咬着嘴唇笑,这家伙外表冷冷内心却柔软的样子有点可爱呀。

    两人吃完了面,赵元家的以为曲白身上的伤都是杨兴茂给弄出来的,又声讨了一回杨兴茂,曲白不欲多杨兴茂,便和他夫妻二人讨论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及盖房子的事。她这些日子忙着锦衣坊开业的事,没顾得上这头,正好趁今天晚上的机会了解一下进度。

    赵元家的这边自然没什么的,都已经上了轨道,那几个妇人的技艺也越发有进步,都能保质保量地完成曲白给的任务。

    赵元那边的进度让曲白有些惊喜,路已经修完,地基也已经打完了,一切都很顺利,杨兴茂和朱家的人都没有敢去捣乱的。

    曲白心想,朱家,前些日子还不太确定,但以后应该不会去捣乱了吧。至于杨兴茂,她看向杨凌,今晚的事,他还没有去找杨兴茂算账,以他的脾气,不知道会怎么折腾杨兴茂呢。

    想想就替杨兴茂觉得可怕。

    从赵元家里告辞出来,已近子夜,赵元夫妻要他二人留宿家中,被杨凌以要回家上药的借口给拒绝了。

    曲白本以为杨凌会直接去找杨兴茂的麻烦,还在心里想着要怎么劝他一劝,杨兴茂固然过分,但她给他的报复也不可谓不狠,她希望就当是扯平了,此后再不相干。但杨凌肯不肯,她实在拿捏不准。

    谁知杨凌抱着她上马,策马直接奔村外走了,根本就没有去找麻烦的打算。

    曲白很意外。

    虽然已经很晚,但杨凌骑马并不快,曲白明白他是因为她身上的伤,所以才骑得很慢,心里顿觉温暖。

    正好夜色深浓,星光细微,旷野空旷得连虫鸣都不闻。曲白偎在杨凌的怀里,身上是暖暖的,心里也是暖暖的。

    这个时候问杨兴茂的事才是傻子。

    两个人都没有话,唯恐打破这沉寂的夜似的,走到半途,却瞧见前面一簇簇的黑影,瞧着身量像是人影,她还没有发问,便听头顶上杨凌道:“是杨兴茂一家。估计是要迁离此地,白,你希望我怎么做?”

    “啊?你怎么知道是他们一家呀?”

    杨凌只“嗯”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她。

    曲白微微惊讶,看来,杨兴茂一家是真的怕了,竟然选择连夜逃走。

    不过……杨凌不去他家里找麻烦,是不是也预料到了这一步呀?狐狸!

    “你希望我怎么做?”杨凌又问了一句。

    “杀人不过头点地,他们得到的惩罚也算够了,就算了吧,让他们走吧。”曲白想了想,道。

    杨凌没有言语。

    曲白以为他是生气了,试探着道:“要不,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杨凌轻吐了一口气,道:“下次对别人不要再这么心软。”

    “哦。”

    曲白答应着,但越琢磨这话越觉得话里有话,他口中的别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指”呀?

    快要到杨兴茂一家人身边,杨凌猛然加快了马速,虽然他骑马的技术很好,一点也不颠簸,但曲白身上的伤毕竟不轻,微微有些吃痛,怕杨凌担心,便忍着没有哼哼出声。

    回到家里,陈安还在等着,阖府的人也都没有睡,都在等着他们回来,杨凌抱了曲白,直奔自己的房间。

    曲白看大家都迎了出来,心里过意不去,又觉得很感动,道:“大家都辛苦了,赶紧都去休息吧。”

    杨凌把她抱进房间,搁到床上,把外衣褪去,拉了被子给她盖上,“你先睡,我去洗个澡。”

    曲白一把拉住他,杨凌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一次不洗也没关系,今天都折腾到这么晚了,你躺下,我有话跟你。”

    “来日方长,有什么话非得现在?我很快就回来。”杨凌欲要把她的手推开,她却拽得十分紧,他推了推,竟没有推开。

    曲白往里挪了挪,用力拉他,他只好在她身边坐下,无奈地瞧着她,“还真是任性。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个毛病呢?”

    曲白微微瘪了瘪嘴巴,“我毛病还多着呢,你要是嫌弃我毛病多,现在跟我分开还来得及啊。”

    杨凌的笑有些苦涩,用曲白听不清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我哪里敢。”饶是如此,你都不肯接受我,我若嫌弃你,你岂不是走得更痛快?他心里的酸涩,比嘴角的笑可要浓得多了。

    等等,曲白这话……“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我问你,你今天是不是喝酒去了?”曲白立即岔开了话题。

    她的确是动心了,也动摇了。

    但她还是不能确定,如果那个离开的机会现在就出现在眼前,她会不会选择离开他。但那个机会迟迟不来,她却对他越陷越深。

    杨凌啊杨凌,我该如何对你才算不负我心,不负你心?

    杨凌却是不肯放过她,握紧了她的手,头低到离她的脸很近很近,两个人几乎呼吸可闻,“刚才那话,若我没有理解错,你是答应跟我在一起了?”

    曲白被他温热的呼吸扰得心里如揣进了一头活泼鹿,嘭嘭跳得按都按不住,“我……我……”

    “你最好想好了再。”

    杨凌的语气里多了那么点子的威胁之意。

    偏这份霸气都让曲白觉得动心不已。

    “可是,杨凌,我不能骗你。”曲白到底没能突破自己心里的底线,她不能允许自己骗一个挚爱她的男子,她望住杨凌,眸子里既坦诚又有些心虚,“杨凌,命运是件难以琢磨的事,我怕我握不住。”

    “谁又能握得住命运呢?你一直在怕的,是这个?”杨凌蹙眉。

    “杨凌,你不明白的。我的命运,和你理解的不一样。我的是……”曲白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这个命运,吞吐了好久,杨凌低眉瞧着她,静静地等着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娇妻来袭:顾少高〕〔进球万岁〕〔寒门贵子〕〔农门俏娘子:捡个〕〔特战兵王〕〔娱乐圈炸了〕〔我的1982〕〔唐斩的大麻烦〕〔江婉〕〔考古的青春时代〕〔奶爸的成仙之路〕〔五零俏花媳〕〔绝命毒尸〕〔哥哥,不可以〕〔都市狂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