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九十八章 不忠诚者
    (..la),最快更新凰盟最新章节!

    防盗章节,明天早上替换

    请大家明天晚点再来看,谢谢

    ******************

    君子阁中,接到消息的若敖子琰略一点头,轻轻一笑,“既然成嘉要插手,就让他做吧,这样我们能更快点!”

    “是。”清浦点头。

    “另一件事比较要紧,”若敖子琰斟酌半晌,沉声说道,“上次让你查的周穆金库转移的帮手的事,你查的怎么样了?”

    清浦转身走到书架上将一落竹简拿了过来,说道,“公子,这是君子阁这边整理出的名单,和周穆一起联手转移大王金库的朝庭官员,这几个人嫡疑最大了。”

    若敖子琰接过来看了一个个的名字,摇头叹息一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胆子果然都够大的。”

    “公子,不过这几位都是令尹大人的支持者,这些年来都对我们若敖氏支持不断,我们这样做,会不会遭人诟病?甚至让令尹大人难做……“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将手中的竹简随手一扔,扔在了桌上,顿时哗哗作响,然后端起一杯茶悠闲地喝了起来,淡淡问道:“清浦,你觉得他们是单纯地支持我父亲,支持我若敖氏的吗?”

    “建立在利益联盟基础上的忠诚,就像无根的浮萍,只要风浪起,便会随时随风而去。”

    若敖子琰闻言笑笑,“这就是他们为什么拼了命也要攀上我若敖氏的原因!也不过是想从我若敖氏的手中分出一杯羹,就算残羹冷炙也好,因为我们掌握着楚国最大的权力。”

    清浦闻言眉头深锁,“恕清浦愚钝,不能理解。”

    “那你就再多想想。

    周家的存在太久,他们通过为各方势力敛财,从中谋取暴利,却从来忠诚的只有他们的利益。你看一个周菁华,原本天之骄女一般的千金小姐,说将她送给若敖越椒就送给若敖越椒,为什么?只因为在周穆这个老鬼心中,利益才是最重的。”

    清浦开口说道,“公子难道就不担心,周穆他会倒向大公子那边去了吗?”

    若敖子琰站起身走向窗边,“唰”的一声一把掀开窗帘,看着窗外惨淡的冬日透出一丝微薄的寒光洒入室内,寒冰玉澈的声音缓缓说道,“能被利益拉走的人,今天他可以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女儿,明天就可以为了利益出卖我。我不们需要一个不忠诚者!”

    “是,公子!”

    清秀的脸庞上升起一抹笑。

    清浦觉得他一辈子都领悟不了这些,也不用领悟。

    从一出生开始,他和公子的身份就决定了他们此一生能达到的高度。

    而他只要永远追跟随眼前年轻的男人就好。

    他说的,永远都是对的!

    咚咚咚……

    一阵叩门声响起。

    八大暗卫之一的惊羽,惊风的孪生兄弟,推开门禀道,“公子,刚才我们跟踪的人看到周大人带着周老爷子去了府上,求见了令尹大人。”

    若敖子琰闻言突然勾唇一笑,眼中毫无意外。

    “周穆还是周穆……如今就连周老爷子和我父亲的交情都拿出来利用了,看来是走头无路了。”

    “那公子,我们现在要回去吗?”清浦问道。

    “再等等,等到他已经没有路了,我们再出手。”

    清浦含笑点头,“好,那公子我就叫惊羽继续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天黑的时候,若敖子琰这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给惊羽他们交待了一番,站起身来,勾唇一笑说道,“走,我们回去看看成嘉的成果,看他是不是又给我带来什么惊喜了!”

    “公子,说到不忠者,最大的不忠者应该是成公子吧!……他在您和太女之间……”东宫的宫车上,清浦犹豫地问道。

    “可是成嘉身上有我想要的才能,周穆就没有了,这样的蛀虫就更加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若敖子琰眼睛微微眯起,一双光芒内敛的双眼缓缓闭上,支着额头仿佛陷入思考,淡淡说道。

    一道寒冰玉澈的声音,随着吹入马车中的长风,渐渐飘散远去。

    年轻男人的脸上,在两侧繁华的灯火暗影照耀下。

    那张天人似的脸庞,突然间有些明灭不定。

    让人难以辨清。

    清浦悄然拿起一旁的黑色大麾,披在了若敖子琰的肩上。

    他知道公子没有睡着,只是在思考着什么事,却仍旧小心翼翼的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感受到身上的动作,若敖子琰突然双眼一睁,说道,“今日已经过了晚膳时间,让马车快点,别让凰儿等急了!”

    “是!”

    能让公子真正牵肠挂肚的人就只有太女了吧。

    随着高扬的马鞭,宫车快速地穿过主城大街一直向着东宫而去,郢都繁华的街头顿时被抛之脑后,顺着车窗向前望去,只能看见灯火闪亮的渚宫高高屹立在郢都的城池之上。

    彼时东宫之中,红灯也同时挂起,司画远远地看着书房内的灯火全部点上,透过门窗里面人影浮动,回到东宫的寝殿问道。

    “太女,成大人还在和大家一起查帐,驸马也还没有回来,我们要开膳了吗?”

    “再等等,都到吃饭时间了,他应该就回来了。书房那边,你派人给他们把晚膳也送过去,他们应该会做到很晚,你把宵夜也准备好。”

    芈凰吩咐道,然后转头望向窗外,看着渐渐升起的一弯惨淡的月牙还有幽深的夜空。

    都已经天全黑了,他今天还没有回来呢!

    看来越来越忙了……

    “是。”司画领命出去安排。

    芈凰收回目光还有思绪,继续低头拿起成嘉刚刚送她的鹅毛笔,像他一样开始算帐,今天下午她有跟着莫老他们一起学了最基础的加减法还有记帐法。

    如果她也会了,就不会像她父王一样被人愚弄了。

    芈凰又练了一回。

    东宫的门外就响起了一片行礼声,“驸马回宫!”

    若敖子琰走进寝殿中的第一眼,就是看见乖乖坐在床上不知在写什么的女人,不禁唇边勾起一抹轻笑,“今天如何?”

    “没有,反正有事做,多等一下也无所谓。”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