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224章 突然病倒
    这一晚回到寝殿的芈凰都睡的极度不好。

    一晚上她不停地在做同一个梦,一个很久都没有再没有梦到的噩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白龙潭边。

    四周黑凄凄的,刻着龙纹的砖身湿滑无比,就她一个人,她想找若敖子琰,可是她怎么叫,怎么喊也找不到,还一不小心掉进了白龙潭。

    无边的黑潭之中,那条她杀死的白龙又陡然活了过来,一双铜铃大的眼睛带着冰冷和狠毒地望着她,她感觉自己突然又没了力气,四肢无力。

    一种冰冷的感觉,顺着寒潭的水从四肢百骸漫延至她的心脏,一直淹没至顶,然后在幽深的水底只见白龙猛然地向她又游了过来,庞大的蛇躯搅动着水底的深浪,带着层层暗潮,将她袭卷而来。

    她捂着脖子,渐渐不能呼吸,没有多余的空气,她感觉要自己被淹死……

    她一点点看着那个庞然大物再度袭来。

    这一次她毫无招架之力。

    她手臂上长年带着的见血封喉匕首呢?

    她拼命地摸着手腕。

    可是却什么都没有摸到。

    对了,若敖子琰说,戴着匕首太危险了,容易伤到她自己,让她把匕首除掉了,以后他都会保护她。

    所以现在没有匕首。

    “子琰,子琰……你在哪里,你快来救我!……”

    可是她就象是被困在了潭中。

    她拼命用手敲打着水面,可是水面就像被人冰封住了一样,怎么都无法冲出去,然后她怎么叫也没有人听到,巨大的龙潭,她拼命向上仰望,只能看见模模糊糊的光亮还有一道模模糊糊的人影站在糊边。

    希望明明就在眼前。

    可是却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芈凰眼睁睁地看着那道人影走近湖面,就像前世将死之时一样,可是湖边的那个人听不到,她拼命地大喊着“救命”,就像前世一样,可是张开口只有大口大口的气泡不停的冒了出来。

    那道人影在她眼前再度眼睁睁地走过。

    根本没有看到潭中的自己。

    她睁大眼睛,拼命告诉自己这是一个噩梦:只要她醒来,这条白龙就会不复存在,可是她无论如何挣扎都醒不过来。

    白龙越来越近,张开它的血盆大口,还有森森白牙,眼见一口就要咬住她。

    于是她拼命转身,向后游去,乌黑的长发像海藻一样在水中滑动着,白龙只来的及咬去她的一截头发,可是也足够让她害怕地全身失去力气。

    如今她怀着身孕,就更加划不动。

    她不要死,不要孩子还没有出生就和她一起死去。

    这次,不要!

    所以她努力挥手四肢,往前滑。

    可是她的身体却渐渐无力。

    然后她的耳边终于响起一道声音。

    “醒醒,凰儿!醒醒!”

    湖面终于闪耀起一道巨大的白光,芈凰猛地睁开了双眼,全身大汗淋漓,四肢无力,怔怔望着头顶上凤床上的琉璃水晶宫灯,缓缓转动,发出如白蛇巨目一样幽冷的光芒,看着她,而她的双手正紧紧攥着若敖子琰的手臂,像攥着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怎么了,凰儿?你别吓我!”

    偌大的凤床上,若敖子琰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芈凰就像一个溺水之人,惊慌而失措,没有了平日里的半点镇定和强大自若,就像他所期望的一个小女人一样寻求着他的保护,不知道为何突然有一丝心疼。

    不禁俯下身抱着她,不断轻拍着她,“别怕别怕,我在呢!”

    “我也不知道,我又梦见那条白龙要吃我……琰,我梦见我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好怕……”芈凰不断摇头,断断续续地说道。

    一双曼眸微睁,穿过他天神般俊美的玉颜,强大的臂弯,好像看到了上一世白龙潭中死去的自己,柔弱如一株浮萍般漂浮在水面上。

    无依无靠,无人来救。

    只能孤独死去。

    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在她的心头。

    “别怕,别怕……那是梦,白龙已经死了你忘记了,还是你亲手布的局把它杀了,而且我们还一起吃着它的蛇肉……所以它吃不到你,再说有我在你身边!”

