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一七一章 王者见王
    翌日,碧空如洗,金光照耀在滚滚大江之上,如莽纹金龙,乘风破浪,又如煌煌金凤,破云而出。

    整个荆南,一派凌云壮志,气象万千。

    昨日的腥风血雨,一扫而光。

    可是战争的阴云,却依然笼罩在大楚的天空。

    轰!轰!轰!

    万军奔雷般的震动声中,黑色的九尾凤旗和五尾金凤旗,齐齐招展于猎猎风中,甲胄染血的两只大军,沿着汉水之滨一字排开。

    集结的号角在两军之间狂啸!

    汉水之上回荡着进击的呼号!

    两军对立。

    权力之剑在手中。

    等待着奋力出鞘,挥出的一刻。

    此时男人看着女人的眼神,既像看着爱人又像看着敌人。

    他高举手中的剑,对她大声说道:“凰儿,历史会告诉你:就算你头戴王冠而生,王冠也会跌落尘埃,没有谁能逃过它的审判!”

    “一切,只是时间问题。”

    女子瘦削的身形,此时,没有凤冠,没有头盔,没有束带,只有飒飒飘散在风中参差不齐的短发。

    高高扬起下巴。

    作一个君王该有的样子,绝不低头。

    面对若敖子琰的语言挑衅,她只是默然一把解下腰间挂剑的沉重玉石腰带,“哐当”一声扔在了地上,又一把扯掉身后碍事的披风,然后按住了愤怒的王剑,紧紧握住,拔剑。

    这一刻,她一直注视着对面望着她的男人以及在阳光下飘荡的九尾凤旗,从未有过的冷然而不屑,扬起一个尾意。

    “是吗?”

    芈凰看着他,同样的高举起手中的太阿王剑,一剑怒指向他,喊道:“要战便战!”

    “不用为你的反叛多说无用之词!”

    在她身后所有战士顿时发出山雷霆般的愤怒吼叫声,千万条手臂连带他们手中的兵锋划过荆蛮,指向对面携势而来的若敖子琰。

    “叛国者,才该接受审判!——”

    “受死吧!——”

    “叛国者!”

    ……

    无数声“叛国者”叫破天地,深深刺激了那名为若敖子琰的深深骄傲。

    没有实力的愤怒是毫无意义的!

    可是背倚整个若敖氏的他的愤怒,来势汹汹,转眼间却可以滔天。

    站在万军之前,他眼眸星寒惊九州,杀气满溢动四方,兵锋如雪亮荆蛮,而那双冰冷的眸子里面,只有男人的冷血,仇恨,和难以压制的愤怒通通借由这一战宣泄出来!

    当手中的兵锋高举落下,剩下的不过是每一个竞逐于权力游戏的角逐者,冷酷到听不出半点感情的命令:“杀过去!”

    “上!”

    若敖六部齐齐挥戟上前。

    身后千骑奔出,兵锋如洪波涌起。

    黄色的沙尘随着骑兵的策马而来高高扬起,将对阵的两军再次一点点掩盖,整个大江边上渐渐弥漫在漫天的风沙之中,细小的沙尘,草屑,像是石块一样重重击痛干裂爆皮的肌肤和干涩发疼的眼角。

    漫天云霞被漫天风沙取代,天空黑沉沉一片,几乎要沉沉压在二人头顶,唯有两双执着的眼,撑开这天地间的黑暗,直直穿过漫天的风沙,静静相看。

    而在他们身后的城头,欧阳奈,闾一,养由基等人快速地打马跑出,一声声大喊:“全军结成战阵!”

    “准备!”

    “快!”

    “全部各就各位,若敖氏又要反叛了!”

    所有人以最快速度,各就各位,弓弩手搭弦上箭,冰冷的箭矢对准迎面而来的敌人,准备拖回郢都修缮的战车,甚至来不及掩埋的尸体都被拉到前方组成营垒,凸起的青筋说明了每一个战士心中的紧张,所有人握紧手中的剑戟,面对此刻的剑拔弩张,阿信挥手命令盾牌手举着残破的盾牌上前,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新的敌人,结成坚固的生命城墙,以捍卫者的姿态守在芈凰的身前。

    “嘶!——”

    城外的战马发出一声声令人心烦气躁的嘶鸣,不安份地刨着蹄子,甚至恨不得把身上的骑兵通通摔落至地。

    面对一声又一声的号角声。

    它们也想挣脱缰绳。

    自由奔跑。

    沉闷的空气里,充满了恐惧和压抑的气息。

    每一个经历过昨日那一场恶战的人都能感受到又一场恶战正在酝酿中。

    爆发,也只是几句话的时间。

    潘崇,李老,赵侯……无数人立在后方的保护圈中,听到这巨大的冲锋号角声,艰难地吞咽了一口水,喉头上下滚动着,目光紧紧盯着大江边上即将发生的战斗。

    “这是最后的战斗了吗?”

