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225章 引鬼上门
    当静安将宫里的消息传到身在一百里外的东郊的成嘉那边的时候。

    因为路途遥远,已经是第二日。

    而此时身在郢都城外以东一百里的东郊荒地上的成嘉,正在指挥流民把新一季的稻田秧苗种到他命人开垦出来的新田中。

    以前都是各大贵族拥有田地,然后分配给佃户或者奴隶耕种,各家负责各家。

    这样自然有好有坏,每年上交的粮食也有多有少。

    遇到天灾,水灾,虫灾,还有大战。

    更是收成惨淡。

    就算如此,各大贵族豪生是不会管农民奴隶死活的,他们只管收益。

    东郊农场,成嘉从郢都城内招募了一批平民寒士学子,帮助他管理城外的流民,组织农耕生产队,采用现代农场的管理方式,进行集体耕种,同时明确各生产队的分工,协同配合,进行流水式生产作业,有的负责基地建设,如修路挖渠盖房建大棚,有的负责开垦荒地,有的负责播种育苗,有的负责插秧种地,有的负责除虫施肥……

    虽然他前世没有学过农业。

    但是做为一个农出来的北大学生,该了解的一些农业生物基本知识都还是知道的。

    而且放眼未来两千年的世界,虽然很多杂交种植克隆转基因的前沿技术在不断日新月异,但是大部分的农业生产环节还是和两千多年前的古代相差并不是太大。

    尤其在一些偏远的山,基本还属于自产自销的粗放式种地模式,连耕地的工具也很老化。

    而有些人家出去打工,不种地的就干脆把地送给别人家种,收点田租就完了。

    种地的更是少之又少。

    成嘉虽然不是专业的农业专业,但是平日里通过电视,新闻,手机各种媒体还是了解不少,再加上他其实也不是有钱人家出生,小时候看父母下地插秧,有时候帮忙捆稻草,这些都看过也做过,也曾经通过网络上了解,帮助当时想要开小农场的父亲查过许多农业生产方面的资料,尤其是像大棚技术,现代农场的管理技术都有涉略。

    当然来了这个时代,他也学到很多权谋之术,政治眼光,战略思维,知道当今这个时代,粮食的出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大诸侯国在天下间说话的话语权和底气。

    有兵再有粮。

    楚国未来定然无往不利。

    所以他和若敖子琰两个人分工,各搞一头。

    已经进入四月初,东郊远郊十万亩荒地试验田已经全部开垦完毕。

    有一部分已经种上其他的蔬菜果树,如送去给成贤儿的桃子,也是这片试验田种出来的,但是这些不是解决饥荒的根本。

    如今天气正好,天朗气清,正是种植水稻的最好时节,楚国又位于大江黄河流域,气候也十分适合,今年楚国一年的收成就在此了。

    如果这块荒田开垦的好,他会组织下面的郡县将此法推广下去。

    成嘉命有经验的庄家人一早选择好稻种,然后全部用冷水发泡,等待水稻种子出芽。

    水稻出芽之后,他就命流民全部一起学习如何在公输年造的古代大棚中,将芽种播撒到苗床上,盖上土,交足水,坐等长出绿苗。

    同时命一部分流民专门将开垦好的荒田,整理成可用的农田,并提前施好肥,通过水渠灌上水,当眼见每个大棚中的种子全部已经长出一定长度的秧苗的时候,在这个没有插秧机的古代,为了提高效率,成嘉命多人同时并排插秧,以这种方式将秧苗快速移栽到田里,同时作业,来大大提高种值效率。

    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两千多流民就已经把这近十万亩的荒田变成水田,全部种满水稻。

    每块田地的秧苗插好后,成嘉看了看,剩下的就只要命人专人专管田间防虫、除草、防旱以及施肥作业就好。

    毕竟这个时代,蝗虫的危害是很大的。

    一年的收成好坏就看年中这段时间的除虫。

    再三叮嘱了一番,几个负责管理的寒门学子纷纷点头,一个中年寒士带头笑道,“右徒大人放心吧!您说的那些我们已经全部记录成册了,后续一定会按照这些流程严格执行的,今年我楚国肯定会有一个巨大的丰收,震惊各大诸侯国。”

    成嘉点点头,“那苏从你们就多费心了,今年收成好了,明年就可以向各郡县全面推广,我们在场的所有人一定都会名留青史,所以此法一定要对对外绝对保密。”

    “知道,右徒大人!”

