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一六五章 天明开战
    九月十一,若敖子琰大军入宛城。

    九月十二,与南蛮于野外发生遭遇战,血战一日,平定南蛮部落叛乱,奔赴荆蛮腹地。

    九月十六,若敖子琰集齐各城驻军,组成勤王大军,总计十万兵马,一路南下,分三路出击扫荡叛乱的若敖氏属国,七舒古国,激战两日,苗贲皇弃城北逃,残部倒戈归降,斩七舒各首领,平定七舒之乱。

    九月二十,若敖子琰率先锋两万精锐之卒连夜长驱直入荆门城,终于抵达了郢都以北最近的这座城池。

    此时此刻,在距离郢都二百里的荆门城下,汉水边上,无数火把交相辉映成长龙,照亮面前昏暗的大河。

    大河之上,战马长嘶,战士军号不歇,上百轻舟正载着一队队士兵渡过汉水向南而去。

    夜风冷肃,一身铠甲血色尽染的男人立在城楼之上,背影挺拔如剑,带着久经战场的血腥之气令人望而生退,冷风吹拂过他的俊颜,将他深刻的五官雕刻地更加如帝王般凛然不可侵犯。

    一双深沉的眼在黑夜里染成更黑的颜色。

    漆黑无比。

    无人可以看透。

    看到男人这个样子,任谁也不敢相信他所代表的大楚不败神话的氏族,如日中天的若敖氏就在不久前刚刚经历了楚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动乱,令尹身死,司马重病,若敖子克战死,若敖越椒篡权,属国叛乱……整个家族顷刻间分崩离析,甚至将整个大楚都拖进了内战的泥澡之中。

    众人垂首拱手而立。

    夜色中神色莫辨。

    但是就算在这样的境况下,也无人敢有半点轻视于他,只因为他身后依然屹立着的若敖氏儿郎犹在。

    此时有若敖氏的信使及逃出都城的朝臣们相继传来消息。

    越椒纵火焚宫,楚王,令尹身死于楚宫,东郊被烧,国内所有氏族朝臣储粮全被征用,从郢都向荆州一带全部坚避清野,反抗越椒爆政的朝臣皆被其追杀,侥幸逃出都城的朝臣现在都聚集在此等待他的北归,而太女被逼困于凤凰山城中十数日不得出,只等驸马归国平定越椒之乱,解救太女之围。

    那传讯的若敖氏士卒还高举着令尹子般身死前最后一封加急信和齐达的令牌跪在地上。

    若敖子琰却头未抬,这一刻抬起的手臂绷得僵直,整个人一言不发,唇角绷紧,长久驻立,终于接过那封不知道染的是谁的血的雪白绢帛,静静地展开,看了两边上面父亲熟悉的字迹,然后折好,妥帖收入怀中。

    也不知道是用力过猛还是怎样,他紧握着绢帛的大手,青筋毕现,良久才截力平静地说了声,“知道了,退下。”

    “公子,我们……”

    就连传信的士兵也不敢相信他此时的反应。

    江流等人闻言也要上前劝慰,若敖子琰却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我说退下!”

    清浦闻言梗着脖子,眼眶痛红地看着他们,喝退众人说道,“公子无事,我们都退下!”

    “是!”

    众人躬身退后,可是荆门城的县尹却神色焦急地上前,指着南边燃起的烽烟说道,“驸马,现在当务之急,我们是否要准备回京救援?”

    “太女被越椒围困凤凰山十数日,如今点燃烽火向我等县地求援,必然情势危急!”

    若敖子琰敛了敛此时艰难的目光,剑眉冷峭如锋刃,缓缓抬起头来,静静环视身后这一路尾随而来响应他的各地县尹及他们身后的各地驻兵,目光所及之处,无不噤若寒蝉,无人敢再生出背叛他若敖氏的二心。

    最后命道,“清浦,江流,惊风,杨蔚,命令全员加紧时间渡河!”

