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9:死者复苏
    又一个鲜活的生命,骤然消失在眼前。

    而且还是以一种最为痛苦的方式,死在狼口之下。

    说不定女该的上半个身子还有知觉,她能感受到自己身处狼口之内,看着粘稠恶臭的黑暗,却无能为力。

    半个身子,就倒在众人眼前。

    他们瞬间怒瞪徐胜,都认为是他逼死了女孩。

    耳中回想起了柳无嫣临死前的那句话,不要放过那个污蔑她的人。

    徐胜立刻意识到自己处境的危险,那个女孩的突然死亡,迫使那些随风摇摆的人,又将矛头对准了自己。

    现在自己没有任何武器,又难以以寡敌众,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就算老戴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真正战斗死来,最为危险的还是自己。

    所以,徐胜立刻解释道:

    “我们最好不要内斗,这对谁也没有好处。她的死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又不是我操控恶狼咬杀的她。马上还可能有另一波怪物出现,我们应该赶快想一个应对方案,而不是在这里互相残杀。”

    “你就是害死她的凶手,你应该付出代价。”

    “你现在没有任何武器,没有任何明显的战斗力。”

    “没了你,不妨碍我们生存。”

    这些人七嘴八舌,完全没有放弃内斗的意思。

    徐胜明白,这群乌合之众的从众心理太过强盛,每个人又都不愿意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人。

    这等恶性循坏之下,恐怕真的会爆发一场死斗。

    必须再有一人倒在血泊中,或许才能结束这些人的疯狂。

    老戴靠了过来,小声询问,

    “大胜,怎么办?这些家伙疯了,你看他们的眼神,跟那些恶狼一模一样!”

    “贪婪者,还得用贪婪征服。”

    徐胜忽然伸出手,掏入戴文明怀里,取出那一顶金冠高举过头顶,

    “想要这金冠的话,就不要轻举妄动。”

    “我们杀了你,金冠还是我们的。”

    徐胜回答,

    “杀了我,你们只能一时占有它,根本无法带出这个游戏。我有一种方法,能让它逃避检测,带入现实世界。”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们不需要信我,你们只需要信钱就行了。咱们都心知肚明,这顶金冠价值连城。我想你们也不会为了杀我这样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白白放弃这么个金冠。它的价值就算平分十五份,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好好想想吧。”

    众人沉默,但还是有一人反对,

    “没有你,或许我们也会得到那种方法。”

    “那你就试试看。”

    徐胜怒瞪双目,死死盯着那个反对者。

    反对者也不怯场,忽然横出长剑想要进攻,但还未走出三两步,就被一群人奋力刺死!

    一位手持长刀的人,甩了甩刀尖的血,

    “这下,咱们只需要平分十四份了。”

    又有一人将死者的长剑拿起,递到徐胜手中,道:

    “拿着,你现在是最不能死的人,你最好祈祷自己到最后,还能记得那种方法。”

    说完,十二个人四散开来,都坐在铁椅上休息。

    餐桌上满是香气,但已经不是美食的香气,而是那种吃剩下的骨头,所残留的想起。

    老戴摸了摸自己胸口,凑到徐胜耳边,问道:

    “大胜,你真掌握那种方法?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啊。我可告诉你,等出去之后这金冠只能咱俩分,知道么?”

    “滚!缺心眼的玩意。”

    徐胜白了他一眼,将金冠揣入怀里,而后也坐到了铁椅上,缓缓揉着自己旧伤复发的腿,大痛已经消了,小痛任然阵阵。

    戴文明一脸蒙圈,揉了揉胸口,好像懂了什么。

    但他还有疑问,徐胜原来没说过多少假话,一撒谎也能被自己当场看出来,怎么刚刚撒谎将他们忽悠一愣一愣的,差点连自己都信了。

    “我还是得学一学啊。”

    老戴也坐到徐胜旁边,开始好好休养精神。

    但,就在他们十四个人静静休息之时,整个输液大厅内,忽然传来诡异的笑声。

    那是一种小女该的尖锐笑声,但没有多少清脆悦耳,更像是半夜闹鬼。

    他们“噌!”的一声站了起来,都感觉后背发凉汗毛战栗。

    环顾四周之后,竟发现柳无嫣尸体那儿正冒着一团黑气。

    徐胜立刻掏出打火机点燃红烛,又从古语字典上撕下几页纸揉成一团,借由烛火点燃向着那儿扔去。

    但,这火焰似乎没什么作用,黑气中显露一道人影。

    “柳无嫣?还能死而复生?闹鬼啊!”

    戴文明不断撕下古语字典的纸页,借由烛火燃烧起来,向着那儿扔去。

    整个字典都快撕完了,也被有多少效用。

    黑气缭绕之中,还是走出了一个人,看身子是柳无嫣的身子,只是红裙子无比脏乱,还带着几处烧焦的痕迹。

    更明显的是,她脑袋上顶着一个巨大的头盔。

    只有两个眼的位置,留有两个手指大小的洞,提供视线和呼吸。

    “蠢蛋!我又不是狼王,那种东西伤不了我!”

