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223章 一团迷雾
    一时间,阿信小蛮牛似的身子带着小里子他们三个一起冲击着大门,“轰轰”地撞门声,可是大门纹丝不动,不禁低声道,“这大门太厚实了,我们四个撞不开,得再叫兄弟们过来。”

    毛八皱眉说道,“你们四个往两边看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侧门或者窗户,别让人跑了,我在正门守着,同时去叫人!”

    “是!”

    小里子和阿信各带了一人一左一右沿着云霄殿两边往后搜去,果然发现两边各有几扇朱窗,而正殿后面还有后门,与此同时毛八攀上云霄殿院子里的一棵大树,隔空对旁边雨晨殿里的芈凰她们那边喊话,“太女,我们发现这边情况不对,云霄殿里似乎有人从里面把人锁住了,得再叫兄弟们过来,一起把门撞开。”

    芈凰闻言目光与成贤儿对视一眼,“看来果然是有人在捣鬼。”

    “司剑,马上给我带人过去彻底搜一遍,务必抓到人!”

    “是,太女!”

    司剑出马,云霄殿的大门在她的一双铁拳下倾刻间沦为两块废材,尘土飞扬间,空空荡荡的云霄殿在众人眼间展露无疑,只见里面果然有人住过的痕迹,而且早就清理干净,一丝灰尘都没有,和外面荒废的院落有着天壤之别。

    司剑带着人大步走了进去,只见一张红木圆桌上还有一杯刚刚没有喝完的热茶,还微微冒着热气,再往里走,只见新挂上的床帷垂落到地上,司剑手持大剑一把掀开,只见里面就连床铺都是铺的好好的,一丝不苟,可见确实有人偷偷住在这里,再打开旁边的更衣间,有几套崭新的男人衣裳挂在衣橱中,明显还是一个男人。

    这要是没有人在这里藏着就见鬼了。

    “给本统领里里外外的搜,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司剑浓眉一沉,命令道。

    “是,司剑大人!”毛八带着人展开地毯式的清查。

    众凰羽卫顿时分成了几批将整个云霄殿给掀翻了,可是找了一上午,直到中午也没有发现任何人,司剑抱着大剑里里外外地看了一遍,最后只能带人回去复命。

    “太女,还是让人跑了。”

    听到回复的芈凰喝着茶的动作顿了顿,并不意外,抬眼看着最先进去的毛八他们问道,“毛八,你们刚过去的时候,门是反锁的,那里面可有人声动静?”

    阿信回道,“殿下,我当时伏着耳朵往里面听了一下,里面似乎没有听到半点走动的声音。”

    芈凰眉头一挑,“那难道是鬼在里面喝茶了?”

    阿信闻言结舌,“但是里面确实没有听到人声,会不会对方武功太高?”

    不排除这个可能。

    毛八想了想,也说道,“太女,当时门是从内锁着,我们打不开,就去撞门,等发现门也撞不开,阿信他们四个就往后面跑,从四面将整个大殿的前后都守着,但是并没有人从殿中出来。那人想必是对这里极为熟悉之人,所以才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逃走。”

    芈凰闻言微微颌首,“毛八说的不错,对方既然敢藏身于云霄殿,肯定是一个对这个地方甚至对王宫极为熟悉之人。”

    只是这个人难道人间蒸发了不成?

    又没有出来,又不在里面。

    成贤儿闻言皱眉不解,“可是我进宫多年,这殿里就一直无人居住,也与这云霄殿的任何人都不认识,他们又怎么会想到给我来送东西呢?”

    还送那样一些她喜欢的东西。

    这一点也是芈凰费解的。

    如果说住在云霄殿中的人是这殿中的老人,为什么会给成贤儿送这些东西?

    二者并无关联。

    众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答案,芈凰就命毛八带着凰羽卫将云霄殿和雨晨殿内外全部一起监视起来,然后回了东宫。

    回了东宫,芈凰倚在美人榻上还在沉思,难道这次不是重生的人在捣鬼,只是某个活人在捣鬼?

    一切就像是一团迷雾,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也给她本来平静的东宫生活,再次带来了些许起伏的波澜,抑或是她也意想不到的惊天大浪,席卷而来。

    此时的芈凰还理不清,也想不明白。

    对方意喻何为。

    敢如此胆大妄为!

    竟然敢住在她父王封了的宫殿里,其心可诛,这件事情要不要禀告她父王呢?

    还是当作成贤儿的一件私事。

    她们私下处理了。

    毕竟如果要禀报上去,必然会提及成贤儿与李炽的私情,私下里大家知道是一回事,让楚王知道就是另一回事,会被当作偷情的大罪处以极刑。

    芈凰的手轻抚在自己隆起的小腹上,自言自语,叹了一声气,“可惜这个时候,你父亲还在忙着些大事,不然这点小事,说不定他就能给你母亲我点提示就完了。”

    良久,她振作精神,又摸了摸肚子,笑了笑,自说自话道,“不过不让你父亲知道也好,这样你母亲也能偷偷有点事情做。”

    芈凰眼睛眯了眯。

    一双曼眸里闪过一道狡黠的凤芒。

    “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必然会让你显出人形。”