    “是,公子!”

    四人领命传达,在他们身前百乘之舟,正载着身后数万大军准备过河。

    若敖子琰的目光划过远处已经登岸的若敖六部儿郎,齐齐翻身上马,或者跟着战马直接奔跑起来,士兵、车马,奔流不息,烟尘直上九霄,遮天蔽月,最后消失在遥远对岸的山林间。

    若敖子琰一直负手而立,直到最后登上大船,苏从默然拧眉跟在一众县尹之后登船,目光缓缓穿透弥漫着白雾的河边上,望向当先的男子,落在更远处滚滚浓烟直上九霄的郢都王城。

    原本要走上一个月的路程,他们生生挤压到半个月的时间,日夜兼程,杀人和睡觉都是在马上,只为赶回来,却还是迟了一步。

    ……

    天光乍亮。

    突破一切迷雾。

    悠远的金鼓声在这一刻刺破天际。

    连着几日阴雨笼罩的荆蛮天空这一日突然大放光彩,万道晨光刺破云层,抚过整座凤凰山脉,在整个山林间不停穿梭,如一道道金带,在一望远迹的原野上投下风云变幻的云霞。

    楚穆王十九年。

    九月二十二日。

    清晨天明,凤凰山南。

    城楼上六鼓雷动。

    四金齐鸣。

    十二个鼓手左右而立挥动着儿臂粗的鼓锤,八个鸣手不断摇动着金铎,金鼓齐鸣,煌煌巨响,平静的大泽之上突然仿佛投入无数巨石,轰然一声砸碎一切的平静。

    立在山巅上的年轻男子,头戴紫竹玉冠,身罩厚厚的紫袭披风和雪白围脖,天空上的云影倾洒他一身,形形灭灭,与这秋水长空混为一体。

    他淡淡的目光,乘风远去,投向山下万军之中黑色凤旗下的女子身上,对着身后的静安突然开口道,“静安,你知道吗?很多年前,我就在史书中看到这场传说了两千六百年的胜利。”

    “怎么可能?”

    静安立在身后露出不信。

    “我也不信。”

    唇瓣勾起,成嘉潇洒一笑。

    这一刻他的心潮起伏汹涌。

    “但是,今天我信了,因为我将亲眼见证这历史的时刻。”

    历史之所以谓之历史。

    并不是因为早就记载,无法改变。

    而是因为无数人的选择。

    最后成就了历史。

    ……

    “太女,剑!”

    城楼上,负伤的司剑跪地,双手呈上霸道之威的太阿王剑。

    “嗯!”

    接过太阿。

    入手的那一刻。

    那沉沉的重量,叫她掌心一紧。

    芈凰知道,这份重量是她的命,还有整个大楚所有人的命。

    此刻,都被她紧紧拽在她手中。

    看着山城外咆哮着嘶吼聚集起来的狼军,此时的芈凰心中出奇的平静,纵然他们大喊着派人传出话来说“若敖子琰因为送粮不及战败而死,北伐大战楚国再次输给晋国,你们将孤立无援!”

    她的心中依然很平静。

    这一生。

    低谷,**。

    跌倒,爬起,奋战。

    无数次,惊心动魄。

    这也不过是她无数次中的一次。

    要么战于征途。

    要么死于征途。

    重活一次的她知道,这世上也许有很多捷径,很多取巧逃避的方法,借力的人和事,曾经她也以为她可以凭借着过往的记忆获得这样的方法,借到这样的力,谋得这样的捷径,可是真正重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有些人,你玩不得心机,有些路,你必须走一遭,而有些生死,你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

    这都是她们必然要去经历的。

    老想着取巧,趋吉避凶的人,他们很聪明,他们能取得一时又一时侥幸的成功,但这种成功不能支撑他们走到最后。

    因为最关键的时候,唯有把命赌上,才能见到胜利。

    所以她逼着若敖六部的残余人马全部出城正面迎战,绝不逃离,绝不拖延,甚至不给自己及所有人任何退路,封锁了城门,绝不让自己回头。

    这是她的战场。

    凤凰山之战,决定她生死之战。

    要么活着离开。

    要么把命留下。

    玩虚弄假,调皮打闹,你且试试?

