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六十二章 我全输了
    ,更新快,,免费读!

    一早,芈凰醒来,就看见在鹿鸣苑中空荡荡的,空无一人。

    “驸马呢?”芈凰起身问道。

    “成公子来访,驸马和他去了水榭。”司琴听到声音,从外间抱着一叠衣裳走近回道,然后殷勤地为她更衣梳洗。

    一切完毕,司琴问道,“太女,可要去看看?”

    “嗯,去看看吧!”

    这两个男人有什么好聊的。

    还是为了昨日之事?

    用过早膳的芈凰,在侍女的带领下,穿过诺大的鹿鸣苑,漫步走进鹿鸣苑中唯一的水榭,正看见两个男人临水对弈。

    水榭内轻纱飞舞,水榭外百年梧桐,参天蔽日。

    黄叶随风飘落,片片洒落在湖面之上。

    湖光冬色,碧波水榭。

    两个世所少见,风仪翩翩的青年男子,一撩衣袍,相对盘腿而坐。

    一黑色华袍,一白色长衫,相视一笑。

    二人年龄,相貌,身份,家势,才华,样样都旗鼓相当,只听坐在左手边的黑衣男子捏着一子,微微一笑,将左手边装白子的棋瓮推了出去,“还以为自我大婚以后,你大概永远不会登我家的门了!”

    白衣男子接过棋瓮,捡了一颗棋子在手,说道,“你都给我安排好了上门的理由,我岂有不来之理。”

    然后就着二人中间的棋盘,你一子我一手,快速地过了一百多子。

    越到后面,二人速度越慢。

    若敖子琰扬眉看着对面嘴角紧抿的成嘉,漫不经心的开口,“怎么不下了?”

    对面而坐的成嘉,捏着棋子在指间缓缓摩挲,眉头微拧。

    半天,手中的棋子,将落不落。

    散落在纵横交错的棋盘上的棋子,正如乱世中的命运,不知何去何从。

    缓缓说道,“不知下在何处!”

    若敖子琰轻语道,“不过是先胜一手,何至于让你如此举棋不定,接下来我才是最关键的一棋。”

    成嘉闻言终于落下一子,只是此棋下去,满盘白子步步陷入死境。

    “嗯,你无路可走,自然不知下在何处,因为何处都是死路。”

    仿佛早就料到,若敖子琰不紧不慢地轻笑说道。

    抬手间于天元之位,“乒”的一声敲下最后一枚黑子,立时原本散乱的大片黑棋,好似化为一头腾飞的长龙,整个飞腾而起,将白子绞杀无余。

    而巨龙之首,正是位于天元位的最后那枚黑子!

    成嘉见此唇瓣失笑摇头,投子认输,“这局我又输了。”

    若敖子琰捏着一子,丝毫不意外,缓缓说道,“不仅这一局,你赢不过我。还有这一赌,我都赢了。”

    芈昭废了,芈凰当上太女。

    十年之赌,他大获全胜。

    成嘉闻言修眉深皱,只听他继续一字一句说道,“我以为你今天是想好了才登我家的门的,那你想好了吗?”

    成嘉隐晦地吐出一口浊气,面色微凉地点点头,“是!你全赢了,我全输了!”

    “输?这最后一赌,你终于承认你输了。”

    若敖子琰唇角微勾,一副任凭你风浪起,他自稳坐钓鱼台的模样,悠闲地倚在棋桌前。

    优雅地拿起一杯清茶轻嗫一口,说道,“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读,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大的对手。你我兄弟二人,比了二十一年,这句‘我输了’你说了无数遍,但是你知道我要的可不止是你一个‘输’字!”

    “我知道!”

    成嘉闻言颔首,也端起一杯清茶喝了一口,半天不语。

    “在想什么?”

    若敖子琰幽深的眼微微一眯,笑问。

    成嘉却看着若敖子琰说道,“我在想如今你四叔屡次做出贪墨税银,收受下面郡县上贡,侵贪百姓耕田,兼并土地之事……已经导致大批无田可种的百姓变成无家可归的流民,通通涌入郢都。虽然你将他送入刑狱司,但是刑狱司是什么地方?”

    “是若敖子克的地盘。”成嘉自问自答。

    “不过马上就是你的地盘,相信你会代替我好好招待他的。”若敖子琰缓缓笑道。

    “我可以帮你招待一个若敖子农,那还有其他人呢?若敖氏的党羽呢?你若敖氏的族人相互袒护,结党营私,很多人关进去马上放出来,这种游戏玩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若是任由你若敖氏族人和朋党这样继续鱼肉百姓,迟早会酿出大祸……”

    “说的好,继续说……”

    若敖子琰闻言含笑颔首。

    果然知他者,成嘉也。

    “我知道你想清理这些人并非一日。但是太女刚刚定下名分,你们又刚刚大婚,还需要你若敖氏的鼎力支持,所以芈凰不能出手;而你身为若敖氏的令尹嫡子,更不宜动手。”

    “是啊!那依你说,我该如何?”

    若敖子琰笑着颔首继续问道,指尖在杯沿上轻画,隔着杯中升起的寥寥白雾,双眸之中含着几分探究,直视此生宿敌,一错不错地等着成嘉接着说下去。

    “不如就让我做你手中的剑,以我成氏的名义帮你剪出你们若敖氏里的这些毒瘤,你觉得呢?!”

    成嘉柳眉微挑,反问道。

    “我可以把你的话的当做成氏的投诚吗?”

    若敖子琰闻言挑眉笑问,目光幽深,仿佛要看清对面之人的真实心意。

    “我输了,自然就该兑现我的承诺。”

    成嘉忽而自嘲一笑,“心悦臣服,以后为你驱使。”

    话语一顿,“而且这不也是你正想要的吗?不然何以你偏偏给我请命安排了司败一职,不就是想借我的手来杀你想杀的人吗?”

    “呵呵,我们好朋友,这么多年,由谁来执剑杀人,有区别吗?”若敖子琰挑眉说道。

    “还是有区别的。你手不沾血,却胜券在握;而我满手血腥,终究一事无成。”

    成嘉皱眉缓缓说道。

    他步步为赢。

    而他不过为他做了嫁衣裳。

    “权利就是如此。你不出手,那就只能等着被杀。”若敖子琰幽幽说道,“在这场权利之争中,从来只有胜者与败者,而没有中间地带,墙头草势必哪方都容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