    十数万大军再次集结在郢都城外,形势却再次逆转,叛军变成守军,原先的守军和援兵成为叛军,还真是讽刺。

    大风狂啸,这晴朗的一日再度化作血雨腥风的一天,清浦大喊着第一个拔出腰间的青铜剑:“为了若敖氏!为了令尹!”

    惊风,杨蔚,齐达……他们也紧随其后。

    “以血还血!”

    “以眼还眼!”

    仇恨是这世上最好的进攻士气!

    有当先的士卒第一个被削去头颅,然后被清浦的长戟挑起,仿佛祭旗一样高举过头顶,向芈凰那一方示威,而惊风也利落地紧随其后斩下一人,手中的风火长枪奋力挥出,将半截血淋淋的身子一掷抛向芈凰一方军中,鲜血淋漓的,被扔到了若敖谈面前不远处,发出“嘭”地一声巨响。

    得知若敖子琰大胜归来连夜赶来迎接的若敖谈,怎么也没想到才赶到就受到如此“欢迎”,一声惨叫差点栽下战车而亡,幸好有若敖子墉扶了一把,才不至于吓得魂飞魄散。

    周遭不断有人大喊着:“若敖氏反叛了!”

    “全军出击!”

    “……”

    等片刻后若敖谈回神清醒过来,两军已经交战,为时已晚,就见若敖子墉已经快速地冲了上去。

    北风卷地,风沙遮眼。

    战场之上,曾经彼此相爱的人。

    坚定地穿过漫天的风沙,望向彼此。

    下一刻,两匹战马瞬间拔蹄,穿过满地尸骸,肆掠冲向对方,发动的没有一点预兆。

    踏!踏!

    踏!踏!

    马蹄声穿过冬日里衰败的秋草。

    快速奔袭而来。

    一男一女各自骑在千里挑一的骏马上,好似两柄无双的王剑,所向披靡,王者瞬间交锋。

    “你真的觉得你可以赢我?”

    若敖子琰冲向她,出声。

    “是的,我无比坚信!”

    芈凰骑在马上,亦是颔首,双手紧抓马缰,声音从未如此冷冽地回应道:“如果你现在放下你的剑,我还愿意相信你对大楚还有忠诚!”

    “忠诚?”

    若敖子琰冷笑按剑下压,对她释于剑之威压。

    “我们若敖十万儿郎,从来忠诚的只有若敖氏的主人!”在他身后十万若敖儿郎发出同一声回应,如万顷闷雷滚过大江之侧。

    风沙在两人之间阵阵吹过。

    巨大的嘶吼声就是若敖氏的回答。

    骤然间,有夜枭惊飞,冲出密林,在临近郢都的上空“桀—桀”狰狞的嘶叫,叫破大江北岸原本安宁下来的城廓,仿佛那些战死的英魂,在苍穹之上继续发出最后的嘶吼。

    这一刻,穿过周围战斗的战场,若敖子琰望着她,声音在风中飘散地几乎听不清:“那就让我来结束你的天真吧!”

    芈凰缓缓的回望过去,手中持剑,冷冷的望着眼前曾经奉若性命一样重要的爱人,丈夫,生命曾经的归属,缓缓回道:“你恐怕不知道,此生我唯一的天真就是爱上你。”

    “我的丈夫!”

    “是吗?”

    若敖子琰嘴角牵起,眼睛微微半眯,有芈凰看不到的水光在他的眼底流动。

    她看着他,答道:“是的!”

    男人没有说话。

    可是各自手中握紧的马缰,落下的马鞭,然后下一刻,同时大喝,“驾!”的一声,夹紧马腹,两道身影再度提缰跃马向前跨步冲出,就是他们各自的回答。

    “碰”的一声。

    两匹骏马同时前蹄高扬,四蹄相撞!马掌上的金属护掌撞出激烈的火花,绽开在他们彼此的眼中。相爱的时候他们比谁都激烈,无爱的时候亦是比谁都激烈。

    马上之人,各自挥剑如星轨,寒光闪烁如月华,没有任何回转余地地拔剑相向!

