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三十八章 嫉妒如狂
    “姑爷,先喝口茶,这是夫人命我晚上一直为您热着的,这么晚回来,还要用宵夜吗?小江命人再给你做去。”小江见若敖越椒傍晚才回来,起身迎出,为他解了身上的披风和铠甲,挂好,然后将一直热着的参茶端上。

    “不用了,已经在宫里吃过了,夫人休息了吗?”

    若敖越椒进来接过来喝了一口随手放在一边问道,目光隔着雕花的朱门看向灯火亮着的里屋倒映着的倩影。

    “没,夫人似乎有心事,所以一直等姑爷回来,姑爷快进去看看吧!别让夫人等急了。”

    小江为他快速地拉开里屋的朱门,对里面的周菁华轻快地喊到,“xiaojie,姑爷回来了!”

    “嗯,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姑爷有话说。”

    “是,夫人,公子早点休息。”

    所有的侍女鱼贯而出,为他们轻轻地阖上房门。

    周菁华将众人赶了出去后,焦急地迎上若敖越椒,出声问道,“外面那个流民圈禁案,夫群,你听到了吗?你不会有事吧?”

    “听到了……怎么?你担心我?”

    若敖越椒目浓眉微挑,突然就声音冷了极几度,“不担心你的成右徒心系他人,嫉妒如狂了?”大手一把捏住她好看的下巴,冰凉的指尖来回摩挲着,一双阴冷如狼的眼眸紧紧锁着面前的女人。

    想要看清她眼底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

    “我巴不得他成家全家灭门,报我周家之仇,我会为他着急吗?”周菁华闻言一把使劲推开他捏疼的大手气道。

    “哼,别当我不知道你这些日子做的那些小动作,只是大家不戳穿你罢,若敖氏里没几个蠢人。”一屋之内,若敖越椒冷哼一声走到一边,冷漠地拉开二人的距离。

    “你想想,我那么做还不是为了你!若是东宫内部因为成嘉而反目,那个太女必将孤立无援,而若敖子琰你就可以轻易毁去了。”

    周菁华眼见他越来越委屈地也坐到一边哭诉道,“若不是因为我们夫妻一体,谁会为你拿自己被退婚的丑事出去宣扬,而且我更恨这俩人把我弄的如此狼狈,如今还要害你。那陈晃背后必然也是那个太女指使的。”

    “你记住,我不是若敖子琰,需要女人为我事业添砖加瓦,我自然会你这世上女人想要的一切。”若敖越椒说道,他不在乎女人那些自以为事的小聪明,这些不过都是后宅里一些小手段,到了朝堂之上,什么作用都没有。

    “你总是这样说,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废物,只会拖累你,拖累父亲,拖累周家……所以周家才会灭门,我不想你也步我父亲的后尘……所以我才担心你。”周菁华嘤嘤哭泣道,脸上梨花带雨的,画好的精致妆容顿时汇成一道道难看的泥痕。

    不知道何时走到洗漱架上拿下来一块帕子,若敖越椒走到她身边递了过来,低声凶道,“别哭了,再哭丑死了!”

    “可是你不信任我,你总是把我当成外人,我能不哭吗?我一心一意为你,可是我感觉我对于你一点都不重要。”周菁华听到他这一声轻喝,眼泪就像窜成的珍珠,一颗颗地滚落,止也止不住。

    “好了,别哭了,”越椒皱眉,一手抬起她哭花的小脸,一手握着手中的帕子生硬地擦着她脸上的泪痕,微微放缓语气,低头道,“外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

    “可是你不准再凶我,也不准再冷着我,否则我会伤心,伤心了,一定会哭个不停……”周菁华吸了吸挺俏的琼鼻看着他说道。

    “看情况吧!”

    话毕,若敖越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冷酷地说道,直接就把周菁华拦腰一抱,转身就大步朝床帷之中走去,周菁华顺势把脸埋进他的胸膛,不叫他看到此刻她脸上得意的笑,“那我今天就原谅你!”

    若敖越椒一步一步走进床帷之中,心里虽然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怀中女人对自己不过是虚情假意,可是这一瞬间胸膛温暖的依赖,他却骤然发现这就是他想要抓住的一世温暖。

    无论成嘉的存在多么叫他嫉妒发狂,甚至想撕下怀中女人虚假的温暖,可是一想到此刻的亲密无间,她的尽情依靠,却舍不得撕碎这一切的虚伪。

    这一瞬间,若敖越椒突然觉得这层层床帷之中看似华彩锦绣,美人如玉在怀,可是他的心底还是有一丝空落落的,不知道如何才能满足,但低头之间,看着身下柔如春水的女人,又被什么塞得满满的,全然找不到出口。

    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他都不想让这小小的天地发生丝毫动荡。

    两个人尽情之后,周菁华浑身**带着香汗地趴在他的胸堂上说道,“夫君,你说我肚子里面有没有我们的孩子了?”

    “也许有吧?”

    想着孩子,若敖越椒缓缓摸了摸她平坦的小腹。

    “真希望我们能早点有个孩子。”周菁华同样握着他冰冷的大手,缓缓地笑道,这样她就更能死死握住这个男人。

    “嗯……”

    若敖越椒有一搭没一搭应着,心理却在想着今日之事,一个小小的陈晃敢将此案曝光出来,背后没有芈凰和成嘉支持,他是绝对不信的,而且他们竟敢将郑国弦氏商行也拖下水,就不怕他把他们也全部弄死吗?

    不知道那个太女出于什么心思,居然没有揭发出那五万人被送到了战场上,看来她也不是无所忌惮的。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今日他刚刚换了城防,如今因为此事,而让令尹子般起了疑心,已经派人开始过问五城兵马司的城防问题。

    老狐狸真是一刻都对他不放松,一有风吹草动,就引起他的警觉。

    事已至此,无论那个成周的使臣王孙满给他出的是一步险棋还是一步臭棋,他都要走下去。

    想到这里,夜色之中,若敖越椒终于脸色晦暗地对周菁华,“这几日你就在家好好待着,安心早日为我生个孩儿即好,外面无论发生什么都不用管,我自会处理。”

    “是,夫君。”周菁华闻言低头顺从地答道,依在他的胸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