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六十九章 申请办案(感谢苏姜海的月票)
    ,更新快,,免费读!

    防盗章节

    明天再看

    中午替换

    ***************

    第二日,朝堂上就发生了一件轰动的大事。

    入朝以来半个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太女向楚王申请参与赈灾案,并保证半个月内绝对破案,找回失去的灾粮。

    成嘉这边半个月过去了,还没有一点动静,她这边一开口就说半个月内就可以破案。

    顿时震惊朝野。

    太女,什么出身,不过是行伍出身。

    这朝堂上的水还没有摸透呢,居然就敢自告奋勇要审赈灾案。

    她准备怎么查?怎么审?

    这个案子如今就连刑狱司这边也一点线索都没有,或者估摸着就算他们有了方向,成嘉也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是越椒指使周穆偷换灾粮,整个刑狱司正因为此案一愁莫展中。

    成嘉闻言皱眉看着大步而出的女子,清声问道,“太女说有周大人偷龙转凤的证据,不知道可是真?”

    “本太女这些日子已经派人到下面的郡县村庄调查多日,现已经掌握了重要人证和线索,由我的凰羽卫千骑将军司剑正在护送他们返回都城。”芈凰回道。

    李老闻言拈着花白的胡子再三确认道,“只是太女确定要半个月内破案吗?这可不是一件小案子,也许背后牵涉极广,时间可以宽容点。”

    “如果没有万全的把握,儿臣自然不敢向父王打这个包票。半个月足矣。”芈凰向着玉阶上的楚王保证道。

    “好,那此案就交给凰儿去办了,刑狱司协理,务必在半月内追回所有被调换的灾粮。”

    楚王觉得芈凰既然有信心,那就让她去做。

    殿上的成嘉和殿外值岗的越椒闻言双双皱眉。

    越椒摩挲着坚硬的下巴,冷然一笑,“这个太女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居然都已经查到证据了,这我该怎么办好呢?闾一,你说。

    “大人,我们要不一不做二不休。”闾一在脖子边比了一个手刀,目光微冷地横拉一切。

    “周小姐,我家大人真的不见你!”陈晃拦着要往里面硬闯的周菁华。

    “你让开,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见到嘉哥哥!”定亲完了终于获得自由的周菁华第一时间往成府冲,眼见陈晃再三阻挠,命令道,“小江给我拦住他!”

    “是,小姐。”小江突然一下子就拉开了自己的衣领就在成府的大门前哭道,“大家快看看,就是这个人亲薄了我……”一时间成府内外,吸引了不少人注目。

    陈晃被众人看着,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周菁华趁着这个空隙就冲了进去,一路冲进古院中。

    “嘉哥哥,你出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周菁华拍着精舍的大门求道。

    “啧啧,周小姐,你都已经定亲了,还是不要缠着我家公子了。”医老不知道从哪里一听到声响就跑了出来,摇头笑道,“这样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你走开,你这个臭老头子!”周菁华生气地骂道,都是这个医老总是和她作对。

    一这是他给成嘉哥哥说她坏话了。

    在房里正在看的成嘉闻言打开门,信步走了出来,皱眉说道,“周小姐,你还是回去吧!”

    见到成嘉出来,周菁华也不由得收拾了几分乱了的发髻,重新组织语言,对着成嘉笑着说道,“嘉哥哥,我知道你如今在查我爹的案子,我可以给你提供线索。”

    “我知道你一定知道一些事情。”

    成嘉也点了点头,只是很快他就摇头,“但是周小姐如果要举报令尊贪墨灾粮的证据,可以去刑狱司衙门,在这里说,成嘉会全当没有听到。”

    周菁华听了成嘉的话,双手紧握,赈灾案牵涉极广,她以此为要挟就是想以此交换她的婚事,可是成嘉却毫不留情地拒绝,最后缓缓问道,“嘉哥哥,你就一点情分都不顾了吗?”

    “还是你心里一直另有她人,所以拒绝的如此干脆!”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成嘉看着她,拧眉说道。

    “你不是听不懂,你是装不知道,怪不得子琰哥哥大婚那日,你突然消失,如今我全想通了,你喜欢的根本就是她。对不对?”周菁华大叫问道。

    医老躲在一边,闻言,心底暗道:坏了,坏了,吵起来了。

    “我听不懂你所说的话,我心里没有任何人,和你的婚事不成,也只是彼此没有缘份。如今你有佳偶,与你相识一场,我自当恭喜你一声。”成嘉缓缓说道,说完,就命静安送客。

    “周小姐,请回吧!”静安叉着手,将周菁华往外赶。

    “好,我走,成嘉,希望你不要后悔你今天对所说的,我一定会叫她为我所受的付出代价!”周菁华眼中像是结了一层冰,冷冷丢下这句话,带着属于她的周氏嫡女的骄傲一步步离开成府。

    “唉唉,你就这样让她走了?”医老眼见周菁华被赶了出去,然后看着成嘉转身回了房,以他的经验,这事肯定要坏的。

    “不让她走,难道还让她留下来不成?”成嘉回道。

    “你那心上人肯定要倒霉的。”

    医老皱眉说道,这个周家小姐可不是个好相与的。

    他对她上次颐指气使的样子还记忆犹新,如今连这样的羞辱都忍了下来,必然报复不小。

    周家家大业大,对于整个楚国各家都十分具有影响力。

    就连他都能看的出当初成得臣对于周菁华的看重,一大半是因为她显赫的家势。

    一时之间,精舍之中,沉默下来。

    “她不是我的心上人,你不要到处乱说。”成嘉幽幽说道。

    楚王闻言好奇地道,“水经图?寡人瞧瞧,凰儿,你也来瞧瞧。”

    “是,父王。”

    芈凰领命,上前一把扶住楚王上前。

    “大王,太女请看,这是公输公子根据工正府现今的水经图以及在淮河一带戍军多年的世孙的记忆所绘的最新水经沙盘图。”

    成嘉命静安揭开红绸,露出底下巨大的水经沙盘,为众臣细细解说着楚国的山川地貌。

    父女二人围着水经图转了两圈,发现此图非图,而且极大,长一丈宽一丈,而且有山川地貌,几乎就是囊括整个楚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