    每一剑都不留情!

    你来我往。

    黑色的马蹄前进,退后,再前进,落在地面,重重铲起大片草屑尘土纷飞,有一道身影几乎是不顾生死,突然直直撞进二人的对阵之中,随后便在空中划出惊人的弧度飞了出去,跌落马蹄之侧。

    巨大的马嘶声响起,“吁!——”

    马下有人大喊:“住手!都住手!”

    “误会!误会!”

    “我若敖氏没有谋反之意!”

    两人停下身形,紧握马缰,低头,只见是若敖子墉滚在地上,然后芈凰当即一拉马缰,拨转马蹄,容他安全地从四蹄之间爬出,“听我说,殿下,我们真的没有反意,我堂弟只是一时冲动!”

    芈凰看着他:“我想相信你说的话,子墉!”

    “但是你要我如何相信他现在只是冲动之举?难道就是这样携大军归来再度发动战争,只为了一人仇恨覆灭一国安宁?”

    跌倒的若敖子墉频频保证:“不是!绝对不是!”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地上快速爬起,立即抢到若敖子琰身前,拱手见礼道,“堂弟,你回来了!我和族老昨夜得到殿下的通报就连夜赶来接你,但是如今你这是做什么啊?”

    若敖子琰勒马看着眼前这位堂兄,他已经从齐达那里听到他代替若敖子克统管了一只部卒。

    他的眉头为此刚刚皱起,又一个身影被若敖氏的士卒护着狼狈地冲进交锋的战场之中,年纪六十多岁,眼见二人座下骏马亦是凶猛如虎,吓的魂不附体跑到若敖子琰近前,却不敢上前。

    “子琰,是我啊,族老……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就好!你父亲等你回来已经等待了太久!”

    “族老……”

    若敖子琰听到这一句双眼顿时通红,咬牙切齿地执剑问道:“我父亲现葬在何处?”

    “正在城中!”

    “我们赶紧回去看看他吧!”

    若敖谈指着远处都城的方向朗声说道,若敖子琰终于露出一丝动容,然后若敖谈朝芈凰抱了抱拳,“殿下,请容我们与子琰一续,我们定会劝服他退兵!”

    可是紧随而来的数十骑中有一人冲出打断他们:“族老,我们为什么要退兵?令尹大人为昏君所杀,难道我们若敖氏就这么算了?”

    若敖谈闻声指着清浦叉腰破口大骂:“不退兵,你想造反不成?”

    马背上,只见清浦长剑指着芈凰那一方,大声说道:“族老,不是我们想造反!是令尹大人身负耻辱而亡,我若敖氏这么多人惨死,我们洗刷了我们的耻辱,我们打败了北方争得了国家的荣光,我们却无法恢复昔日家族的荣耀……那还要这些所谓的忠诚何用?”

    若敖子墉闻言看着清浦大声怒道:“忠诚不是拿着剑相逼!是用血来洗清的!”

    “荣耀,也不等于骄傲!——”

    “子墉公子,我听说你一早就投靠了成氏,潘氏,所以你这是背叛家族吗?现在更是句句帮着害了我若敖氏之人说话!”清浦大声道。

    “谁是害了我若敖氏之人?”

    “本公子只看到你在挑唆子琰带着我们全族人去死!瘟疫有多么可怕,你知道吗?成右徒你知道吗?如今身染重病,还在后山不知生死!再来一场大战无人能阻止这场瘟疫,你们这些人赢回了骄傲又如何?”若敖子墉大声问道。

    “大家都能活着吗?”

    若敖谈闻言也是气极,指着清浦大骂:“还有你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族老?我在与子琰说话,也容得你来插嘴?来人,给我把这个猖狂的东西拿下!”

    若敖子墉挥手,示意跟来的士卒冲上前去拿人,清浦不服想要反抗,若敖谈见了更是气怒:“我看你还真是反了!”

    “子墉,给我杀了他,我看他再敢多说一句这大逆不道之言!”

    “你们!”

    清浦瞪着若敖子墉,然后看向自家公子最后伏地大笑道:“好!族老,说清浦错!我就是错!”话落,他就要又一次挣脱自裁,惊风等人立即想要上前相帮。

    “我们如何?!”

