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4::拉个垫背的
    “跟我玩儿么?”

    “跟我玩儿么?”

    “跟我玩儿么?”

    ……

    身穿病服的孩子,一直在询问着,他的脸上始终带着无辜的笑容,手中那把漆黑的霰弹枪,也笔直的朝向徐胜三人。

    躲在病房最南面的三人,没有一人贸然行动,始终躲在一张病床后面,看着十五米之外的房门前,所站着的那个怪物。

    他们认为,或许这是一种语言性的诱惑。

    一旦做出错误的回应,遭难的就是自己。

    所以三人全都保持沉默,偶尔的交谈,也没有一人是看向那个怪物的。

    它的脑袋,实在是太大了,显然是有什么罕见的疾病。

    徐胜忽然又想起了光幕上的描述:这是一所鲜有人知的医院,收纳的都是一些问题儿童。

    所描述的“问题”难道是指那种罕见的病症?又或是不仅仅如此?

    三人僵持下来,谁都没有回应,时间过去了九分钟。

    九分钟之内,“大头”始终在询问,似乎很有耐心。

    但,徐胜却发现了什么。

    他发现“大头”的脸色有些不对。

    十分钟之前的神色,是一种无辜又带着渴望的微笑,而十分钟之后,却是一种憎恨般的狰狞。

    并且,这种“狰狞”还呈现一种愈发深沉的态势。

    这时,徐胜看向身旁二人,轻声道:

    “那家伙的询问好像有时间限制,他的神色越发‘狰狞’,不知道‘极度狰狞’之后,会发生什么。或许他的神色,也是一种倒计时。”

    “你看他手中的霰弹枪,那可是鼎鼎有名的雷明顿!一枪下去无坚不摧!我手里这本字典肯定挡不住,得想个办法绕过他,才能有过关的希望。”戴文明摸了摸手中古语字典,页面很不整洁,显然是被人多次翻阅过了。

    听闻此言,一直沉默的老炮儿冷汗直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剪刀,又看了看戒指的计时。

    刚刚度过十分钟,距离十个小时的期限还有很长时间。

    如果真按徐胜所说的话,那个“大头”一旦极度狰狞,自己小命可就要赔在这里。

    虽然他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像是个粗人,对什么也不在乎。

    但他骨子里同所有人一样,非常惜命,好死不如赖活着。

    更何况度过今日关卡,或许还能得到不少奖励。

    可是,等价交换之下,自己得到多少,或许就要失去多少。

    只希望失去的,不是自己的性命就好。

    “奶奶的,老天爷保佑,我胡连门要是度过今日,以后肯定弃恶从善,扶老太太过马路……”

    老炮儿不停嘟囔着,忽然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抬头看了一眼。

    也正是这一眼,在看向“大头”之时,竟陡然四目相对,对上眼了。

    此刻,“大头”原本半度狰狞的脸上,忽然变作无辜的笑容,转向了老炮儿这一边。

    手中的霰弹枪口,也同时转向了老炮儿。

    他单独向老炮儿询问,

    “叔叔,跟我玩儿么?”

    “叔叔,跟我玩儿么?”

    “叔叔,跟我玩儿么?”

    ……

    一声又一声,喊在老炮儿的心里,竟像是穿肠毒药一般,搅得他腹内翻江倒海,呕意上涌,双腿也开始颤抖起来,浑身冒着虚汗。

    被那一把黑洞洞的霰弹枪口对着,任谁都会肝颤儿。

    再一看身旁两人,竟不见了踪影。

    原来他们两个悄悄溜了,离开了最南边的病床,低着身子缓缓向着门口走去。

    此刻,“大头”正死死盯着自己,竟无暇顾及徐胜二人。

    老炮儿气急败坏,忽然伸手指向了徐胜二人,怒吼道:

    “小屁孩!他们两个要走!快捉住他们!别让他们逃了!”

    “叔叔,跟我玩儿么?”

    大头没有丝毫回应,依然死死盯着他。

    老炮儿一看这样不行,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能让那两个家伙活着离开,要死也得一起死!

    他的脑子转的飞快,恐怕是这辈子转的最快的一次,此刻徐胜二人已经走完了一半路程,估计再有四五秒钟就能顺着边角离开。

    得赶快想个好主意,将他们拉下水!

