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2:无量骰子
    徐胜看着眼前的两个盒饭,不知道该吃哪一个。

    两个盒饭外表一模一样,但一个是肉类,一个是蔬菜。

    如果自己选择肉类的盒饭,时空就可能会分裂出另一种可能,造就另一个平行宇宙。

    在那个平行宇宙中,可能徐胜会选择蔬菜,又或是因为没钱交住院费,被护士们赶了出去,两个盒饭都没吃上。

    无穷的选择衍生无穷的多元宇宙,徐胜身处的这个世界,名为七号地球。

    此刻,他正躺在中山医院的床上,作为南羌市排不上名的末数医院,徐胜选择来这里医治,完全是因为囊中羞涩。

    他本想好好玩玩那个游戏盒子,然后再将它卖了改善改善生活。

    谁成想事与愿违,什么也没得到不说,大腿还伤了,不知道得修养多少时间,要是延误了夜班超市的工作,又要被扣不少工资。

    幸好没有伤到骨头,自己恢复的比较快,几天过去似乎已经能够走动了。

    只是骨肉深处,依然隐隐阵痛。

    想到这里,徐胜锤了锤脑袋,十分懊恼,看着眼前桌面上的两个盒饭,谁也没有选,而是直接将它们拌到了一起,荤素搭配吞咽下肚。

    再拿出手机看看账户余额,只剩五百多,还不如不看。

    将手机揣回怀中,徐胜偶然看见自己手中,戴着一个黑色的手表。

    这个手表不是先前战场中,为自己计时剩余时间的么?

    为何脱离了战场,还戴在手上?

    徐胜本以为这个手表是剧情物品,根本无法带出游戏,可现在它就戴在自己手上,而那六方铁盒已经不见了。

    他好像联想到了什么。

    摸了摸这个手表,想要取下它。

    但无论使出多大力,手表依然纹丝不动。

    无比熟悉的电子合成音再度传来,

    “什么意思?”

    “好了!好了!我不取,我不取,别动不动就要自爆什么的……”

    徐胜真是被吓到了,先前游戏中一颗子弹所造成的伤害,能带入到现实世界。

    谁敢保证它说的自爆程序不是真的?

    见那个声音不再传出,徐梁开始仔细观察起手表。

    它戴在手上毫无感觉,但又是真实存在的,圆形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倒计时,时间还剩下十三分钟。

    徐胜问道:“这个倒计时,是什么意思?”

    “无可奉告?我稀里糊涂就被你戴上这么个手表,想问你一些规则,你还跟我说无可奉告?”

    “那我要你有什么用?!”

    最后的一串杂音过后,那种声音再也没有出现,徐胜躺在病床上一脸蒙圈,感觉自己掉入狼窝,又被狼给耍了。

    他没有放弃,不断询问,不断高喊,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看来那个声音,真的被清除了。

    “你看那个家伙,神经病啊?”

    “可能是,离他远一点。”

    “别被他咬了。”

    病房中的其余几位病友,全都对徐胜指指点点,更有甚者直接一手拿着吊瓶,一手拄着拐杖,逃离了这个病房。

    三张病床仅剩三个病友。

    一位女士拿着刀在削水果,一个戴着眼镜的学生捧着厚厚的字典像是在查找什么,另一位是个老婆婆,生病了也不忘拿起剪刀,剪着什么花样。

    徐胜忽然感觉有些尴尬,放下了高举的双手,开始观察起手中的手表,想看看除了倒计时,还有什么。

    随着他的思想变迁,倒计时的画面转移,展现另外两种画面。

    一张画面中呈现包裹图样,共有九个凹槽,全是空的。

    另一张画面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显示一个数字“1”,下层摆有六种不同颜色的骰子。

    最低白色,最高金色。

    白色骰子底下有个灰色的数字“10”,金色骰子底下有个灰色的数字“1000000”

    旁边还有说明书,徐胜点开了说明书,

    【每场游戏的存活者,会根据存活难度得到相应的幸运值,幸运值可以兑换无量骰子,每个骰子之中存有相应的装备资源。

    白色骰子中的装备,最高等级为‘垃圾’。金色骰子中的装备资源,最高等级为‘史诗’。

    当然了,有些脸黑的玩家,金色骰子也能开出‘垃圾’,就算是运气极好的玩家,白色骰子也只能开出‘垃圾’……】

    “我的1个幸运值,是不是从新手教程中刺杀指挥官得来的?”

