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全球快穿 11:是否犯规
    “徐胜,戴文明,就差你们两个了,快进来了。”

    说话的,是个带着眼睛的中年女人,身穿护士大褂,上满沾满了鲜血。

    她今年刚过四十岁,浑身上下充满朝气,似乎事业爱情双丰收,正是春风得意的那种类型。

    徐胜拉着老戴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望向前方。

    这是一处不大的会议室,眼前十米外摆着一条灰色长桌,靠近二人的这一侧放有八把椅子,每一把背后,都挂着一条刻有姓名的木牌。

    自己二人的座位,就在最左端,挨在一起。

    那位刚刚说话的女士,则是从左向右数的第三位,椅子背后挂有一条写有“邢育红”的木牌。

    “多些提醒,邢女士。”

    徐胜拉着老戴就往那儿走去,也将一刀一剑等兵器扔到了一边。

    另外等待的六人都没兵器,看来这一遭,不需要兵器。

    徐胜坐在二号位,戴文明坐在一号位。

    四处观察的时候,偶然间瞄到了头顶,竟发现那是一片黑夜星空。

    混沌的黑暗亮起少得可怜的星光,正如河水般不断流淌。

    徐胜的脑子里,依然在回想“棺材殿”这三个字,到底有什么含义?

    这等整洁无暇的会议厅,为何又会挂上棺材殿的名字?

    想要解决这些疑问,还是问出来的好。

    所以,徐胜伸手点了点右边女士的胳膊,问道:

    “邢女士,你们在这里坐多长时间了?”

    “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之内毫无动静,你们为何还一直坐着?”

    “你能活到现在,应该知道遵守规则的重要性。让你坐着,就老老实实坐着吧。”

    “谁是第一个到这里的?”

    “不知道。”

    “你是第几个来的?”

    面对一个陌生人的这么多问题,这位邢医生已经显得非常不耐烦了,她决定不再理会身旁这人,就算他一直逼问下去,也决定不再理会。

    如果自己因为跟他擅自交谈,而触犯了某条规矩的话,可就太不值得了。

    自己是第三个到这里的,在自己之前到来的,是一对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和一位年轻的光头。

    他们两个一直沉默,从开始到现在,不知沉默了多久。

    无论她问些什么,最终什么答案也没得到。

    她已经厌倦了,只希望赶快结束这一切,回到家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把先前的残忍全都忘却。

    再一看眼镜内的倒计时,还剩下一个小时。

    不知道最后的一个小时,在这棺材殿内,会发生什么。

    徐胜也自感没趣,感觉学医的女人都不好对付,她们能在半夜跟大体老师共处一室,还能跟一具尸体月下看书。

    或许自己在她眼里,也只是一堆肌肉组织而已。

    咚——

    正在这时,忽然有一声撞击传来。

    像是铁锤落在实木上,砸出的声音。

    噔——

    一盏大灯忽然亮起,柱形灯光照射在徐胜眼前三十米外,形成一片小舞台的模样。

    那里不是空无一物,而是有一位坐在板凳上的老伯,这老伯穿着一套黑色雨衣,戴着一个钓鱼帽,一脸严肃。

    此刻,他正手持一根铁锤,不断砸在脚下的棺材板上,像是在修理着什么。

    咚——

    一锤子落下,砸在黑色棺材板上。

    八人眼前,赫然出现一个闹钟。

    这是一个钢制闹钟,整体呈现银白色,摆在八人长桌的最中间,显得无比突兀。

    那位老伯,终于说出第一句话,

    “八人来回传递闹钟,十声响,回答我的一个问题,由我判断正确与否,不得互相争斗,不得犯规。现在,开始。”

    咚——

    铁锤再度落下。

    第五个座位上的人瞬间伸手,将闹钟抱在自己怀里。

    那人是个瘦弱的中年男人,有着尖尖的下巴和山羊胡子。

    一双鼠眼正快速转着,思考着什么,

    ‘他没说先向哪儿穿,也没说每个人拿到手后必须立刻传递。现在我右边有三个人,左边有四个人,得往左传。他还说有十次声响,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赌一把,先暂留五声。’

    这个尖下巴中年男人,死死抱住闹钟不放。

    身旁几位特别着急,尤其是他的左右两位,不断怒吼着,让他传递闹钟。

    若不是“不得互相争斗”,他们两个恐怕早就拳脚相加了。

    “一……二……三……四……五!”

    尖下巴男人闭着眼睛,对周围一切不管不顾,死死抓着闹钟,蜷缩在自己的椅子上,待数到第五声之后,立刻就向左传递。

    第四位座椅上,是个卤蛋颜色的光头。

    他已经满头大汗,深知已经过去了五秒,这个闹钟随时可能会响。

    但,他的赌徒心态,此刻却又显露出来。

    死死抓着那个闹钟,心中默数三秒,每一秒都有一年般漫长。

    他已满头大汗,吓得小脸惨白。

    三秒一过,立刻向左传递起闹钟,可能因为极度紧张导致身体有些僵硬,传递的过程竟有些缓慢,到了第三位手中之时,可能已经过去了一秒。

    第三位是邢女士。

    她一接到这个闹钟,原本的从容被瞬间打破,此刻她只想着一件事,赶快将这个闹钟递到身左之人的手里。

    然而,就在她身侧左倾,双手前递之时。

    却见原先一直缠着自己问问题的徐胜,精瘦的身子竟然缓缓左倾,向着第一位的胖子靠去,双臂也抬了起来,根本没有任何递闹钟的空前。

    叮铃铃——

    她刚想将闹钟直接扔给徐胜,忽然听见闹钟响了。

    刚一响,这个闹钟四周就长出了爪牙,死死扼住邢女士的手,不得挣脱。

    “他!他犯规了!身子斜倾,故意扰乱!”

    邢女士怒指徐胜,看向那个老伯。

    徐胜则伸手指了指自己屁股,道:

    “我哪里犯规了?我的屁股不还坐在椅子上么?”

    “你!”

    邢女士的脸气的通红,可也完全没有办法。

    此刻,那个老伯忽然看向邢女士,问道:

    “邢育红!回答我,你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给你十秒钟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