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一六七章 她往他亡(感谢金阁寺的鬼的月票)
    漫山遍野间,厮杀、呐喊,无处不在,血流漂杵,尸横遍野,只是最常见的事情。

    叛军人数十倍百倍于他们,此时霍刀、齐达二人所率领的左翼先锋悉数被包围在中央战场,没有支援很久。

    每个士卒配的弩箭早已用尽,战戟崩断,利刃翻卷,浑身浴血,敌人杀了一批,又会有下一批扑上来,周造是无数的尸体堆成他们脚下的战地。

    “你们这些杂碎!”

    “来啊!——”

    将一名敌人砍倒在地,霍刀提着长刀大喝,铁塔般的身躯抵挡着汹涌而来的叛军骑兵,失去战马的他们,干脆直接合身扑上,将当先的将士拽下高马,二人翻滚在地,以最原始的方式,纠缠,扭打,嘶咬,争夺着对方手中的兵锋。

    一口咬中对方的耳朵,对方失声惨叫,也朝着霍刀狠狠挥去拳头,可是霍刀毫无所觉似地将对方的耳朵直接撕咬下来,然后直接以头撞击对方直至对方后脑被岩石击碎为止,而他自己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对围住他们的狼军发出厉吼,“看你们今天谁还敢把命留下!”

    类似的情形,此时正发生在中央战场的许多地方,不远处,齐达杀得同样浑身浴血,双目凶狠而狰狞,手中战戟死死将又一波人抵挡住,嘶哑的喉咙,于万军之中嘶吼着,“有本事再来啊!”

    这样的嘶吼声犹如厉鬼勾起了众多叛军内心中莫名对死亡的恐惧,纷纷止步不前。

    “就剩下他们几个了!”

    “他们不行了!”

    “给我上啊!”

    闾一大喝着自己操起长戟带人扑上。

    一众叛军见此只得提枪,再度一拥而上。

    巨大的人潮举戟汹涌而来,霍刀大喊着赤手空拳夺下一杆长茅,朝打头的闾一死命抡去,趁闾一躲闪之迹,用双臂将他刺来的战戟一把架在腋下,然后死死抱住他,目光充血地死死盯着他,手中的长茅猛然用力向前一刺,猛烈搅动。

    闾一被他狰狞而凶狠的目光震慑当地,下一刻腹部却是一痛,而他的身体则在同一时间被撞飞出去,腹部开了一个大洞,肠子内脏似乎都流了出来。

    可是霍刀也好不到哪里去。

    闾一的战戟倒飞中带走了他的右臂,而身后更多的士兵将无数把战戟狠狠刺进他的身躯,穿透他的四肢,像是铁锈一般暗红色的血从那些探出头来的锋利战戟上滴落,浇洒于地,融入这片神州赤县之中。

    所有人惊呆了。

    只见他身插数戟依然向前迈步,害怕地轰然后撤。

    而他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抬起头来,顺着那些贯穿身体的战戟向前看去,穿过周遭影影幢幢的兵潮,他突然咧嘴大笑。

    可是只换来胸腔里喷溅出来的血雾。

    大片大片染红了他的视野。

    模糊的视野中,他看见升起的战地黑烟中,有一面迎风招展的巨大凤旗带着天边的云霞裹挟着一个金色的人影在向他快速移动而来。

    “殿下,老霍完成任务了!……”

    男人的声音带笑。

    笑容凝固在他的脸上,成为永恒。

    北风穿过他空荡荡的右臂,他的双目充血,带着永不言弃的倔强,曾经的玩笑话此刻回荡在耳边:“我愿一生跟随殿下,扞卫殿下,扞卫大楚,扞卫这片土地上的每一个人,并为此而战!”“可是我还想堂堂正正地活在郢都王城脚下,然后娶一房俏媳妇暖被窝……殿下……”

    他的膝盖轰然一弯,向着来人的方向,最终低下了头。

    天地瞬时间变得空荡且寂静,耳迹唯有如山洪地震般的声音,惊天响起。

    “霍刀!——”

    “霍刀!——”

    “太女来了!”

    其余活着的士卒齐声欢呼:“是太女来了!来救我们了!”

    可是有些人却再也听不到了。

    黑色森林尽头,缓缓出现一片黄色的风沙飘然上天,就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原野上升起的龙卷,带着满身黄沙和血腥,层层扑来,铺天盖地,不断扩散。

    千军万马震撼着大地,白浪在他们脚边翻腾。

    北风卷起他们的战袍,有金凤在向这边飞来!

    这一刻看到芈凰赶来的齐达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遥遥望向霍刀倒下的方向,他心中默然一辣,眼眶通红,然后居然产生一丝庆幸:也许他也算无愧于若敖氏,无愧于大楚,无愧于公子,也无愧于她!

