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231章 柔柔一笑(感谢优尚优吾的书单收藏)
    越椒带人回到西郊大营之后,立即一通大发雷霆,整个西郊大营的野狼卫都害怕地低下了头,“一群废物!从明日起,所有军训加强一倍,一个东宫凰羽卫都打不过,居然还让他们杀了一个片甲不留。何况他手中的若敖四部,那还不如趁早认输了好!”

    闾一低头单膝跪在地上。

    不敢有一句解释。

    “连一个公子职,你们都看不住,让他一次次从你们眼皮子底下逃脱。今日要不是我提前转移了公子职,保不准现在他已经直接弄死公子职了!我手中的法码又少了一个。”

    “都尉大人恕罪!”

    众将士连连跪地请罪不起。

    “你们所有人都给我自己去领五十军棍吧!”

    “是,多谢都尉大人宽恕。”

    闾一和众人闻言抱拳领命,毫无半点怨言。

    变装为五城兵马司的士兵的李炽拿着若敖越椒给的虎符,从他安排的私人通道顺利出了郢都,然后出了城,立即转为骑马奔向西郊大营,西郊大营在看到若敖越椒的虎符,顿时将他带进了大帐中。

    李炽被人带了进来,若敖越椒见到他却冷笑一声,“为了你今天的愚蠢,我的野狼卫死了一百人。”

    “大公子运筹帷幄,将若敖子琰耍的团团转,应当高兴才是。”李炽却从容负手回道。

    “怎么,忽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若敖越椒冷冷地瞟了他一眼,终于勾唇大笑一声,“今日要不是耍了一回若敖子琰,挽回了一点,不然你的人全部难逃死罪。”话毕,眼中流露出一狠冽无情。

    李炽闻言垂下眼帘,重重握拳。

    私心里,他不能理解若敖氏的内部争斗。

    更不能理解若敖越椒,千里迢迢,大费周章把他弄回郢都,就只为了扳倒一个若敖子琰,赢上一回,这有什么值得的?

    “哼,只你要听话,将来这楚王的位子都是你的,何况只是想要一个区区成贤儿。”若敖越椒重重敲打完所有人,又利诱道,“闾一,带他回去休息吧,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出西郊大营。”

    “是,大公子!”

    然后在闾一变相的监视下,李炽大步走出大帐。

    不远处大树后面周菁华微微皱眉,却是若有所思的盯着大帐门口中昏黄色灯光中渐渐走远的男人,暗暗想到:这个男人怎么身影和过年那晚那个人这么相似呢?还又是如此神秘的模样,就连闾一也一脸紧张的神情,倒像是越椒又在筹谋什么大事的样子。

    “云雀,你去跟上那个人,看看他究竟是谁?”周菁华道,目光看着李炽方才离开的方向,对身后一个侍女说道。

    “是,夫人。”云雀点头跟了上去。

    待李炽和闾一走出大帐,走远,大帐前人影渐渐散尽,周菁华嘴角牵起一抹冷笑,然后重新挂起一个温婉动人的笑容,经过大帐前的守卫通报,很快掀开大帐走了进去,若敖越椒见她进来,皱眉道,“你怎么来了西郊大营?这不是你一个女人每次可以随意来的地方,给我回去!”

    周菁华闻言并不害怕,反而碎步走进,微微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听管家说,你今日有事又不回来了,你都好几日不回来了,我身为你的妻子,难道就不该关心关心你?人家好心好意特意煲了汤,到西郊大营给你送过来,你却老是挂着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

    越椒闻言对于周菁华的小意温柔十分受用,大手一挥说道,“下不为例!”

    “嗯嗯!”

    周菁华立即点头高兴地对小江命道,“小江,把带给姑爷的汤,呈上来。”然后低头对他笑道,“我要亲眼看着你喝完汤,我再回去。”

    “好。”

    小江规矩的把补汤端了进来,然后退了出去。

    这几日小姐似乎对姑爷越来越好,对于这样的境况,小江乐见其成,得了姑爷的欢心,这样她们在若敖氏的日子才能过得更好点。

    “你都几日没有回家,外面忙碌必然辛苦,来喝点汤,补补。”周菁华亲手拿着汤勺为越椒呈着鸡汤,往他面前一递,轻轻笑道。

    仿佛她面前坐着的不是越椒,而成嘉一般,笑的亲切自然。

    越椒接过她手中的汤碗,看了乖巧的女人一眼。

    常年冷硬的嘴角难得勾起一抹笑。

    虽不热,却也不冷。

    看了一眼若敖越椒的表情,周菁华幽幽开口问道,“刚才我在大帐外看到一个面生的侍卫和闾一一起出去了,是谁?”

    偌大的军帐中,若敖越椒闻言骤然变色,抬目冷然看了他一眼,“给你说过很多次了。”

    “男人的事情少问么!”

