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226章 三月不见(谢谢优尚优吾的2张月票)
    房中,若敖越椒闻言冷笑一声,一把拎起医老的衣领,看着胆小畏惧的糟老头子,幽幽说道,“就连整个御医院都看不出来,他一个小老头子看不出来也正常,却推说要一个死人的心头之血,还真是无稽之谈。”

    医老害怕地仰头看着传说中的虎贲都尉,强自镇定地咽了咽唾沫回道,“小老儿也只是听说的一个偏方,据说真有奇效!”

    “这里是东宫,不是你的都尉所,容不得你放肆!”

    芈凰沉声断喝一声,放下手中的竹简,曼目微沉地看着越椒如狼似虎的容颜。

    “哼!既然太女弟妹要相信这等江湖郎中,那我们禁军这边就先撤了,我还得赶紧去捉鬼去,不然贤夫人怎么醒的过来。”

    越椒闻言轻蔑地大笑一声,看了芈凰一眼,松开了揪着医老衣领的大手,拱手告辞。

    成晴晴愤愤地看着若敖越椒堂而皇之的掀开床帷,大不禁地看了她大姐一眼,又说了几句闲话,然后带着人扬长而去。

    骂道,“这个若敖越椒不就是仗着若敖氏欺人太甚,不将我们成氏放在眼里!”

    小晴劝了几句。

    成晴晴才不情不愿地坐下。

    医老揉了揉差点摔断了的老腰,哀怨地看着了一眼坐在窗前又不声不响再度随意翻着兵册的女子,露出一个凄凄惨惨的笑容,“太女,我这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了,你看我老人家差点连性命都不保……”

    芈凰闲闲淡淡看了假装受伤的医老一眼,点头清声说道,“嗯,我到时候会将赐你的百草园再加一片百亩良田。”

    医老闻言腰也不疼了,立马高兴地直起佝偻的腰笑道,“嘿嘿,其实我这伤回去擦点九里香就好了。”

    芈凰点点头,“那就好。”

    然后向身边立着的司剑使了一个眼色,只见司剑推开侧门悄然出去,对毛八他们招了招手,跟上了外面离去的越椒他们。

    她刚才坐在窗边,虽然是在看书,可是从头到尾其实都在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今天每一个到访探病的人,包括越椒身边那个不起眼的侍卫,以及他临走前回头看向牙床担忧的一眼。

    成嘉默默看着偷偷跟了出去的司剑,然后目光终于落在花窗下一脸淡然又随意翻起手中一卷兵册的芈凰。

    看着她淡然平静的脸上,微微发青的眼眶。

    昨晚没有睡好吗?

    是因为他大姐晕倒在东宫所以忧心忡忡?

    三月不见,也不知道她如今过的可好?

    窗外的桃花瓣瓣飞入窗棱之中,洒在精制的竹简之上,落在那一行行隽秀标红的小篆上,红色的花瓣落在红色的字上,字字如樱,只见她执着一只细毫时不时地勾画两句。

    他想了想,终于走了上去。

    坐到她对面空的位置上,目光浅浅,低头看着她,轻声问道,“医老的话是什么意思?”

    成晴晴也觉得有点怪怪的,“对啊,太女你做什么给医老一座园子,他给我大姐治病是天经地意的。”

    芈凰看着对面坐下的男子,对司琴示意了一个眼神。

    司琴笑着对成晴晴说道,“成小姐,要不您先出去,我家太女跟右徒大人有话要密谈。”

    成晴晴看了成嘉一眼,只见他微微点头,“好吧!”

    她就当给她二哥和芈凰一个独处的机会。

    然后跟着众人鱼贯而出,就留下医老一人,她才看着他说道,“不用担心,贤夫人没事,她只是喝了医老的蒙汗药睡着了!”

    医老闻言朝他摇头摆手地说道,“臭小子,不是我故意要骗人的,是大小姐和太女逼我骗人的。”

    芈凰对着他也解释道,“不用担心,只是成夫人和我们一起合演了一场戏,而把你和成小姐都叫进宫,也只是为了让这场戏更逼真而矣。”

    成嘉闻言眉头稍松,轻轻挑眉看着她,“那你为什么干脆不将我一骗到底,免得到时候我穿帮了。”

    坐在对面,芈凰闻言峨眉微拧,手指尖在细毫上轻轻一握,“我觉得这事情就算我不告诉你,你迟早也会知道的。”

    毕竟她知道他对成贤儿的看重。

    不想让他担心。

    成嘉微微点头,

    问道,“那么你们如今这是联手演的一出什么戏呢?”

