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三章 心意已决
    ,!

    令尹府平日处理奏折的内书房中,此时十分安静,父子二人,一坐一跪。

    若敖氏的现任家主,端坐在太师椅中,低头看着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年,双膝只跪过君天地祖宗,就连三爷爷,父母都未鲜少跪过的嫡长子第一次郑重跪在地上,久久不曾出声。

    琉璃宝玉雕琢而成的沙漏里,金沙一点点滑落。

    沙沙……

    时间一点点流走,可是跪在地上的子琰,脊背仍然挺直如山,没有一丝一毫动摇。

    “自古婚姻皆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说,你怎能擅自向大王请旨?!”等了将近一个时辰的若敖子般终于忍不住率先开口了。

    跪在地上的若敖子琰腰背挺直地清声答道,“琰从十岁起就与长公主于上书房学堂朝夕共读,志投意合。大王病微多年,一直无子,公主有心代君振兴大楚。而这三年来,更是以女子之身代君讨伐西土庸国,保家卫国。琰身为男儿,恬无一官半职又有家族之累,无法随军北上,唯有成为驸马,方能长伴长公主左右,共治大楚。”

    “如你这般说,岂不是此生为父做的最错的一个决定,就是送你入宫成为伴读!”若敖子般闻言抬手指着嫡子,一脸后悔之色。

    若敖子琰跪在地上,闻言眉头微皱,静默不答。

    若敖子般见此又道,“共治大楚?身为若敖氏嫡长子,难道你忘了!我若敖氏与楚国芈姓的‘双敖盟约’难道你忘了,两姓世不通婚,君臣互为犄靠,这才是我若敖氏与楚王能共治大楚的不世根基!且他朝你若为令尹,长公主为王太女,你二人依然可以共治大楚。”

    “你看看你今日的行径,真的只是为了社稷,不为私情?!”

    “琰仰慕长公主已久,能娶之为妻,此生夫妇何求?!”若敖子琰不为所动,神色更加坚定。

    “若长公主不为长公主,你二人情投意合,为父就是求也会为你们二人求得旨意。只是她为我楚国公主,又是大王嫡长女,大王登基二十载苦无子嗣。楚王如今是久病糊涂了,才病急乱投医,琰儿难道你也色令智昏了吗?今日特招你为附马,他日你很可能……”

    就是我楚国第一个男后!

    若敖子般后面的话根本就羞于出口,以今时今日的楚国芈姓境况,一个嫡长公主附马之衔堪比太子妃之尊,对于普通人家绝对是天大的荣耀,运作得宜甚至一步登天都是可以。

    可是男人为后,和入赘为婿有什么区别,哪一样不是给他们第一开国之勋的若敖氏丢尽颜面,尤其还是如此苦心培养出的继承人。

    叫他心何甘!

    他侍奉了楚王二十年,焉能不知楚王心思,想要一个像样的继承人,苦苦求了多年,也无半息子嗣,如今所有幸存公主中,唯有还身在回京途中大军里的嫡长公主,胆识非凡,一战成鸣,可承皇统。

    可是如果要他拿“雏凤”一般的嫡长子送去深宫后院,而不是前庭朝堂,断送吾家千里马的一身惊世才华,甚至断送他期待已久的楚国中兴的所有希望!

    他,如何甘心?

    知子莫若父,子般肃眸端颜,放下抚额的大手,重重一拍红木书桌,沉声问道,“为父最后一次问你,你可是真的下定心意。如有反悔,为父现在就是舍下这所有脸面,也会为你抗旨到底!”

    “琰心意已决,旦请父亲成全!”

    双手枕地,叩首不起。

    王夫人焦急地等在外书房,“老爷到底有什么不满的!比起一个相位,这可是长公主驸马,在未来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说不定……”

    说不定未来我孙子就成了楚国的大王,才不稀罕这一个令尹之位。

    这可是天赐的良缘,天大的好事。

    王妈妈大胆地上前捂住王夫人的嘴,“我的好夫人,后面的话可说不得,想不得!”

    “我省得,王妈妈,这不是就我们两个人,在自家家里吗!”

    王夫人以绢掩面收了嘴,把她那些心思都收进肚子里,死死捂住,转而说到二人婚事上,“王妈妈,你说琰儿马上就要成亲了,我这做娘的原先准备的九十抬彩礼配个寻常权贵女子倒是绰绰有余,可是如今我们琰儿要尚公主,什么样的聘礼才能匹配长公主之尊?一百二十抬,还是一百八十抬?我一定要让我儿风风光光地娶到嫡长公主。”

    王妈妈也是一脸喜气,“呵呵,这一百二十抬还是一百八十抬,那还得看令尹夫人怎么安排,这个老奴可不敢说,但是私心里,只要能配的上我们公子的身份,自然多多益善。”

    这句“多多益善”无疑说到王夫人的心坎上。

    在她眼里,他儿子就是天下最好的男子,自然要配世上最好的女子,这个长公主无论品貌身份堪为佳配。

    “噼啪”一声巨响。

    内书房里陡然响起瓷器重重摔碎的声音,一声“不孝子!”的怒吼接着传了出来,王夫人闻声紧张地什么都不顾就推门冲进内书房,看见被踢倒在地额头流血的亲子,哭道,“好好的赐婚,令尹到底做何发这么大的火气,快消消气!”

    若敖子琰的额角都是瓷器磕后的鲜血,可是他俊雅无双的面容上还是笑意不减,“孩儿不孝,此一生只恳请父亲成全这一事。”

    “你……孽子!”子般气极,大手指着他语不成句。

    “相信二弟三弟能代儿子在父亲身前尽孝,亦不会辜负父亲的殷殷期望。”

    “他们怎能和你相比!”若敖子般抚着胸口气极,其他庶子虽有才华,却好比鱼目与珍珠,岂能相提并论。

    王夫人看着唯一的嫡子被伤成这样,心疼地劝道,“令尹,我们若敖氏又不是只有琰儿一个男子可承祖业,老二老三虽然是庶子,但是也是十分出息,到时候他们与琰儿,一内一外,岂不是更加互为倚助。再说还有大哥的儿子,宽儿也很出息,不行,我们把这相位让回去好了。”

    “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全都异想天开!”子般气极。若敖氏以如今之地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至极,这权这势在他这个位置上已不能再高,除非……但是以如今的形式,他只能暂时顺应他意,否则依这逆子的心思和手段,即使抗旨恐怕都无法打消他的念头?

    一切只能从头计议。

    “既然旨意已下,你们母子自己看着办吧!老夫累了!”若敖子般生感疲惫,大袖一挥,大步蹒跚地步出让他窒闷的书房,再没有一丝回头。

    “谢父亲!”

    跪在地上之人,一双丰厚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雍容的笑,优雅地振了振衣袖撑地而起,与王夫人相携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