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八十八章 大写尴尬
    ,更新快,,免费读!

    防盗章节,明天早上替换

    请大家明天再来看

    *****************

    芈凰借了若敖子琰的光,登上主城大街上君子阁的三楼,和杨蔚惊风他们从上往下望去。

    周府很大,在北城大街上与成府相邻。

    从高处看可以看到周府各房虽然灯火通明,可是园子里还是四下一片漆黑,不时有侍卫举着闪动的火把不断来回走动,虽然可以看到一些暗处死角,但是也有幽冷的寒光一闪而过,明显有护卫隐藏在暗处,还有各个出入口,就连府中之人进出也在盘查。

    沉稳的杨蔚一手搭在窗台上望着下方,皱眉说道,“太女,周府晚上的防卫比白天还森严,我们这么多人想一起进去很难,看来只能找成大人借成府的院墙翻过去。”

    一旁的惊风也点头说道,“这些侍卫不是普通的护卫,白日里我跟他们交过手,下手都很老辣,明显都是刀口舔血杀人不眨眼的,所以我们进去的人还不能太多,否则很容易目标太大。”

    芈凰也发现了成府恰好与周府一墙之隔。

    搭在窗台上的手缓缓收紧成拳,目光落在成府的后院之中。

    今晚的行动本来就没打算告诉成嘉。

    这是非说不可吗?

    成府后院的精舍里,医老在旁边握着个木杵将一些刚采回来的草药放进石臼里捣碎成汁,手上忙着,嘴上也不闲着,整个屋子里宁静的只听到窗外的风声和医老一个人念叨个不停的咂嘴声,成嘉则在一旁伏案作画,静安帮忙研磨添茶。

    在这个没有电视机,没有游戏机,没有手机的时代。

    有时候,总得找点事情打发黑夜。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那天那么好的机会居然也不跟太女说……你真是傻死了,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么傻的小子……”医老不停地抱怨。

    人老了就爱抱怨,成嘉听后,从不留耳迹,负责研磨的静安却撇了撇嘴,“就你这个老头子聪明,怎么还要听我家公子的。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我看才是笨死了!”

    医老一下子从捣药的小矮凳上弹坐起来,叉着佝偻的腰说道,“唉呀,你小子也嘴皮子利索了。”

    静安哼哼,斜视了他一眼,“有你个老头子在身边,我想不利索都难。”

    站在精舍门外的管家闻言微微尴尬一笑,然后上前敲了敲门扉,“公子,太女深夜到访,说有事相找!”

    屋子里的医老顿时仿佛受到了惊吓,躲到静安身后,小声咬耳朵,“我刚才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你刚才说什么了?不是都说了吗!……太女怎么怎么滴……公子怎么怎么傻吗?……”

    静安得意地看了一眼医老,看他以后还老碎嘴不!

    果然背后说人。

    就会有一天被人发现。

    成嘉顿住手中的鹅毛笔,暗暗皱了皱眉。

    快速地回忆了一下医老刚才说的那些闲话,方才淡定地将未干的画,用白布遮了起来,然后用镇纸压好四角,前去开门。

    木门打开,意外地看见一身深衣的芈凰一脸尴尬地站在门外。

    捂嘴轻咳了两声,“我有点事找你帮忙!”

    杨蔚和惊风二人站在身后,向他拱手问好。

    成嘉顺手关了房门,将暗中偷窥的医老关在了门内,点头说道,“好,我们去草亭说!”

    “嗯。”芈凰点头,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无意中撞见不好的事情的感觉,刚才医老的话都在她的脑子里来回飘荡。

    果然来找他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二人一前一后,一快一慢,走进草亭之中。

    芈凰抬头一眼就瞧见了亭边种着的与屋檐齐高的一从紫竹,不禁说道,“原来你家种了紫竹,怪不得你伞上,衣上绘的都是它。”

    成嘉闻言低头看了一眼晚上换上的外裳,一丛紫竹绣在月白色的长衫上随风轻轻摇摆,含笑点头,“嗯,你发现了。”

    芈凰闻言暗暗拧眉,总觉得这话意有所指,“嗯,这个都能发现吧!”

    月色如匹,夜风阵阵,紫竹声声,心跳加快。

    一时间沉默,突然而来。

    芈凰暗恼自己为什么嘴这么快。

    成嘉低头看着亭边站着的女子,目光悄然流转。

    大事要紧,芈凰将混乱的心神一收,正色道,“我想从成府进入周府,进去调查。”

    成嘉闻言挑眉问道,“你可知周府现在重兵把守?”

    芈凰点头,“我知道,惊风他们已经探过路了,所以我们才想从你们成府借路,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

    成嘉暗暗思量,良久没有回答。

    医老巴在门窗上,看着站在草亭中傻傻站着的男女,急地团团转,“傻小子,快说话啊,这么好的机会!”

    静安瞪了他一眼,“没话说,能说什么?”

    最后成嘉目光一沉,开口说道,“太女的计划并不周全,你们要找帐册这些机密的东西八成在周穆的房内,万一他在,就拍你进去了也白跑了一趟,还会打草惊蛇,令他防备更紧。”

    “我知道!”芈凰点头。

    “碰运气,运气是会用光的!”沉声说道。

    然后话锋突然一转,一双云淡风清的修眸顿时拨云见天,亮若星辰,成嘉缓缓说道,“待会我先从正门进去找周穆,将他引开,你再带人从成府这边翻过去。”

    “好!”芈凰看着他,点头。

    他引开周穆的注意,她更方便潜入周穆的房。

    成嘉轻笑一声,“那我去换身衣裳,再去见他,你们在这边等着,待会我会叫静安带人领你们过去。”

    话落,他转身就进了房,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又换了一身衣裳,但和先前那件区别不大,芈凰并未在意,带着杨蔚和惊风跟着静安一起往成府和周府相接的院墙走去。

    公输谨一路皆是笑意,对于公输年今日的表现十分满意。

    尤其他若是真能在治水之上做出成绩,那他公输家的工尹之位算是保住了

    公输府的黑色马车中,公输谨拍着儿子宽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司工府丢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