    春夜如思,淡月笼纱,寝殿东南向一角的桃花开的如火如荼,粉红的花瓣随风潜入殿中,淡淡的幽香浸人心脾,串串珍珠珠帘隔着里面身在云端的女子,静静折射着明灭不定的光芒。

    芈凰命人掌了盏灯,于淡黄的灯光中,轻轻地吸了一口室内浮动的暗香,倚在阁中的美人榻上,拿了一本若敖子琰送她的金装版《兵》册细细看着,驱赶着浓浓的春乏。

    司琴和司画二人守在珠帘外,一起做着未出生的孩子的小衣。

    还有一只黑色的猫儿也眯着眼睛犯着春困。

    时不时地轻“喵”两声。

    春夜寂静无声。

    将近半夜终于忙完了的若敖子琰一回来没在寝殿里的凤床上,看见本就该早早休息的女人,脚步一顿,目光落在寝殿中如今还亮着的一间小花阁,然后一眼就看见花阁门口蹲在蒲团上的黑球,眨了眨绿色的眸子像是看到一个许久没见过的陌生人,正张开爪子表示抗议,不禁勾唇一笑,转过六尾的金凤镂空屏风,无声地掀开珠帘走了进去。

    守在门前的司琴和司画一惊。

    “不要出声!”

    若敖子琰对着她们竖了竖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挥了挥手。

    二女点点头,无声地提着裙摆走了出去。

    只容若敖子琰一个人含笑走了进去,然后捡起她看过却掉在地上的兵册放回高几上,然后一脚踩上脚踏坐到了软榻边上,为榻上的女子捋了捋她散落的黑发,露出一粒晶莹粉嫩的耳垂,还有玫红色的唇瓣,晶莹水润。

    看着榻上浅浅睡着的女子。

    眼神不禁更加温柔。

    然后他也翻身上了软榻,轻轻抱着芈凰。

    芈凰感觉背后多了个热源,微微睁开眼,看向身边的若敖子琰,“你回来了?”

    “嗯,怎么样?今天儿子闹你没有?”

    若敖子琰撑着额头低头看她,同是一只手摸着她的肚子道。

    “儿子,到是没有闹我,只是雨晨殿那边到是闹鬼了。”芈凰拢了拢身上的衣裳,在他的帮助下扶着腰坐起幽幽说道。

    “噢,雨晨殿闹鬼?”

    若敖子琰闻言一侧剑眉微挑,双眼半眯,勾唇一笑,“雨晨殿靠近云霄殿,难不成是你的王叔公子职的鬼魂回来了?”

    芈凰闻言好奇地抬头问道,“公子职不是在我父王登基那年就被杀了吗?”

    若敖子琰笑笑低头说道,“那都是你父王对外说的,他的人当年就逃出楚国了,也不知道楚王联手潘太师还有你祖父孙侯以及我父亲布下了天罗地网,他是怎么在十万军队的搜补下逃出去的。”

    芈凰闻言曼眸同样眯了眯,“是啊,也不知道他怎么逃出去的?”

    难道今日云霄殿中的人是公子职?

    芈凰被这一联想惊到了。

    不然这个人是怎么在这么多凰羽卫的搜查中逃出去的。

    “怎么了,你想什么在?”若敖子琰看着微微出神的芈凰问道。

    “你说我这个小王叔如果逃走了,还会回来吗?”芈凰收回思绪突然问道。

    “如果有人看我楚国没有公子继承,把他请了回来,也说不定。”若敖子琰搂着她望着窗外飞入阁中的桃花花瓣,捻了一朵在手心看似随意说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可能会请他回来与我争王位继承权?可是我父王是绝不会传位给他的,就算他怎么名正言顺。”

    芈凰闻言微惊。

    她根本没往这一层去想。

    那这样云霄殿中的人就更有可能是公子职了,只是他为什么要给成贤儿送东西?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他再怎么说都是成王的公子,凰儿,你虽是楚王的公主,楚王不愿意是楚王的事,但是站在大义上,所有朝臣更愿意接受他。”若敖子琰楼着微惊的芈凰~安抚地笑道。

    “那是说,有可能我们会王位不保吗?”芈凰闻言微怔。

    她没想过还有朝堂上这一层,按理说每个诸侯也都是公子继承,只是他父王登基时太狠,杀的杀,还有些病死的死,基本上没有什么兄弟子侄了,就剩下她们这些女儿了。

    “怎么了,你发现了他的踪迹。”若敖子琰见她这样的神情眉眼突然一沉。

    “我们今天在雨晨殿旁边的云霄殿发现有人住过的痕迹。”芈凰拧眉说道。

    若敖子琰闻言冷笑一声,“他胆子还真大,敢把他藏在楚王的眼皮子底下,怪不得我怎么也找不到。不过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真是费了一番心思。”

    “你说谁的胆子大?”芈凰问道。

    “凰儿,这些危险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给我健健康康地生下我们的孩子。云霄殿那边,我会派清浦带人去接手的。”

    若敖子琰低头摸了摸她的脸颊笑笑,理了理芈凰身上微微散开的衣衫,“走吧,起来,我们回房去休息。”

    “好吧,我们回去休息吧。”

    芈凰闻言,住了口。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