    若敖子墉一声大喝,立时响起一声惨叫。

    清浦的脑袋被若敖子墉一剑摘掉,血淋淋的头颅滚落于地,那双不敢置信的双眼死死地凹凸出眼眶,瞪着一身煞气的若敖子墉死不瞑目,可是他的惨死却没有换来若敖子琰一个可惜的眼神。

    除了齐达,此举顿时震惊了在场的惊风,杨蔚等人甚至包括若敖子琰,所有人素知若敖子墉在若敖氏的无能,草包,直追被贬至寿春的若敖子农,没想到有一天他也敢举剑杀人!

    若敖子墉却只是坦然还剑入鞘。

    他虽无能,可是不蠢。

    想要自裁挑事?

    没门!

    眼见杀了带头闹事之人,震慑下了底下那些反叛挑唆之辈。

    若敖谈终于可以好好地跟若敖子琰单独说话:“子琰。族老一直知道你极有主见,又是我若敖氏培养的最优秀的子弟,但是这次你真的不要怪叔父叫子墉杀了你身边这些乱嚼舌根的人!若是你父亲尚在,也绝不允许我若敖氏出了此等大胆狂徒,敢以下欺上!况且经此一战,我们若敖氏真的好不容易洗涮了越椒,子克背叛轼君谋逆的恶名,正准备回城操办你父亲的后事,这个时候再行差错步,定会造人非议啊!”

    “尤其,你!”

    “可是我全族的希望!”

    “更是族老我所有的寄托……”

    “这段时日,族老日盼夜盼,就盼着你归来,当今日清晨第一时间收到殿下派人送来的捷报恨不得背生双翼飞来迎你!可是你让族老看见什么了?……难道我若敖氏真是要应验了先祖子文的预言了吗?亡于此代,无后人祭奠?”

    “一个越椒已经让我族分崩离析。”

    “你再也不能如此了。”

    “绝对不能了啊!”

    “族老请你好好地为所有族人的生计想一想,子墉如今也懂事了,他跟着殿下还打败了子克,为殿下守城,如今你也大胜归来,待再召回那些离去的族人,我们一定可以很快重振家族!”

    若敖谈说了很多,可是若敖子琰却一言不发。

    或者无人知道他到底听进去多少。

    若敖子墉一直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可是这个堂弟心思实在深沉莫测,他根本看不出他是把族老的话听进去了还是想要如何,于是又开口劝道,“子琰堂弟,堂兄知道自己过往无用,甚至是家族的拖累。可是经此一事,我全族蒙难,不仅你心痛,我们也痛心疾首!”

    “堂兄更是发誓一定要坚守到你回来振兴我族!”

    “可是越椒自称令尹这一月以来,国内形势有多么危险,你根本无法知道!……我们与殿下更是数次徘徊于生死之间,殿下被越椒追杀至早产于大泽边上,若不是得医老相救,定是母子俱亡……我和族老被子克追着在江陵平原满地跑,还被他当作鱼饵想要骗开凤凰山的大门,其后又被越椒围城近半个多月……而原本我们以为固守凤凰山城就可以等到你的回来,但是越椒凶狠残暴,司徒其心恶毒,欲以疟邪瘟疫害我十数万城内城外战士性命,其中自然也包括我若敖十一万人马……若非不是等不到堂弟你回来的一天,我们不得不出城自救,谁也不想让我族蒙此大难!……”

    他大手一指:“齐达,姚军,你们出来!你们也是知道当时城内有多么兵凶战危!”

    “姚军已战死!”

    齐达满脸铁青地出列,但是也不否认若敖子墉所说的:“当时我们确实被大公子围困凤凰山中大半月,老司徒歹毒心肠,以瘟疫驱赶我军出城,才不得不与大公子正面对抗!”

    “可是我本意是准备弃城北上追寻公子,是殿下非要坚持一战才至我若敖氏两军伤亡惨重!”

    “你说错了,是我们大家都坚持一战,族老也是同意的!”若敖子墉看向族老,族老虽然心里不认同若敖子墉的话,也不得不点头,不然定会加深若敖子琰与芈凰之间的怨恨。

    “好了,都给我闭嘴!”

    若敖子琰挥剑终于打断了他们无休止的争论。

    随后,他冰冷的目光巡视过周遭的将士,士兵们因为听到都城有瘟疫蔓延眼中已经渐渐生起恐惧,而他也知道这一战再没有办法打下去。

    而他们的到来,更是给原本胜利的楚军再次带来恐慌和不安,就连他的族人也人人畏惧他成为第二个若敖越椒,对他心生警惕。

    这一切与他离去时满载荣耀而归的设想。

    截然相反。

    眼见着若敖子琰的理智逐渐回归,一个老者排开楚军从对面走了出来,指着他手中的剑,开口道:“子琰,把剑收了吧!”

