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七十五章 王妃有喜
    ,更新快,,免费读!

    防盗章节,明天中午替换

    大家请明天再来订阅

    **************

    两人一路回了寝殿,司画帮着芈凰换下一身凤袍朝服,换了一身千丝牡丹长裙出来,刚好司琴也从门外进来。

    “怎么样了?”司画替芈凰问道,顺边帮芈凰把腰间丝绦整理好。

    “吴王妃的紫烟宫我不好明着进去打听,不过我把秦红叫了出来。”司琴走上前来说道,“太女不仅有这一桩事,还有另一桩更天大的事情,吴王妃命整个紫烟宫的人都瞒着,就连大王也瞒着。”

    “什么事情?”芈凰好奇地问道。

    “吴王妃有喜了。”司琴小声地对她们说道。

    司画闻言不由暗暗吸了口气,下意识的止了手里动作。

    吴王妃在这个节骨眼有喜了?

    怎么可能?

    前世她都没有孩子,今生怎么会有二胎。

    芈凰的眼底浮现一抹凉意,挡开她的手自己把衣物整理好就举步朝外走,“走,既然母妃有喜,我就去给她送份礼,免得她日日在背后搞七搞八。”

    司画和司琴闻言,齐齐精神一震,赶紧快步跟上。

    因为若敖子琰去了书房处理事情,芈凰也没有来的及跟他说,就一路去了吴王妃的紫烟宫。

    “母妃,如今怀了身孕更应该好好调养,这是儿臣派人送来的补品。以后都派人送来一份,以聊表儿臣的关心。”

    “呵呵,这里有郑御医他们就够了。”吴王妃笑道。

    “郑御医他们平日都被母妃骂作庸医,怎么会有驸马医术高明,再则这些补品于母妃肚子里的孩子,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芈凰微微笑道。

    楚王闻言颔首,“就是凰儿和驸马一片心意,爱妃就收下吧。”

    “就是母妃还是收下吧!”芈凰压着吴王妃再度躺回床上,凑近她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低声说道。

    “母妃不会是怕了吧?”

    在她耳边低若蚊蚋地说道,“只是怕了有何用,要知道整个王宫都是无孔不入的,想要一个孩子死,想要一个女人死,那是有不下一千种方法,比如母妃年纪大了,身子骨弱,摔个跤就跌死了,比如这饭菜里有什么性凉之物,吃坏肚子,孩子就没了,再比如半夜里这龙潭里有什么怨魂索命,吓个半死……”

    “你!……”吴王妃死死瞪着芈凰。

    “总之,母妃这一胎可要当心了,得好好养着,儿臣明日再来看您。”芈凰温言笑道,一双玉手恰好掩出按在她的腹部上,微微施力拍打,“您可得好好的,早日为父王诞下鳞儿。”

    “父王也要注意身体,怎么说赶紧好起来,好看看王弟生下来是什么样子。”

    “哈哈,好,为父也希望这一胎能够得子。”楚王大笑,虽然他也知道得男的几率几乎为零,但还是因为吴王妃受孕之事喜不自禁。

    她既然向楚王进谄,那也别怪她出手了。

    正好前后两世的帐一起清算。

    走出吴王妃的紫烟宫,芈凰开口说道,“你说我母妃这一胎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假的?”若敖子琰摇头,“千真万确,没想到人近四十,居然铁树开花,吴王妃还真是好福气。”

    “福气?只怕这福气都被芈昭给用尽了,到头来,沦到这肚子里的一个所剩无几。”芈凰冷笑一声。

    待芈凰离去,芈昭小心地上前,“母妃,你还好吧?”

    “我只是担心这肚子里的孩子。”吴王妃悠悠说道。

    “母妃今日这气色不太好,略显得有些惨白,莫不是吃错了什么吧?”芈凰幽幽说道。

    “李姑姑,太女说的是真的吗?”吴王妃问道。

    “是,王妃气色是有点差,不过孕妇都有点贫血,御医说了无大碍。”李姑姑小心翼翼地回道。

    “母妃今日这手指怎么了,”

    “御医,本王妃这是怎么了?”吴王妃问道。

    “王妃这是正常的怀孕表现,加上王妃年事已高,所以身体更加吃不消。”郑御医回道,这些本来就是常事,这些日子吴王妃基本上一天要问上三遍,还不放心,“还是好好静养准备待产。”

    估计是太在乎肚子里面的孩子了。

    只是芈凰日日晨昏定醒,吴王妃果然开始疑神疑鬼。

    只是芈凰和楚王不知道的是此次是吴王妃母女两人同时怀孕,即使她生不出儿子,她的女儿要是生出一个儿子,两个一掉包,她们又有了一争的法码。

    而与此同时,芈昭在吴王妃生产那天,同时催产,买通了产婆,捂死了自己的亲弟弟,换上了自己的儿子,吴王妃一看生了个死胎,终于晕死过去。

    公输谨一路皆是笑意,对于公输年今日的表现十分满意。

    尤其他若是真能在治水之上做出成绩,那他公输家的工尹之位算是保住了

    公输府的黑色马车中,公输谨拍着儿子宽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司工府丢人!”

    “是,父亲。”

    公输年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和颜悦色的表情,不禁脖子一缩。

    公输谨见此摇头,“胆子大点,你如此胆小,可是当不得事。”

    “嗯嗯,父亲。”公输年连连点头。

    ,对着身后惴惴不安的公输年鼓励一笑,“别怕,跟着我!”

    公输年紧张地搓了搓胖胖的手,重重点头,“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静安,你们待会等殿内通传。”

    “是,公子。”

    可就在这时,成嘉淡然一笑,再次出声说道:“启禀大王,关于刚才二位大人所说的赈灾之事,微臣有一物要呈给大王。”

    见是成嘉,楚王微微凝眉,感到有点头疼。

    这早朝还有什么好说的?

    “哦,成爱卿所献何物?”歪在玉座上,楚王懒散地问道。

    令尹子般也一脸好奇地问道,他早在上朝前就看到成嘉带着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一起上朝。

    “正是由工尹大人之子所制的水经图!”

    成嘉抬头回道,目光正好和回头来看的芈凰对撞了一下。

    二人一个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