    徐胜眼神移开,三张画面全都消散,融入手表中。

    他感觉很亏,拼死拼活刺杀了敌军指挥官,那么危险的任务,还赔上了一条腿,最后只获得了“1”个幸运值。

    要想凑齐十个幸运值,开一个白色骰子,还很有可能开出“垃圾”,怎么想也都是稳亏不赚的买卖。

    他得想个办法,在自爆程序不启动的情况下,摆脱这个手表。

    此时,阵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徐胜不用看脸,就知道来的的是谁。

    来的肯定是戴文明,一个二十岁出头的胖子,跟徐胜一个留着寸头,因为又高又壮的缘故,一直被人误当成社会大佬。

    其实他骨子里很怂,跟别人发生了矛盾,死死盯着别人看的时候,其实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但别人一看他的相貌,再看他的个头身材和发型,十有八九就怕了。

    三秒过后,一个又高又壮的小伙儿跑了进来,提着两袋水果来到徐胜面前,一屁股坐在了病床上。

    差一点,就压到在徐胜“半废”的那条腿上了。

    眼看徐胜无比惊恐的摸着自己屁股后面,戴文明笑呵呵的拍了拍徐胜的那条腿,道:

    “大胜!你小子平时壮的像虎一样,怎么现在躺在病床上,怂的像条哈士奇啊。抱歉了,今天没带骨头来,买了一点水果。那个老板本来还想缺斤少两讹我钱,我一问他‘这瓜保熟么’,他又一看我人高马大的,就啥歪心思都不敢出了。哎?你的表情不对劲啊,要不要我帮你叫医生?”

    “来!来!来!我给你看个东西。”

    徐胜假装自己有好东西,在那个家伙的大脸蹭过来的时候,直接给了一个锁喉,右胳膊死死捆住他的脖子,左手不断揉搓他的大脸,道:

    “我这条腿要是断了,你那条腿也别想留着!”

    戴文明也怒吼着,

    “你说哪条腿啊!咱俩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别跟个市井混混一样,好不好!”

    正在这时,又有一位半个脑袋缠上绷带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本来脑袋受了伤就感觉意识非常混乱,又看见戴文明跟徐胜这两人闹在了一起,声音也很大,瞬间就感觉头昏脑涨,直接一脚踹在了徐胜的病床上,吼道:

    “喂!你们两个找死啊!都给我闭嘴,再发出一点声音,老子剥了你们的皮!”

    见此情况,徐胜松开了扼住戴文明脖子的手,看向了眼前这个中年男人。

    发现他满脸火气,露出的两个臂膀上绣着纹身,像是个老炮儿,像是个不好惹的人。

    从他满身酒气来看,估计不是喝醉酒闹事被人打了,就是跟别人有什么冲突没好好解决。

    这个老炮儿估计等的不耐烦了,竟从怀中取出一个指虎,戴在手上的时候,徐胜发现在他的中指上,戴着一个黑色戒指。

    戒指上冒着蓝光,同自己手表的光芒一样。

    难道他也得到了那个东西?但他戴指虎又是什么意思?他敢在这里动手?

    见此情形,病房内的其余病友,已经开始叫医生了。

    面对这样的人,徐胜不想多纠缠,便直接说道:

    “抱歉了,大叔。”

    那个老炮儿又伸手指向戴文明,道:

    “胖子,该你了!”

    “胖……胖子?”

    戴文明的脸忽然阴沉下来,慢悠悠站起走到那个老炮面前。

    “完了。”徐胜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而那个老炮儿刚才还气势汹汹,一看见戴文明站到自己眼前,身材无比高大壮硕,像是一座山,又看他的脸,虽然没有任何伤疤,但完全是江湖大佬的冷峻面容,忽然就怂了。

    病房内的其余人一看情势不对,立刻逃了出去,出去之后还不忘将门带上了。

    此刻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老炮儿的酒意全醒了,也怂了,将指虎取下放回兜里,道:

    “大……大哥,别……别误会……”

    徐胜像是在看一场好戏,又发现那个老炮儿的戒指上也有倒计时,身子前倾仔细查看之后,竟发现倒计时只剩下最后三秒。

    心中一惊,徐梁立刻看向手表,发现上面的倒计时,已经走完最后一秒。

    再一抬头,病房还是原来的病房,环境却已不是原来的环境。

    和煦的阳光全然不见,大白天的阴云密布,整个病房一片死寂。

    正在对峙的戴文明和老炮儿也停了下来,满脸惊异看向四周,那种眼神像是在说:怎么又来了!

    而后,三道光幕闪出:

    【飞跃疯童院:这是一所鲜有人知的医院,收纳的都是一些问题儿童,他们是否真的有问题,我们不得而知,但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很不好,很长时间没有交过新朋友了。你愿意当他们的朋友么?

    主要目标:生存十个小时。

    次要目标:找到宝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