    此时,大头脸上的神色,已经变作满是杀意的狰狞,双眼血红,牙齿两侧长出渐渐獠牙,又问道:

    “叔叔,跟我玩儿么?”

    “玩你吗!”

    老炮儿极度怒吼一声,已经顾不得所有了,竟直接伸手甩出了那把老太太剪刀。

    本来他的脑袋上就缠着纱布,先前新手训练的时候伤到了脑子,那一句话整整听了十几分钟,早已将他听到头昏脑涨。

    他再也不顾的所有了,也没想出任何逃脱或是拖徐胜下水的法子,只能用尽全力甩出“皆有可能”的剪刀,而后立刻向着徐胜那边跑去。

    砰!

    剪刀撞在“大头”的大头上,竟像是撞上了什么金属,一声清脆爆响之后,落在了地上。

    奔跑中的三人,同时愣在了原地。

    幸亏先前没有选择进攻,那根本不是个简单的大头,而是一个坚硬的铁头!

    贸然进攻,果然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剪刀落地,“大头”脸上的狰狞瞬间消失,变作悲伤的泪水,道:

    “回答错误,叔叔是个坏叔叔。”

    说话之时,手中锁链骤然射出,死死捆着老炮儿,向着大头飞去!

    与此同时,漆黑的枪口瞬间抬起!

    一枪轰鸣之后,尽是橙与红的火光!

    一声炸响传来,徐胜差点感觉自己的耳朵聋了,尖锐的蜂鸣占据整个脑子。

    他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喷子糊脸、瞬间炸裂!

    原本还人模人样的老炮儿,瞬间化作一摊血水,就跟无人在意的牲畜一模一样,只有半个身子躺在地上。

    剩余二人瞬间愣住不动,因为“大头”已经转身,重新看向了自己。

    那把霰弹枪也已经重新上弹,指向了他们。

    一发子弹,足以洞穿靠近的两人。

    徐胜与戴文明全都浑身颤抖,身上还带着老炮儿的鲜血,谁都不敢乱说一句话,静静看着那个“大头”。

    流泪的悲伤也消失不见,再度换上无辜的微笑,这一次看向了徐胜,问道:

    “哥哥,跟我玩儿么?”

    徐胜第一次感觉到,小孩子的声音这么烦人,这么恐怖。

    他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一句话。

    “大胜,怎……怎么办?”

    戴文明开口询问,他敢说话,是因为他猜测只要不是对“大头”说话,应该没事。

    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交流,只有想出一个好主意并成功执行,才有可能生还。

    所以,戴文明又说道:

    “大胜,我有一个主意,咱俩数三下同时逃跑,一人向左,一人向右,五十对五十,看看谁的运气好。坐以待毙的话,你百分百死,你死了之后,下一个就是我了。大胜,赌一把……”

    “如果他先向我开枪,你能保证在你逃出这里之后,他不会追你?或许整个医院,已经被封死了,再想一个办法。”

    徐胜说着,忽然看见一行字迹,在“大头”的一双铁鞋子上刻着一行字:顽皮的孩子,不准动!去学习!

    那一行字并不显眼,离得远的别人很难看见。

    又因为是刻在铁鞋子上的,如果“大头”低头的话,就能清楚的看见。

    “哥哥,跟我玩儿么?”

    “大头”的神色已经足够的狰狞了,但却少了那一份杀意,或许再过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后,那份杀意就会出现。

    再看手表,距离老炮儿被轰杀,已经过去了九分钟。

    僵持了九分钟。

    或许再有不到一分钟,杀意就会降临。

    “只能赌一把了。”

    徐胜忽然转身,一把拿来戴文明手中的古语字典,向着“大头”伸去,同时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怒斥道:

    “顽皮的孩子,不准动!去学习!”

    这一句话,竟像是魔咒一般,“大头”脸上的狰狞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惧。

    他的全身甚至都在颤抖,拿着武器的双手也变得无力起来。

    徐胜忽然瞥了一眼戴文明,戴文明立刻懂了他的意思,上前一手抓着古语字典,一手抓着霰弹枪,在“大头”还未从恐惧中回过神来之时,瞬间将二者调换。

    而后,徐胜猛地后退,戴文明举起霰弹枪对准“大头”。

    扣动扳机,犹如野兽怒吼般的轰响爆出,就算是钢筋铁骨的“大头”,也已经被轰的体无完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