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十分钟体验
    当徐胜拿着这个铁盒子时,脑子里只想一件事:它值多少钱?

    作为一个刚刚入校的大学生,正是欲望最为丰满,钱包最为骨感的时候。

    刚从打工的夜班超市下班,就捡到了这么个铁盒子。

    它是个规则的正方形,六个面漆黑光滑,有正常平板电脑的大小,拿在手中非常沉重。

    刚一回到出租屋里,徐胜就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检查起这个铁盒子。

    双手抚摸在极度光滑的六个面上,忽然触碰到了什么机关,无数诡异花纹骤然亮起。

    他本能缩回了手,甚至还稍稍退后,待确定不是什么爆炸危险物后,才坐回到了木椅上,近距离观察起那个铁盒。

    一句电子合成音传来,徐胜以为它是什么高科技产品,认为自己捡到宝了。

    此刻,他当然不会再伸手摸上去。

    还不知道它的原理如何,误操作的话,有没有什么危险。

    然而,有些事不是他能阻止的。

    话音刚落,一道无形力场忽然散出,竟像是有两个肌肉壮汉强行拉着徐胜的手,按在了铁盒子两侧。

    一阵刺痛,像是铁板灼烧一般,徐胜猛地缩回了手,感觉双手滚烫发麻。

    伴随电子合成音传来,铁盒上方亮起光雾。

    那是一个人类的全身投影,与徐胜一模一样,极短的寸头发型,常年搬砖打工得来的精瘦身材,以及毫无笑意的面容。

    而后,铁盒竟忽然悬空,直接撞入徐胜的身子里。

    周围一切正在迅速跌落,他也坠入了无尽深渊,无比强烈的坠落感冲击他的心灵,让他腹内翻江倒海,差点吐了出来。

    再度睁眼,是蓝蓝的天空,清冷的空气。

    以及弥漫的硝烟气味。

    声音完毕,一道光幕飘到徐胜右手腕处,变成一个黑色的手表,上面记录着时间。

    “什么刺杀敌将首级?这到底是真的假的,游戏?为何连个新手教程也没有?直接上来就干?”

    徐胜仔细观察着周围,真的有成千上万的士兵同自己一样,趴在战壕内。

    而且,周围的环境无比真实,就像是真实的战场。

    四处弥漫的硝烟味非常刺鼻,各种焦黑色的废墟随处可见,甚至带血的残肢断臂,就摆在自己眼前。

    “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发达了?”

    徐胜自言自语着,看见眼前摆着一柄长枪。

    长枪看起来非常破旧,完全没有现实游戏中那么干净,那么富有美感。

    他拿起了这把抢,脑中忽然闪过一些信息:

    徐胜拿着这把抢,竟出奇的熟练操作起来,却发现其中只剩下了三发子弹,而且还没有任何倍镜瞄具,只有一个锈迹斑斑的v形缺口式照门,和一条有些模糊的弧形标尺。

    他摸了摸自己身上脏乱的军服,只发现腰间悬着一柄刺刀,并没有发现任何子弹或是瞄具。

    身旁还有一个战友。

    他忽然看向身旁的这个战友,道:

    “哥们,给我一百发子弹,再来一个高倍镜。”

    那个战友看起来三十多岁,消瘦的脸上布满疤痕,看来是个老兵了。

    此刻,他正对着一只蚂蚁咽口水,一听见徐胜的话,像是见了鬼一样,一拳锤在他的胸口,道:

    “你小子有病啊!我哪有一百发子弹,我就剩下十发了,还想要高倍镜,你以为你是神枪手?想要高倍镜和子弹,打死对面的指挥官,什么都是你的!奶奶的,碰到你这么个神经病!滚!”

    徐胜有些摸不着头脑,一般在游戏里,玩家没有什么,直接去找游戏中的人物,肯定就能得到。

    可身旁的这个老兵,脾气比徐胜还大,甚至还出手打徐胜,有些不合乎常理。

    徐胜感觉这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又想再惹惹那个老兵,道:

    “你这个人物设计的有些问题啊,玩家问你要什么东西,主角问你要什么东西,你就应该给啊,去把你的指挥官给我叫来,我想问问有没有飞机大炮什么,直接轰了对面高地不就行了,哪还用这么费事,快去,快去!”

    “我去你娘的!”

    那个老兵一下子气性上来了,直接压在徐胜的身子,死死掐住他的脖子。

    徐胜也不服输,一脚将他踹飞了起来。

    常年搬砖让他的力气很大,那个老兵饿了很多天也有些营养不良,不是他的对手。

    此时,还真有一位指挥官走了过来。

    他看见徐胜跟老兵的争斗,没有过问,而是直接离开了。

    恐怕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身处战争中的人,心中满是派遣不出的压抑,打一架,或许也是一个释放手段。

    在那位指挥官离开过后,班长来到这一片战壕,也没有过问徐胜与老兵的争斗,而是直接下达了指挥部的命令,以及接下来的作战安排。

    徐胜听得没有多么仔细,他的双眼一直落在手表上了,上面显示已经度过了七分钟,剩下三分钟,将发生什么?

