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0:一对父子俩
    时间,还剩一分钟。

    徐胜估算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距离那个女孩大约三十米。

    一分钟之内,理论上来说会有六个循环,又不得不将十次哨声中间的间隔算上,最有可能只有五次循环。

    五次循环的时间内,需要穿过三十米。

    就是说每十次哨声,需要穿过六米。

    又难以预料她会不会在十次哨声循环中发生变动,比如突然加快速度,或许缩短次数。

    最保险的方法,末尾留下四秒时间,仅剩六秒行动时间。

    每六秒,需要前行六米。

    这就是徐胜的计划,这是他思考了两分钟,思考了所有可能的方案,所得到最有可能成功的方法。

    而且,他还需要谨记一件事。

    “不许动”游戏中的“动”并不仅仅是身体动,像是先前那八位气喘吁吁的家伙,也属于“动”。

    就在他们八位炸裂在眼前之时,徐胜二人立刻商量了最后的方案,在最后一分钟的起始哨声刚刚吹响之时,二人立刻站起,快速奔跑。

    他们不想跑的太慢,也不敢跑的太快,必须尽量心平气和。

    生怕再触发什么隐藏条件,又或是因为自己的心跳太过剧烈,而被那个女孩认定为可以击杀的目标。

    当然,如果六秒中,能够跑出六米更好。

    在第六声哨子刚刚吹响之时,二人瞬间停了下来,用最后的四秒时间站稳脚跟,一动不动,努力平息急促的呼吸,尽量放缓剧烈的心跳。

    这一次,他们确实前进了六米。

    计划的第一步达成。

    第十次哨声响起,女孩满怀期待的回头,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失望无比。

    但,徐胜二人却赫然发现,女孩脸上的头盔,发生了变化。

    像是有一张戏剧脸谱,画在头盔之上。

    一张面目狰狞的獠牙鬼。

    初次一见,二人吓了一跳,若不是及时闭眼自我安慰,恐怕这剧烈的心跳,就会被她锁定。

    但,徐胜不知道那是什么变数,为何会有一张面目狰狞的獠牙鬼,出现在灰黑色的头盔上。

    “没意思,没意思,再来!”

    女孩懊恼的大喊大叫,而后再度转过身,重新吹出第一声哨子。

    二人再度行动,又过了六秒,这一次较以往熟练,大约前行了七米。

    在最后的四秒钟内,徐胜一直盯着她的脑袋,盯着后脑勺处的倒计时。

    时间在一分一秒逝去,倒计时上没了多少余存。

    二人都不知道,倒计时过后会发生什么。

    虽然是死。但会是何种死法?

    与恶狼啃食相比,一枪炸裂或许是最好的死法。

    四声过后,女孩再度回头。

    又是满脸失望。

    徐胜却发现,那只青面獠牙鬼有了变化,颜色较十秒钟之前更加鲜红,两颗獠牙也生长了不少。

    “哎呀!又是这种情况,要是被你们赢了的话,我可要放出我的朋友了哦!”

    女孩嘟了嘟嘴,再度转身,开始吹动哨子。

    徐胜与老戴二人,再度动身。

    慢慢,慢慢靠近那个女孩。

    最终,不知是第几次轮回,二人来到女孩的背后,相距只有一米。

    倒计时上,也只剩下了三秒钟。

    哨声也还剩下三次。

    老戴欣喜若狂,刚想伸手触摸那个红色按钮,却被徐胜忽然制止。

    “别动!”

    一声低吼,竟提前越过三次哨声,那个女孩快速回头,还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奸笑。

    眼看弹弓已经拉起,两枚洞穿脑袋的泥弹将要发出。

    老戴已经万念俱灰,想不明白为什么大胜要阻止自己。

    然而,在这一瞬间,徐胜忽然从怀中取出那顶金冠,轰然盖在她的头顶。

    一瞬间,金光乍现!

    钢铁般坚硬的头盔,竟被被一顶金冠压得粉碎!

    铁盔破碎,显露女孩真实面容。

    那是一张满是伤痕的脸,却显露一副无比轻松的笑容。

    面带微笑看向徐胜二人,化作光粒缓缓消失。

    老戴不断伸手触摸着,抓取着,却什么也没抓到。

    他的脸上,也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道:“大胜,都是钱啊!金冠没了,咱俩啥也没得到。”

    “再多钱也没命重要,你知足吧。”徐胜说着,捡起地上的口哨和弹弓。

    本以为它俩是留存下来的装备,却也化作无数光粒,耳边还传来柳无嫣的声音,

    “哥哥,这是我亲人给我的,还给我吧。”

    徐胜缓缓松手,无数光粒消散。

    老戴又看见了什么新奇玩意,从地上捡起两颗獠牙。

    交给徐胜一个,道:

    “这不是那个头盔上的鬼面么?怎么还能剩下两颗獠牙?估计也卖不了多少钱,也没多少杀伤力。”

    “你可以将它装到你的嘴里,再碰到怪物直接咬它。”

    “找你这样说,我还不如把它装在我脑袋上,一边一个,遇到怪物就顶它们,还能熟练一点。”老戴白了徐胜一眼,又问道:“对了,你怎么给她戴上金冠,是正确的方法?”

