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九十六章 都有问题
    (..la),最快更新凰盟最新章节!

    东宫的房前,再一次被拒之门外的周穆沉着脸看着门口站着的年轻侍卫,“驸马这是要干什么?不是一起核帐,为何如今,却将我带来的人全部挡在门外。”

    江流默然不语地看了他一眼,不客气地说道,“驸马说了,这些帐,我们若敖氏的帐房已经够用了,多余的用不到!”

    “那驸马人呢?”周穆挑眉问道。

    “我家驸马有事出宫了,如今不在宫中。”江流一板一眼地回道。

    “驸马就是这样的待客之道吗?本官身为大王金负责人,连进去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吗?”周穆闻言,脸色微沉地看着油盐不进的侍卫,隔着房的朱窗远远看着里面十来个正在不停核对帐册的帐房,小声的交头接耳。

    “你看,老莫,这个帐目不对。”

    “嗯,这个随城的上贡有差!少了一万金。”

    “这笔好像也有问题……”

    一个个小声的商量声传入他的耳中,而周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能阻止,他笼在袖中的大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他来东宫等了三天,三天没有一次碰到若敖子琰。

    听闻动静的芈凰带着司琴她们姗姗而来,听到周穆这样的话,不禁勾唇冷笑一声,“本太女的东宫,可不是周大人的左徒府,容不得周大人如此放肆!”

    周穆闻言转身看向身着一身宽大裘衣的芈凰缓步走来,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看着他,冷然命道。

    “来人,把这个搅了本太女静养安胎之人,给我轰出东宫。”

    “是,太女!”

    司剑和惊风二人同时叉着宝剑上前,不客气地架着周穆往外走。

    “太女,你如此枉为太女!”

    “本太女如此谨尊父王之命,需要静心养胎,周大人整日在我宫中吵吵闹闹,意喻何为?防碍我楚国芈姓子嗣吗?”

    这一顶想要暗害子嗣的罪名扣下来,周穆立即乖觉地闭了嘴。

    好汉不吃眼前亏。

    带着他的人告了一声罪只能离开。

    上了马车后,一直跟着的周府管家担忧地问道,“怎么办,我们现在?驸马已经把下面的郡县的帐册还有上贡的清单都收齐了,我们叫人去协助,可是驸马却不见我们,还让人把我们的人全给拒了。”

    马车中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周穆也在想,“现在我也在想该怎么办……”

    他本是料定了楚王糊涂蛋的性格,所以才会借此机会毁掉金的帐册,重新做一套假的,那这其中能做的手脚就多了。

    金之事,本来就是秘密,只是千算万算,没想到若敖子琰也会知道,还突然横插一杠。

    *************

    东宫之中,眼见周穆带着他人的灰头土脸的离去,芈凰推开房的大门走了进去,命道,“江流,这些帐册,我能看吗?”

    江流想了想,若敖子琰好像没说不可以,“太女,随便!”

    “嗯,那你叫他们来个人,给我说一下金到底是怎么回事。”芈凰点点头,随意在长榻上坐下,看着偌大的房中忙碌的十几个帐房。

    不一会,江流就找了其中年纪最大看起来经验最丰富的莫老过来。

    莫老拿着他们这两天比对好的几个郡县今年的上贡帐目,交给芈凰过目,“太女,这些是我们修复的帐册你看一下。”

    芈凰接过来随手翻了翻,就眉头直皱。

    对帐目,她跟楚王一样。

    一窍不通。

    看着一条条数字和名目,她都认得。

    金,一万,银,十万,牛百头,马百匹,绢百匹……

    可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遂开口问道,“这些帐目有什么问题吗?”

    纵然她不懂,她还是知道肯定是这帐目有问题,周穆才会一而再,

    若敖子琰看着那一行数字,丰润的唇角微勾,“果然是有问题,不然他不会在赈灾的帐册丢了之后,这么迫不及待烧了整个房。”

    公输谨一路皆是笑意,对于公输年今日的表现十分满意。

    尤其他若是真能在治水之上做出成绩,那他公输家的工尹之位算是保住了

    公输府的黑色马车中,公输谨拍着儿子宽厚的肩膀,鼓励道,“好好干,不要给我们司工府丢人!”

    “是,父亲。”

    公输年第一次看见父亲如此和颜悦色的表情,不禁脖子一缩。

    公输谨见此摇头,“胆子大点,你如此胆小,可是当不得事。”

    “嗯嗯,父亲。”公输年连连点头。

    ,对着身后惴惴不安的公输年鼓励一笑,“别怕,跟着我!”

    公输年紧张地搓了搓胖胖的手,重重点头,“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静安,你们待会等殿内通传。”

    “是,公子。”

    可就在这时,成嘉淡然一笑,再次出声说道:“启禀大王,关于刚才二位大人所说的赈灾之事,微臣有一物要呈给大王。”

    见是成嘉,楚王微微凝眉,感到有点头疼。

    这早朝还有什么好说的?

    “哦,成爱卿所献何物?”歪在玉座上,楚王懒散地问道。

    令尹子般也一脸好奇地问道,他早在上朝前就看到成嘉带着一个不知名的东西一起上朝。

    “正是由工尹大人之子所制的水经图!”

    成嘉抬头回道,目光正好和回头来看的芈凰对撞了一下。

    二人一个拧眉迅速移开,一个颔首一笑。

    笑什么笑!

    芈凰拧眉心道。

    楚王闻言好奇地道,“水经图?寡人瞧瞧,凰儿,你也来瞧瞧。”

    “是,父王。”

    芈凰领命,上前一把扶住楚王上前。

    “大王,太女请看,这是公输公子根据工正府现今的水经图以及在淮河一带戍军多年的世孙的记忆所绘的最新水经沙盘图。”

    成嘉命静安揭开红绸,露出底下巨大的水经沙盘,为众臣细细解说着楚国的山川地貌。

    父女二人围着水经图转了两圈,发现此图非图,而且极大,长一丈宽一丈,而且有山川地貌,几乎就是囊括整个楚国的山川地貌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