    “老师相信你只是一时意愤难平,任谁遇到了这种事情也难以心平气和!但是瘟疫的可怕,已经夺去我的一个弟子的性命,我们不能再拿你们还有剩下十数万将士甚至万万子民的性命做赌注!”

    李老也跟随而出,拱手道:“驸马,是啊!我等还都等着你回朝主持朝政呢!”

    “大楚不能没有驸马一族!”

    “更不能没有若敖氏!”

    眼见众人都给了台阶请若敖子琰下,若敖谈真心希望若敖子琰能借此收了怒气:“是的,子琰,你消消气!殿下也相信你定不是有意为之!”

    话落,他的目光求助地看向芈凰。

    芈凰终于还剑入鞘,淡淡地“嗯”了一声算作认同,他立即笑道,“子琰,你看就连殿下也明白你的!”

    可是,对于芈凰模棱两可的态度。

    若敖子琰是不会满意,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他心底有那么一丝身为丈夫的自责甚至歉疚也不会表现出来。

    起手不悔!

    大丈夫!

    既然已经兵谏,自然要拿到他要的才会鸣金收兵返回郢都,这才是属于他们这个家族的理智和清醒,任何时候都不会因为感情而影响了判断。

    “她真的能明白我此时的心情吗?”

    若敖子琰冷笑一声,目光扫过芈凰。

    若敖谈闻言道,“这是自然!子琰,殿下一直都有对我说,说担心你回来会因为令尹之死而责怪于她不能护住令尹,可是殿下自己也是死里逃生!但是殿下一早就特许我们大战之后回京重振眉楣,那被越椒摘了的金匾,族老还替你一直保管着……而且我们也该尽早回城去看看你父亲,他真的等了你很久……”

    没有接话。

    若敖子琰只是看向芈凰不语,等待着她迫于眼前局势的再一次屈服,退让,芈凰却没有当即回应。

    对于若敖子琰,她的天真起于他,终结于他。

    一生只此一次就够了。

    再多的。

    她给不了!

    “殿下,有什么大家回去慢慢说,这郊外不知是否有瘟疫蔓延,不是谈事的地方。”潘崇走向她,给了她一个笑容。

    她会意地看着他道:“老师说的对,如今国中一片混乱,内外瘟疫蔓延,等安定了这一切,我们回京之后可以慢慢谈!”

    “驸马想要如何,到时候大可直言!”

    若敖谈闻言当即笑道,“子琰,你听到了吗?等回了京,你们可以坐下慢慢说,夫妻间哪有什么不能化解的。”可是若敖谈忘记了在他眼前的这一对夫妻是大楚甚至整个天下间最尊贵最有权势的一对夫妻。

    他们占尽了九州近三分之一的疆土。

    拥有大楚无边的权势。

    曾经只差一步。

    就可以合二族姓氏为一家。

    这一次若敖子墉沉默,没有帮腔。

    虽然他不知道若敖子琰想要什么,但是他知道若敖子琰从不会做对自己对家族无利之事,于是他只是目光紧紧地望着若敖子琰,听他平平开口道:“想要坐下来谈,双方必要达成一些共识。没有共识的谈,不过是在拖延和浪费时间!”而他也不会给任何人时间去准备着一点点做空若敖氏。

    “如若如此,那子琰还是自请离去,不再浪费时间!”话落,他就当即拨转马头,任周遭所有朝臣、十数万大军都在看着身为若敖氏第一人的他,“走,全军改道竟陵!”

    杨蔚,齐达,惊风齐齐挥手。

    全军停止进攻,而是再度整装待发。

    若敖谈真是快要疯了,他不明白若敖子琰为什么不进京,不回郢都,若敖氏的根基都在郢都,回什么竟陵,那破地方也就适合若敖子墉待一待,他们这些老东西养养老,若敖子琰应该在的地方应该是那赫赫渚宫,执掌大楚。

    他大胆地上前拦住他的去路,想要劝阻。

    而若敖子琰却是一抖马缰作势更要加紧离去,对他没有任何回头的意思,大声道:“族老不若去问问我大楚女王,她可是真心请我回去?”