    这生死的较量场上,谁会甘愿把只有一次的性命让于你,那就是个笑话。

    当对面狼军放出“若敖子琰战败身死,北伐之战大败,他们已无后援”的消息之时,可想而知对于她身边很多人有多受多大打击,齐达,姚军,若敖氏的打击最甚,就连太师成大心等人也忍不住露出动容的神情。

    老司徒啊!

    她还真是看走眼了这位平日老老实实的三朝重臣。

    从对峙朝堂,到对峙沙场,事情发展到眼前这一步,她一次次面临来自于这个古稀老人的次次紧***的她的军心一次次溃不成军,想要缴械投降,而老司徒此举无疑又是为他的胜利添上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断增加他战胜的法码。

    芈凰望了望整个荆蛮的天空。

    湛蓝的天空下,山顶的光芒绵延散开,似乎有人站在山顶看她,光芒冲破九月云梦泽上翻腾的迷雾,露出一片蔚蓝的天空和金色的城廓。

    辽阔的大地,金黄的秋叶随风抚慰,艾草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之中,闻之清新无比,其中还混合着一股奇异的似香似臭的气味……

    城中,无数战士默然让开道路,五百随护凰羽近卫一手握拳放在胸膛,单膝跪地相迎,芈凰在簇拥中沉默着大步登上战车。

    黑凤旗下,女子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金环高束,傲然而立,面对这天地间翻腾肆掠的杀气。

    这一刻双眼燃火。

    这就是她要守护的家国人。

    指着对面呼啸而来的狼军,芈凰大声道:“看到了么?是他们,以大火烧毁了东郊成千上万百姓的家园!是他们,令凤凰山内无数同伴战死,染病,灵魂不得安息!是他们,将我整个大楚还有你若敖氏及所有氏族拖向深渊!”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

    “他们的野心和贪婪!”

    看着那一双双失魂落魄又忧愁未来的眼,她只是轻蔑的一笑,说道,“现在他们这些野心家更是甚至四处宣扬,我的丈夫,你们若敖六部所效忠的那个男人输了,战死,而你们会就此沦为历史,你们要承认他们的鬼话吗?”

    “不要!”

    无数嘶吼,振臂高呼。

    只有相同愤怒的声音才能驱散那些内心莫名的恐惧,重拾勇气和信心,握紧手中战斗的武器。

    “好!”

    “那就让我们今日一起举起手中的剑!”

    紧握王剑,芈凰猛然拔剑,一点锋芒直指对面中军之中如狼一般暴戾的男人,发出凤鸣一般厉喝,“用血!”

    “越椒的血!”

    “洗清一切!”

    “杀!”

    传令兵从后往前飞奔而过,一路高呼。

    “开城门,出城迎战!”

    原本沉默的军队随着这一声凤鸣,化作一只浴火而生的金凤,睁开它满含杀意愤怒的眼,展开它丰满的羽翼,露出其下狰狞的凤爪直袭十万狼军,跟随居中的女子身后招展的凤旗,乘百乘之车,携万军,踏马回郢都。

    凤凰山东南西三面城门“轰然”一声,上万骑兵齐刷刷翻身上马,上千驭手登上战车,无数步兵紧随前后左右奔跑相随,齐达,姚军,霍刀,欧阳奈四人,所率的两翼骑兵先锋及万人步兵从东西门出,芈凰所属的中军兵士则护卫着巨大的攻城车山岳城墙般从南门推出。

