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凰盟 第172章 粉饰太平
    “成左尹,所有叛军将领全部清点完毕,叛军已经分散集合。”

    刘亦把所有战况一一清点完毕上报,同时整理了所有叛军将领的名单以作后续之用,而其余所有叛军同一时间被全部打散,以最快速度点齐人数,进行重组成新的虎贲禁军和五城兵马司。

    而城外还在进行战斗的五城兵马司则分散开来,大面积排除郢都外还存在的残余反抗势力,同时搜捕畏惧惩罚逃走的士兵。

    城内城外大范围的战斗声已经逐渐缩小,从密集到零星,将近一日一夜的激战已经进入收尾期,大大小小的清理工作在有条不紊的安排下去。

    第二日,整个郢都的局势已经牢牢在成大心,刘亦,王尹,申无畏,李骊,司剑等人掌控之下。

    没有战斗的城中,被越椒拉来的徭役也加入清理战场的行列中,搜出大量的军备全部上缴,然后仆街的杂役们则开始清理城中的战斗痕迹,无数平民也加入其中,以期尽快恢复都城的秩序,恢复被越椒所扰乱的生活。

    速度之快,前所未有。

    累了数日的医老此时撑着一身疲惫一直蹲在城门前,跟着他的士兵道:“医老,放心!前方的战士已经回报,战事十分顺利,越椒战败而亡已经第一时间传回来了,殿下大胜而归。”

    医老闻言这颗心脏微微放心下来。

    可是一想到一个女儿家像她那般在战场上厮杀,估计十分危险,医老便突然又问道,“对了,他们回来的吃食,伤药,休息的地方都准备好了吗?万要一要是伤着了,我可得第一时间去给她看看!”

    “都好了,老大人,您对殿下真好!”

    士兵对他连连保证。

    他却摆手道,“我不对她好,还有谁对她好?她那唯一狠心的父王也去了,只剩下个小的要养,还有这么大一个烂摊子等着她一人收拾,你说可怜不可怜?……”

    “……”

    士兵不知如何接话。

    堂堂大楚未来一国之君真的会可怜吗?

    “唉,最最可怜的是,若真伤了也没人疼。你说她一个女儿家不比男子,万一伤到了脸,这以后就算当了女王,会不会没脸见人?或者缺胳膊断腿,要是像有些伤兵一样我要是接不回去怎么办?那岂不是更惨了?”

    “……”

    士兵无语凝噎。

    原来他老人家成天担心这个。

    医老想了想,又叫小兵去安排,“我看从汉水回来也快到了!对了,你赶紧叫人再去烧热水,别等人都到了,连口干净的清水都喝不上,且记,一定要都烧开了。”

    “这瘟疫还没有解除,不能随便给归来的将士们喝生水!”

    “是!我这就命人备大鼎煮水!”

    医老挥了挥手,垫起老缩的身子也只看的到人山人海翘望的后脑勺,“唉,你们几个叫他们都让开点,挡住我的视线了!”

    城门前等的庶民颇多,老汉扶着瘸腿的老万,小四拉着小五,小六他们几个也想要往前挤,闻言回头看着后面邋遢的老头,骂道,“呸!我凭什么给你让,我们还想往前挤!”

    “唉,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医老闻言恨不得挽起袖子就干起架来。

    要不是身前身后跟着的几个士兵陪礼道谦,报上他的大名,估计就要被人胖捧一顿,而所有庶民一听说他就是此次防治疟邪瘟疫的大功臣,立即看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活神仙,别说让路了,纷纷向他又跪又拜求他保佑,就连老汉他们也不无例外。

    “老神仙请!”

    “哼!”

    医老负手款款而行,别说还真有几分风骨。

    如此这番终于颇费了一番功夫才挤到最前面,可是,紧跟着他的几个士兵生几乎累的个半死。

    他们的工作是保护这位防疫大功臣,原本以为轻松无比,可是如今看来却比上战场还累心累身。

    ……

    因为中途发生的“变故”,当芈凰他们返回郢都的时候,已经是第三日清晨,看到的也已经是一个初步清理过的都城,而不是尸体遍布的战场,甚至还有人正组织大规模的徭役在砍伐城外树林,焚烧秋草,避免瘟疫蔓延,挖掘尸坑,然后清理出可以供伤员休息的无瘟疫区,遍植采摘的七里香等驱蚊植物,而供各军队驻扎的区域,也规划了出来,颇有条理。

    一番检视,就连若敖子琰也不得不赞叹,并问道:“这些都是谁安排的?”

    跟着他的若敖子墉回道:“五城兵马司的刘都尉和成左尹主持的,还有王尹也带领文武百官协助。”

    “嗯,成左尹,王尹等人一向都是办事极为稳妥的。”若敖子琰点头,可是洞察秋毫的他一瞬间就察觉了这个凭空被提拔起来的刘都尉来历蹊跷,于是询问道,“只是五城兵马司何时出了一个刘都尉,本帅居然不知?”