    若敖谈闻言一愣。

    转而看向并不说话的芈凰。

    对于芈凰而言,若是此次真的放若敖子携大军离去,必会成为大楚一患,那样还不如什么都不管了大战一场。论兵力,若敖氏残余的部队实力依然不可小觑,若是以其封地竟陵为根基,再以他的号召力,说不定假以时日定会与郢都分大江汉水两地而治,楚国本就多江河大泽,很多地区无法牢牢控制在帝都的掌控之下,他若是有心,完全可以一点点把这些方占为己有,然后成为大楚一霸。

    “族老。”

    “请你转告驸马,孤诚心希望他留在帝都,他的令尹之位,孤会为他一直留着;若敖氏的权势,也绝不会减其一分;甚至越椒,子克之过,孤也不会牵连到若敖氏一人;若敖六部,有孤在的一日,孤也不会动摇其军队的控制权一毫;《双敖盟约》依旧,我芈室与若敖氏将依旧当共享整个大楚!”

    隔着万人,骑在马上,芈凰望向那个如山岳般难以企及的背影,一字一句的保证,当着众臣口口声声承诺。

    此话结束。

    于她身后无声肃立的朝臣们,正悄然看着她与他上演的这出争斗大戏。

    这白光耀耀的汉水之上,也许还有更多的眼睛在看着他们这一出;未来那风云诡谲的郢都王城里,也许还有更多的人会看着他们这一出;而这战乱不息的天下间,更不知有多少人在看着他们这一出争权大戏。

    芈凰紧紧握着马缰的手,纵然手掌抓着缰绳通红,脸上依然保持着最怡人的笑,“如此,驸马可愿随芈凰回郢都?!”

    说完,芈凰一直笑看着他。

    等着他的回答。

    可是这样一来,看在各系党派朝臣眼里,这一次自然是堂堂未来楚国女王被归来的驸马狠狠压了一头。

    而每个人更是将芈凰所说的话在心里滚过无数遍。

    已经彻底明白芈凰沦为了输家。

    若敖氏再一次赢了。

    大多数朝臣已经极为识时务地立即躬身向他一遍遍发出最诚挚的请求,甚至最后跪地叩请:“吾等也恭请驸马回朝!”

    “主持朝政!”

    这一声声似乎终于取悦了男人。

    若敖子琰闻言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手中的剑当即削去脑后的一缕黑发,然后缓缓地驭马走回到芈凰的身边,说道:“走吧,我们回去!”

    芈凰低头,手交到他的手中。

    任由他来执掌。

    “好!”

    惊风为二人牵来战车,二人弃马同上一车,上车之后,若敖子琰似乎又想起了来一般,说道,“哦,对了,凰儿!”

    “闾一是我若敖氏的叛将,我觉得应该交由我若敖氏来处置!”战车上,若敖子琰紧紧握着芈凰的手,任她在他掌心里微微一紧,也不松开,“你说呢?凰儿?”

    一瞬间。

    就连欧阳奈的眼中也隐隐生出对若敖子琰的愤怒,可是就连芈凰都无可奈何,除非他们真的什么都不顾了再来大战一场,所有人怒目而视,可是却半分也威胁不了他,如今反而处处受制。

    迎上身后众将期待的目光,良久,她却开口答道:“好!”

    应声落下,闾一大笑一声,也不等若敖子琰派人来拿他,已经翻身下马,朝芈凰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多谢殿下容闾一多苟活了一夜!”

    “这就追随大公子而去!”

    话落,血溅五步,自刎而死!

    三十多岁的汉子脸上还带着笑容就这样前一刻还跟随在她身后,后一刻横尸在温热的血河中,血是热的,可是心是冷的,芈凰深深闭上眼,再睁开,双眼赤红地看着若敖子琰,咬牙道:“这样可以了吧?”

    若敖子琰却淡淡地道:“人虽死了,还是要带回去告慰父亲的,不然父亲泉下不知!来人,拖走,别脏了女王的眼!”

    “诺,公子!”

    惊风命人上前拖走闾一的尸体,“碰”地一声像是扔垃圾一样扔到后面废旧的战车之上。

    芈凰一直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若敖子琰却抬起双手扳正女人的目光,强迫她看着自己,然后仿佛爱人一般侧头为她轻轻梳理着耳迹凌乱的短发,在她耳边低头轻声道:“凰儿,笑一下!”

    “任何时候只有笑着才不会输的太难看!”

    然后只见芈凰狠狠扭过头去,他也不在意,而是将目光落在那每一个悄然把头低下去的朝臣,将士,士卒的身上,从今日起,他会让他们每一个人知道谁才是这大楚真正的主人。

    一切,还只是刚刚开始。

    所有人都睁大双眼。

    看着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