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8:口哨与弹弓
    “噩梦……结束了么?”

    小女该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脸无辜的看向四周。

    二十多只恶狼没了杀意,全都奄奄一息躺在地上。

    那一只硕大的狼王,也被古书烛火之中化为灰烬。

    同时,一顶金色的皇冠赫然出现。

    “当啷!”一声坠地,掉入灰烬之中。

    在此之前,徐胜看得真切,他死死盯着被烈火灼烧的狼王,浑身燃烧赤红色的火焰,果真像是一袭红色的华丽长袍。

    火焰将它的血肉燃烧殆尽,将它的头骨化为灰尘。

    隐藏于头骨之中的金色皇冠,这才掉落下来。

    徐胜上前拨开灰烬,拾起了那个金色皇冠,感觉非常沉重,需要两只手才能拿起。

    这么重的金冠,到底是谁能戴上它?

    他仔细看了看金冠,竟未发现任何信息光幕。

    “这么漂亮的东西,竟连一点信息也不给我,难道真的无关紧要?不对劲。”

    徐胜自言自语着,忽然感觉大腿处一阵刺痛,立刻将金冠扔到戴文明手中,扶着铁椅坐下了。

    “大胜,你的腿怎么回事?被那些畜生伤到了?”戴文明焦急询问。

    “旧伤复发了,先前没好利索,剧烈活动过后疼痛复发,歇一会说不定就好了。”

    “那你就好好歇着吧。”

    戴文明拿着金冠,开始数起输液大厅内的人数,恶狼战斗下来,包括自己二人在内,只剩下了十六个人。

    而且,十六个人中完好无损的,也就五六个而已,剩余全都负伤,有的还血流不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一命呜呼。

    “怪不得这里有食物,原来是要我们吃饱了之后,再喂给那些畜生啊。”

    戴文明说着,忽然看见那些存活下来的人,眼神有些不对劲。

    他们全都向着柳无嫣走去,似乎想对那个小女孩做些什么。

    仔细想一想,这个小女孩也确实很可疑。

    群狼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害怕的后退逃跑,而她却孤零零的坐在铁椅上。

    最后那一首诡异的诗,也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

    说不定,她真是什么关键性线索。

    戴文明来到徐胜面前,问道:“要不要阻止他们?”

    “暂且不要,先看看再说,将它先收起来。”

    徐胜嘱咐老戴将金冠收起来,趁着那些人还未打起主意之前。

    他一遍看着,一遍按摩起旧伤复发的右腿,希望再下一次危险来领之前,自己这只腿不要拖自己的后腿。

    另一边,眼看十三人团团包围住自己,柳无嫣显得惊恐莫测,又满脸狐疑,问道:

    “哥哥姐姐们,自己想做什么?”

    “说!你到底是谁!”

    一声质问过后,几把尖锐武器横起,距离柳无嫣的脖颈,咫尺之遥。

    “我就是我啊,柳无嫣,你们忘了吗?”

    “别废话!为何群狼出现的时候,你知道坐在铁椅上不会被攻击?你有三秒钟时间回答。三……二……”

    “因为……因为我太害怕了!我从未见过那种东西,我吓得脚都麻了,动也动不了……”

    “第二个问题,为何你会知道那首诗?它到底有什么秘密!三……二……”

    “那首诗,那首诗是院长告诉我的,他经常跟我们说,久而久之我也就背下来了!我真的不知道它有什么秘密,哥哥姐姐,你们为何就不相信我?我没死在狼的嘴巴里,难道要被你们杀了么?求求你们带我离开这里,我怕死,我真的不想死啊……”

    面对柳无嫣如此真诚的请求,十三个人中有人动摇了。

    但还是有人有人依然谨慎,问出了第三个问题,

    “最后一个问题,你说的那个院长在哪里,他又是什么身份?”

    “院长就是院长,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他一向只有半天时间陪我们,另外半天时间都有工作。我说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问题。”

    这十三个人中,确实没人再有什么问题了,全都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刚刚逃脱狼口的他们,确实不想再杀了一个孩子。

    可是,徐胜此刻却站了出来,走到柳无嫣的身边,忽然伸出了手,道:

    “孩子,把口哨和弹弓交给我,哥哥替你保管。”

    听闻此言,小女孩的眼角轻微抖动一下,其余什么也没问出的十三个人,都非常厌恶的回头看向徐胜,道:

    “别再问了,她没有什么问题。你这家伙有用的不问,尽问这些东西。难道你是看武器没了子弹,就像用那两件东西,重新找回场子?省省吧。”

    “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要不是看他有那把枪,老子早就揍他了。”

    “别管他,反正他俩的枪没子弹了,下一轮再来怪物,最早死的肯定就是他俩。咦?对了!刚刚咱们杀死狼王的时候,掉了一个宝贝是吧,好像是什么金子做的皇冠。在哪?哪去了!”

