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三章 日久人心
    成晴晴听到他们又说起其他人听不懂的医术话题,眼珠子在一桌的菜和成嘉身上滴溜溜地转,然后说道,“二哥,好了,你看你早膳也做好了,赶紧去换身衣裳,穿着个厨娘的围裙像什么男人样,到时候大家见了你还不笑话你。”

    堂堂右徒大人下厨。

    简直有辱贵族风范。

    “嗯!”

    这身衣裳确实得换。

    成嘉依言上楼换衣。

    等芈凰帮成非磨磨蹭蹭穿衣洗漱完毕,走下一楼的花厅中,一长条的大桌上就摆了各种腌制小菜,馒头,馄饨,煎蛋,清粥,简单而丰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

    成晴晴向她挥了挥手,“来,太女,你和非儿跟我坐,让我哥和医老他们坐一边。”

    芈凰先给成非拉开椅子,将他抱上长椅之后,自己再在旁边坐下,摆在面前的盘子里的鸡蛋煎得金黄,荷包蛋煎的形状和以往不一样,不是圆圆的,而是两个不规则的半圆合在一起,却看起来很好看,边上还配了几根绿色的青菜,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

    芈凰很意外成嘉能做出这样的早膳。

    她以为现在的男人都是不会做饭的。

    看着对面的医老和医童都上了桌,只在她的对面空了一个位置,芈凰扬声问道,“成嘉怎么还没有过来?”

    成晴晴坐在成非的旁边捏了捏他的小脸,冲她笑道,“我哥为了非儿忙了一早上,现在上去洗漱更衣了。”才不会告诉太女,是她嫌她二哥那样子有损形象呢,这都是为了他好。

    夏日炎热,即使大清旱的,都能热的人一头汗,等成嘉换了衣裳下来,众人开始用膳,吃完后又被成晴晴拉着吃了一些冰镇水果闲聊,反正在船上众人也无事可干。

    “也不知道这船还要开多久?”

    成晴晴一边由着巧云她们扇着羽扇,一边微微拧眉抱怨着,“虽然船上好玩,可是还是实地上踏实……”

    成嘉顺手削了几个桃子给众人切好,第一份放在了芈凰和成非面前,成晴晴见了不高兴地一拍扇子指着他道,“二哥,你为给太女切水果,就不给我这个妹妹递一个,没想到二哥你也是一个讨好上锋的人。”

    “没有上锋提拔,哪有下属晋升之日。”

    成嘉的耳尖微红,镇定自若地回道,然后递了一块切好的桃子,堵住她的那张小嘴,“这样行吗?好吃吗?”

    成晴晴洋洋得意地笑笑,“二哥亲手喂的,自然好吃!”

    成非也伸着小手,“二叔,非儿,我也要。”

    成嘉叉了一片小块的桃肉给他。

    成非咬住,米粒的牙齿咬的“蹦嘎”脆响。

    芈凰看着成氏一家人,轻轻一笑,眼中微微羡慕……

    她突然在想,如果她的父王驾崩的那一天,她可会掉下一滴眼泪。

    她想绝对不会吧……

    她们名为父女,实则与仇人无异。

    因为没有楚王对于吴王妃母女的偏爱,就没有她母后的自杀,也就没有她的前世惨死,更没有她今生十年的隐忍不发,这样的父亲怎么能让她生起亲情和渴望?

    “你不是说我们今天就可以到竟陵?”

    吃完水果,芈凰看着成晴晴又把成非喊到甲板上去玩,一边招呼她要小心,别让成非掉到河里,一面回头问着成嘉。

    成嘉吃完拿起帕子擦了擦嘴,放下,对她说道,“按船速应该快到竟陵了,你要不先上楼准备一下,我们待会下船准备进城。”

    “好。”

    二人商议了一番后,就各自上楼回房准备,不久窗外就响起一声水手的大叫,“竟陵城到了,准备靠岸!”

    芈凰循声往外望去,只见汉水边上耸立着一座古朴的城镇,比起郢都自然是显得略有几分小气,不过城楼上簇新的红色瓦当却反射着午后耀眼的光芒,让人眼前一阵迷怔,“这竟陵城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差吗?”

    成嘉闻言立在船头看着久违的竟陵城笑笑,“竟陵城是个好地方。”

    这句没头没脑的夸赞,让芈凰心底突然像猫抓了一样好奇,眼下最紧要的还是东郊的码头的事情,等秋收了,就要将粮食从这里运出去,难道这小小的竟陵城和东郊一样,还藏着什么秘密?

