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四十五章 盛世大婚
    ,!

    天边星子寥落,月落日出,那是大楚的风,带着荒凉的气息,顺着荆蛮大地的轮廓,远远地吹了过来。 乐文移动网

    冷风吹入朝夕宫中,各色新婚的喜带,好似命运的轮回。

    在风中飞上去,又掉下来,周而复始。

    此时破晓殿里,女子缓缓撩开床帷,下了床,走到窗旁,推开窗,望着天边渐渐出来的火烧云,久久出神。

    黎明之前最烟暗的一刻,有女子低沉的叹息。

    一晃,十一年过去了。

    为了这一天。

    她真的等的太久。

    久到她还有一丝不敢相信。

    今日就是她的大婚还有册封大典。

    十月三十,楚国王室芈姓与第一权臣令尹之家的若敖氏的联姻之日,在万众期待下,终于来到了。

    楚国上下一片欢腾,每条街道都张灯结彩,比之年节还要喜庆十分,庆祝楚国嫡长公主芈凰与若敖氏令尹嫡子若敖子琰大婚。

    刚过三更天,天色依旧暗沉,司琴司画四个贴身宫女领着喜娘礼官就推门而进,看见早已经醒来站在窗边怔怔出神的芈凰,恭身行礼,“恭贺公主,今日正式受封太女,新婚大喜,双喜临门!”

    梳妆台前,喜娘上前欲替芈凰梳妆打扮。

    “司画,妆你来画,那般敷的白面若鬼,艳唇似血的新娘妆容,本太女可受不住。”喜娘刚准备给芈凰化妆,芈凰就示意喜娘下去,唤来司画,其实她是更不放心身边突然增加的这些魑魅魍魉。

    司画会意,接过喜娘的位置,开始为芈凰描绘起妆容。

    “太女,今日毕竟是你大婚之日,这妆怎么也不能太淡,司画知道太女不喜欢浓妆,就给太女画个桃花妆可好,既不显得浓艳,亦不太素雅。”

    “行,司画你决定吧。”芈凰点头。

    司画的妆容手艺绝对是个好的,比之司琴还要出众。

    不出半个时辰的功夫,一个精致美艳的桃花妆就出来了,衬得原本就貌美的芈凰更显绝美。

    “太妇,真是奴婢们有幸见过的最美貌的女子了,简直比天仙还要貌美动人。”在一旁伺候的喜娘纷纷说着夸赞讨喜的话。

    芈凰看着镜中的容貌,也微微勾了勾唇角,这桃花妆确实很适合她,竟然比平日里的素颜更多出几分韵味,不知道他看了会不会喜欢。

    司琴自动自觉地抢了喜娘的下一步工作,“公主,请先更衣,之后再由司画伺候王妃梳头。”

    芈凰看着挂在一旁拽地的凰袍嫁衣。

    这是下聘那日晚上,若敖子琰亲自送进宫来的。

    这套嫁衣不仅送的及时,更是做工极其精细,用料之珍贵就更不用说了,绝非一月之功可以赶制出来。

    三丈长的嫁衣裙摆上,更是以金丝线回纹绣得一凤一凰,而的眼睛好似是某人的乌发精绣其上,更是熠熠生辉,仿若活了一般。

    芈凰在四个宫女的帮助下,穿上沉沉的嫁衣,戴上凰冠出来。

    众人不禁眼前一亮,赞道,“太女,从头到脚,一顶三尾凰冠,一身凰袍,一双喜鞋,每一件都是极好!”

    “这嫁衣真是漂亮,怕是千金不止。”司琴爱不释手地抚摸着这件凰袍。

    “就是,就像为太女您量身订制多时!”

    “这回纹绣金凤,据我所知,就算大家出手,没个一年半载也绣不出这一副半篇。”

    自从收了驸马爷厚厚的赏赐,司书简直时刻不忘吹嘘她家驸马爷,“你们是不知道,我们驸马爷给这套凤冠霞披还取了个名字,叫凰袍,你们看后面长长的拖尾上,绣的是一凤一凰,喻意有凤求凰!”

    “驸马爷一定想娶我们太女久矣,你们说是吧?”司书笑眯眯地道,可爱的包子脸鼓起更加讨喜。

    “那可不是!”收了好处的司剑也不甘人后,恨不得把她在选城的所见再重头说一遍,“在选城三年,简直每隔十日,我们就会收到一封驸马爷的书信,那叫一个长情,奴婢看的都感动死了。”

    “要是有一个男人对我这样,这一辈子我肯定非君不嫁。”

    “臭美吧!驸马爷才不会看上你呢!”

    “我又没说肖想咱们驸马,那可是太女的。我说的是只要有一个男人也这样对我,管他是丑是俊,奴婢也嫁定了。”

    “听说那个叶相如不错,你要不要?”司书八卦地捅了捅的水桶腰。

    “哼,那位可享受不起。”司剑抱臂一哼,“本姑娘还想找个软呵好欺负的。”

    四个贴身宫女有说有笑,说着各种讨喜的话,都由衷地替芈凰感到高兴。

    “公子对太女真真是用心,单单这凤袍和这凤冠都是世间难求之物。”就连迎亲的喜娘们见了也不禁咂舌。

    “我们当了这么些年的喜娘,还是第一次看到这般精美绝伦的嫁衣,这凤冠就更不用说了,就是当今后妃的凤冠都难以相匹,穿在太女身上简直有一种无上凤仪之尊。”

    无上凤仪,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

    不过她现在身为太女,也当得起这种赞美。

    “喜娘的话有些过了,本宫大婚的凤冠怎么能与王后和王妃的凤冠相提并论。”芈凰淡淡开口。

    这一生,她只是想好好地活着,而如今能有他,也许这就是重生之后最大的幸运吧!

    “奴婢失言,请太女赎罪。”在芈凰凝实一般的目光注视下,喜娘们这才反应自己的失言之举,立刻跪下请罪。

    “都起身吧,今日是本太女大喜之日,也不想为难大家,大家注意言行便是。”芈凰挥了挥手,目光扫过这些人,说不定其中就有王妃派来的人,若是落下话柄,影响就可大可小。

    “奴婢谢过太女殿下,一定谨言慎行。”

    梳妆完毕,芈凰透过打磨的新亮的铜镜,打量着头上的那顶凤冠。

    宫中能配带九尾凤的必然是王后,其次王妃是八尾,而公主论身份会有六尾,五尾,四尾之分,她的凰冠恰恰就是六尾,代表嫡长太女之尊。

    但是这只凤明显做的比一般的凤要大出许多,每一尾又都是由各色玛瑙点缀而成,五彩斑斓至极,凤嘴里衔着一条长长的金玉流苏,晃荡在额前,无论是用材还是做工都十分讲究,绝对出自名家之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