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六十七章 宴无好宴(感谢我的昵称的月票)
    ,更新快,,免费读!

    这章还没有写好,先放的防盗章节

    大家等明天中午再来看吧

    ******************

    就这样日头一天比一天亮的晚,整个郢都上下都开始准备过冬,冬至差不多就是小年,然后就要将近年年关。

    刑狱司的衙门,陈晃抱着一叠奏简公推门进来,对成嘉说道,“司败,周小姐刚刚派人来说马上就要冬至了,周府要办一场贺冬小宴,周大人想邀请大人和成老一同参加。”。

    成嘉闻言从长案后抬起头来,望了望窗外已经光秃秃的枝头,一脸恍然地说道,“这么快就冬至了?”

    如今陈晃算是成嘉或者成氏的人,一般迎来送往或者需要跟官员们打交道的事情,多半儿都是他负责处理的。

    成得臣虽然致仕在家中休养,但是在楚王心吩量不低,而他的两个儿子都身居要职,所以每天想要拜访他们的人,还是不计其数,如果没有一个可以放心,而且比较有能力的人来处理这些杂事儿,成嘉自然会忙死。

    所以,陈晃就成了成氏的新总管,明义上还担着成嘉的幕僚工作,同时帮他打理郢都内外的部分成氏和他个人产业,以及他个人的庶务。

    “是啊,大人这几日都在埋头整理赈灾的案情,忙的没日没夜,自然没有注意。”

    陈晃叹道,“还是要稍稍注意休息一下。”

    虽然他佩服的正是成嘉这一点,可是身为同年人,他所有的时间都扑在了公事上,连点私生活都没有,这个周小姐也是他即将定亲的对象,可是感觉他都不怎么搭理人家。

    怎么说周小姐好歹是周氏的嫡女,而周左徒虽然四十多了,但是官运正是亨通之时。

    如果不是公输谨弹劾地这件事情,肯定会一直顺顺当当地把左徒之位坐到致仕为止,如成得臣成老一样。

    说起这个周穆来,也挺倒霉的,本来他可是正经地姬姓王族,周室子孙,可惜时运不济,被楚国灭了分封的属国,到如今只保留了一个国号,氏周,然后之所以周氏一直为楚国芈姓管着钱袋子,还是主要因为周氏祖上有钱,又是一国之主,家底颇为丰厚。

    所以,周穆的面子是很大的,不仅因为与他有姻亲关系的世家门阀居多,而且和若敖氏,成氏的祖辈,当年都是一起陪武王王打江山的,加之他为人也极为八面玲珑,放在成得臣这一辈,都是平辈论交。

    楚国上下很多人都肯给他面子。

    不过如今,每个门阀世家的当家人都不一样了,若敖氏如今虽然明意上还是令尹子般当家,可是谁都知道若敖子琰说话比他父亲还要强硬管用,而成得臣已经退居幕后,成氏如今就成嘉当家作主。

    所以即使是他要约见子侄,也得先打个招呼。

    毕竟往日里他们不是一辈人,交集不多。

    当然了,以周穆的能量,如果成嘉真惹他不高兴了,在背后给成嘉找点儿麻烦,那也是简简单单。

    所以说,这个周穆如今这个节骨眼上,要约成氏父子,应该就是谈二人来年的婚事,还有就是赈灾的事,就连成老都叫上了,可能就是想通过成老向成嘉施压了。

    连陈晃都能想通的关节,成嘉自然也清楚,起身摇头说道,“宴无好宴!”

    陈晃闻言双眼眯了眯,司败看来真不想见这周小姐,问道,“那司败去还是不去?”

    成嘉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步,终究还是觉得应该见周穆一面,缓缓说道,“左右我正想不通,他们两方如今都说没有拿这个钱,那这上万赈灾的钱粮跑哪去了?中间总要有人经手吧。如今这一条线从左徒手上出,进了公输谨的手中,粟米最后到了下边就变成粟米壳子,说不通。如果是下面的官员,胆大枉为私吞了,上面没有人顶着也不敢做下这么大的事情。”

    “既然周穆请我过去,你就替答应了。我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向他问个究竟。”成嘉最后决定道。

    “好,那我给周小姐回个话。”陈晃听了之后,立刻答应下来。

    周菁华那边儿的反应,倒是快得很,陈晃刚遣了人过去传话,那边儿直接就确定了时间,还顺带带了一些周菁华据说亲手做的小点,不过却被成嘉分给了其他人。

    “你们吃吧,我不爱吃这些甜食。”成嘉拧眉说道。

    “噢,那我拿去医老和静安他们!”陈晃似有所觉地点点头,果然关系不亲厚,但也没有多说。

    冬至那天,周府来往的客人很多,成嘉过来的时候,管家早就得到周穆和周菁华的双重吩咐,一大早儿就等在了大门外,一看到从刑狱司的方向而来的成嘉马车,就忙不迭地迎了出来。

    “成司败好。”

    管家亲自打着车帘,并命人端了梯凳,躬身领着成嘉下车入府。

    “嗯。”成嘉点了点头,就算只是对下人,也从来不会特意将人低看一头。

    管家有些意外成嘉的好说话,更加鼓着笑脸,热情地道,“成司败这边走,老爷已经在里面安排好座席恭候大驾了,我这就带您过去?”

    “好,前面带路吧。”成嘉点点头道。

    周府的占地不小,在整郢都可以说是仅次于若敖氏的顶级华府,成嘉随着管家往里面走,一路上都有美貌的侍婢姬妾向他躬身问好,一时之间,美人如玉,美胸大腿什么的,十分晃眼,看来周穆果然如外人一样说的那样十分好色。

    果然是个谈生意的好所在,成嘉看了,也不由得赞叹了一句道。

    “成嘉老弟。”这个时候,周穆已经亲自出来迎接了。

    “周穆客气了,还亲自相迎,成嘉愧不敢当啊。”成嘉也笑着迎了上去。

    两人彼此握了握手,周穆又拍了拍成嘉手臂,这才勾肩搭背地走进了包房之中。

    要是说起来的话,周穆确实要比成嘉大一辈儿的,但是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在意这个差别,反倒是把成嘉给当成了小老弟,这只能说明周穆确实是能屈能伸之辈,难怪他虽然表现出对仕途不感兴趣的姿态,上头还是有人不大放心,不时地会关注一下他的具体动向。

    “可惜了,要不是当年那一锅蛋炒饭,这位周穆也是皇亲国戚,少说是个亲王啊,若是运气好的话,九五至尊也未尝不能考虑一下。”成嘉看着周穆,心里面也不由得有些感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