    “那我们来竟陵干什么?”芈凰追问道。

    “来搬砖!”成嘉答道。

    “搬砖?有必要你亲自来一趟吗?”芈凰皱眉。

    “你去看看就明白了。”

    成嘉笑笑不语。

    竟陵真是个好地方。

    是他前世的老家天门城。

    这里有很多矿产,有原盐、无水芒硝、石油、石灰石、石膏、硫磺……

    尤其后世江汉石油开采队就在他家附近的张港镇上,不过他的人虽然也在这边挖到一些石油和芒硝,但是他没用,毕竟石油,芒硝,硫磺这些再加点木炭,在竟陵这地方就能研制出最古老的黑火药来,不过他只做了一些可观赏性的烟火,也就是现在宫庭常用的火箭,然后就是利用竟陵这边的岩矿烧制了一些青砖,就像以前小时候农村盖房子,父亲自己烧制的土砖,然后他又加入了现代的空心砖,还有排水管等一些想法给烧陶匠,包括上回父亲下葬时的陶俑,都是他前世的老家现在的竟陵城产的。

    他这次来就是准备用船运一大批回去,用来建设码头。

    听闻靠岸的成晴晴兴致冲冲地冲进她的房里,拉着她和成非要进城去逛街,“太女,我们进城逛街吧,带着非儿,都在这船上待了一天一夜了!”

    话落,依云,巧云也全部拎好了各种装备,还有油布伞准备出门。

    成非听到要出去玩,小眼睛也咕噜噜地转,他第一次去郢都以外的郡县,最远的地方就去过成氏的避署庄子,这一趟把他带出来,就像是冲出牢笼的小鸟,让成嘉真有几分担心他回去后不好好学习。

    成晴晴摇着手中的羽扇看着二哥带笑的侧脸,对二人凭栏得意地道,“我倒是觉得,无论竟陵好不好,我们跟着二哥去哪里都好,对不对,太女?……”

    芈凰轻笑出声,和成晴晴在一起的日子也不免感到十分松快地扬眉道,“那要看有没有好处了。”

    “二哥,听见了吗?”

    成晴晴朝成嘉眨了眨眼,意思不言而喻:二哥,你懂得。

    “某人嘴这么甜,总觉得有阴谋,入了城,想买什么,跟静安说吧。”成嘉回头看了调皮的小妹一眼,掀唇说道。

    “果然最懂我的还是二哥。”

    成晴晴一把挽住芈凰的手臂,直呼成嘉上道,然后对成非和她挤眉弄眼地笑道,“太女,非儿,待会随便开口,今天全部由我二哥结帐,金铢管够。”

    天朗气轻,汉水边上的轻风徐徐,正是相伴而行的好时节,芈凰听了这话,笑笑也没当真,这兄妹二人天天戏皮笑脸,只当是相互调侃,就连她也时不时也凑上几句,全当乐呵。

    伸手欲抱起爱粘她的成非,又被成嘉抢了先,只听他皱眉道,“男孩子还是让他先走走路,别惯坏了。”然后随手接过巧云递来的油布伞递给芈凰,温声说道,“天气热,你们打伞吧!”就当先带着成非走下船板。

    芈凰轻轻撑起挂了天青色的轻纱遮阳的油布伞,伞面上依旧绘着几株直上青云的紫竹,她微微一笑,一身藕荷色的衣裙掩在天青色的青纱中迈步跟上,平静的汉水,巨大的楼船,在几人身后,顿时变成一片风景瑰丽的背景。

    人来人往的竟陵城的西门河岸边上,一些行脚商看着他们从大船上下来,就知道定然是身份不低的贵族,携家带眷出来游玩,纷纷上前卖好,不过都被他们拒绝,一行人渐渐汇入入城的人流之中,而船上一部分水手登上甲板被安排下岸进行补给,一部分则将船停靠好,除了懒的出门,专心留在船上继续研究医理的医老和医童,就只有阿朱被留下来盯着青儿。

    青儿站在船上从窗户看向岸上成嘉和芈凰他们一行人带着大批的卫士浩浩荡荡的入城,好奇地问着身边闷声不坑的阿朱。

    “你说大人他们到竟陵城干吗?”

    “我们不用知道!”

    阿朱谨慎地看了一眼探究地望着窗外的青儿,皱眉道,“你也别想从我这里知道。”

    “我一个女奴能有什么想知道的?……不过因为想在夫人面前表现,就被其他人给排挤了。反倒是她们在背后说你的话,我都听到了。”青儿回身看着她微微撇嘴说道,“你也比我强不了多少?她们背后还不是照样说你是攀龙附凤女,防你跟防贼一样……”

    阿朱闻言正在擦桌子的手一顿,脸色微变。

    “与其这样,你干吗还要那么听话。”

    青儿眼见阿朱突然沉默,神色浮动。

    “我们各自管好自己不好吗?”

    青儿扁了扁嘴低声说道,“阿朱姐,你说我一个弱女子,我在这大船上这么多人眼皮子底下能干吗?你这样人盯人地看着我,我不自在,我想阿朱姐姐你也不自在……”

    阿朱闻言停了手中的抹布,起身抬眸看着她正色道,“只要你是个安分守己的,迟早日久见人心。”

    “嗯嗯,我知道,日子久了,大家就会发现我们都是个好的……也就会知道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歹意,也没有什么攀龙附凤的心思……只是我们再人微言轻,这样天天被人跟着,感觉就像犯人似的……”

    “只是你难道不觉得不自在吗?”

    青儿眼见阿朱有所松动又道。

    还在找”凰盟”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