    能洞察一切的人也能被人洞察。

    身在若敖子琰身边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就算他只是皱一皱一个眉头,芈凰也能明白他又想要干什么。

    若是让若敖子琰自己去查虽然他一定什么都查不出来,但就算他不会怀疑刘亦的真实底细,也不会让一个他不信任的人在郢都这个重要的军方位置上待的长久,就在若敖子琰要派人去寻刘亦过来的空档,而阿信已经先一步出去找人了。

    所以当刘亦来到她们的战车前,腰悬染血利剑,一身煞气的他,先是朝若敖子琰敬了一个军礼,才向芈凰行礼致意,此时他乌黑的眸底里还有没收回的血色,肃声道:“报告驸马与殿下,刘亦不负令尹提携之恩!完成殿下所交托的使命,带领两万五城兵马司成功收复郢都,从后方包抄越椒后路,杀敌五千,俘虏叛军五万余人!!”

    “是个干将!”

    这样的战绩,作为一个第一次指挥的全新将领已经非常不错了,若敖子琰当即对刘亦大加赞赏,只是他话语一迟,“但是这不负令尹提携从何说起?从前本帅到是没有在父亲那里见过这位都尉……”

    凭刘亦的身份哪里可能入得若敖氏之眼。

    王尹心底明镜一般,适时递上溢美之词,“驸马有所不知,刘都尉乃是令尹身前所选,自然不会是个差的。”然后走上前将当时令尹为了挟制越椒在京中专权跋扈,顶替司徒南而提拔上来的前后,简单耳语交待了一番。

    齐达也知此事,向他点头低声交待了一番,“公子,当时令尹本属意我与姚军护卫京师安全,只是被大公子所忌……所以后来就换了这个刘亦。”

    若敖子琰闻言拍着刘亦的肩头大加赞赏。

    “好!不错!”

    刘亦不敢居功,看向王尹的方向亦抱拳说道,“此次大战能如此顺遂,非刘亦一人之功。若城中没有王尹,李大夫等诸位大人鼎力支持,光凭刘亦一人绝不可能轻易成事,更不可能和殿下前后呼应,成功收复郢都,杀逆臣一个措手不及!”

    花花轿子人抬人。

    刘亦与王尹等人相互恭维。

    可是若敖子琰并不介意,反而一路走访城外的各个伤兵营和安置区,都带着他们,从此至终芈凰并未多加言辞,突然觉得万分庆幸当时选中了刘亦这个寒门之子。

    这世上,有些人,也许就算天生贵胄,也未必平步青云;有些人,也许只差别人递来的一张梯子,就能步步登高。

    ……

    若敖子琰和芈凰走在最前方,听着来自各级文武官员的陆续回报,而接着晚点刘亦又汇报了此次统计的两军双方伤亡,而霍刀战死,阿源战死……还有很多她没有见过的将士的名字被列在一长卷的竹简上密密麻麻,但是她知道,以现行军队的制度,这上面记录的都是正规军人,还有大批死去的杂役工兵奴隶徭役等都不会出现在这些名单上。

    如果按人数比,还要乘以三。

    伤亡率永远是最伤感的话题,它不仅是一个沉重的数字,因为无论叛军,还是我军,实质都是她们治下的楚人。

    此时就连若敖子琰也露出沉重的颜色。

    “殿下,驸马,此次我大楚伤亡还在统计中,这些只是一个粗略数字。”成大心道。

    “嗯!”

    若敖子琰默默与芈凰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都明白还有北伐战场上的伤亡还没有时间全部具体统计出来。

    两项相加,楚国这一年在战争上的投入可谓抵得上楚庸三年在战争上投入的兵力,人力,物力,财力的总和,从庸国虏获的财物,粮食,军备,甚至人口,只怕也折在这上面了,可谓一步又回到解放前。

    一路走来,最后就是看望阵亡将士抚慰军心。

    看着守在霍刀身边有一个默默流泪的莫生女子,那名把她们带到霍刀身边的司剑,几乎是咬着牙不让自己哭的太大声,在此次行动中,是霍刀第一个冲进了若敖越椒的中军,拖住了越椒中军前进的步伐,为这场战争赢来了最关键的胜利。

    霍刀,凰羽卫千将,25岁入伍,29岁凤凰山一役战死,完成任务,荣立一等功,死后追封左广将军!

    芈凰走到霍刀的身边,半蹲而下,轻轻握住已经永远闭目的霍刀仅剩的右手,看着身旁为他哭泣的新娘,轻声道:“霍刀,他总是对我们说他想要在郢都娶一房媳妇,安一个家。你就是他的新娘吧?”