    苏从带着大家连连保证。

    他亲眼见证了这片水田从曾经的荒芜到如今的生机盎然,而如果成嘉的法子真的管用,他更将见证未来楚国的国力翻翻。

    那将多么可怕。

    但是想想他就激动无比

    原本贫瘠的土地,被成嘉一番收拾之后,肥沃得让人惊叹,羡慕。

    代表若敖子琰前来视察的赵明和所有人一起站在田埂上,看着一望无尽新生的稻田,眼中都是惊讶,他虽然早知成嘉能力不输于若敖子琰,没想到连最难起色的农耕,他都能搞的有声有色。

    这可是楚国甚至是诸国最大的难题。

    民以食为天。

    粮食是一个国家的根本,更是一个国家最基础的战略物资,其战略意义之重,非比寻常。

    曾有鲁梁国因为饥荒在齐国的铁骑下直接不战而败。

    在这个时代,一个国家,不仅要地域广阔,还要粮食充足,才能立足于超品大国之列。

    如果粮食出了问题,那就很被动、危险了。

    楚国先前之所以会被庸国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正是因为国内连年天灾频繁,粮食难以为继,庸国才有了趁火打劫之机。

    同样的,对于国内各大世家而言,粮食的多少也很重要。

    不然越椒和周穆就不会为了灾粮挺而走险了。

    只要再等四个月,水稻就会开花,等到九,十月份,就会结出黄澄澄的稻谷。

    今年楚国也许可以收获一次真正的大丰收。

    看着一片绿色汪洋的稻田,波浪翻滚,成嘉不禁一脸笑意,也暂时忘却了王城里的那些党争,谋伐,诛心……

    身为楚国第一赛马场的大场主,如今又在若敖子琰下面挂了一个闲职的赵明看着成嘉花了三个月时间收拾出来的大片农田,眼中都是惊叹,不禁说道,“成嘉,把你的这些生产队什么的也借我用用吧,我家那下面的几万亩农田要是全部都这样搞起来,今年粮食产量肯定翻翻。”

    成嘉撩着衣摆蹲在田梗上,随意地扯掉田中一把杂草,微微挑眉看他,回道,“好啊,农产队给你一支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总不能做了这么多,就白给你吧!”

    “唉呀,好兄弟,谈银子伤感情。”

    赵明也顾不得田梗上的泥巴了,跟着一起蹲下来,搭着他的肩膀一脸附在他耳边戏笑道,“要不我送几个如花似玉的美姬给你,你看你和周菁华的婚事也吹了,现在孤家寡人在这东郊外,夜晚难耐。这是作兄弟的我时刻想着你。你看我那些车中的美人,个个体态丰脓,价值千金,从小养在娇房之中,深懂闺中乐趣,可比你这些皮糙肉厚的流民值钱多了。”

    成嘉闻言扔了手中的杂草,看着他,笑笑反问,“那你来找我要这些流民干吗?”

    “反正满大街,到处都是,你赵小侯爷,随便一抓一大把。”

    赵明不亏是谈生意的一把好手,闻言戏笑道,“我们是好兄弟,当然有美同享,有利共占!”

    美姬多的是,可是这些从未见过的农业生产队,却只此一家。

    成嘉没有多说,站起身来,淡淡的眸子看了他一眼,还有远处他马车中坐着的姹紫嫣红的美姬说道,“你知道我要什么的,而这些美人还是留给你一人享受吧!”

    两个人正在讨价还价间,静安带着人骑着战马从官道上冲下,一马当先地冲进了东郊农场。

    马蹄无情地践踏了一片刚刚插好的绿秧。

    所有流民见此拿起手中的锄头,心疼地拦住马匹上的静安,“来者何人,给我们下来!右徒大人说了任何马匹不准践踏田地,全部停在专用的马厩和停车场去!”

    静安也懒得多说,扔了手中的缰绳,沿着田埂跑了过去,隔着大片绿油油的稻田焦急地喊着,“公子,公子,不好了!宫里大小姐病倒了!如今昏迷不醒。”

    正在和赵明成嘉闻言皱眉,问道,“你说大姐怎么了?”

    静安满脸焦急的回道,“医老进宫去看了,可是情况不好,宫里的人都说大小姐是魂被李炽公子的鬼魂带走了。”

    “什么?”