    三面城门在他们身后缓缓阖上。

    除了战友伏于城楼之上为他们远程押阵,他们已然没有了退路。

    万军踏过,草叶纷飞,扬起漫天的黄水卷地,遮住了战士的眼,使得他们微微眯眼,凝神聚目,看着城外正在集结的狼军。

    城外,号角声隆隆响起,黑色的森林后,一面又一面黑色的战狼旗露出狰狞的狼首,静侯了一日一夜的叛军随之出动,如狼群奔袭向前快速推进,“杀”声震天,沿着金黄的原恍如黑色的浪潮席卷而来。

    来自集结了大楚最强大的王卒虎贲禁军,若敖六部的庞大步兵队伍以及五城兵马司,三军集合,十万之众,为了越椒给出的丰厚犒赏乱哄哄的一拥而上,志在必得要将芈凰擒住邀赏。

    而另一方,芈凰进攻的部队紧密而严整的排列着,在沉默中有序地向前推进着,却似乎随时会于沉默中突然露出狰狞的锋芒。

    凤凰山城头上架设好的百架床弩从墙垛之间已经探出锋利的寒芒,战士们全部拉好弦,上好箭,只要扣下手中的扳机,就能万箭齐发;城头上新增的投石机,已经全部装好石弹;巢车全部被牛马拉拽着,向前进发,有士兵攀上巢车顶端,等待军号响起,点燃顶端木槽中的艾绒。

    巨大的攻城利器庞然大物般傲然阔步,无人可阻,被牛马和工兵拉拽着推出城外,露出狰容。

    “李老,那些是什么!”

    位于狼军中的赵侯指着跟随大军而出的两架巨型攻城车低低惊叹问道。

    寻常的攻城车高不过丈许,此车高达三丈,几乎和凤凰山的城门一样高,有八个车轮,高达三层,配有行令的鼓手,车外用厚实坚硬的皮革遮蔽,从远处看去只能看到从内露出点点寒芒,对准了他们。

    “这难道就是闾一他们说的神兵利器?”

    闾一也见所未见,神色肃穆地看向身后战车上傲然而立的若敖越椒,“大人?”

    “凭这就想要赢?”

    老司徒却当先发出一声嘲笑,“闾大人,送死罢了!”

    若敖越椒如狼的目光看向老司徒发出一声不高不低的疑问,道,“噢,那依司徒大人之见今日此战我们胜否?”

    “令尹,驸马北伐之战,因为无粮为继最终以失败告输,战死沙场,十六万大军北上,至今无人生还,而留在城中的残余军队不过是困兽之斗罢了!”

    “好!”

    “有司徒此话,还有何惧!”

    若敖越椒持刀而立在战车之上,闻言勾起一抹森然的笑意,大声说道,“今日都给本令尹狠狠地杀!用这七万人的命,奠定你们不世的根基!从此我会赐给你们贵族的身份,让你们的子孙后代拥有享之不尽的土地和奴隶,被世人仰望!”

    “令尹万岁!”

    所有狼军被激起心中的贪婪和凶性,兴奋地振臂高呼。

    接着若敖越椒按照老司徒拟下的计划抬手令下,“来人,降者饶其性命;不降者,放火屠城!”

    闾一高抬“火”字令旗,大喝:“上猛火油!”

    在距离凤凰山城三百步不到的位置,十数架投石车已经填装好石弹,士兵以护卫的姿态持斧而立,工兵从鼎中舀出猛火油浇上石弹,然后肃立等着一声令下,以手中火把点燃,发射。

    赵侯惊恐地看着越椒疯了一般要烧死对面而来的敌军,大喊阻止。

    “不对敌人狠!”

    “就是对我们自己狠!”

    老司徒看着他不屑地说道。

    当初他就是太仁慈,所以他的儿子才会身死在权力斗争之中。

    在赵侯大喊“他们这群疯子”的痛斥声中,老司徒眼底终于升起一丝疯狂的大笑:“欢迎,来到地狱!“

    凤凰山作为瘟疫的发源地,再加上此战死伤无数,方圆十里的生灵用不了多久都会堕入万劫不复的地狱。凰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