    “殿下……”

    女子闻声痛哭,点头,“我是!”

    “如有来生,我想他还会希望你成为他的新娘,只是他的人生总是游走在最危险的战场之上,很多时候,他都盼着回到郢都,回到你的身边,所以请你不要责怪他离你而去。”

    女子说话有些腼腆,可是她用力摇头环视着周造投来敬佩的目光:“不,我为他自豪!他死在了他最向往的地方,他为我们的家族赢来了荣誉和尊重!”

    “嗯,我也为他自豪!”

    芈凰重重点头,可是无人知道安慰了阵亡将士的亲人的她内心又有多么悲伤,无论多少次,她都无法习惯战场上的生离死别,那意味着很多鲜活的生命再也无法醒来。

    在霍刀的不远处就是阿源的尸体。

    野狗他们跪在他的脚边喊大哥,可是他们的的大哥再也醒不过来。

    这个有些叛逆的小兵,是曾经斥候队里最不服管教的士兵,只因为他的家人全部死于当权者的剑下,而他作为奴隶被投进军营,可是他对国家的热爱并不比任何一个人,所以才恨的那般分明。

    15岁入伍,20岁调入凰羽卫,23岁牺牲,用他一生最好的年华奉献给了她一切的忠诚,用自己的鲜血为收复郢都一役奉献出了最宝贵的生命,纵然一生默默无名,也无人为他喝彩,却谱写了他自己的辉煌战歌!

    还有很多人。

    有的,芈凰叫的出名字。

    有的,芈凰叫不出名字。

    这世上,唯有悲伤可以不用分贵贱,不用分高低,这一场战争所带给楚人的是不可磨灭的伤痕,也许比楚庸大战还大。

    因为从来没有一场战争是发生在楚国之内,就连这些身在高墙护卫中的贵族也全部卷入,此时,眼泪,在每一个人的眼底深藏,眼眶红到像充血,仿佛只需微微闭上双眼,血泪便会轻易流淌而下。

    成大心,申无畏,就连想到此次家族也受到牵连的王尹,李老,赵侯等人也默默垂泪。

    潘崇遥望着大江平静的波涛。

    为这难得的平静久久兴叹。

    若敖子墉,司剑他们红着眼眶,大吼道:“这些家伙明明喊着要大胜了一起喝酒,可是他们人呢?!”

    “人呢?!”

    巨大的悲泣声,让她的脚步格外沉重。

    这不是芈凰第一次亲历牺牲,三年的楚庸战场,死去的人不会比这次少,可是他们都是为抵抗侵略者而死,这一次,他们却是死在自己人野心的屠刀下。

    芈凰满是沉痛地看着还活下来的人,再次鞠躬致谢:“我代表大楚王室再一次感谢你们用生命收复回了郢都!”

    无数句感谢都换不回那些死去的生命。

    可是于她只能去感谢。

    去铭记于心!

    因为她不能为他们惩治所有的野心者。

    刘亦看着她眼里的沉痛,眼眶也微微发酸。

    可是一想到小里子的死,想到这么多跟随他的部下的死,想到他身上的这身铠甲,他仰脖大声道:“殿下,战场之上,死亡永不可避免!自我们穿上这身铠甲起,我们就是为守卫郢都,守卫大楚疆土的铜墙铁壁!这是令尹大人给刘亦说的!”

    “刘亦时刻不敢忘记!”

    “所以即使人没了,他们的英魂尚在,会永远活在我们大楚人的心中,以另一种方式永存,所以请您与驸马不要多加伤怀。”

    “我等不过为了不负大楚!”

    “好一句不负大楚!”

    王尹等人为他击掌大赞,“我大楚若是能多有几个刘都尉这般忠贞不负的将士,此战何愁不能早日平定!”

    唯有流过泪的人才知道,当泪水来时会有多么凶涌,无法止住,芈凰闻言早就通红的双眼,泪水骤然冲出眼眶,仰头止泪,连连说道:“好!你们说的都极好!”

    若敖子琰接过有人递上来的丝帕难得温声道:“好了,别哭了……既然经历了这次惨败,我们就应该记住这次失败的惨痛,来日绝不可犯今日之过……”

    是的,来日,她绝不重蹈今日之过!