    若敖子琰轻拍着怀里浑身湿透的女子。

    “是吗,可是为什么我找不到你?……在梦里……我怎么叫,也叫不出声音来……然后你也听不到我的呼喊……”芈凰终于哭出来,大滴大滴的眼泪滚烫着他。

    “不会,我一直在你身边,你只是做梦而已。”若敖子琰慌了,芈凰哭的就像是个找不到他无助的孩子,他将她紧紧拥抱在怀里,好像只有这样能让她找到一丝安全。

    芈凰偎在他温暖的怀里,全身冰冷僵硬的身体渐渐找回了一丝温度,终于说道,“可是我梦见我们的孩子……我拼命想要带着他一起游……可是身体太重,我怎么都游不动……那个湖面就在眼前,可是湖面像被人施了法术,将我困在了里面。”

    她好怕好怕。

    如果有一天,若敖子琰不在她的身边,她是不是就会这样如前世一样死去。

    这次还有未出世的孩子一起。

    “好了,好了,明天我就带人去把白龙潭给填了,绝不会让你和孩子有事的。一定是今天雨晨殿闹鬼的事情,把你吓到了,别怕,我一定会抓到那个幕后的闹鬼之人。”

    若敖子琰幽深的双眼穆然一沉,想到也许这是芈凰的梦在给她示警。

    这个公子职,他一定要早点清除掉。

    一定不能让他接近到芈凰。

    “真的吗?”

    芈凰恍恍惚惚地问道,也许真是他今天说的公子职要回来抢王位的事情,把她吓到了。

    “真的!”

    若敖子琰低头看着她,拿来床边的丝巾擦着她头上的大汗。

    “琰,我能把我的匕首再戴上吗?我怕有人突然对我不利,万一你不在我身边,谁来保护我们的孩子。”芈凰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手腕,那里原本戴着一个匕首暗袋。

    “傻瓜……我怎么会不在你的身边呢?”

    若敖子琰紧紧抱着她,温声在她耳边说着,“从明天起,我会让惊风和司剑寸步不离地跟着你。放心,我会保护你跟我们的孩子的,你们都不会有事的。”

    “谁要是敢伤害你们,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千倍万部的代价。”半搂住怀里女人,若敖子琰将光洁的下颔抵在她乌黑的发顶上蹭了蹭,黑眸半眯,射出一道凌利无比的锋芒。

    “嗯!”

    芈凰抱着他的手臂,渐渐抓紧他身上的亵衣,就像抓住一件救命之物。

    紧紧地,不敢放手。

    耳边都是他寒冰玉澈的声音。

    可是若敖子琰不知道,人一旦丢了性命,千万倍代价也不一定能再换回一次重生。

    当天半夜,若敖子琰就命人再度加强了东宫的守卫。

    “你们两个人,以后不许离开太女一步知道吗?”若敖子琰命道。

    “是,驸马!”惊风和司剑同时领命。

    “明日去凤凰山大营,给我调一千若敖氏精卫过来,守着东宫的各个出入口还有死角,这楚宫上下也派人守着。”

    一道道的命令颁布下去,整个东宫被防守地更加固若金汤。

    一只蚊子飞不进来,也逃不出去。

    司琴看着床上惊魂甫定的芈凰,轻轻为她披上一件寝衣,就像过往无数次她做了噩梦以后,柔声对她说道,“太女,没事了,就连真的白龙我们都杀了,何况只是梦中的白龙。”

    司书也在一边看着她,为她端上一杯热茶,“太女,喝杯热茶,定定神,有任何事情,我们想办法就好了。”

    司画也坐在她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着她的背脊,司剑手持大剑像一堵无坚不摧的高山以保护的姿态站立在她的身前。

    “嗯。”

    芈凰目光淡淡地看着四个侍女。

    主仆五人眼中有一丝心照不宣缓缓滑过。

    第二日,因为太女噩梦而虚惊一场的东宫中再度回复平静。

    一早上,若敖子琰上朝后,芈凰命人守在外面,只留四个侍女在身旁伺候,其余人等包括惊风在内全部守在殿外,说是要补眠。

    中午的时候,听闻芈凰被噩梦惊到了的芈玄和成贤儿前来探望,三个女人在小花阁中待了一上午。

    下午三人就又再度有说有笑的去牡丹园子里散步,打发时间。

    一切都好像再度回复平静。

    一天又一天,就这样过去。

    东宫还是老样子,可是雨晨殿那边芈凰和若敖子琰派去雨晨殿守卫的人却没有抓到公子职的半个人影。

    但是雨晨殿闹鬼的事情却开始在宫中底下传了出来。

    夜半的时候,老是能听到雨晨殿中的惊叫声。

    小晴看着面色越来越差的成贤儿,“夫人,怎么办?李炽公子的鬼魂如果这样在我们殿里盘旋下去,众人都要没心思做事了。”