    ……

    以两万人的性命生生拖住越椒十万大军主力大半日,为后方的行动争取了宝贵的时间,同时也给叛军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和恐惧,这群只剩下赤手空拳,衣甲尽失的战士,就算只剩下最后几个人,也让狼军们知道了什么叫钢铁般的意志,绝不退缩,他们绝不是越椒屠刀和丰赏下催生的贪婪和背叛者。

    巨大的轰鸣声此起彼伏,连绵数里,钻进耳里,犹如万千闷雷声声震动心魂。

    从凤凰山向郢都,整个荆蛮大地都在她的千军万马下战栗,发抖着,所有人都惊愕的回头,抬起头来望向这支一上午未动,保存体力半日,兵锋雪亮,战马如飞的大军,看着他们手臂上的弩箭和手中的兵锋不断收割着他们同伴的性命,在他们身后还有一眼望不到尽头的黑色兵潮澎湃而来,好似大江洪流奔腾而来。

    至此,他们只剩下六万多人,所有装备尽毁,战斗的武器,战车,也破损不堪,可是芈凰的六万大军才刚刚投入到这片战场中。

    这一刻,所有人惊愕地抬着头,狼军的剑还刺在齐达他们的肩头,四肢,竟然忘了拔,狼军的长茅还架在所剩无几的士卒的脖子上,却忘记了应该砍下去!

    可是每个人心底的那些恐惧却在悄然间随着这“杀声”动天,军容整齐,漫延过整片原野和山林的新军浪潮,昂首阔步前进中,一点点放大,直到心生绝望。

    浓烈的黑烟和漫起的黄沙中,深黑色的旗帜激扬在空中,那是代表芈姓九尾凤的军旗裂帛而飞,有老兵见了惊恐地跌坐在地,口口相传道,“我看到武王之师了!”

    “不不!”

    “那是文王之师!”

    “大王的王师到了!”

    “总之,我们不可胜……”

    “我们要完了!”

    ……

    没有亲眼见过武王,文王,成王三代强王的年轻士卒,可能体会不到那种绝望的心情。

    作为大楚第一强族,芈姓一族,统治大楚三百年,她的兵锋使得荆蛮无数诸侯臣服,国家不存,使得这个最初封地仅五十里的南蛮小国于三百年间渐渐成为囊括三千里河山的一方霸主,齐桓公曾率八国联军而不敢南下深入,宋襄公霸业美梦覆灭,晋文公也不能奈何于她,而她的兵锋一次次席卷中原……只在面对外部的强敌来犯时展露她的雷霆。

    这一次面对来自于内部越椒的反叛和一次又一次的进逼,终于让这个荆蛮大地上最强之族,愤怒了!

    这是对大楚王权的挑战。

    唯有一战可以平息她的愤怒!

    各种猜测,一时间,让所有人就连那些没有见过武王,文王的年轻将士都感染上这种莫名的恐惧,那是楚国历史上的最强者,也是这九州之上的至强者。

    芈凰策马而来,黑色的长发随风张扬如旗,露出一张英气非凡的容颜,她炙热的目光如电穿梭在满是狼藉的战场中,看向那一个个倒下长眠的战士,最后落在那面容带笑单膝跪地相迎她的男人。

    一瞬间压抑多时的愤怒,在她眼中如火山喷勃而出,向着越椒狂射而去!

    对着迎面而来的所有叛军,她发出最终的宣告,这是她最后的容忍:“孤是芈凰,芈室第九代孙,是你们的君王,孤命令你们现在放下手中的武器!”

    她的声音不大。

    可是在她身后,两万中军将她的每一个字重复喊出:“王命令你们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

    “任何继续跟随越椒的楚人,孤在此,向所有先王发誓,将永不宽恕他的背叛!”

    芈凰的话一字一句落入众人的耳中,所有叛军闻言面色发白,想起女子的身份,他们握剑的手都几乎在颤抖着,心惊胆颤着,左右张望,不知如何是好。

    “我们要不要……”

    全场一片死寂,齐齐陷入是否“投降”的抉择之中,就连被扣押的李老他们也纷纷惊诧住了……

    可是更让他们惊诧的是,紧接着“唰”的一声,芈凰骑在马背上,高举太阿,兵锋闪亮,冷然指着他们,不再等待,寒声说道:“孤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不降者,一箭,杀!”

    五百只弩箭同时发射,数也数不尽的弩箭仿佛黑云一般穿破头顶的森林,狂风骤雨般从天而降,应证着她刚刚说过的每一句话!

    绝对地铁血!

    不容变更!

    “轰”的一声,怒动天地。

    这几战下来,狼军们早就对于弩箭之威闻风丧胆,就连手中的弓箭和盾牌都忘记举起了,四散惊逃,任越椒如何挥起屠刀也无用。

    浓烈的杀气直冲山林,滔天的怒火冲破苍穹,如冬雷炸响一般传出很远,郢都王城里,等候了一天一夜的楚人,听到这一声声战场的厮杀和怒吼声,猛然间向城门上涌去,相互呼喊道,“快点!”