    芈凰揭过帕子轻拭眼泪。

    在心底发誓。

    ……

    及至黄昏时分,大军已经分散驻扎在城外二十里内,开始安营扎寨,大祭祀,卜尹,王尹等人请芈凰与若敖子琰一同登上铜雀台。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本应该盛大隆重的战争祭祀仪式,因为一切匆忙,所有从简。

    芈凰,若敖子琰,被刘亦他们簇拥送着登上北城门的铜雀台。

    脚下黄土堆砌的百年城楼阶梯。

    随着众人移步,尘土激扬。

    一步,一步。

    她沿着脚下的台阶,拾级而上。

    每一次战场的凯旋,都意味着又有无数的人将身躯留在了那片舍生忘死的战场上,铜雀台上,大祭祀,卜尹,他们已经静默归位,守望他们的到来。

    台上,黑色为底,火凤描金的楚王旗,旌旗招展,重新飘荡在郢都的天际代表了芈室重新确立了对这里的统治,只是那与黑凤旗一同飘扬的还有那金色为底的若敖氏军旗,芈凰和若敖子琰一起站在飘扬的大楚旗帜之下,共同仰望着猎猎翻飞的旗帜。

    这一刻,谁也不知道他们此时的想法。

    二人只是沉默地彼此相对,眼神晦默深沉如江河暗潮。

    沉默地接过宫女高呈起的金杯,清酒在杯中微微晃荡,倒映出这天空上那一轮渐渐日薄西山的红日似乎只要黑暗全然降临就会被彻底吞没,残阳血红一片地映在他们各自的酒樽之中。

    抬头。

    他们看着此时对面之人。

    到底谁才是那日薄西山的红日?

    一时间,钟鼓齐鸣,乐者先奏哀乐,歌者高唱悼亡曲,女巫齐跳巫舞,以祭奠死去之人。

    大祭祀登上祭台,净手焚香,奏告天地、宗庙、社稷、岳渎、山川、宫观及在京十里以内神祠,才为楚王之死先是颂上沉痛哀悼的祭文,然后又为所有战死沙场的将士送上哀思,请他们安息,最后为她与若敖子琰颂起“大楚无往不胜”的赞歌。

    然后在大祭祀宣读完所有祭文后,芈凰高举起自己手中的金爵,朝着大楚的天空高举大喊:“愿我大楚再没有了冷风肃月,尸骨不寒!愿我大楚从此远离战火与悲伤,重拾昔日的荣光与安宁,饮尽此杯!”

    若敖子琰亦看着她,高举金爵,面向文武百官大声道:“为了我大楚的万世荣光,从此继往开来,共饮此杯!”

    “干杯!”

    文武百官高声举杯:“干杯!”

    站在高台上的芈凰闻言静静地遥望着城楼下面所有死去的战士们,人们。

    在心底,道一声。

    我大楚的英雄们!

    愿你们安息!

    你们的英魂会永远不散,你们的志气会永存我的心间!

    我会继续,去走你们没有走完的余生,去守护你们无法继续守护的家国。

    她与若敖子琰各自一饮而尽杯中酒。

    各中滋味在心头。

    无数的礼花随着礼官的唱礼,在青天白日里高飞,绽放出最美丽最洁白的礼花,就像那些长眠的英雄,在他们生命最美好的一刻全然绽放。

    无数将士取下头盔,夹在腋下,敬上军礼,站在那一排排倒下的忠烈面前,医老下令,有巫祝高举火把,在为他们送上最后的祭奠后丢下火把,巨大的火坑,高如大山的尸山燃上火苗,下面的干柴一点点开始熊熊燃烧,黑烟滚滚。

    烈火为炉,万骨为铜,血泪煎并其中。

    方成绝世雄剑!

    ……

    好久,所有人循着那直上云霄的浓浓黑烟才徐徐收回目光,身为礼尹的王尹上前恭请她们回宫,可是已经归心似箭的若敖子琰看着她,她明白地道,“王尹,先摆驾若敖氏府,孤与驸马要先行祭拜枉死的令尹!”

    王尹闻言适时地笑赞道,“殿下心意,令尹定会在天上大敢于怀!”

    若敖子琰对此也十分满意。

    君臣尽欢。

    ……

    当芈凰他们再度走下铜雀台的一刻,原本陷入哀伤的整个郢都顿时爆发出万千的欢呼声。

    所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欢呼的人群几乎将他们的仪仗队伍全部冲垮,还在不断往前冲,医老要不是被几个士兵护着,一把老骨头早就要被挤散架,很多人都在大喊着“大家再往前进点啊!”

    纵然有大批的五城兵马司也上前帮忙,可是拦在最前方整顿秩序的府兵早就被人群冲成一片散沙,有士兵甚至也跟着一起振臂高呼,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冲撞到芈凰,他们愿意更热情一百倍一千倍。

    这一刻,那些欢声和叫嚣声,就像被压抑已久的暗潮终于冲破了平静的江面,所有人都在享受着为一人欢呼的声音。

    “殿下!——”

    “殿下万岁!——”

    “殿下感谢您的归来!——”

    有无数肮脏的手穿过那些士兵粗壮的手臂伸到他们的眼前,甚至有人请芈凰摸摸他们的手,“殿下,请将您的福泽与安宁赐于我们!赐于我们整个大楚!”