    “她自己先前不是说了么?”

    “说什么了?”

    “唯有赤袍金冠……算了,你自己想吧。”

    徐胜摆了摆手,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休息,不想再多说什么话。

    就在这时,手中的獠牙却忽然碎裂,中间掉出一个白色符石,只有拇指大小,闪现一阵光幕信息,

    【主动技能:我是你父亲{绝对的权威}。

    次数:1

    详情:主动释放之后,被选定的目标无条件执行释放者的一条指令{特殊反制除外}。】

    “老戴,我给你看个宝贝。”

    徐胜面带笑容看向戴文明,却发现他的手中,也攥着一个白色符石,二人主动共享起光幕信息,

    【主动技能:我还是孩子{绝对的无奈}

    次数:1

    详情:主动释放之后,被选定的目标无条件原谅释放者前一分钟内的所作所为{特殊反制除外}。】

    “嘿嘿,我也有个宝贝。”

    老戴笑呵呵的看向徐胜,二人竟同时傻笑起来。

    为了保险起见,两枚白色符石立刻被放入了各自的“包裹”之中,容量九格的包裹,已经被占据了一格。

    “大胜,你的符石技能描述,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我可以下命令,让你不得不扇自己一巴掌。”

    “唉!那我也可给你一个大嘴巴子吃,然后发动技能,让你原谅我,毕竟我还只是一个孩子。”

    “……”

    徐胜无语,觉得这胖子有些太得意忘形了,刚刚脱离了生死险境,就好像一切安全了似的。

    此刻,他们两个忽然感觉肚子空空荡荡,饥饿感又涌现上来。

    绝对刺激紧张的局面,体力与心智消耗极为惊人,可餐桌上只剩下一堆骨头,只好暂时坐着休息一会,再做打算吧。

    可是,就在他们两个刚刚坐下之时,四周景象忽然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整个输液大厅的地面,开始碎裂化,碎裂为一块又一块长宽高各一米的石块,不断堆叠而成一面又一面高墙,快速向着徐胜二人攻来!

    东西北三面皆有堆石高墙,只有南面没有动静。

    “看来是想赶我们去下一个场景了,走吧。”

    徐胜拉着老戴,开始向着南面跑去。

    一人手里提着一把武器,徐胜是刀,老戴是剑。

    都是死掉的那些的武器,现在任由徐胜二人挑选。

    出了输液大厅,四周场景依旧快速变换。

    像是陷入了一个死胡同,一会被赶往这里,一会被驱往那里,始终没有个确定的目的地。

    五个小时,徐胜被驱赶了五个小时,像是赶鸭子上架一样,始终没有任何停歇时间。

    他也不敢停下,一旦被卷入石墙里面,不知道是生是死。

    幸运的是,这五个小时之内,徐胜还不是最累的人。

    因为强行奔跑的缘故,徐胜的腿又旧痛复发了,老戴也不能将他扔了,只能将他背在身上,跑了两三个小时。

    此刻,他正气喘吁吁踉踉跄跄行走着,嘴里还不断嘟囔着,

    “大胜……大胜……你个鬼东西!出去之后得你请我吃饭,我要连吃七天七夜,将市里郊区的餐馆全都吃遍!妈的!累死小爷我……”

    “加油!加油!别放弃!出去之后你想干啥就干啥,我付钱!老戴,你证明了自己!”

    “什么?!”

    “你证明了自己不是虚胖!是真的强壮!我感觉你再跑几个小时,也没一点问题!”

    “吔屎嘞你!”

    老戴依然在奔跑,忽然像是看见一丝曙光,前方不远处有了一个通道。

    他忽然快速速度,想要借着最后的力气与冲劲,直接冲入那个通道。

    坐在他背上的徐胜感觉无比颠簸,半分钟之后,冲入了那个通道。

    谁曾想,那个通道是一扇门,没看见门槛的他,直接跌了进去。

    摔在屋内众人眼前,无比狼狈。

    再一看头顶,竟是鲜明的三个金边大字——棺材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