    有几个胆小的雨晨殿的小宫女吓的半夜里根本不敢出门。

    还有些嬷嬷求了巫师的神水,将整个院子洒扫了一遍,可是每到半夜还是会传出鬼叫声。

    这一日,东宫的花园中,响起一声铁水壶落地声音,旋即就看见水壶滚落在地,然后紧接着所有人就看见本来正在跟着园丁打理牡丹花枝的成贤儿整个人倒在了牡丹花丛中。

    前后,毫无征兆。

    这下,原本站在成贤儿两边,也在摘花的芈凰和修减的芈玄,瞬间脸色骤变,纷纷放下手中的剪刀,花洒,赶了过来。

    “贤姐,贤姐?”

    芈凰第一个命司琴她们赶紧一起将倒地的成贤儿给扶起来,喊到着:“贤姐,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芈玄说道,“小晴,你掐人中,太阳穴试试!”

    小晴闻言上前试着掐人中,太阳穴,这些穴道,可是却半点没有清醒的迹象,这下把几个主子还有伺候的人都急坏了。

    “夫人,夫人,你醒醒,你别吓我啊!”

    然而,无论小晴怎么喊,怎么叫,成贤儿都毫无动静,除了还有微弱的呼吸和起伏的胸膛之外,其他症状完全像一个死人或者睡着的人一样。

    “来人呐,来人呐!”

    芈凰顿时抬头看向四周,喊道,“郑御医呢?叫他快过来看看成夫人的情况!”

    “是!”

    司琴赶紧去传郑御医。

    小晴焦灼的声音不断响起,可是成贤儿就像突然被人勾走了魂魄一样,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却身体一切正常。

    郑御医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怎么这么倒霉,成夫人突然就毫无征兆地晕倒了呢,他左右摸摸脉相,完全没有生病的迹象,其他御医也上前看了看。

    众御医还真是头一回见到。

    跟上一回楚王晕倒的情况有些相似。

    但似乎又不一样,毕竟没人要害一个不算得宠的宫妃。

    芈凰拧眉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成夫人刚刚还好好的和我们一起,怎么突然间就倒地不醒了呢?”

    “老夫也是闻所未闻,这种情况。”郑御医也不知道,头上流着汗,手心也是汗,“太女,实在不行,不如传成夫人家中那位医术了得的医老进宫给成夫人瞧瞧。”

    众御医纷纷点头。

    一个成贤夫人身边伺候的宫女突然说道,“我们夫人昨天晚上又看到那个鬼影了,然后一晚上没有睡着,今日早上气色也不怎么好,会不会是吓出病来!”

    “没听说过不代表没有,这个有可能!”

    郑御医闻言微微颔首。

    虽然他也不确定二者有没有关系。

    “那怎么办?!”芈凰皱眉问道。

    “要不老夫还是先开服安神汤,服用看看,太女这边也叫人传医老或者驸马过来帮忙看看。”

    芈凰点头,“好,先这样办吧!”

    “来人把成夫人先扶到客房去。”

    待众人将成贤儿送回客房,一些雨晨殿跟来的宫人都不禁慌了神,“你们看,一定是李炽公子回来把夫人带走了。”

    “就是,先前送了那么多东西,肯定就是因为想着夫人。”

    “我们老家以前也有这种事。”

    ……

    众人越说越害怕。

    就连小晴命她们不要乱说也没有用。

    流言往往是你越压着它,它越传的有鼻子有眼,而且越传越多,就连当年吴王妃杖毙李炽之事都翻了出来,甚至传说李炽下一个就要去找吴王妃索命。

    这话传到紫烟宫的时候,把本来就因为怀孕而日渐消瘦甚至有点疑神疑鬼的吴王妃,半夜里吓了一跳,“鬼……有鬼!”

    然后深夜里,紫烟宫里因此顿时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这一下,连隔壁帝寝殿的楚王都吓到了。

    于是闹鬼之事,终于传到了楚王的耳朵里,整个楚王后宫甚至前朝的大臣都有所风闻。

    “鬼魂作乱,寡人看是你这边守卫不严才是?”

    楚王默然沉着脸,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成贤儿,还有受了惊吓的吴王妃,对若敖越椒声声斥责道!

    “是,大王,都是微臣失职!”

    若敖越椒二话不说地就认罪了,并保证立刻派人全宫搜查装神弄鬼之人。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