    “我好像记得是被你俩拿去了,胖子?是不是在你手里?识相点快交出来!”

    戴文明这才意识到,徐胜让自己藏起金冠的做法何其正确,他此刻装作一副极度无辜的样子,死不承认,怒斥道:

    “玩归玩闹归闹,都被跟我开这玩笑啊!谁见到我拿着金冠了。你这血口喷人的家伙,我还猜金冠在你手里,你贼还做贼呢!”

    “呸!你凭什么金冠在我手里!我明明看见被你俩拿去的!”

    那人也不罢休,二人瞬间吵了起来。

    其余十二个人就看热闹,被这么一吵,他们对金冠的热情更大了。

    再一仔细想想,这一胖一瘦两个家伙看来关系不错,或许都在为彼此隐瞒,隐瞒金冠真正的藏身地点。

    吵吵闹闹的胖子看起来不成气候,倒是那个纠缠小女孩的家伙,或许正是用纠缠小女孩的把戏,想将众人对金冠的热情,转移到别处。

    想到这里,其余十二个人缓缓走来,手持各式利器,缓缓靠近徐胜。

    面对徐胜的柳无嫣,脸上忽然露出超越年龄的诡笑,道:

    “哥哥,你身后又来了一群‘恶狼’哦,再跟我纠缠下去,死的可就是你。”

    “真的么?我感觉他们的目标不是我,而是你。”

    “我不信,哥哥,咱俩来打个赌吧,看看那些家伙的目标会是谁?”

    “你果然有问题。”

    徐胜与柳无嫣二人面对面站着,十二个贪婪的人缓缓进发。

    柳无嫣忽然怒指徐胜,高喊一句,

    “金冠在他身上!被他藏起来了!”

    “?”

    十二个人同时怔住了,不知到底该相信谁。

    小女孩忽然开口,阐述自己的理由,

    “这位哥哥刚刚一直在跟我商量,他想将金冠交给我,让我藏在身上。他说不会有人怀疑到我的身上,事成之后再给我买很多的糖吃。我感觉他手里没枪了,又瘦不拉几像个猴子一样,不想跟着他!”

    面对如此污蔑,徐胜没有立刻回应,待那十二个稍稍思考片刻,才说道:

    “我只说一句话,这孩子不是人,她是这里通关的‘钥匙’,杀了她,就算通关了。”

    “我不是人?你骂谁呢!我不好好地站在这里么?你怎么能说我不是人!”

    柳无嫣显得非常生气,不停跺脚,小脸气的鼓成个包子。

    徐胜却又只说了一句话,

    “想一想,一个小女孩如何能毫发无伤的走到这里?”

    这时,十二人中的一人开口道:

    “她可能有什么厉害的武器,足够她一路来到这里了。”

    “那是什么武器呢?”

    徐胜脸上露出笑容,忽然指向柳无嫣手中,道:

    “口哨与弹弓,这两件东西虽然像是玩具,但很少有人会将它们带到医院里。如果她真是人类的话,毫发无伤的来到这里,就说明她有很厉害的武器。

    先前恶狼进攻之时,她没有出手。假设她是人的话,只说明她想等我们死光了之后再出手,然后得到所有的武器。诸位,你们认为如何?”

    这番话一出,还未十二人反应过来,正对面的柳无嫣已经知道,自己穷途末路了。

    徐胜根本不是想将自己塑造成怪物、一个通关的“钥匙”,而是想让这些人的贪婪之心,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很不巧,他做到了,他也猜对了。

    此刻,那十二个人转向了自己,死死盯着自己,齐声道:

    “小妹妹,我相信你不是怪物,也不是什么通关的‘钥匙’,你只是真的很害怕,又运气好而已。只要你将口哨和弹弓交给哥哥姐姐们,哥哥姐姐们帮你检查检查,检查完之后就还给你,好不好?”

    徐胜脸上露出了笑容,觉得已经胸有成竹,那两件物品一定有非同寻常的意义。

    可他却没想到,小女孩真的取下了口哨和弹弓,拿在手中向前伸去,还露出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道:

    “哥哥姐姐,它们是我亲人留给我的,可千万不要弄坏了。你们检查检查,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可千万不要放过污蔑我的坏哥哥哦。”

    口哨和弹弓如此爽朗的递了过来,好像真的没什么问题。

    十二个人的内心,开始动摇起来,开始认为是自己被徐胜摆了一道。

    然而,两件物品递到一半之时,地上那只奄奄一息的恶狼忽然跃起,一口咬掉小女孩半个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