    “我们愿意永远做您的臣民!”

    “敬爱您。”

    就连文武百官也在潘崇的代领下全部在他们的面前跪下去,齐声山呼:“吾王万岁!”

    若敖子琰看着这一幕。

    目光中的震惊,根本无法忽视!

    那么多衣衫破烂,满身血污,原本疲惫、畏怯、害怕、迷茫、委顿的身影此时抛却了一切恐慌不安,都在唤着同一个人的名字,可是那个人的名字却不是他的,那么多伸出的手,却不是伸向他的。

    他曾经梦想着大胜北方的情景不过如是。

    甚至过由不及。

    若敖子琰缓缓回头,侧目看着身旁带笑的女子,她已经大步上前,一个个与那些低贱的庶民还有满身是血的下等士兵紧紧握手。

    小黄林身为护卫的五城兵马司,站在最前排,当他握上那双手时候的激动心情恐怕一生都不会忘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想要向身边每一个人炫耀此刻。

    医老也不甘人后。

    朝着还离他很远的芈凰大喊大叫,要帮他护驾的小兵托起他一起为他大喊:“丫头,这边!我在这边!”

    当芈凰快速走到他的面前,所有士兵为她让路,她冲上前去给了医老一个大大的拥抱,“医老,你没事真好!”

    “呵呵……我当然没事,我这身体,活到一百岁都不成问题!”已经九十多的医老得意地哼哼,那满脸的白毛根根飞扬,“倒是总算看你没有缺胳膊少腿,我就不用费心了!”

    小兵适时说道:“医老大人可惦记殿下了,什么都备下了,可是昨日殿下却没有回来……”

    “辛苦了!”

    芈凰闻言心底一暖,松开一脸疲惫的老头子。

    “觉得我辛苦,那你可以等瘟疫没了,封我个大官做做,这样还可以天天看着我活的鲜如鲤鱼,活蹦乱跳!”医老龇牙咧嘴笑道。

    “好啊!多大的官都行!”

    这两日,老汉一直聪明地跟在医老身后见此不无羡慕地咂嘴道:“这老头面子还真大,说要个大官就要个大官!还想活到一百二十岁,真当自己是彭老长命百岁!”

    老万他们也都好奇地张望着。

    小兵与有荣焉地回头道:“我们医老那是治疗瘟疫的功臣,此次治疗瘟疫,殿下给了他先斩后奏的特权,若是事成,当个大官也是很正常的!”

    这一刻,所有的人影都在若敖子琰耳边退去,立在远处的若敖子琰看着离他而去的女子,只是看着她眼中的那些欢笑,那无尽的光芒,就觉得万般刺眼,也许,这个世上真的有一种人,无论她看起来有多么的弱小,但你只要靠近,就像是一团火焰一样,会有无穷的力量散发出来。

    一种名为嫉妒的陌生情绪,第一次在他的心头应运而生,就像这世间最毒的毒蛇在一点点啃噬他的心脏,让他难受无比,甚至需要紧紧按住腰间的利剑才能扼制住那种想要破坏的*。

    他,若敖子琰怎么会嫉妒?

    在他的认知里,嫉妒是愚蠢自卑无能者才会拥有的垃圾情绪。

    他只是惊讶,惊讶在他缺席的这段时间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觉得必须立刻马上知道这一切!

    一直跟随在若敖子琰身后的杨蔚,这一刻望着这位曾跟随了三年的旧主,不禁忆起当年,十五岁的年轻女子稚嫩如雏鸟,俏生生立在军营前,明明睁着一双对前途未知的眼,害怕地抖着细弱的双肩,望着他们这些人高马大的士卒,却一步一步坚定地迈入期间。

    这些年的跟随和战场厮杀,早就让他忘记了到底是什么让她的目光变得愈加坚定不移。

    还是在那时她是否就预料到了今日。

    所以大胆地迈出了她人生的第一步。

    芈,凰。

    这么多天灾,大战,内乱……哪一次对于整个楚人不是濒临绝望的灾难?可她,若不是在烈火中次次涅槃重生的楚之凤凰,这一刻,整个楚国似乎也在随着她不断涅槃重生。

    而她,或许才是楚人眼中真正的凤凰。

    此刻没有一个人因为他们的北伐大胜归来而欢呼,想到向她宣战虽然成功恢复若敖氏尊崇的公子,他微微皱眉,真的能够一直牢牢掌握住她吗?……

    这一刻,杨蔚望着此时沉默不发甚至自己都没有察觉自己微微失态的公子,望着迎面望向他笑意满面的女子,还有她身后那无数炽热的目光。

    杨蔚只想到了两个字:民心。

    在她的身上,有大楚的民心。

    ……

    芈凰似乎想起一般,猛然回头看向落在身后孤零零的若敖子琰,笑意突然绽放在眼底。

    她快速几步走回,一双小手快速搭在他的大手之上,然后转身,向全城军民挥了挥手,然后下压了压,示意他们安静片刻,听她说话。

    “诸位,请安静,我知道你们在这一刻和我一样激动!因为在这个肃清内战的时刻,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所以此刻,请容我再为你们报告一个天大的喜讯,同时介绍一位我大楚的英雄!”

