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九十一章 那就想想
    ,!

    芈玄倚在窗边的美人榻上绣着贤夫人吩咐的荷包,半晌拧眉说道,“你看这是贤夫人要我帮忙绣给成嘉的荷包,可是我不知道绣什么花样好。”

    破晓殿中,朱窗前,芈凰正在学着处理案上的奏简,闻言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芈玄手中深色的荷包,中间独独缺了一点图案点缀,显得空空的,脑海中不禁回忆起成嘉惯常穿的那套紫竹暗纹月白长袍,随意地说道,“要不就绣两三棵紫竹吧!”

    “紫竹好,和成嘉那淡泊的气质相衬。”芈玄双眼一亮,点了点头,捏着银针在荷包上飞针走线,不一会,三两竿挺拔通天的紫竹就在她手中初见其形,不禁叹道,“贤夫人倒是真心疼爱成嘉这个弟弟,自从和她结交以来,我都不知道给成嘉做了多少身衣裳和贴身小件。”

    “毕竟人家是亲兄妹么!”芈凰不在意地道。

    “也是。不过这贤夫人也怪可怜的,不仅被逼入宫,她的青梅竹马因为她舍弃锦绣前程,也投身进了王宫,好不容易做了一名宫中禁军统领,可却因维护于她,就被吴王妃给杖毙了。”芈玄想到今日广场上的事,幽幽开口说道,算是解释了二人为何如此不待见彼此的原因。

    “没想到这成贤夫人还有这样的往事。”正在看折子的芈凰闻言手中的毛笔一顿。

    “唉……我见她虽有成家依靠,可是也并不见得比我们快活多少。听她说成左尹极为霸道*,她年纪轻轻,这一生大概就要耗在这深宫里。”芈玄叹道。

    “成左尹吗?”芈凰挑眉问道,她收集来的信息都是对这位成左尹的褒誉,从没有听到有什么不好的风评。

    芈玄点了点头,“嗯,贤夫人本不想入宫,却被成左尹以她母亲性命为要挟,而最后她是入宫了,她母亲还是死了。”

    芈凰峨眉轻拧,不成想成家居然还有这样的腌臜事。

    因着楚王下令芈昭和吴王妃搬进冷华殿,如今的楚王宫少有的一片祥和安宁,姐妹二人依在朱窗前的美人榻上,各做各的事,也乐得自在。

    将近晚膳时,身后跟着江流还有八个武功一流的护卫,下颔高扬的若敖子琰才从渚宫回来,登上美人脚榻,一把将坐在窗边的芈凰拉进怀里,也不在意对面还在场的芈玄,开口问道,“等了很久吗?”

    若敖子琰将精致而高傲的下颌压上她的发顶,蹭了蹭,本来冷漠幽深的双眼睛此时看起来竟然分外深情,就像每一个外出交待的丈夫,主动解释说道,“你父王那边事情太多,需要我来安抚,所以才回晚了。”

    坐在对面的芈玄暧昧地看了二人一眼,直把芈凰看的恨不得缩进若敖子琰的怀里,才打趣笑道,“既然姐夫回来了,我就不在这里多打扰了,我还有东西要送去成贤夫人那里。”话毕就笑着起身离去,将这一方空间留给二人。

    多了一个若敖子琰的破晓殿,这几日又好像回到孙王后还在世的时候,殿内不知熏着什么顶级的香料,隐隐有一层寒香混合着若敖子琰身上的龙涎香浮动在芈凰的鼻尖,仿佛从终年积雪的山顶落下的霜气,丝丝入扣地撩拨着她的神经。

    那双幽深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在看向她时,会带上一丝笑意,大手亲密地捏了一下她的脸蛋,俊朗的容颜笼罩在暧昧的烛光中,看得芈凰心头一跳,丽颜微红,轻哼一声,推开他的怀抱,拿起折子继续专注地看着,“我才懒得等你!我还有这些折子要学着看呢!”

    “这折子是不是你那位司败的堂弟上的?”芈凰展开竹简,入目是一行行俊逸的小篆,开口问道。

    若敖子琰向后一靠,也不看那折子反而将它置之一边,枕着手臂,依在软枕之上,一脸不满意地道,“凰儿,为夫为你在外辛苦操劳,现在人倦体乏喉咙也干的紧,回来又要继续忙碌,你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

    芈凰闻音而知玄意。

    一脸无可奈何地看了某人一眼,身旁宫女随从一堆,可这两天某人却致力于把她当宫女使的团团转,提起案几上一直烧着的小铜壶,烫了烫他的专用玉杯,为他斟了一杯君山银尖茶亲手递给他。

    芈凰温声温气地道:“润润嗓子吧,少师大人,在外辛苦了!”

    “嗯,谢谢凰儿!”伸手接过,抿了一口芈凰亲手泡的茶,若敖子琰一脸享受地道,“为夫喉咙舒服多了,就是额头有点疼。”

    芈凰又把一双小手按上某人的太阳穴,力度适中,恰到好处地拿捏着,“现在可以说了吧,少师大人!”