    越椒的话还没有说完,周菁华已经俏皮的吐吐舌头,快速地截断他后面的话,学着他平日的语气把话接过,“说来说去,就会说这两句,你知道吗?你要多笑笑,你看你这样把父亲有时候都吓到了,别说我。”

    话毕,周菁华自然地挨着他坐下,捧着他那张冷俊的脸,“按我说,明明你长的不差,委实就是你笑的太少,又太冷,就像块石头似的,众人才对你有所偏见。”

    周菁华说话间,不自觉带上对越椒的几分娇憨,一脸不解地看着他,可是越椒却在她审视的目光下,难得地低声咕哝了两声,“是吗?”

    “是啊!”周菁华心里虽然不以为然,却依然笑笑点头,“你看你现在好多了。”

    若敖越椒闻言难得鼻子哼出一声轻笑,“就你意见多。”

    周菁华一脸认真地颔首说道,“我是你妻子,我自然要对你有意见。你的事情我如果都不关心,我还是你的妻子吗,那和那些府上随嫁过来如货物一样的媵妾有什么区别?”

    二人一个笑一个听。

    帐中气氛不知不觉变得融洽无比。

    越椒闻言目光闪了闪。

    柳氏生为滕妾天生胆小,懦弱自卑,也从来不主动讨好或者关心若敖子良,对于见惯了各种美色的男人自然是可有可无,一直谨守着府里的尊卑,让他谨守着尊卑,任人辱骂,甚至把自己的孩子当成别人的孩子在养,让自己管吕氏喊作母亲。

    从这些方面来说,柳氏这一辈子远远不如吕氏。

    吕氏争宠,疾恨于他,至少说明她在乎若敖子良。

    可是柳氏呢?

    她在乎过吗?

    从来没有。

    静默了片刻,本来一脸寒霜也缓缓消散,顿了顿,只听他开口说道,“刚才那个出去的就是一个新来的侍卫而已,你不用在意。”

    “嗯,好的,我知道了。”

    周菁华闻言点头轻笑,对于这个好的开始,勾唇一笑,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条雪白的手帕给他擦了擦嘴角的汤汁,嘟囔道,“你看你喝个汤也喝的这么急,我又不和你抢。”

    “周菁华,你到底想要什么?”

    若敖越椒闻言突然一把捉着她的手,深深看着她,试图看穿她此时讨好的意图。

    周菁华闻言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脸娇羞地低头说道,“我想要什么?……你说我现在已经不是周家的千金小姐,如果没有你,我什么都不是,如今我只想要我们这一生过得好好的,然后……然后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长的像你一样……”

    若敖越椒一向阴冷的目子闪了闪,捉着她手问道,“你难道不担心孩子长大了像我一样被世人所唾弃吗?”

    甚至被自己的母亲嫌弃。

    “怎么会?你不是说要给我这世上最尊贵的身份,那我们的孩子也自当是这世上最尊贵的,又有谁敢嫌弃他半分?”周菁华回道。

    越椒闻言目光幽深,重重点头,“是的,以后只要我们的孩子是这世上最尊的,又有谁敢鄙夷他半分。”

    看着周菁华,将她拉进怀里,越椒低头看着昏黄烛光下美丽的容颜,摩挲着她如玉的脸庞,缓缓说道,“菁华,你很好,我不在乎你是否还是周家大小姐,(就像所有人说他出生卑贱,他也不在乎)我觉得你这样就很好。而眼下我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有些事情,你就不要多问了,该给你说的,我自然会给你说。”

    周菁华微微点头,然后捧着他那张冷硬的容颜轻轻一笑,“嗯,我知道,你有事要忙,你尽管去忙吧,我有你给我的虎符,吕夫人不敢欺负我的。”

    话锋一转,周菁华抬头看着他幽幽说道,“不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你一定要给我说。有时候我很想帮你,就算只是一些小事也好,毕竟我们是夫妻,生死都要在一起的。”

    “好,生死都在一起,我们。”

    却不知他日,二人一语成谶。

    若敖越椒看了一眼昏黄烛光中美丽的女人,为他敞开一切,毫无保留,眸光幽深,勾唇一笑,“不过现在我只想要你。”

    周菁华闻言笑得更加温柔动人,一双眼目仿若有情,看着头顶上的男人,柔柔一笑,笑的灿若星光,照亮孤独的星空,然后勾着他的脖颈送上自己娇美的红唇,脉脉启唇。

    若敖越椒随即俯身压下,眼中带着一丝风暴和火光,吞噬她的一切。

    这一刻的温情脉脉中。

    却仿佛有妖魔在低笑。

    不知是谁的绕指柔陷落了谁的百炼钢。

    温暖而昏黄的烛光下,床榻上,女子温顺的就像娇小的狈嵌在男子宽阔厚实的胸膛上,从来孤傲仰望夜空的孤狼低下了他永远高昂着的大头,轻轻抚摸着怀里女子柔顺的发丝,低头一笑。

    也许我们这一生,只是还没有遇上一个错的人,然后对她微微一笑很倾城。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