    “我的驸马!”

    “若敖子琰!”

    随着她的声音落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她。

    随着她的目光,全城上下将目光全部又汇聚在了若敖子琰一人身上,这一刻若敖子琰有一丝脸热。

    芈凰抬头看向他,迎向他审视的目光,含着巨大的笑意,再一次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这一刻,他再一次感觉到那种久违而让他眷恋甚至着迷的温暖回到他久违的身体:“他开创了我大楚从未有过的壮举!成功击败了晋陈卫宋四国联军,洗涮了文王,成王两代先王北上的耻辱!第一次向中原之民证明了我荆南楚人骨子里的血性是最高贵的,同时捍卫了我大楚北境甚至整个大楚的安宁!”

    “也请你们将今日的欢呼一同送于他!”

    “没有他的英勇和智慧,我们所有楚人将深处在内战与外战的水深火热之中,永无安宁之日!”

    雷霆般的掌声和他的名字,顿时被人高声呼喊出喉咙。

    这所有的声音。

    都取悦了男人的耳朵和心。

    若敖子琰紧紧握着芈凰的手,前所未有的确定,这真的就是他想要的妻子,就算知道她此刻极有可能只是在为整个大楚粉饰他与她的太平,可是他突然也希望她一直粉饰下去。

    这一刻就连他身后的若敖六部都也为他们二人一同发出欢呼!

    齐达也一手按剑,一手高呼。

    惊风和杨蔚相视一笑。

    江流叫的最疯狂。

    “女王万岁!驸马万岁!”

    “女王万岁!驸马万岁!”

    “大楚万岁!万万岁!”

    士兵们纷纷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他们簇拥在芈凰和若敖子琰身边,高兴的挥舞着战戟狂吼,而两面凤旗,在他们的头顶上空,激烈的飘荡着。

    这一刻无数人见证了这历史性的一刻,看着他们发出劫后余生的饮泣和欢笑交加。

    ……

    本该激动高兴的一刻。

    却因为一个声音而中断。

    “且慢!”

    当芈凰与若敖子琰走下准备正式入城,一个跪坐在城楼下身穿大阍制服的老头,手中高举着城门禁行令旗高举拦住她们的去路,“入城前,北城门大阍有一言相问!”

    “否则不得入城!”

    一众护卫的目光掠过他,“大胆!你可知你拦得是谁的车驾?”

    “知道。”

    大阍点头。

    她抬了抬手。

    入城的队伍止步,而城门大阍却手脚同时着地,一步一步爬向芈凰,又爬向后面战车上稳稳坐着不动如山的潘崇,巴在车橼上,轻笑一声:“潘太师,你我曾为同殿之臣,多年不见,看来你也是老的走不动路了!不像我,是没有双腿走不了路;你虽有双腿,我看这腿有也没用!”

    鬻拳的话带着深深的嘲讽。

    顿时引来城门口庶民的围观和窃窃私语。

    “这人是谁啊?”

    “居然敢嘲讽当朝帝师?”

    芈凰还从来没有见过大楚有谁对潘崇露出这般不屑一顾的目光,而且还是来自郢都王城脚下最低等的城门大阍。

    潘崇却丝毫不介意地上前介绍道,“殿下,这位是文王时两次兵谏文王被贬至城门大阍的鬻拳。”

    “噢,他就是《楚杌》中记载过的那位两次兵谏文王先祖的忠臣鬻拳?”

    芈凰微微一讶,打量着老大阍的双腿果然如史书中已经剜去,只剩下两条大腿没有脚,在地面上艰难地跪地爬行。

    过往她数次经过城门,到没有注意过这个披头散发一直坐着的老大阍原来大有来头。

    而接下来她却听到他那近乎自鸣得意般长篇累述的说词而眉头渐锁。

    “当年老夫两次兵谏文王,一次劝大王不要行不义之举油烹蔡侯,一次劝大王兵败巴国既然无颜就去攻打下皇国回来赎罪,两次文王都非常震怒,可是两次最后都听进去了老夫的话,最后还因为与皇国之战身死归途,老奴因此自刖双脚谢罪,为大王在此守着郢都城门。这一守就是三代,至如今穆王。这次越椒篡权叛国,老夫本想要拖着残废的双腿爬去兵谏大王,却没料到人还没有爬到渚宫,就得知了大王已经自知有罪自裁的消息!”

