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四十九章 初次相遇(谢谢兔爱的2张月票)
    ,!

    还没有修好!

    大家明天再来订阅吧!

    若敖子琰身法极快,风声卷起她和若敖子琰的凤纹吉服,在耳边呼呼作响。就爱上

    不到一刻钟,他们就绕过各处巡逻的禁军,来到上书房,然后有宫人见到他们出现,若敖子琰带着芈凰站定,挥了挥手,“你们都出去吧,守在外面,不要任何人进来,今日就留我和太女在此!”

    “是,驸马!”所有上书房的宫人都认得芈凰和若敖子琰,没有多说,全部鱼贯而出。

    若敖子琰牵着芈凰,“吱嘎”一声,一手推开上书房沉重的木门,那些久过的记忆随着若敖子琰点起的烛台,缓缓点亮记忆晦暗的角落,安静的上书房此时空无一人,只有一排排长案书桌,然后背后一落落摆放整齐的书简堆在一排排书架上。

    这真是个她不想来,而曾经却一次次不得不来的地方。

    在这里,她前世今生,两世受尽了各种欺凌和羞辱。

    却不得不隐忍一切,努力求学。

    若敖子琰拉着她,默默走到二人曾经坐着临窗边的两张书桌前,自己盘腿坐到后排一张长案后,仰头说道,“还记得这个位置吗?你坐前面,我坐后面。”

    “嗯!”芈凰点头,低头看着他,不禁忍不住说道,“那些年,我每天都能听到你在后面嘲笑我。怎么这么笨!笨死了!”

    “真的好讨厌,当时那个坐在我后面的你!”

    讨厌的不要不要的。

    而她却不能说。

    只能忍着。

    谁叫他是上书房的老大。

    如果他一个不高兴,会有更多人来欺负她。

    “我也觉得当时怎么看你怎么来气!”若敖子琰闻言双眼喷火。

    “特后悔,我和成嘉打赌,当时鬼使神差选了你,可是后来发现你笨到可以。”若敖子琰冷哼一声。

    “打赌很有意思吗?”芈凰突然觉得有一丝生气。

    感觉自己就像是他们玩的一个游戏。

    而最后,游戏他赢了。

    她只是他游戏的一个赌注罢。

    若敖子琰见她生气,反而一笑,什么都不说地把她拉进怀里,摸了摸她的发顶。

    芈凰觉得还是生气,可是头上的大手温热的掌心又让她觉得这些好像都不重要。

    二人倚着圆形的窗台靠坐着,若敖子琰指着窗台外的两棵芭蕉树,只听他在耳边轻轻说道,“诺,十一年前,春夏交分那天,下着雷霆大雨,当时我和成嘉就站在我们现在的这个位置,在打赌,你被芈昭为了一本潘太师手抄的竹简,欺负惨了,然后成嘉当时说我们要不要再来赌一赌,我就说好啊,赌什么。他指着窗外站着的芈昭和跪着的你,然后就说,那就赌两位公主吧,看她们以后谁厉害。”

    芈凰闻言脑海中不自禁搜索着那天的记忆。

    十一年前,下着大雨,芭蕉树下,芈昭和她抢那本潘太师的手札。

    芈凰拧眉,噢,原来是那天啊!

    那天她恰好又蹲在上书房的窗台下,一边看着潘台师的手札,一边默默等成嘉出现,可是他一直没有出现,也没有那三块小石头,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次。可是刚刚重活过来的她却还抱着这个稀迹,希望他就是那个能拯救自己命运的人。

    最后果然她没有等到他,却等到了芈昭,然后就又被芈昭带人狠狠打了一顿。

    原来他当时也在场啊,就在上书房里看着她挨打。

    芈凰轻笑一声,眼神浸凉。

    有时候真相原比她想象还要现实啊!

    “当时,我看你趴在地上,那倔强不屈的小眼神,鬼使神差的就说,好,我赌长公主!”若敖子琰笑着说道,“现在想想,突然好庆幸那天在窗下看到你,然后后来我就找了许多借口,把桌子搬到你的后面,开始想办法接近你,引起你的注意。”

    只是现实呢!

    “呵呵,可是同窗八年,我堂堂若敖子琰,就像是个路人甲一样在你身边走来走去,可是任何一种方式都没有引起过你的注意。”若敖子琰想到这里,剑眉微拧,又一脸恼恨地揉了揉芈凰的发顶,说道,“凰儿,你说到底是我方法太笨,还是你太蠢?”

    芈凰一巴掌拍掉他的手,抬头瞪着他,恶声恶气地说道,“自然是你太笨!你不知道你越这样做,我越不敢接近你。你可是上书房里人人巴结的若敖太子爷,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和你一起玩,不是找死吗!”

    光芈昭,王诗语她们都能让她喝一壶。

    怪不得那些年,她莫名其妙受了那么多伤。

    原来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月朗星稀,远方歌舞齐鸣。

    上书房的窗台上,一对男女叠坐在一起。

    若敖子琰什么也不想多说,就想堵住这张不可爱的小嘴。

    谁叫月色这么好?

    今天又是这么好的日子。

    “嗯”女子依在男子的怀里瑟瑟发抖,男子将她放倒,压在月亮窗台上,男子粗喘着气,“我想这样抱着你,好久了。”

    “你抱少了吗?”芈凰羞红了脸。

    “因为这个地方意义不一样。”若敖子琰用微温的指尖划着她酡红的脸颊,紧了紧怀里的女子,“因为在这里我第一次遇见你,因为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每日见到你,纵然你什么话都不跟我说,可是只要你坐在我的前面,我的心就会很高兴。虽然你时常蠢蠢的,老被潘太师骂。”

    “不说最后一句,我肯定会很高兴。”芈凰一阵无语。

    为什么一定总要以她很蠢来结束,明明就是他很笨。

    “想的美,明明就蠢的要死,要不是本少师经年累月,孜孜不倦的教导怎么可能会成才?”若敖子琰轻哼一声,然后一把拉起芈凰整了整她的衣衫,“起来了,我们去挖我埋在窗台下的合麅酒!”

    若敖子琰不知从哪里拿了一个铁锹在手,的邋遢样子至今深刻,芈凰轻轻一笑,“当时我还暗笑,明明脸上脏的像个泥人,还一口说的信誓旦旦。你说,总有一日你还要回来挖出它,与我共饮。”

    子琰轻轻闭上眼睛,嗅了嗅,说道:“我觉得今日正是时候,我们去把它挖出来吧。”

    “什么?”穿着一身重达二十斤的金色凰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