    成嘉本来悦然的脸色骤然一变,然后推开还想跟他讨价还价的赵明转身离去。

    赵明在后面的泥巴地里追着,见此嚷道,“凡事好商量,我都答应你行了吧!”

    可是成嘉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登上了返回郢都的马车,赵明见本来谈生意谈的好好的成嘉掉头就走,追也追不上。

    最后看着大片的良田还有田地里正在插秧的佃户,嘴唇微勾,戏笑一声,“来人,给本小侯爷安排个住处,本小侯爷要在这里住下,等你们右徒大人回来。”

    苏从看着笑的一脸不怀好意的赵明,眉头微皱,然后给他安排了一个离农场极远之地。

    当赵明知道自己被安排在一个旮旯角,旁边还是猪圈的地方的时候。

    二话不说,一脸嫌弃地也回了郢都。

    回城的路上,成嘉已经了解了前因后果的成嘉却皱起了眉头。

    李炽鬼魂作乱?

    那他这个穿越而来的异世鬼魂又算什么?

    一路马车疾驰返回郢都的成嘉还没有下车,远在东宫外数丈远,就觉得情况不对了。

    “东宫”那两扇终年常开的黑漆大门,此刻竟紧闭着,门口内外重兵把守,倒不像是东宫,更像是刑狱司的大牢。

    成嘉上前,宫门前的宫人看了他一眼,然后进去通报了半天,才有着惊风出来容他进去。

    见此,成嘉微微皱眉。

    而东宫里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防卫的严密难以想象。

    成嘉暗暗拧眉,在司琴的带领下,转身先进了客房里间看望昏睡不醒的成贤儿。

    屋里,成晴晴一直守着昏睡不醒的成贤儿,见成嘉终于到了,抹着眼泪哭道,“二哥,大姐她不知道怎么了,一直昏睡不醒,我怎么叫她,她也不醒!”

    成晴晴紧紧握住他的手。

    指着床上的成贤儿一直掉眼泪。

    “大姐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就是不醒……”

    而里间还有几人,芈凰和芈玄二人正远远坐在窗边向他微微颔首。

    三人算是见过。

    另一个则是因为守卫不严被楚王苛责了一番的若敖越椒和他的属下,待楚王离去后,更是堂而皇之地一把掀开床帏,低头看着牙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子。

    芈凰本来想要阻止他,可是若敖越椒却勾起一抹冷笑看着如今身怀有孕的芈凰说道,“我奉大王之命搜查扮鬼之人,如果不看看夫人情况,如何行事?还劳烦弟妹让个路,我看一眼心中有个数。”

    话毕,他不禁看了身后的侍卫一眼,对他说道,“你不是也懂点医术,看看成夫人如何了?”

    “是,大人。”

    一个不起眼的中年侍卫身穿盔甲走了上来,越过芈凰低着头查看着成贤儿的情况,只见美丽的女子,无知无觉静静的躺在床上,面容苍白,双目紧闭,如果不是看着起伏的胸口,就好像死了一般。

    良久收回手,眉头深皱说道,“小人无能,也看不出什么来。”

    然后话峰一转他看着同样坐在床边的医老说道,“不过属下听说医老医术了得,不知道有何结果。”

    成嘉抬眸看向床上毫无生气的成贤儿,闻言也看向一边坐着正在翻着医书的医老皱眉问道,“我大姐她到底怎么样了?”

    医老坐在牙床边上的小圆凳上,一边翻着医书,一边不时摸摸成贤儿的脉象,然后一直摇头。

    就是不说话。

    成晴晴见了,不禁急死,“医老,你平时不是一向自诩医术了得,我大姐到底怎么了,你看了这么久,你到是说一句话。”

    芈凰沉着脸也看着他,只见医老摇头叹道,“心病还需心药医,成夫人醒不来多半是因为思念太重。”

    “难道大姐还在想着李大哥?”成晴晴闻言一脸焦急地看着床上的成贤儿。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芈玄也焦急地问道。

    “有是有,只是我们需要她所思念的那个人的心头血做药引。”医老一脸迟疑地说道。

    “你让我们挖了他的坟墓找到他的尸骨还有可能,你要一个已死之人的心头血,我们哪里去让一个死人复活。岂不是说贤夫人无救了?”芈玄皱着眉头说道。

    医老点头,一脸无奈。

    “正是啊,所以老头子也没有办法了。”

    整个客房中,一时间响起一片痛哭声。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