    说话间,女孩瞬间后退数十米,来到了输液大厅的最南面,坐在一处实木办公桌上,一手拿着口哨,一手拿着弹弓,道:

    “没想到,狼群进攻下,还能剩余十四个人。我更没想到,必死的局竟然能被你盘活了,徐胜,你真的掌握那种方法?放屁!我最讨厌说谎的人!第二场游戏,开始!”

    话音刚落,女孩快速转身,吹动哨子。

    哔!

    哔!

    哨声一遍遍传来。

    谁也不知道预示着什么。

    他们此刻才意识到,徐胜说的当真没错,那个死而复生的女孩,果然是个怪物。

    真后悔没早点听他的话。

    可早点听他的话,杀了女孩的话,她不还是会变作现在这等模样?

    这么看来,这是一个死局。

    让人想要逃离的死局。

    十二个人瞬间分散开来,向着最北面的玻璃门跑去,不出所料,所有的玻璃门还是处死封死状态,也没有人动手破坏它,都知道那是白费力气。

    一声又一声哨声,已经吹响了九下。

    那些人一看徐胜和戴文明还坐在铁椅上,看起来闲情逸致。

    难道他们两个又有什么鬼点子?

    上一次群狼出现的时候,他俩也是坐在那个铁椅上,躲过了群狼的进攻。

    这一次,难道又有什么窍门?

    没有多想,十二个人全都向铁椅跑去,跟着徐胜做,准没错。

    然而,他们回过神来的太晚了,第九声哨声已经吹出,仅剩一秒的时间,只有八位拼死拼活坐到了椅子上。

    而剩下的四位,在第十声哨声吹响之时,还处于奔跑状态。

    这种状态当然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咬着哨子的女孩,忽然拉动弹弓,急速射出四枚泥弹,竟瞬间洞穿那四人脑袋!

    “嘻嘻嘻,真好玩啊!”

    女孩不断拍着手,又转回了身子,从第一声开始吹动口哨。

    那八个人惊魂未定,差半秒,就要死了。

    忽然,有一人想到了什么,说道:

    “我懂了,我知道这是什么游戏了!在十声哨声内,我们可以自由活动,但在十声哨声之后,我们千万不能动,动一下就会死!”

    “恭喜你,知道规则了。”

    徐胜和戴文明一齐看向那人,露出了孺子可教般的微笑。

    哨声再起。

    现在刚吹过第三声哨子,众人缓缓回头看向那儿,竟赫然发现女孩头盔的后脑勺部分,亮着刺眼红光,再定睛一看,原来是个倒计时。

    时间,只剩三分钟。

    倒计时下,还有个红色按钮,不知作何用处。

    “还……还有倒计时?倒计时之后,是什么?”

    “不知道,反正不会是什么好玩意。”徐胜耸了耸肩。

    “更有可能是爆炸,惊喜就是爆炸。”戴文明紧跟着说道。

    “你俩怎么如此悠哉?是不是知道什么了?知道什么就赶快说出来啊!被藏着掖着了!”

    “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徐胜一脸无奈。

    “怎么可能,你什么也不知道,还敢这么悠闲坐着?!”

    “因为我没有办法。”徐胜微笑着回答。

    “对,认命了,服了。”戴文明紧跟着说道。

    “好好好!我不管你俩一个逗哏一个捧哏,我的小命我得珍惜,我得搏一把。刚刚吹了第七声,我长话短说。下一个循环,咱们一起站在原地,向它背后的倒计时进攻。你们注意没有,那里有一个红色按钮,砸中那个红色按钮,或许就通关了。同不同意?”

    “同意!”

    话音刚落,第十声哨子吹响,女该迫不及待转身,见到那些人都静静坐着,和谐安宁,赶到非常失望,

    “没意思!”

    她继续转身,吹动哨子。

    第一声哨子过后,有八个人猛地站起,戴文明也想站起,却被徐胜死死按住胳膊,

    “让他们尝试尝试。”

    那八个人当然不会舍得扔出自己的武器,他们扔出的“武器”,全是桌子上剩下的骨头。

    别看都是些骨头,用力抛掷起来杀伤力还真不小,有的地方更有刀子般锋利。

    第一声开始,第九声结束,整个桌子上的骨头已被抛了四分之一。

    第九声刚刚结束,那八个人立刻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不行,砸是能砸到,但运气不好,一个也没砸中红色按钮。”

    “下一个循环继续,我就不信砸不中。”

    “我也不信咱们运气这么背。”

    “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不站起来?”

    “咱俩准头不行,砸了也是白白浪费骨头。”戴文明回答。

    “没错,咱俩两个的游戏id就叫‘人怂’和‘枪抖’,根本砸不中的。”徐胜苦笑着回答。

    正在这时,第十声哨子结束,女孩缓缓转身。

    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邪魅的笑容,道:

    “太好了,心不静的家伙,该死!”

    话音刚落,八颗泥弹急速飞来,瞬间洞穿八个气喘吁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