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四十二章 成婚之道
    ,!

    三国会盟结整,若敖氏的冤屈得以洗涮,大批下马的若敖氏族人官复原职。

    而芈凰与若敖子琰的大婚再次提上日程,就定在了十月三十日,宜婚嫁,。

    王夫人一脸喜色地准备着大婚,同时心中打定主意要在大婚前进宫一趟,见见未来儿媳。

    芈凰心中也难免有些好奇,她这位未来婆婆,这个时候进宫有什么用意。

    当她看见王夫人进来后,用一个镶金的锦盒装着几幅绢画交到她手中的时候,芈凰打开盒子和画布一看,在看清楚那画上的两个男女的时候差点大笑出声。

    没想到王夫人看着一本正经,竟然还会给她这个,那上面写的明明白白的四个字闺房之术。

    “王夫人,这是?”还有没有正式成婚,芈凰觉得还不宜改口。

    “太女,你看你,母后早逝,想必宫中也没人能教导你这些,看看吧,总要知道的。”王夫人脸不红心不跳的递给她,笑眯眯地说道,“我瞧着太女相貌也好,看着也聪慧大气,我只想你和我家琰儿夫妻生活幸福。好好看看这些,大婚前,对你有好处的。”

    “那芈凰多谢王夫人抬爱。”芈凰点头谢道,将手中的画布却如烫手山芋一般,她要不要好好研究呢?

    虽然都已经看过芈昭和容瑜的激情戏,可是与若敖子琰在一起。

    好像用不到吧。

    总感觉他身经百战,什么都懂。

    “那我先回去了,等你三朝回门的时候,就该改口了。”王夫人笑着起身出门,芈凰将她一路送出宫,二人言笑亲热。

    司琴见此高兴地道,“太女,王夫人很好相处呢!”

    “是啊!”感觉就像是她的亲娘一样。

    待回到寝宫后,走进屋内,将门从内关上,倚在窗前的美人榻上,缓缓展开了王夫人的闺房图,不禁小脸一热。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老是想到她与若敖子琰之间那些绮思。

    “太女,这是什么?”本在一边整理文档的司书好奇走近,太女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多了几幅画,低头看了一眼,奇道,“唉,这不是两个男女打架吗?怎么衣服都拉坏了。”

    芈凰笑了笑,看司书一张脸清秀可爱,该是快十五了吧,明年估计也可以嫁人了。看看也无妨,全当提前教育。

    对着司书招了招手,司书立马就把头凑了过去。

    纤手翻开一页,只见上面两具身体坦诚相对,互相缠绕。女子丰胸细腰,**大开,盘旋在男子劲腰间。一头青丝尽披下,湿湿贴在女子玉背上,脸上有着几缕,平添几分妖魅与诱惑。朱唇轻咬,玉臂缠在男子脖颈间,尖利的指甲狠狠陷进男子背上。男子大手停放在女子腰间,轻舔抵女子耳垂,墨发与女子青丝深深纠缠,难舍难分。

    “呀!太女,你怎么看这个。”司书只看了一眼,立马就双颊泛红,哪有女子看这个的。

    “我感觉挺不错的,这叫做琴瑟和鸣。”芈凰看了一下,这个还算含蓄,男人该露的地方一点都没露,女人该遮的也遮了。主要还是这个姿势好,完全免了这个弊端,正准备翻开第二页,司书立马伸手遮住。

    若敖子琰,一身牡丹暗纹的长袍,袖口处烟色云纹点缀,走了进来。

    看着这主仆五人,个个双颊泛红。

    剑眉微微一皱。

    知道芈凰在房中研究闺房术的司琴,俏脸一红,一见若敖子琰当即上前行礼,同时挡住他的去路,生怕驸马爷看见这玩意儿,对着房大声通传道,“太女,驸马来了。”

    “不用通传了,我亲自去跟她说一声。”

    “因为大婚前不宜见面。”

    “我来给她说一下。”

    什么琴瑟和鸣?”若敖子琰问出声,他方才走进来就听见了这一句。

    芈凰立刻将书盖上,幸亏司书机灵,把她给挡住了。心里却是埋怨,该死的夫君,走路也没声儿。

    司书讪笑几声“呵呵,小姐刚才是在说希望和姑爷能够琴瑟和鸣。”

    咚

    若敖子琰只听到响动,司书也跟着看了过去。只见芈凰从藤椅上直接摔倒了地上,手里还抓着一本书。芈凰真是摔得惨啊,该死的地板太硬了,现在只感觉浑身痛得厉害。她就随口跟司书那么一说琴瑟和鸣,没想到她倒是用得好,用到她跟若敖子琰身上去了,这不摆明了就是在说这上面的人就是她跟若敖子琰吗。当下埋怨的看了一眼司书,该机灵的时候尽给老娘犯糊涂!

    “娘子。”若敖子琰立刻走过去蹲下身将芈凰扶了起来,看见她疼得龇牙咧嘴,却是嘴角有着明显的弧度。

    “娘子也喜欢看书?”看到她手中拿着的书籍,若敖子琰眼底闪过疑惑。江南之中,不都是说他娘子无才无德,懒惰不堪吗?

    芈凰捏了捏闺房之术,立马就藏到背后。她私底下看看无伤大雅,就是让她夫君这等正人君子看了肯定会被吓到的。她芈凰知书达理,贤惠淑德,不能毁了她的形象啊。当下笑了笑,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痛了。

    “夫君,这只是一些平日打发时间的杂记罢了,都是一些滥词乏句。夫君乃是大智大慧之人,这等劣质书籍怕是难以入眼,我这就叫司书把书籍拿下去,免得脏了夫君的双眼。”刚说完,立刻就对司书使了个眼色,将手中书籍递给司书。

    司书伸手就接,偏偏若敖子琰横插一杠半途拿了过去。司书皱成了一张包子脸,一个劲儿的对着芈凰摇头,小姐,不是我的错啊。

    “娘子此言差矣,书籍本就是让人看的,不分优胜劣汰。”若敖子琰说着就直接翻开,只不过却在看到上面书籍的时候成功的脸红了。想他身为男子,虽然说闺中之事有婆子教导,但是也从未看过书籍。

    是你自己的要看的,又不是我要你看的。芈凰轻声咳了咳,完全不知道这个世上有害羞这个词儿。一双眸子在屋里转来转去,就是不看若敖子琰。

    “夫君,这书籍我没看,我真的没看。”

    若敖子琰将书合上,偏偏耳边还传来芈凰辩解的话语,当下无语。瞧她那摇头晃脑的神态,压根就是看完了吧。身为女子,竟然一点都不知羞,他究竟是娶了个什么样的娘子!

    “司书,你先下去。”若敖子琰开口了,顺便还把手中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