    “嗯,凰儿这手劲刚刚好,为夫舒服多了。”若敖子琰半依在她肩上,那柔软的指腹按压着他的额头舒服至极,半是慵懒地点了点头,目光一目十行地快速地掠过她手中的折子,不过就是一份普通的文书,奏请楚王就下毒一案严惩吴氏,不过落款人却是他的三堂弟:若敖子克。

    “不过……一日为师,终身为夫!日日为师,世世为夫!”若敖子琰抬目看着头顶的女子,丰润的唇角,不依不饶地继续开口道,“你说你该称呼我什么?”

    ……

    得寸进尺。

    “夫君大人!”咬牙切齿地回道。

    芈凰绝不承认是心甘情愿的,都是被威逼利诱的。

    若敖子琰喝了一口君山银尖,一把捞住芈凰后颈,将那双玫红色的唇瓣压下,从上而下覆盖住他丰润而饱满的双唇,将口中的茶顿时度入她的口里,一道银线顺着二人嘴角溢出。

    芈凰的丽颜顿时烧的铁红。

    这个厚颜无齿的家伙,简直是越来越无法无天,随时随地都会对她动手动脚。

    二人鼻尖相贴,丁香小舌又被他勾弄追逐戏弄着,芈凰恼怒地盯着他,却只能换来他更加得逞魅惑的一笑。

    “哈哈!凰儿,真乖,这才是为夫的好妻子!”若敖子琰心满意足地放过她,终于拿起折子说道,“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学着若敖子琰惯常思考的样子,芈凰曲指敲着案几,发出“得得”之声,语气中可见几分不耐,拧眉说道,“这折子上说吴候宁死不招,十分硬气!看来一时半会我们还治不了他们的罪,这可如何是好!”

    “心急个什么?”若敖子琰刮了刮她的琼鼻,冷然地说道,“只要楚王一日不好,每天都能刮下他们一层皮来!千刀万剐,慢慢凌迟,岂不更好?”

    芈凰沉吟一声,挑眉回头,探究地问道,“只是父王真的余毒未清么?还是你暗中下的手?”

    若敖子琰微眯着烟目,湿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教训道,“凰儿,为夫早就给你说过,只要能达成结果,过程如何,并不重要。”

    芈凰点了点头,拿起另一封折子给他看,“成左尹要请旨告老,这事你怎么看?”

    “如今我楚国各大世家门阀的官位有一部分是可以世袭的,如我若敖氏的令尹,司马,还有左右尹……即使其他官位也多有世家门阀的子弟择优或者推荐录取,寒门子弟大多需要引荐,或者先投入那家门下,从幕僚小吏做起……”若敖子琰没有回答,反而解释了一下当今楚国的官职体系情况。

    “嗯!那成左尹既然要退位,那谁来继承呢?成嘉还是他的兄长成大心?”芈凰对成家不太了解,只有司书收集到的一些信息,还有她在外三年听到的一些以及今日芈玄说的那些秘辛。

    若敖子琰皱眉说道:“每家的权利椅只有一把,你觉得他们谁想坐?”

    “都想坐吧!”无论是没有接触过的成大心,还是从来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成嘉,芈凰都不了解,摇了摇头,坦诚地回道,“不过他们我都不了解,不知道谁会继承。”

    “嗯,成左尹这个人么,极重深谋,若要他自己指定,自然是成嘉,但是他更喜欢丢出一个位置让他的儿子们争来争去,最后胜利者就可以坐上去。”若敖子琰微微颔首,不过幽幽又道,“不过,依成嘉的性子,这个位置他未必想坐。”

    芈凰一脸愁眉不解,“左尹的位置他都不想坐,他想做什么?闲云野鹤么?”

    “自然是我们若敖氏的位置!”若敖子琰冷笑一声。

    “他胃口太大了吧!”

    况且有若敖子琰在一天,谁还有资格坐这个位置!

    若敖子琰闻声看着芈凰,饱满的指腹缓缓摸了摸她的小脸,带起温凉的触感,目子中带着一丝深意,轻笑一声说道,“凰儿,这就叫胃口大了么?不过一个楚国令尹罢了,好男儿当志在天下!”

    芈凰闻言,微微吸了口气,果然他还是提出来了,犹豫片刻,最后定定看着他问道:“那你想要这个天下么,若敖子琰?”

    “凰儿,想要吗?”若敖子琰想都没有想的反问。

    天下,八百诸侯,这么大,她想都没有敢想过。

    她楚国倘若在他们的治理下,雄居一方,列国臣服,那也是流传天下的美谈。

    芈凰诚实的摇了摇头。

    “那就从今日起,想想。”若敖子琰曲指敲了敲桌面,好像很随意地一道。

    这天下,岂是你说想就想的!

    芈凰闻言一怔,直视对方,这已经是若敖子琰第二次让她想想,第一次回京之时,他说要训练一只百万雄军,与她并肩天下。

    当时的她连出路在哪都不知道,哪会多想,如今他话里话外,都直道他不满足于区区一个楚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