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三十八章 不入虎穴
    ,!

    防盗章节请先不订阅,隔一天后再来看

    无论看盗版还是正版的真爱粉请看通知,加群:348047513

    有福利红包,偶偶请大家来看书,请支持一下我吧

    外加四各恶犬,领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丛林野战追击者,也许是见到了之前同伴惨死的楼样,让他们明白自己所要刺杀的人并不是待宰的羔羊,转而更加的小心谨慎了起来。一行二十人无一人发出声音,就连猎犬都懂事的屏住呼吸,缓缓前行。“”芈凰肩头染血,嘴唇青白,连番的战斗和负伤逃亡,已经让她的体力达到了最大限度的透支,可是当敌人的气味散播在鼻息中的时候,她顿时以巨大的意志力站起身来,双眼眯起好似尖锐敏捷的韵子,随时等待危机前来的那一刻。

    轻微的脚步声,

    芈凰面色冷静,表情沉着,身为国家安全局的超级指挥官,在危机来临的时刻保持镇定乃是必要的守则和铁律。在多年的艰巨任务中保持超优的战绩绝对不是偶然,也许她的单兵作战能力不及行动?处的超级特工们,但是她冷静沉着的头脑、机敏锐力的心智、快速绝伦的应变、以及坚定强大的信心绝对可以在军部位于翘楚,保证她在战斗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当天夜里,在成嘉的帐篷里,他独自把陈晃召了来,对他讲述了此次会盟马上可能要遇到的危机。

    陈晃的脸色反应让成嘉有些不祥的预兆。

    “院里已经有八天没有接到乌鸦的请安了。”陈晃的眉头皱得极紧。

    “这种消息应该不是你这个层级能知道的。”成嘉笑着摇了摇头,“不过我也不去问你怎么知道,我只是想通过你提醒一下院里,让巴国那边注意一下安全。”

    陈晃插了摇头:“都是单线联系,如果断了,很难再续回来。何况言公子身为巴国密谍总头日,如果他都出事,再联系也于事无补。”

    “无论如何,要提醒他注意安全。”成嘉的眼里时过一丝寒色,他不喜欢因为国家的利盖而放弃任何一个人,尤其是那位言冰云,身为高官之子,潜伏四年,牺牲良多。如今的成嘉早已经将自己视作秦国的一份子。监察院的一份子,自然而然的,对于未曾谋面的言冰云。有一种敬畏。

    成嘉想另外一件事情。平静地望着陈晃:“我有一项任务,不过不能经过院里。我希望可以寻求你的帮助。”

    陈晃有些糊涂地看着大人。

    “不能汇报给陈院长知道。”成嘉的语气很平静,但陈晃能听出来里面夹杂的寒意。

    “是。”这个字出口,陈晃就知道自己已经将身家性命,全部押在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心狠手辣的年轻大人身上。至于院里,陈院长只是吩咐自己全部听成副使的,并没有交待别的事情。

    当天晚上,不幸的消息终于得到了确队,庆园监察院四处架构在巴国的密谍网络很幸运地保存了绝大部分,但是令所看人意想不到的是,身为密谍头目的言冰云,却在巴国上京的绸缎庄里,被巴国大内高手们生擒!

    对于此类事件而言,一般是由下层打开突破口,然后往上追溯,极少出现这种一举抓获谍网最高阶层的事情。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秦国内部高层,有人里通外国。

    言冰云被抓的消息当然不可能散播开去,那样虽然会对秦国的声望造成一定的打击,但更加不符合巴国的利益,巴国是需要用这样一个头目来换取相应的利益,不仅仅是要打击敌国士气而已。

    而对于秦国官场来说,监察院四处主办言若海大人的长公子,四年前就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他是被朝廷派遣去了巴国。

    这几天里,知道这件事情的所有人都没有睡好觉。

    鸿胪室最隐秘的房间中,成得臣闭着双眼,将手中的那张纸递给了成嘉。

    成嘉接过来一看,是一幅画,画上是一片薄云缥缈,行于冰原高空之上。

    这张纸是今天谈判的时候,巴国方面使团里一个不起眼的人特,暗中递到成得臣的手中,当时那个人脸上的神色,差点儿惹得成得臣抽出侍卫的剑砍将过去。

    画中隐有冰云二字,看来巴国的使团也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准备开价。

    “姑娘,”嘉和走进营帐,语调铿锵的说道:“世子回来了。”

    芈凰点了点头:“后面的事处理好了吗?”

    “一切按照姑娘的吩咐,不会有任何差错。”

    “那就好,”芈凰点头说道:“你们都下去歇着吧。”

    “是。”

    营帐的帘子顿时一掀,容瑜满头白雪的就走了进来,芈凰上前为他扫去风帽上的积雪,边做边问道:“一切还顺利吧?”

    “还好。”容瑜脱下外袍,坐在火盆前烤火:“明天一早,怕是要大乱了。”

    “那又怎么样。”芈凰摇了摇头:“这个世上有一种人,他若是死了一定没有人能够确定是谁下的手。因为他做的恶事实在太多,得罪的人也实在太多了。先不说我们表面上是不是势单力薄,就说我们在京七年都没有做的事,又何必在这个多事之秋在这样严密的防范下冒这个险?而赵彻和魏舒游,却都是刚刚回京,而且相较于赵彻和他的恩怨,魏阀和赵氏的仇恨,若说是我们出的手,未免也太牵强了。”

    容瑜侧过脸来,轻轻一笑,说道:“他昨晚欺负你了?”

    芈凰一愣,摇头笑道:“没有,我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

    容瑜点了点头:“那就好。”

    窗外大雪纷飞,容瑜拿起一张泛黄的白纸,重重的抹去赵律的名字。庸国的血仇,又少了一人。

    只能小心的行走着,努力不让自己落入水中。

    可是当一个人的能力还不足以去对抗大潮的时候,他所能做的,只是远离潮水。

    第二十八章污水下的协议

    “果然有内奸!”

    成嘉与成得臣同时很八点档地开口,然后同时住嘴。二人都相信本国的巴国密谍头目绝对不是一个会在刑讯下开口的软蛋,既然对方能如此轻易地抓住言冰云,并且知道了他的真实姓名,那很明显,隐藏在床国朝政之中的某个人,与巴国方面肯定有某种协议。

    成得臣摇摇头:“在这件事情之前,连太子和我都不知道言公子去了巴国。想来朝中有资格知道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