    芈凰看了他一眼,“你跟我来。”然后扶着肚子和桌子准备起身,成嘉眼疾手快地抚住她的一只手臂,“小心!”

    “没事,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芈凰抬头看着他,两双目光终于相接,在那双淡淡的修眸中看到一身粉黛玉罗轻衫的自己,然后低头收回手,捋着耳边散落下来的黑发,缓缓摇头说道。

    “若敖子琰呢?”成嘉微微不悦地皱眉问道。

    “你在忙东郊忙开荒播种的事情,他在忙凤凰山大营的事情,你们两个的各自工作还能不知道。”

    芈凰随意地回道,然后话锋一转,“我们还是说一下你不在郢都的这些日子,你大姐的宫殿里出的奇怪的事情好了。因为我们如今正在捉鬼!”

    “捉鬼?”

    成嘉闻言拧眉,然后低头看着女子,“太女难道也相信鬼魂之说?”

    “鬼魂之事难说。”芈凰脸色难明地回道。

    毕竟她也是一缕重生的鬼魂。

    “反正事情就是这样,如今贤夫人只是昏睡而矣,我们需要你的配合,逼出那个装鬼之人。”

    芈凰将事情的前后说了一遍,还有他们为何如此,“你放心,医老已经配了解药。现在没人,我给她吃颗解药,不一会应该就可以醒来。”

    医老笑笑保证,“是啊,是啊……傻小子,你别担心!大小姐吃的就是上回太女中的蒙汗药而已,并无大碍。”

    芈凰走到旁边的八宝架抬手想要拿下那个箱子,成嘉一直站在她的身后,见此紧张地说道,“你要拿什么,我帮你拿。”

    芈凰抬手指着八宝架上第五层中间的那个红木箱子说道,“那个红木金蝶的小箱子,你拿下来,打开看看就知道,这就是这段时间送来给你大姐的东西,这些都是你大姐喜欢的。”

    “好,你站一边去。”

    成嘉从架子上拿下小箱子打开,然后芈凰走过来,从里面拿出两对一新一旧的珠钗比给他看,“这是李炽身前送给你大姐的,可是现在有人仿制了一模一样的,如果不是喜欢你姐的人所为。那是何人所为?”

    “当然,这个喜欢你大姐的人,不一定是李炽。但是先前我们发现他的踪迹后,他就立刻藏起来了。”

    “所以你们想以我姐姐病重为由,逼这个男人现身。”成嘉已经了解。

    “是的。”芈凰点头。

    “依你们刚才所说,万一不是鬼,真的是人呢?而且不是李炽回来找我大姐呢?你们捉到他了,要拿他怎么办,杀了他还是放了他?”

    成嘉突然话锋一转,低头看着她说道。

    芈凰低头皱眉,“这个得抓到了才知道,若真是你喜欢你大姐的人,放了也无妨,若不是……”

    “好了,我明白了!此人若不是冲着我大姐来了,想必就会是冲着你来的,自然得早点抓住。”

    截断她的话,这人的存在总归是一个危胁,不然芈凰不会做无用之事,成嘉颌首说道,“该具体怎么做,你跟我说,我配合你。”

    芈凰闻言看着他微微一怔,“好。”

    暮色渐深,夜已将临,但宫围森森的东宫,客房里却没有点灯。

    春风微醺,却也吹不散宫中那种浓重的森严之意。

    每一处院落,每一个长廊都是静悄悄的,虽然有人走动,但却有重兵把守,每个士兵手持长戟,就像来自地狱的阎罗,一脸森然。

    窗外桃花朵朵绽放

    随风飘入屋中,慢慢起舞。

    树上的夜莺似乎也感觉出了房中的一阵难言的沉闷,闭着黑色的喙,睁着黑豆似的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屋内之人。

    一男一女,一起坐在窗边,隔着书桌中间点着一盏薄灯。

    女子时不时地会问男子两句,“兵者,何为诡道也?”

    男子轻声回道,“如攻战计,第十六计,欲擒故纵。逼则反兵,走则减势。紧随勿迫,累其气力,消其斗志,散而后擒,兵不血刃。需,有孚,光。”

    女子闻言点头。

    二人的目光时不时透过朱窗不时看着东宫后门的方向。

    只有医老坐在角落,来回在暗室中踱着步子,但脚步却轻得宛如幽灵,似乎生怕踏碎了二人间的某种静寂。

    他们在等,等那个人再度潜进来。

    她今天特意命惊风让人留了后门进出,其他地方严防死守,司剑跟着越椒的人进了若敖越椒于宫中的都尉所,那个侍卫就没有出来过。

    但是她有一种直觉。

    这侍卫肯定和云霄殿有关。

    客房中,小晴守在屋中,虚点着额头,将睡未睡,有人从半开的朱窗翻了进来,然后劈手砍翻了窗前的两个小宫女,然后一步一步,无声地靠近床边,如法炮制,又砍翻了床边守着的小晴。