    “所以老夫一直在这里等着殿下!”

    “一直等到今日!”

    披头散发潦倒一生的老城门大阍死死瞪着她及她身边的若敖子琰,浑如恶鬼。

    芈凰眉头深皱。

    就算眼前之人是楚国史书中的忠臣名士,可是他的态度还是让芈凰心起了一丝不悦,尤其同样的兵谏刚刚在她身上发生了一遭,所以此时的芈凰并不认为兵谏是什么值得炫耀之事,而他竟还出言嘲讽她的老师有腿却不配于行。

    “你等着孤作何?”

    芈凰低头看着这被剜去双腿的老人,眼见他又尝试着要爬到她的脚边,惹来若敖子琰眉头一皱,立即有人上前隔开来人。

    对方大声道:“老臣原本在这里等着殿下是要劝谏殿下无论如何都要平定若敖子氏之乱,否则定效仿文王时,拒绝殿下入城,不过殿下已经做到,不用老臣劝谏已做的很好。”

    “但是!”

    “作为城门大阍,鬻拳请问现在插在我楚国帝都城头上的叛乱之族的军旗是什么意思?”

    鬻拳突然从袖子底下持着一把短剑伸出,指着城头上飘飞的金凤旗大声问道。

    众人立即回望城头飘飞的金色旗帜。

    这番布置出自王尹揣度君心讨好若敖子琰所为,就算后来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可是一致默认为这是得到芈凰默许的,而芈凰一方心知肚明是为了安抚若敖子琰,而对于恢复了大楚安宁的楚人也刻意对此忽略不计,选择性忘记若敖氏对于整个大楚所做的一切。

    没人想要打破这难得的“太平”!

    所以全部保持沉默。

    若敖子琰顿时容颜一沉,声音冰冷的负手道:“王室与我若敖氏早有《双敖盟约》,你若身为文王大夫岂能不知?况且这是女王与本驸马的决定,也是你一介城门大阍可以置喙的?”

    “《双敖盟约》虽是武王立下的,可是若敖越椒与若敖子克单方面撕毁盟约,弑君乱国篡权,已经相当于盟约失效,条条罪行都可以诛其九族十遍不止!”

    “如今殿下却将乱我大楚之族的军旗,立在帝都城头,还与王旗并立,不分先后,不分尊卑。难道殿下是想告诉我大楚之民,弑君叛国非但无罪还有大功吗?甚至还要与乱我大楚之族共享我大楚吗?”

    “如若如此,那么殿下不配称孤!”

    “殿下此等行为就连大王都不如,大王尚知一死向我大楚列祖列宗自裁谢罪,可是殿下却赏罚不明,继续任用乱臣执政大楚,丧失国本,丧失君威!我历代楚王人人以江山社稷为第一,无人不敢不用命,殿下岂非不配?!”

    话落,她身后的所有将士当即拔剑大喝:“放肆!”

    “你一介城门大阍竟敢出言嘲讽君王,来人将他拿下!”若敖子琰更是大怒。

    当着郢都上下臣民,鬻拳持剑大声指责芈凰此举失当,芈凰的脸色自然不好,就像被人当众重重打了一记耳光。

    王尹已经第一个跑出来自认是他匆忙间疏忽了小小细节,“殿下,都是微臣之失,我这就命人撤换!”

    他身后已经有礼官快速奔上城头急呼,“快!快把金凤旗都给撤下来!”

    有士兵动作粗鲁一不小心手忙脚乱之下扯坏了若敖氏的军旗,更是惹来若敖六部将领的众怒:“为什么要撤旗?”

    “是殿下亲口承诺与我若敖氏共享大楚的!”

    “我们全部都亲耳听见!——”

    若敖子琰也看到那面被扯破的旗帜就像他的俊颜狠狠被人撕烂一番,目色一片深沉地看着芈凰等她说话。

    立于后方的申无畏暗自击掌道:“果然如外祖父曾所说的那般敢言旁人所不敢言,好胆色!身为咸尹(掌管进谏的楚国大夫),我当向他学习!”

    若敖子墉瞪大一眼,意思分明:“嫌事还不够大?”

    前方闻言的鬻拳已经大闹起来,重重捶地大呼出声,一口唾沫甚至唾在了芈凰的衣摆上:“我大楚何时出了你这等卖国苟且偷安之君?果然是女子,何配君位?”

    “趁早自裁吧!”

    他大吼大叫好一阵,也有大臣上前与他理论:“鬻拳,你当年堵塞城门不准文王入城,强逼文王改道攻打皇国以赎巴国战败之罪,最后害得文王在事成之后暴毙于回城途中!”