    “是太女要回来了!”

    郢都太庙中,为整个大楚的未来祈祷了一夜的巫祝们惊闻这天地间巨大的战斗声,齐齐奔出太庙,望向郢都东南的方向,“这是太女要打回来了吗?”

    “一定是的!”

    “都是日上竿了!”

    这一日一夜,每个人摇出来的签文各有不同,有吉有凶,根本不知今日大战结果。

    大祭祀沉默地看着巫女一遍遍地跳着山鬼之舞为今日的大战祈祷,祈祷最后能够驱逐国中狼,纵然如此,他站在高台上也不能平复等待了一夜起伏汹涌的心潮。

    慌乱,惊呼,奔走声。

    此起彼伏。

    卜尹安静地跪在太庙之中,对着楚国的八世先祖诚心叩拜,然后起身摇动手中的签筒,“叮”的一声一只铜签落地。

    周造有巫祝围过来一看,齐齐黯然。

    “今日果然是我大楚“往亡”之日。”

    “这是天要亡我大楚之象!”

    就在众巫祝露出黯然之色时,卜尹静静地掐指细算,然后指着外面的天空反笑道:“诸位,且看,今日天清日丽,霞光万道,此乃天和;郢都城外地势开阔,又有大江相阻,叛军难逃天罗地网,此乃地和;大家还如此着急,难道是盼着狼子赢不成?”

    “我们自然是盼着太女能赢!”

    众巫齐齐怒道。

    “那不就结了!”

    “万众一心,此乃人和。”

    卜尹一笑点头,将铜签“咚”的一声扔回签筒,从来平静如水的目光流露出一丝冷冷的不屑,挽袖如风说道,“此战,天时地利人和,俱在,一个越椒,我大楚有千千万万人何惧也?”

    “往亡之日。”

    “即是她往他亡之日。”

    ……

    郢都王城下一队朱甲士卒在沉默中,举起手中的盾牌,伸出手中的战戟。

    东门前,阿源高挥战戟,“攻城!——”

    然后他身后上千人同时发出震动天地的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响应着那空中飞过的箭矢向前狂驰,一往无前,冲破层层封锁,就算城头不断有士兵举起弓箭相逼,扔下石弹,也不曾后退,汹涌地涌向城头之上。

    “停下!”

    “全部给我停下!”

    “大人,我们挡不住了!”

    “城内的百姓也跟着全部涌上街头巷尾……若敖氏的府邸开始着火……城外拉来的壮丁也开始跟着造反……”

    “我们的人数太少!我们需要立即向令尹大人请求增援!”

    一千人的精锐士卒在城内突然出现,对东门发起了猛烈的进攻,无数的百姓自发向着十二城门涌来,城外,被拉来的临时壮丁和奴隶同时搬起巨石砸毁了刚刚建好的马拒,挖好的陷阱,砍断吊桥铁锁,搬动着木梯,搭向城墙……

    战争的声浪从凤凰山一路而来,动天撼地,从各个角落撼动着这座屹立百年的荆南第一大都会。

    东门,西门,北门,南门。

    每个城门都卷入这场战乱之中。

    面对汹涌而来的士卒,平民,奴隶,守军只剩下一路后撤,最后被登上城楼的士卒斩于城头,原本城头上的战狼旗被人斩落,重新插上代表王族的凤旗。

    浑身浴血的战士“轰”的一声,将郢都东城门从内一把撞开,封锁多日的郢都,倾刻间,欢声雷动,万千民众如潮水般疯狂的奔向城外,将城外的守军生生撕开一个巨大的缺口,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向着城外涌去。

    一只手持木盾、长枪的万人黑甲士卒,一个接一个,跟随在打头的年纪三十的将士身后,向着东南方的凤凰山战场默然发起了冲锋和进攻,凄厉的嘶喊随之响起,后方有人中箭倒地。

    炽热的烽火,从郢都城头烧来。

    凤凰山一役,终将成为狼军的埋骨之战。

    有斥候惊呼,“不好了,令尹,我军后方出现敌军!”

    “……”

    然而他的声音还没有传来,暮色之下,一眼望不到头的山林平原,此起彼伏的叛军营垒,营垒的后方堆积的粮仓隐隐可见,却突然火光冲天,就又有士卒回报,“令尹,司徒,不好了!有不明敌军从东面截断了我军补给的粮道,截走了我军的粮草和所有辎重。”

    “粮仓被烧!”

    “需速速救火!”

    狼军们顿时只觉没有了后路,所有人脸色发白,双腿都几乎在打颤。

    “我们要完了!”

    “我们要完了!”

    ……

    不过片刻,大批叛军失去进军的斗志,要么死于马蹄之下,要么仓皇间一路向荆门,皋浒溃逃。凰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