    忽然一阵大风自窗外卷了进来,卷起了窗纱,卷起了床幔,帐上的铜钩摇起了一阵阵单调的“叮叮当当”脆响之声,宛如魑魅的摄魂铃。

    片片桃花花瓣随着大风飒飒扑入屋中,卷起一阵小龙卷,就像无数魍魉在空中狞笑飞舞。

    “噗”的一声。

    房间里的灯火顿时被风吹灭。

    黑衣人本就带着面罩看不清面貌,只留一双眼睛在外面,如今更是如一道鬼魅向床上的女子掠去。

    芈凰和成嘉透过猫眼,看着隔壁房中飘荡起来的白纱,只觉竟似带着种妖异的寒意,双双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尤其芈凰身上穆然一冷。

    成嘉低头看着脸色微微发白的芈凰,还有她微微出汗的额头,低声问道,“你怎么了?怎么满头大汗?”

    芈凰强自镇定了一下。

    虽然她也是重生过一回的人,甚至看着死去的容瑜活了回来又杀了他,可是看到这场景不知为何微微心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最近她时常觉得力不从心,走动一回都会十分疲惫。

    一双手紧紧地护住隆起的肚子。

    “我没事,我就是怕吓到肚子里的孩子。”

    成嘉想要圈着她的腰身,轻轻拍拍她,可是只是将身体再微微向前倾靠一点,将温热的胸膛小心地贴近她的脊背,低语道,“别怕,只是风而已!”

    大风卷着花瓣发出呜咽之声,芈凰的身子禁不住开始发抖,掌心微微沁出冷汗。

    紧了紧手腕上的匕首。

    芈凰稍稍安心。

    “嗯!”

    隔壁房中灯光全部熄灭,四下里被黑暗吞没。

    透过猫眼,他们只能看到那道黑幽幽的人影,不断靠近牙床。

    就在这时,黑衣人已经坐到了床边,一双大手留流在床上女子面如春花的容颜之上,然后掏出了一把匕首突然毫不犹豫地对着胸口一刺。

    一抔滚烫的热血从他的胸膛溢出,他抱起床上无知无觉的女人,快速地渡入她的口中。

    同一时间,成贤儿忽然张开眼睛,坐了起来!

    这刹那之间,每个人的心房都骤然停止了跳动。

    然后就有人不由自主,放声惊呼出来。

    惊呼之声自然是隔壁房中的黑衣人。

    就连明知是假的芈凰都情不自禁的退后了半步,抵在了成嘉温热的胸膛上。

    跳动的心脏才安定了下来。

    只见成贤儿的眼睛先是呆呆的凝注着前方,再渐渐开始转动,但双目中似乎带着种诡秘之色。

    黑衣人显然骇呆了。

    眼见她嘴唇在动,似乎要惊叫出声,立即捂住了她的嘴。

    然后喜极而泣地颤声说道:“看来那个医老的话真的有效,贤儿,你没有事,我已经把你救回来了……”

    成贤儿闻言眨了眨眼睛,隔着他捂住嘴的手,仿佛示意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眼中露出狂喜之色,紧紧搂抱着怀里的女人好像是他失而复得的女人,“贤儿,你莫要害怕,是我啊!我不会伤害你的。”

    谁知成贤儿却拼命推开了他。

    两只手痉挛着紧紧抓住身上的被单。

    成贤儿全身紧张的发抖,这是她第一次以身涉险,双眼害怕地看着有着嘶哑嗓音的黑衣人,瞳孔微张,一脸见到了“鬼”似的神情。

    这个声音,完全陌生。

    根本不是李炽的声音。

    “你究竟是谁?你想干什么?”

    黑衣人不知道怎么说,只吃吃地说道,“贤儿,是我啊,我是李炽……”

    “李大哥?”

    成贤儿闻言眼中终于爆发出一阵惊呼,狂呼道,“你真的是李大哥吗?”

    蒙面的黑衣人隔着黑布重重点头,“是,我是!”

    除了狂喜的成贤儿。

    隔壁的芈凰和成嘉却同时一怔!

    成嘉惊的是,明明李炽的尸体是他和成贤儿亲眼看着埋的。

    难道这世上还有人能够死而复活?

    虽然他没有遇到过,但说不定存在。

    毕竟连他都可以穿越,李炽借尸还魂,活过来来也说不定。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