    李老不甘示弱反驳道:“今日你又如此相逼,老夫看你是见不得君王安宁,见不得大楚安宁,非要挑起国内争端!”

    “为了避免争端就要丧权卖国吗?”

    “李叔时,我倒是忘记了你这个老鬼,怎么你也想在这懦弱无能的君王面前博一个好前程?”鬻拳大笑看着面前的李老道。

    李老闻言面若猪肝色,咬牙切齿地指着地上潦倒一生的大阍道:“鬻拳,你以为人人像你一般就叫好?你说这些不过是想要诋毁君王成全你的忠臣美名,其心才是恶毒无比!殿下深受民众爱戴,只有你一人在此谩骂,故意诋毁!”

    话落,他请求立即打杀了此人,以正视听。

    若敖子琰已经大喝道:“还不给本帅堵了他的臭嘴,绞了他的舌根,以正视听!”

    他的话落下,大批士卒持戟冲上,一阵兵甲撞击声和人潮拥挤声过后是巨大的争执声此起彼伏响起,“你们有本事就杀了老夫,老夫会下到九泉之下继续去问我大楚先王,来日我大楚到底是姓羋还是氏若敖?”

    众侍卫闻言就要杀了他。

    芈凰猛然上前大喝:“都给我住手!”

    顿时一柄短剑从人群中朝她掷来:“去死,无能之君!”

    若敖子琰顿时将她往怀里用力一拉,然后迅若雷霆般反手接住飞来的短剑就扔了回去,一剑精准无比地扎透鬻拳那大吼大叫的嘴,让他永远都闭上了嘴。

    老大阍顿时捂住流血的嘴,短剑插在了他的咽喉,让他无法说话,鲜血从嘴里喷溅而出喷了冲来的芈凰一身,而他倒地不支,任人如死狗般拖走,还奋力地想要往回爬,爬到她的面前,死死抓住她大骂:“丧权……苟且之君……我大楚必亡……”

    人群中响起一阵喧哗声。

    “大阍亡了!”

    若敖子琰面色阴郁地看着满地献血道:“来人,还不把这里清理干净!”同时将当值的城门卫一并加以处罚,城门卫很快带人将围观的平民全部驱赶离去,野狗也带着仆街立即运来清水,一遍遍的洗刷着城楼下的鲜血。

    晚风吹在她的身上,身体遍体凛寒,芈凰浑浑噩噩地被人送上马车隔绝了周围所有渐渐失望的目光,还有指指点点的议论声。

    此时,她想冲出去责问潘崇。

    诚如死去的城门大阍所嘲讽的,潘崇从始至终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抽身事外任其发生,视若无睹,就像过往的每一次。

    她不禁想要大声问道:为什么不反驳?为什么不是老师对她提出对若敖氏的质疑,而是一个没有双腿的城门大阍?为什么强烈要求她与若敖子琰休兵还要让权?国家的尊严和法制就不重要了吗?就算战败而亡,她也至少努力过!无愧于心。

    这一刻,她十分怀疑自己听从了潘崇的建议休兵让权是错的。

    这根本不是让权,是丧权!

    她觉得自己甚至有一点分不清谁是忠臣还是奸臣?潘崇这样算吗?维护她的李老算吗?还是死去的鬻拳才算?……

    良久,马车外潘崇上前向她和若敖子琰要求厚葬鬻拳,“子琰,鬻拳虽然无礼谩骂君王,但是老师还是请你厚葬于他,不要因为他再让若敖氏遭受攻讦,也让殿下承受后世的指责!”

    “否则千年之后的史书上定会又为他今日的大胆兵谏添上一笔。”

    “那就以大夫之礼厚葬吧!”

    若敖子琰面色不好地应允了此事,可是一想到他当着全郢都上下辱骂若敖氏为“叛乱之族”,就恨不得将其抽筋拔骨,投进刑狱司,叫他尝尝拔舌的滋味,可是他已经死了。

    潘崇回头看着鬻拳的尸体被一卷麻席草草盖住,叹道,“当年我与他同朝为殿,如今我已位至一国太师,受帝王倚重,倚立三朝不倒;可是他却潦倒一生,守着城门,最后无人送终!”

    “人的际遇还真是不一样。”

    老奴安排好人为老大阍收敛了尸体,整理他的衣装,而他则扶着潘崇上车,“太师上车吧!”

    “嗯,他说的对,我这双腿确实不中用了。”

    潘崇拍了拍自己的一双老寒腿,颤微微地爬上高耸的战车,喘气道,“多年来,我每遇出行必得君王赐座车马以示尊崇,却更加不良于行,唉……”

    “所以他骂我骂的对啊……”

    老奴闻言只是微微一愣,继而一笑望着眼前的老者,“可是我知道太师并非真的是他口中那样的人。”

    “他不懂太师。”

    “太师却懂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