    轰!

    就在徐胜思考之时,忽然一声震撼大地的轰响传来!

    随后又是一阵摧枯拉朽般的剧烈风浪,竟将周围几个瘦弱的士兵,卷的飞了起来。

    “榴弹炮!”

    “进攻!”

    “突击!”

    无数呐喊声、惊叫声、哀嚎声此起披伏,平静就在瞬间被打破,无数士兵冲出战壕,向着未可知的敌人冲去。

    徐胜还未适应这种氛围,身后八十米外又落下的一枚榴弹炮,轰然炸裂!

    强横气浪将他掀飞数十米,重重跌落到地上!

    “这!这也太逼真了吧!”

    徐胜感觉浑身断裂了一般,吃力的爬了起来,就在刚一抬头的瞬间,又感觉一颗炙热的子弹划过耳边。

    “咻!”的一声,宛若死神降临的序曲,今夜阎王殿又要客满。

    他亲眼看见一颗子弹打入人的脑袋,那位刚刚还跟自己打架的老兵,整个左脸炸开一个大洞,后脑勺也被掀开一个大口子。

    更有无数不知名的士兵,毫无意义的死去,像是牲畜一般倒在地上。

    徐梁也被这种氛围感染了,心中暗想着:

    ‘不行!我得赶快刺杀敌将指挥官!这样才能结束这场战役,结束更多的伤亡。奶奶的,这也太逼真了吧,我的心脏跳得如此之快,还真有些小怕……’

    低着脑袋,徐梁看着上了刺刀的毛瑟步枪,谨记其中只有三发子弹。

    勇敢冲锋在混乱的修罗场,就像自己真的不会死亡一般。

    战场注定带着血腥,任何预定好的计划,在战争打响之后,都会立刻陷入混乱。

    战争注定要有很多人死去,唯有最强的武器出现,才能真正意义上的结束战争。

    徐胜将自己看作最强的武器,一个不杀陷阵士兵,只杀敌方指挥官的武器。

    “妈的!我讨厌战争!”

    徐胜怒吼一声,竟从后方绕过敌军大范围封锁,来到了敌军指挥部前。

    那是一个掩藏在小山丘中的临时地点,敌军指挥官就站在里面,指挥混乱的战场。

    徐胜看着手表,只过去了一分钟,还剩两分钟。

    拼死突进的一分钟,竟有一年般漫长。

    徐胜粗略估算一下,这里距离那个指挥官有三百米,可他对自己的枪法并不自信,如果一发子弹没有打中目标,惊扰到其余敌人,可就麻烦了。

    所以,徐胜决定潜行进入,绕过各处敌人视线,悄悄潜行到目标身边,然后一击毙命。

    说做就做,徐胜拿着武器悄悄上前,待来到指挥部前,本来将要潜行进入,却不慎踩碎了一个石子,看守的两位士兵立刻发现了他。

    “不是聋子?!”

    面对两位即将开枪射杀自己的士兵,徐梁立刻冲上前刺出刺刀,他的速度出奇的快,一刀一个消灭了两个敌人。

    幸好有炮火轰鸣声掩护,指挥部的人并没发现他。

    继续前进,剩余的一分钟内,徐梁不知消灭了多少敌人,终于来到指挥官身后。

    谁知指挥官身后,还站着两名贴身警卫。

    徐胜不敢再上前一步,离得太近肯定会被发现。

    所以,他在三十米之外举起枪,瞄向了那个指挥官的脑袋。

    一呼一吸之间,找准间隔,扣动扳机。

    砰——!

    一枚炙热的子弹,消灭了目标。

    强悍的后坐力,也将他的半张脸打的通红。

    徐胜还活着,算得上是这场游戏的胜出者。

    可是,那两个护卫看见指挥官死后,竟依然掏出手枪指向徐胜。

    砰!

    砰!

    两声枪响,幸好徐胜眼疾手快,在他们看见之时立刻蹲下,否则那两发子弹,肯定能洞穿自己。

    “指挥官都死了,他俩还打我?”

    徐胜一脸蒙圈,看了看手表,只剩下三十秒。

    “还有两发子弹,拼了!”

    他一个侧滚翻,从另一个地方站了起来,抬手一枪直接消灭了一个警卫。

    快速拉栓上弹,迅速变换位置,瞄向另一个警卫之时,却看他也扣动扳机,一发子弹瞬间洞穿徐胜左腿。

    剧烈的疼痛迫使他扣动扳机,最后的一发子弹消灭了最后的警卫。

    在他掉落的瞬间,四周环境也逐渐跌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内。

    那个铁盒也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落在眼前桌面上。

    徐胜发现,自己左腿大腿处依然血流不止,但射入的子弹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粗壮的木刺,深深扎入肉中。

    强忍疼痛,徐胜用力拍打着眼前铁盒,怒吼道:

    “这是怎么回事?!我都出来了,我这腿怎么还有伤!”

    “玩我!”

    徐胜更加用力怕打着那个铁盒,

    “我玩你的游戏!还有这样的后果?为什么不早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